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伯曼与“新民主党人”的崛起


看着美国军队 “闪电式” 征服巴格达,不仅小布什总统,国防部长拉姆斯费尔德,还有他们的民主党对头乔.利伯曼(Joseph Lieberman) 长嘘了一口气。小布什和拉姆斯费尔德对战争紧张是因为他们一手发起战争,利伯曼把心提到嗓子眼里是因为他从始至终都是这场战争的忠实支持者。正因为利伯曼在民主党中的中心地位,他的支持对小布什说服国会和国内公众支持战争极为重要。

利伯曼, 康涅狄格州参议员,上届美国总统大选戈尔的竞选伙伴,是明年美国总统大选的民主党“重量级”选手。如果他能当选,利伯曼将是美国第一位犹太裔总统。在美国历史中,宗教背景是总统竞选中一个人们关注的“背景”因素,但是并不是说不重要。约翰·肯尼迪是美国的第一位天主教总统。

9/11后,“鹰派”共和党成为烈火凤凰,“新民主党人”崛起

随着一个“鹰派”共和党政府在9/11恐怖主义袭击中成为烈火凤凰,全面控制美国参众两院,使得强调权力制衡的美国民主制严重失衡,白宫成为权力跷跷板上“八百磅重的大猩猩”。与此同时,美国民主党党内有一批“鹰派”保守民主党人崛起。 这一批所谓的“新民主党人,”即保守的自由主义者,明显支持小布什总统的每一场战争,从海湾战争,到阿富汗战争,到最近的美国对伊战争,利伯曼是其中的代表。他们期望吸引独立选民、甚至某些温和派共和党人的选票。

“他们(新民主党人)看到美国在当今世界有一个新的角色要演,这是一个积极主动的角色。他们同时看到共和党人发起战争得到美国公众的支持。于是民主党政治家意识到支持战争对他们提高自身的政治价值有帮助,”布朗大学(Brown University)美国国内政治分析家戴瑞尔.韦斯教授(Professor Darrell West)说。

“美国公众正在把越南战争放在脑后,他们正在发现美国可以进行军事干涉而且可以使得干涉行动既快又成功,”韦斯教授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这可能是对世界其他地区造成威胁,但是对美国民主制度来讲并不构成威胁。”

越战前美国的政治传统就是两党保持外交政策的一致性,比如在冷战高峰两党达成外交政策的共识,遏制共产主义。越战使得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在外交上的共识基本崩溃,同时给美国公众造成深刻的“心理创伤”。现在美国在外交政策方面的国内政治似乎正在荡回到越战以前的年代。

“新民主党人” 中利伯曼最“右”

民主党现在出现了九位想在明年总统选举中一试身手的候选人。这几位总统候选人,包括北卡罗来纳州的约翰.爱德华兹参议员(Sen. John Edwards), 麻省的约翰.凯里参议员(Sen. John F. Kerry),以及密苏里州众议员 理查德.吉帕德(Rep. Richard A.Gephardt)去年十月都投票支持给布什总统权力来部署兵力打伊拉克战争。但是利伯曼对战争的支持大概最为影响选民对他的看法。利伯曼自己的参谋认为利伯曼对战争的支持使得他成为小布什明年大选最有竞争力的对手。
然而利伯曼对战争几乎狂热的支持使得他同其他民主党人相比“右”得明显。越来越多的民主党人开始问这样一个问题:民主党2000年总统大选的副总统候选人是否不再合适做2004年总统大选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

一位洛杉矶劳工组织的领导人米格尔.康特拉斯说,在劳工和西班牙裔美国人的心目中,利伯曼过于保守了。当利伯曼在四月九日康涅狄格州劳工会议发言时,民主党的传统支持者,工会,明显给利伯曼坐了冷板凳。

生还是死,这对利伯曼还是一个问题

怀疑人士说为了能走到同小布什真刀真枪的进行政治角逐的舞台上,利伯曼必须先通过民主党自己的选择过程,打败其他民主党候选人。对利伯曼一个不好的消息是,爱荷华州(Iowa)和新罕布什尔州(New Hampshire)的民主党选民在过去几次总统竞选中变得更加自由派。这些“自由派”倾向的民主党党员,不管会不会在全国政治中产生决定性影响,会首先铲除自己党内的“鹰派”,拿保守的利伯曼开刀,一泄对美国“鹰派”政治的愤怒。

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emocratic National Committee)的委员小约瑟夫.卡里(Joseph Cari Jr. )在“国家学刊杂志”说他个人“喜爱利伯曼”,但是利伯曼“对战争的支持锁定了小布什通向战争的道路”,这使得卡里很难想象利伯曼会在民主党初选中获胜。

韦斯教授在接受《华盛顿观察》周刊的专访时同意这种说法,他说利伯曼对于大多数民主党人来讲太保守了。

最早拉开两党初选的新罕布什尔州和爱荷华州对利伯曼来讲将是打两场硬仗的地方。根据以往美国国内政治经验,在新罕布什尔州和爱荷华州没有获胜或者至少得取强烈好感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在后来的选举过程中“死亡率”极高。新罕布什尔州和爱荷华州是最早开始美国总统选举党内初选的两个州,这两个州的选民支持谁同以后的政治势头,选举竞选资金,以及媒体报道呈强烈正比关系。自从1952年以来,大部分当选总统都在新罕布什尔州的初选中胜出,只有一人例外,那就是现任总统克林顿。在1992年他在当地的得票数输给对手。赢得这两个州民心的人,经常赢得以上三项总统选举胜利与否的重要指标。

利伯曼没有被这两个关键大州的“自由化”倾向吓倒。利伯曼的高参说他们不指望民主党的“自由派,”包括新罕布什尔州的选民,会在民主党初选中选利伯曼。来自新罕布什尔州的吉帕德很可能获取选民的青睐,在新罕布什尔州获胜。利伯曼要做的就是在民主党的初选回合中“生存下来”。他觉得新罕布什尔州的民主党初选很可能会吸引更多的独立派人士(既非共和党也非民主党的选民)投票。在美国政治中,无党派独立选民可以自由选择民主党或共和党进行投票,影响这两大党的初选结果。自从1994年,新罕布什尔州改进机制让无党派人士更容易参与投票。在选举站,这些无党派人士只要主动要一张民主党或共和党选票,就可以暂时加入该党参与投票。等到投票过程结束之后,他们只要签一个卡片,就又退回到无党派地位。而在1994年之前,无党派独立人士必须要在党的初选之前等上至少一天,然后到市政府办公室或使监督竞选的官员办公室才能重新获得无党派身份。

“利伯曼认为他能够吸引大数量的、不偏激的独立派以在新罕布什尔州民主党初选中站稳脚跟。”利伯曼在新罕布什尔州以及其他东部地区竞选主任雷.巴克利说。而这种理论不是狂想。在2000年竞选中,麦凯恩McCain在新罕布什尔州中夺取了61%参加共和党初选的独立派选票。而新泽西州的民主党参议员比尔布莱德里拿走了55%参加民主党初选的独立派选票。麦凯恩和布莱德里最后都分别在以后的竞选中输给了他们的对手,小布什和戈尔。但是这一夺取独立派欢心的战略从初选“生存”战略中不失为一个可行战略。

利伯曼现在正在亚利桑那州和俄克拉荷马州卖力,讨取当地民主党选民的欢心。

本党“叛逆” 常常夺去独立派欢心

从过去的政治经验中我们还能总结出一点,那就是这些夺去独立派欢心的政治家有一点共同之处,那就是他们都是扮演本党的“叛逆”角色。如果利伯曼今后的战略是吸引独立派,那么他会愈加背离民主党经典自由传统。如果这一战略获胜,那么2004年的美国总统大选“象驴之争”中,利伯曼和小布什在“谁比谁右”的问题上会有一拼。

陈雅莉,《华盛顿观察》周刊,2003-4-30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