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贻春:“SARS”杀死了谁?


中国大陆广东省始发的“SARS”病,从去年十一月到现在,一路高歌猛进,冲破了司空见惯的密封性极强的堪称铁桶一块的重大事情不须告知人民的神秘保权机制,并使传统意义上的“正确舆论导向”再也不能继续一以贯之地永远正确下去了。

作为重大疫情的国家机密,“SARS”据说是没有什么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能不能危及压倒一切的红朝江山社稷的稳定;死几个人、死几十个人、死几百个人、死几千个人、几万个人、几十万个人、几百万个人,那也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但权力却是决不可以有一丝一毫的动摇的,须知,中国大陆的红色政权是用二千多万颗人头换来的,孰轻孰重,这还不是一目了然的吗?

为了保权,就必须排除一切干扰、消除一切容易暴光的人和事,包括“SARS”疫病,包括那些只会饶舌而喋喋不休的记者,要把他们控制在萌芽状态,要让他们永远处在神不知、鬼不觉的茫茫黑暗之中,这样就可以基本上维持大获全胜的稳定了。像前几年因报导河南省爱滋病村的记者不是给关起来了吗,这也确实达到了保持国家机密、维持社会稳定的良好效果,虽然后来听说感染了越来越多的无辜者,但能稳定一时算一时,能蒙混多久就算多久。只要是极权在手,只要是脑袋上的顶戴花翎不掉,管他娘的洪水齐天、天塌地陷、民不聊生、人人喊冤呢?

六十年代初的保密工作是个堪称一绝的好样版。那一阵子饿死了三千多万人,请问谁知道?都写在绝秘文件上面了,谁能看到?只有伟大的毛领袖才能看的一清二楚,但中国人民却都是稀里糊涂的,稀里糊涂地挨饿、稀里糊涂地饿死、稀里糊涂地知道了风调雨顺时的三年“自然灾害”。 况且,谁敢探听诸如此类的国家绝秘呢?绝秘可是比机密重要得多了。如果机密值二千块人民币的话,那绝秘就得值二十万,甚至二百万美元了。

为了保权,就要把一切不利于乌纱帽的消极因素消除在将冒未冒、将露头未露头的半死不拉活的状态,或最好就地正法为妙。能不报的,就不报,或者干脆就当什么事儿也没有发生过似的;能撒谎的,就撒谎,或者撒下人不知、鬼不觉的弥天大谎。反正撒谎已经司空见惯、见惯不惯了,且已成全党、全军和全国各族人民步调一致向钱看的习惯动作了。撒点谎算什么,只要能保持当官做老爷人民公仆的光辉形象;撒点谎其实不算什么,只要两眼一闭放卫星,亩产可达十万斤。君不见CCTV如此这般天天搞,活活脱脱一个中国似的萨哈夫?

人民只有懵懂了,才能紧跟军委主席萨达姆,才能紧跟军委主席江泽民。只有在严密控制新闻媒体和思想舆论的情况下,“SARS”病菌才不能公开地而只能秘密地小道消息似地扩散开来,并像革命传统一样发扬光大,以让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中的极少数极少数不稳定分子都稳定下来,直至死得不明不白、不清不楚。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二日(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