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S把江主席赶走了


SARS(我翻成“杀死”)从广东的野生动物园跑到贩卖它们的小贩身上后,就在江主席的“三江” (江空话,江大话,江假话)的伟大旗帜带领下。SARS一先流窜到香江洗了个澡,接着给疱到加拿大的多伦多。然后,八国联军的先谴队先下广东、在下北京。我们伟大的江泽民主席赶快到海上去避难了。都因为山西是去不了,太原是人满为患了。上海一是可以让美国的专机来接,而是还有上海帮来护。

话说海外评论说SARS冲击胡温体制。我看不仅不会,而且会把老腐爷的班底也给冲散了。如果SARS控制不住,大家可以看到胡温又是下广东去“揪心”又是到北大吃大灶,我们群众的心是雪亮的。即使控制不住SARS,胡温完全可以说是你“三江”出来的,把没有病的人也给“误(捂,唔)出曲”了。假如控制不住SARS,老江的几套人马也不好办呀?把胡温给弄下去了,病了的人难道不会去给他们亲热亲热?胡温的“三讲”(讲科学,讲民主,讲事实)的时候已经来了。如果我是老腐爷手下的人,我会趁此机会让SARS把身上的腐肉先吃了,这样以后就可以说我和腐爷没有关系了,我也是为了人民的健康安危而瘦成皮包骨了。什么假爷,什么孬菊人缘那么好吗。什么红真正那么红吗?腐爷及腐,依附何用?

再说老腐爷要坐美国的专机来美,李老师的学生还在等着要给他上上“课”哩。不好办呀,主席。这不,加州老招待也给FBI给带过去了。去哪里呢?去印度可能还行。不行,不行,好多喇嘛在念经历。老腐爷天天练英文,怎么来毛主席的著作也妄了。“星星之火可以燎远”丫!

我们伟大的江主席在上海没有SARS的行宫里(不是张部长说的)接见了印度的国防部长。消息给在人民网显示了只有几个小时就不见了,就给胡主席接听BUSH的电话给取代了。很有意思呀,同志们。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以前可是长篇大论地吹“三江”雅,现在是不是党指挥枪了?

接着说我们的祖国宝岛台湾,前两天傻蚂扁还在说“我们一边一国”。这不,SARS一下子就 “杀”过去了,终于统一了。什么和平医院强行封源,结果护士要跳楼,病人要自杀。我说“蚂扁呀,阿莲娅,还是多操点心人民的疾苦粑”。台湾国的总统不会解决任何问题的。没有心沟通怎么会有心。

然后说SARS可不可以抑制、医治。我认为可以的,大概半年就好了。现在是大家手忙脚乱,只是头疼医头。一旦有人做这样的实验,做那样的实验,结论就会出来的。从我一个半途而废的生物学者而论,国内的熏醋还可能真有用。这个实验还是好做的,让一个充满SARS的空间里放几只动物,再和放在一个熏醋也充满SARS房间的动物想比,结果就出来了。据说一个治过SARS的广东医生到香港住旅馆,结果他给传开了。到了越南,SARS结果很快就治服了。SARS在香港、新加坡和加拿大为什么就那么厉害。是不是越南的医院不是空调的?加拿大今年特冷,医院绝对是有暖气的,而且没有好的通气。香港和新加坡是不是太热,医院也是空调惹得祸?我不晓得,但看起来好像是有关系。这纯粹是伪科学,别瞎扯了。不过,再伪也没有张部长,不,前张部长,说“北京和中国是绝对是安全的”那样伪大。

他和那些“三江”的人不科学,还要别国的人和被愚弄、御用的人“要科学地看待中国的非典”。这就是彻头彻尾的腐败和虚伪。(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