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语文老师

2003-04-07 22:56 作者: atong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刘老师是我初中的语文老师班主任,第一次见到她不是在学校,而是在我家里。开学前她一户户上门来接受学生的报名,顺便认识学生和学生家长,这样的老师在我的学生生涯中只遇到过这一次。

当时刘老师有五十岁左右,矮矮的个子,瘦瘦的,那双眼显得特别有神,她如果板着脸,更让胆怯的人不敢正视她。刘老师说话清晰洪亮,明显有别于江南方言的北方口音。正是由于她标准的普通话发音,才使我这个南方人至今还能说一口比较标准的普通话。

刘老师一身正气不信邪,在学校里、她敢说、敢做、敢管,不怕得罪人 。我上初中的时候,文革还没有结束,许多老师还不敢理直气壮地教学生念书,更不敢大胆地管理学生。但是她不怕,全校开大会,有学生在下面说话,她当着全体师生的面训斥那个讲话的学生,所以大家都有点怕她。其实她并不是学校的领导,也不是什么干部,只是一名普通的人民教师。据说她是在我们入学前刚从外地调来的,还听说她和丈夫都曾是北京民族学院的老师,她也是因为丈夫的右派问题才离开北京,才跟着丈夫、带着孩子,来到我所在的江南小城的。

刘老师上课很有特色,除了在课堂上讲之外,更强调课前的预习。比如在教每篇课文之前,她会要求我们用字典查出自己认为是生词的所有单词,并把词意写下来。到上课时,她来一一提问。有一次发生了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我们在查字典时,发现字典上对某个字解释的意思与课文上的内容对不上号,所以就空着没有写。结果刘老师偏偏提问这个单词的意思,问遍所有同学,都回答不上来。

“为什么呢?”刘老师问。

“因为发现字典上的解释与课文上的内容对不上号。” 同学们回答说。

“你们能够知道字典上的意思与课文上的意思对不上号,说明你们在查字典的时候还是动了脑筋的,但是这还很不够。当你们发现第一个解释对不上号的时候,为什么不继续查字典,直到把它搞清楚呢?有许多汉字存在着一字多音,一字多意的现象,在每个汉字后面,也有许多种意思的解释。在解释的最后,还有带圈的一二三数字,那是表示这个字有不同的发音,只要你们顺着一直查下去,就一定能找到与课文上相吻合的意思。所以我们在学习的时候一定要追根究底,要把问题彻底搞清楚才停止,不能浅尝辄止,不求甚解。”

刘老师的这番教诲,不但使我对语文学习产生了浓厚兴趣,还使我后来从中领悟出了一个非常有效的日语和英语的自学方法。

刘老师教学的另一个特点就是在课堂上提问特别多,她提的问题使大家防不胜防,因为她提的问题不局限在课文中的内容,还包括她在课堂上教过的所有内容。我们都知道刘老师的学问非常渊博,她在课堂上,经常兴之所致,随口补充出许多课文上没有的语文知识,所以我觉得每次上刘老师的语文课都像是听故事一样,自然听得进去,也记得住。但是有时正当我们听得津津有味的时候,她会突然停下来提问。记得有一天在讲解课文时,她突然问“在……上,在语法上怎么说,叫什么结构?”全班没有人能回答得上来。

她很着急,瞪着一双小眼睛,来回在班上巡视,“大家好好想一想,我曾经讲过的。”还是沉默。“哪位同学记得,难道全班没有一个人记得吗?”看着她着急的眼神,我感到很不好意思,感觉好像辜负了刘老师的教导,突然我脑中灵光一现,想到了一个答案,但我不敢肯定,只好小声地说“介词结构!”,幸亏我坐在第一排,声音虽然小,还是被刘老师听到了。刘老师非常激动地大声说;“对,叫介词结构,谢谢你,ATONG!总算还有人记得。”从此以后,全班同学听课时更加认真了。

刘老师的教学不仅满足于学生理解教材,更强调提高学生的实际语文水平,为此她建议我们在课外要多阅读课外读物。当时还在文革中,许多书是禁书,图书馆也不开放,刘老师就想出了一个办法,她建议我们每位同学将自己家里的书,不管什么书,都拿到教室里来,建成一个班级图书室,由学习组长登记,大家相互借阅。这件事从表面上来看,并没有收到怎样的效果,因为事实上并没有多少书被拿到教室里来。但是,这个建议的实际效果却非常大,使我们这些人在暗地里形成了一个相互借阅小说的热潮。这使我们主动地偷偷地阅读了大量当时被禁止的文学作品,自然也就极大地提高了我们的语文水平。

大概是在初二的时候吧,全校举行过一次作文比赛,全校二十几个班一共评选出十篇文章,结果我们班上有两位同学的文章入选。在对这两位同学的文章进行评析时,她让我们先来说一说哪一篇更好。这两篇文章中,A篇内容比较简捷,说一位同学去买盐,售货员将一斤装的当成半斤装的给了他,他回家后才发现错了,于是将多拿的盐退了回去。B篇内容比较丰富曲折,说一位同学捡到一枝钢笔,很喜欢,就悄悄地留下自己用了,结果越用越喜欢,但是用了一段时间后他忽然良心发现地想到,那个丢掉钢笔的人一定也非常喜欢吧,现在没有了,一定很痛苦。想到这,就把钢笔交给老师,并找到了失主。我们听了之后都说B文章写得好。但是刘老师的结论与我们的相反,她说,“一篇文章的文采固然重要,但一篇文章的思想更加重要,B篇文章的作者,在捡到钢笔时不是首先想到失主,而是首先想到自己用,这在思想性上就无法与A篇比较。文贵曲,但并不是说越曲越好,尤其是你们目前还处在打基础的阶段,首先应该将文章写通顺,然后才谈得上进一步的提高。”

刘老师的教学水平高的评语不仅局限在我们校内,很快就全市有名。我清楚地记得,我亲自上过一次她给全市的语文老师上的公开课,因为我在那次课上还出过一次洋相。那天上课是改在学校的大礼堂上,周围坐满了来听课的语文老师,就连我这个平时上课发言最积极大胆的人,也凭空增加了几分紧张。刘老师的课自然从单词学习开始。其中有一个词是“明察秋毫”,刘老师照例让学生起来解释,她问,“这个毫在这里是什么意思?”一位同学说,“是毫米的意思,整个词组的意思是连一毫米这样小的东西都看得很清楚。”刘老师笑了笑说,“其他同学还有没有不同意见?”我立刻举手说,“不对,毫在这里是毫毛的意思,秋毫是秋天的毫毛。”刘老师又问“为什么要说秋毫?为什么不说春毫、夏毫、冬毫呢?”我红着脸没有能答出来。于是刘老师告诉我们“因为秋天天气刚转冷,动物身上刚刚长起的毛最为细小。”

当时教育改革,小学只上五年,初中只上两年,所以两年后我就只好非常惋惜地离开了刘老师。文革结束以后,刘老师没有回北京,而是留在了那个江南小城,并被调到小城的师范学校去教语文。我在离开小城去外地工作的第一年春节,曾去过刘老师的家里给刘老师拜过年,后来因为自己在外面混得也不很得意,就没有再去看望过刘老师了,但在心里,我是一直记得并感激着她的,尤其是她给我的许多学习上的好方法,不但将伴随我一生,还要传给我的孩子。

2002/9/11草稿,2003/3/24修订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