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 不要冒充我的娘!


古今中外专制独裁者都有一个不约而同的爱好:当人民的爹。凯撒是罗马的“祖国之父”,斯大林是苏联的“父亲”、“慈父”,金日成父子都是全民的“慈父”,墨索里尼、卡斯特罗、卡扎菲、阿拉法特、萨达姆……,无不是“一 国之父”。

中共喜欢当娘
中国历代君主更是如此。传统政治学中,往往以亲子关系比喻君臣关系,君父并称,忠孝连用,形成源远流长的君父传统、忠孝思想。君父的权威、君父的地位至高无上。而且在儒家学说中后期理论和实践中,往往忠即是孝,且忠重于孝,强调君臣大义,鼓励臣民大义灭亲。

在专制社会里,君或党即是国,忠君忠党即是忠国。经过概念内涵的偷换,政党、国家与家庭在构成、形态、功能上的本质差别泯灭了,君主或党主成了权力无边、比亲爹更亲并且伟大千万倍的爹!爹叫儿死,儿不敢不死;君叫臣死,臣不敢不死,因为这个君主爹或党主爹是三代表:代表了天、代表了神,代表了国家!

与其它专制政权和共产党领袖不同的是,我党却喜欢当娘,喜欢让广大翻身得解放的“国家主人”喻它颂它为母亲。从“唱支山歌给党听,我把党来比母亲;母亲只生了我的身,党的光辉照我心”到无数文学、文艺作品,党妈妈的形象铺天盖地,到了殷秀梅那首著名的《党啊亲爱的妈妈》,肉麻和无耻登峰造极。难怪有人说,听殷秀梅的那首歌,会出一身鸡皮疙瘩,八十多岁母亲的甘甜的乳汁,怎么抚养五千多岁的儿
子?

党妈妈露出满嘴狼牙
八九学运中,党妈妈自脱最后一件画皮和羊皮,一身鬼气满嘴狼牙暴露无遗。“一九八九的政冶哲学意义就是独裁者新一轮杀子的开始。天安门前的那一场杀子,使统治者假冒的“母亲”身份在民众眼前彻底幻灭。”(《王怡: “天安门母亲”I被屏蔽的关键词》)近年来,党妈妈好像也有些不好意思了,或者当起妈妈来不那么理直气壮了,渐渐退居幕后,推出她的替身“国家”来,继续冒充“慈祥的母亲”

其实家庭在构成、形态、功能上也与国家有着本质差别,父子关系是血缘人伦关系,国民关系则属于契约关系。依照欧洲十八世纪流行的启蒙时代的哲学观点,国家是一种个人的集合体,这些人生活在一起,以便更好地保护他们自身的幸福。统治者的职责是,使用可以被理性决定的手段,为他们版图内的居民带来最大的幸福而实行统治。这就是将人们联合在一起,并规定统治者和国民的权利和职责的社会契约。

国家,她涵盖了土地、民族、文化、人民、主权等概念,在比喻的意义上而言,喻之为母亲,原无不妥。但这个“母亲”,是属于生活在这个国家的每一个人民的,她有责任和义务尊重人民的民主权利,尊重每个公民做人的权利。任何组织、党派或个人都无权以“国家母亲”的名义,超越于宪法之上,成为一党独大的老子党或唯我独尊的特权阶级、特权人物。

对冒充娘的特权分子说不
即使是亲娘罢,也不宜自家大口喝酒大碗吃肉,儿女小碗喝汤或连汤也喝不上,不能把子女当贼防范、当牛马欺压,无权随意侵犯成年子女的民主权利,恶意剥夺他们的自由乃至生命,让儿女们畏之如豺虎、避之如盗寇、厌之如骗枭、憎之如仇离!何况还是冒假的娘,是冒充羊来吃羊的恶狼,是冒充娘而殃我人民祸害国家欺压侮辱我父老乡亲的恶棍!

对于国家、政府、任何组织(“伟光正”也好,“三代表”也罢)而言,人民,只有人民才是母亲。对于“以暴力摧毁文化、人心和自发演进的社会秩序,犯下杀父、夺妻罪孽,然后壮大胆子在遗孤孽子面前冒充母亲”(王怡语)的专制者,对那些别有居心的以母亲的名义夺利谋私欺世害人胡作非为的组织和特权分子,让我们理直气壮地说不,并且大喊一声:不要冒充我的娘!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