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消灭SARS 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纽约时报二十六日报导/自由时报编译〕目前令人类闻之色变的SARS,是否会停止扩散并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还是会和爱滋病等其他传染病一样,成为大多数国家挥之不去的梦魇?

 这个问题尚无明确的答案。虽然若干专家主张要阻止SARS犹未晚矣,但也有专家认为,即使现在采用最有效的检疫隔离措施也已太迟。甚至如加拿大等已开发国家的卫生官员,也已表示SARS可能是无药可救。

 加拿大卫生部人口卫生与公共卫生司司长古利博士指出,SARS可能会一直存在,加拿大人可能将必须学习接受它。古利博士说:“我们不知道它何时会结束,也不知道它是否会结束。”

 设于亚特兰大的美国疾病管制中心(CDC)前主任柯普兰博士二十五日指出,医师应可减少SARS的病例数与死亡人数,但也可能永远无法把它根除。正在香港大学提供谘询的柯普兰博士说:“我们所希望的是遏制疫情并将伤害减至最低。倘若认为这个世界上有任何政府或科学家可以消灭SARS,就像要找一个有停车标志的地方才停车一样,根本是不切实际。”

 这种说法在许多方面颇有道理。检疫措施不可能百分之百有效,有时可能反而让SARS的带原者潜入地下,增加疫情扩散的风险。此外,目前也没有治愈SARS的有效疗法,而且SARS是一种呼吸道的疾病,比起依赖血液传染的其他传染病更难加以控制。

 其他专家虽承认有上述这些困难,且医界对这项新传染病还有许多疑难处待解,但对消灭SARS依旧抱持乐观的态度,如世界卫生组织(WHO)的两名官员,二十五日就拒绝承认治疗失败,并指只要所有国家对SARS保持警觉,相信就可控制住疫情。WHO表示,SARS由于对医护人员与卫生系统的威胁难以言喻,因此必须被视为是全球性的疾病,而非任何国家所独有。

 WHO的传染病防治执行主任海曼博士说,除了使用一切可用的资源防止SARS传播至其他国家外,“我们实在别无选择”。他指出,WHO非常关切SARS可能在亚洲或非洲等爱滋病盛行的区域,成为继爱滋病后严重危害人类健康的新威胁。简言之,SARS可能形成另一种所谓的伺机性(opportunistic)传染病,在那些体内免疫系统因爱滋病毒侵袭而衰弱的数百万人之间流传。

 由于第三世界的国家缺乏足够的呼吸器和其他能协助病患呼吸的医疗器材,因此如果SARS在第三世界国家中蔓延,目前约六%的死亡率可能会再向上窜升。海曼说,只要大家通力合作,我们还是有机会消灭SARS,主要理由是SARS的传染模式截至目前都并未像流行性感冒一样,每年导致数十万人丧命。

 卫生官员表示,SARS最可能的传播途径,是经由面对面接触可能带来的飞沫传染,这就让医界获得一个干扰病毒传染的机会。相形之下,流行性感冒则是一个完全靠空气传染的疾病,而空气又无孔不入,令人防不胜防。尽管如此,海曼还是担心SARS会蔓延至医疗体系不良的国家,如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或亚洲的国家,以致WHO无法在SARS蔓延前就先侦测到病例,将疫情控制住。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