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杂志:上海SARS病例列为国家机密


时代杂志记者HANNAH BEECH4月23日发自上海的报导”Shanghai SARS Cases a State Secret” 说,尽管中国政府已公开公布SARS病例,但是疾病报告敏感的部分在中国经济最重要的城市仍被删除。

当SARS恐慌的传播重创北京并直趋未开发的中国内陆时,上海至今却异常地未遭受神秘病毒侵袭。上海当地卫生官员星期二报告仅有两名确诊病例及16名可疑病例,其中两名是外国人。相反的,北京报导已有超过750宗确诊的SARS病例。担心像香港般因SARS吓跑外国投资者,一位上海副市长助理人员告诉“时代”杂志记者,中央政府官员在本周稍早已派遣一名高官到上海市委,要求市府官员继续重点宣传上海为“无非典城市”。

然而,上海真的能免于非典威胁吗?在这个拥有1600万人口的城市,医生们开始发声怀疑政府数字的真实性。当地医疗人员也引述一位第六人民医院医生形容刚结束上海考察的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们所看到的是“样版的上海SARS问题”。一位在上海传染疾病医院的医生告诉“时代”杂志,单单他们那儿已有超过30宗可疑病例由该院的设备检验出,这个数字是官方公布全市可疑病例的两倍。 他及其他医生也说上海诊断为SARS的条件比起其他地区国家都要严苛。 同样在香港的诊断标准如果用于上海,许多的可疑病例会转成确定病例。

在上海一处树荫区的华山医院(Huashan Hospital)里, 医生跟护士确定他们医院里有7名可疑病例,然而该院的官方媒体发言人却声称他们目前没有病例。 病人被安置在一栋破旧不堪的大楼,临时的隔离病房里。那栋大楼原先是肝炎患者的病房。 在那里,医生跟护士没有穿整套的隔离衣, 许多人只穿四、五层的外科手术罩衫。而星期三,等待世卫专家访问的安全警卫将外国人引导到附近一栋漂亮的电梯大楼。在这栋大楼的15楼,医疗人员穿着隔离装欢迎访问者,同时其他人员明显地在隔离病房喷洒杀虫剂。到处可见新制的英文招牌写着“呼吸病门诊”,还有其他的设备。然而,在病人实际待的临时隔离病房却没有这些装备。

第六人民医院院长施名高(译名:He Mengqiao)对外否认该院有任何可疑病例,他坚称该院只是一个“观察站”。 然而,才10分钟前,另一位医生误向世卫随行的报导员展示一张14岁大的可疑患者的X光片。 该医生并说这位患者在珠会(Xuhui)区的学校,其他的学生也有发烧的情形并在观察中。

同样在星期三, 上海共产党高级官员跟当地官方媒体讨论该市SARS的情形。 这个会议被订为“内部”会议,意指所有会议内容不对外公开。 官员告诉聚集的媒体上海无法避免SARS传染病,这跟先前公开确认没有病例正好相反。 党的高层也说世卫专家告诉他们联合国机构并不相信政府公布只有两个确诊病例的数字。 上海大型的活动被取消,上海最风靡的汽车展也因谣传SARS可疑患者参观过展场而提早关门。 媒体接受指示全面宣传教育防治非典活动,让市民知道如何避免病毒扩散。

但是根据参加会议的一位记者透露,党委仍然警告“上海SARS疫情是国家机密”。 国家媒体在报导任何SARS统计数字时不得高于政府批准的数字,上海记者也不准访问任何SARS患者或他们的家人。 记者抱怨,“读者将感到困惑,一边要我们告诉市民上海没有病例,另一边又要我们警惕他们避免这个疾病。 如果上海很少病例,大众何以需要这么担心SARS呢?”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