中美撞机事件 美驻京前大使普赫哈佛演讲透内幕 --记哈佛费正清中心“现代中国”演讲:中国军事动向及美国反应


4月4日星期五,前任美国驻中国大使约瑟夫.普赫在哈佛“费正清研究中心”做了有关他对中国军事发展分析的报告。在担任大使前,普赫是退役海军总指挥官,专门负责亚太地区。他现在哈佛和斯坦福大学做国防工程的顾问教授。

图片说明:前任美国驻中国大使约瑟夫.普赫在哈佛“费正清研究中心”做了有关他对中国军事发展分析的报告。

普赫说,当你看具有国际挑战性问题的时候,你会发现它们的共同点是,它们都和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有关。这四个因素象四个圆圈,是互相交错的。如果只看重其中一个,那就太短见,到头来还得回来平衡另外几方面。新加坡总统李光耀曾经说,政治的稳定是经济繁荣的基础。普赫认为,如果缺少强大的军事力量,还不能达到政治的稳定和经济的繁荣。

1978年后,中国成为世界上发展最快的国家,除了经济,它的军事也在日益膨胀。那么,中国将如何运用它现代化的军队,已越来越成为美国关注的目标。

普赫认为,中美关系两个最大的困难是:1。中国经济越来越开放,但其对政治权利的控制却越来越紧。这是最关键的困难。2。 中美个人权益和中央极权的不同的理念。美国是以宪法建国的,国家是保护人民的。而中国正好相反,从几千年的帝王制到现代统治,都是中央极权,极权比人民要重要。美国的人权是建立在政治自由,宗教自由之上的,而中国的人权还处在衣食住行上。

但是,中国和美国还是有许多地方可以打成共识的。第一,中国和美国一样,也希望区域安全,全球安全。比如在解决北韩问题上,如果中国和美国不站在同一边是解决不了的。第二,环境问题,污染,水资源,能源和艾滋病牵涉到世界上的每一个国家,也包括中国和美国。第三,我们都希望世界性的机构,比如联合国,世贸,世界粮食组织,世界银行等能够有效的运行。只有它们发挥了应有的作用,才能帮助解决跨国界的问题。

接下来,听众踊跃地提问。有人问,中共在福建沿海至今已对准台湾设了四百枚飞弹,美国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普赫认为中共目前没有实力武力攻打台湾,这些飞弹只是中共对台湾象征性的威胁。美国也曾经建议中共把飞弹移开,做出象征性的和谈姿势。不过对方没有听。

又有人问,中国对东亚的小国,比如缅甸,柬 埔 寨, 老挝等有很强的军事影响,美国有没有希望中国借助它的军事影响去帮助改善这些国家的人权状况。听众随之大笑。普赫也笑道,也许应该先考虑如何改变中国的人权状况。

随之就有人问普赫,在他的任期内(1999年11月到2001年5月),许多民运人士入狱,他是如何跟中共谈判这些的。普赫说他们一直都用不同的方式与中共谈判人权问题。但他们不可能在每次谈判时把每一桩例子都谈到。有个现象是,每次哪个大人物出访,他们总能释放一两个,甚至四五桩个例。但从来没有办法去“解决问题”。他以前还认为可能是他们谈判的方式的问题。但后来发现并不是那么回事。反正很让人烦恼。

在中国在出事第一天的态度就很强硬,认为美方撞了中方的飞机,侵犯了中国的领空和没经允许紧急降落在中国的机场,由此必须向他们道歉和赔钱。美方花了两天时间来分析谁对谁错,后来发现再分析也没有用,因为中国已在国际上表明了强硬态度,如果美方不给中国什么合理回应,他们就下不了台,即使他们后来觉得自己错了,也无法改变态度。

普赫说当时国务院让驻华大使全权处理这件事,国务院只是给予全面的后盾支持。国务卿鲍威尔每天跟他通两三次电话,有时普赫在美国时间凌晨两点打电话过去,鲍威尔都照接不误。

他后来写了一封外交措辞婉转的信,对撞机事件和中方人员的损失表示遗憾,同时对中方没有听到美方要求紧急降落的呼号表示遗憾。中方把这封信翻译成了另一种味道,成了道歉信。不过没关系,普赫说,这样中共也有了台阶可下。最重要的是,美国坚持了自己的立场,美方机组人员安全返回了。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