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医生谈披露中国隐瞒SARS真相过程


(美国之音记者莉雅4月9日报导)就在中国当局一再重申非典型肺炎--也就是萨思斯病--已经在中国得到有效控制的同时,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所属的301医院退休外科医生蒋彦永先生向媒体发表书面声明,说中国卫生部门隐瞒有关事实真相。

蒋彦永说,到4月3号为止,单是被总后勤部指定为收治非典型肺炎的309医院,已经接收了60个感染非典型肺炎的病人住院,其中至少有6人死亡。但是根据中国卫生部长张文康在4月3号公布的数字,北京只有12个有关的病例,其中三人死亡。这位现年71岁、被301医院反聘回来的外科医生在声明中说,他和许多一起工作的医生和护士听到张文康公布的数字时都感到非常愤怒。他希望新闻媒体能努力为人类的生命和健康负责,用新闻工作者的正义呼声,参加到和萨斯病斗争的行列中来。

美国之音记者莉雅通过电话找到了蒋彦永大夫,对他进行了采访。蒋彦永大夫首先谈到他这么做的原因。

蒋彦永:我作为一个医生,应该把我所知道的情况告诉老百姓,让关心这事的人知道。因为, 这种病本身并不是没法控制的病,只要很正确的来对待这个问题,这个病是可以很好地控制的。如果不正确的宣传,它本身这个病就会很难控制 。因为,它到底是传染病。所以,我觉得,我作为医生,我有责任,因为,我听了那个卫生部长所报的数字,我觉得不符合实 际。这样的话,如果大家认为 这个病已经控制得很好了,大家可以掉以轻心啦,大家不必去费很大劲儿啦,那可能将来就会有灾难。所以,我先给凤凰台、中央台发了我的一些想法过去。但是,他们并 没有回答我。后来就是《时代杂志》来采访,那我很愿意把这种情况让他们了解。

莉雅:能不能解释一下,你是怎么样掌握这种情况,也就是说,你提供的情况是不是可靠的呢?

蒋:文字上讲得很清楚,我所提供的这些数字,我是很准确地问到过有关的医生。那么,一切有关的数字我要负全部的责任。我这话已经写上,那就说明我要对提供的数字绝对负责的。

莉雅:就是说,你从跟这些病人直接有接触的,就是了解非典型肺炎在这几家军队的医院里的情况。

蒋:我从有关的这些医院里我的医生朋友们了解到,这些医院里我很多同行我知道他们在管这些病。我希望他们告诉我真实的情况。他们很认真地告诉了我这些情况。

莉雅:你所掌握的这些情况只是这几家军队医院里的情况,是不是?

蒋:我没有别的地方情况。我本身在这个系统工作。我只知道这个军队医院。军队医院我比较熟悉。

莉雅:根据您的了解,北京,目前非典型肺炎的传播情况,究竟有多严重呢?

蒋:那我没法给你说,因为我不知道。我不是内科医生,也不是搞肺炎的医生。 对不起,我只能说我知道的,我听到的。你说整个北京,我没法去了解,我也不知道这个数字。

莉雅:您提供这些情况,跟当局提供的情况,是不一样的,是有冲突的。您有没有考虑到,就是把您知道的这个情况,公布出来,会不会对您个人造成一些后果呢?

蒋:当然我也会考虑到这个问题。是不是。那么,暂时,我觉得,我所提供的情况,都是如实的。我没有欺骗,也没有添油加醋讲一些话,那我相信。任何一个,如果谁,在这个问题上,给我造成一些麻烦。这有可能,很有可能的。但是,我是有宪法保护的。因为,宪法允许我自由地发表我的看法。当然,也可能最后有各种我意想不到的事,那我也是做了这种准备的。我主要对老百姓,对人民, 确实有好处。而且,我相信对我们的国家,也有很多好处。并不是对我们国家不利,我不相信这点。因为国家如果能够从我提供的这些情况,吸取一定的教训,他就会让世界人民更信任。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