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也谈中医中药


大力一直体壮,故西医西药经历不多。因此,各种抗生素和消炎药在我身上极为效验,几乎是药到病除。记得那时康泰克刚出来的时候,大力患了小感冒,喉咙痛。服下康泰克不到2小时,所有症状全消。所以,我对西医能够治病,是毫不怀疑的。

但是,不能因为西医的成就,就否定中医,就认为中医不能治病,就是伪科学。这两者之间其实并不相互排斥。数学上,有欧几里德几何和非欧几里德几何之分。欧几里德几何是在十个基本假设(公理)下形成的数学理论。在这些公理中有一个称为平行公理的假设:经过直线外一点,有且仅有一条直线与这条直线平行。因为平行公理缺乏象其他公理那种说服力,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里,一些数学家试图从其它公理推导出平行公理从而在欧几里德几何公理中去掉它,但是都失败了。直到十九世纪初数学家建立了非欧几里德几何,人们才确信欧几里德几何中的平行公理是独立于其它公理的。非欧几里德几何和欧几里德几何的区别就在平行公理上。非欧几里德几何假设经过直线外一点,有无穷条直线与这条直线平行,这一点与欧几里德几何的平行公理恰好相反。在物理学中,牛顿力学适用于宏观时空,而到了微观体系就不再是真理,因为这里是量子力学的王国。这证明,不管在任何学科里,都有可能是多种理论体系同时并存的,只不过某一体系有自己的适用范围而已。中共一直在推行所谓的标准答案式教育,这反而是最不科学的,大大地扼杀了孩子们的想象力和创造力(这恰恰正是共党所希望的。在它的潜意识中,它是任何事物唯一正确的“标准答案”)。

闲言少叙,言归正传。西医并非是万能的。相反,西医讲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实在不行,切除了事。这种办法,对于牲畜而言尚且合理(因为畜类没有自己的主体意识),可是对人来讲可就有一点不近人情了。
举个例子。大力妹小时贪吃糖果,结果长大了经常蛀牙,痛起来茶饭不思。她是家里的宝贝,经常是她一发病,全家遭殃。她睡不着觉,其他人也不能睡。大力父亲不得不带她去牙科医院,医生支招儿:拔牙。大力妹生性怕疼,怕打针,没有全家人陪着,是断断不会坐到那拔牙的转椅上去的。可是当医生先拿一装满麻药(好像是盐酸普鲁卡因之类〕的大针管,大力妹还是傻了眼。家人好说歹说,才给她扎了进去。一会儿是麻了,大力妹早已经变成带雨梨花了。此时医生祭起刀枪剑戟斧钺钩叉之类的兵器,大力全家使出浑身解数安慰,哄骗大力妹,向她描绘没有了蛀牙时的美好生活。

午时三刻还是到了。大力妹眼一闭心一横,张开了小嘴。只见那医生操起钳,锤,钩和凿,一阵银光闪过,大力妹小嘴里血花纷飞。那牙齿就是生生的被钳子拔掉一颗,然后又钻又凿。终于完了,医生用什么消毒液给漱口,然后给了一块酒精棉球,让大力妹咬在拔牙处,以免感染,并约定几天以后来镶牙。

知到我看完之后的最大观感是什么吗?我立志要保护好自己的牙齿。

再举个中医的例子。大力少时曾经骨折。骨折患处非常凶险,以致几位医生一致决定让我上石膏床。这石膏床根本就不是治病用的,分明是刑具嘛!它要求要把患处两肢全部用石膏固定起来,一个月期间根本不能动,吃,喝,拉,撒都得在床上,必须得有人伺候。捆我一个月简直比杀了我还难受啊!我当下强烈要求回家。大力父亲听了我这个病,就带我去见本地某一民间中医。该人是一干部,乃是祖传的技艺,并不开业,只给熟识的人诊治骨病,而且从不收费。

老先生看了我的患处,对大力父亲说,不妨事,一礼拜内准好。什么?大医院让我上一个月石膏床,这人却能让我一个星期见好?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般而言,遇到跌打损伤,西医一定会嘱咐你不要按摩和热敷伤处。因为此时患处有大量毛细血管破裂,如果按摩势必导致血肿和疼痛。可是老先生的治疗法恰恰就是按摩,而且是直接按摩患处。老先生手法十分独特,推,拿,点,按。第一次治疗我痛苦难当,咬着牙没有叫出来。然而,以后每天的治疗疼痛减轻,到了第七天,竟然不痛了。老先生对大力父亲说,休养一周就可痊愈。以后,患处会有骨质增生,需如此这般,可以消除骨刺疼痛。

就这样,大力的严重骨折,未吃一粒药,未打一针,就这样好了!亲身经历告诉我:中医,神奇!

当然,这个例子同样并不能说明中医是万能的,大力也绝没有夸大中医功效的企图。大力想要表达的意思是,这个世界是丰富的,多元的,没有什么是绝对的。有人在政治上坚决反对全盘西化,拥护共产党独裁,但却在文化上自觉或不自觉的“全盘西化”,言必称希腊。拿西医的标准去衡量中医,就象用非欧几何中的定理用于欧氏几何问题,把牛顿力学用于原子结构计算一样,不但得不到正确结果,反而还可能会贻笑大方。

中医中药确实是中华民族的瑰宝,如能得到良好的继承和发扬,将是我们中华民族对世界的最大贡献。有人质疑中医的经络理论,说这个东西看不见摸不着,解剖上根本不存在。但是,现在发现不了的并不意味着不存在,否认这一点就是否定了科学的“破旧立新,循序渐进”的发展模式;现在发现不存在的东西可能到了将来又发现是存在的。比如中医讲,“肾生血”。西医开始嗤之以鼻,认为肾根本就只是排泄器官,跟血液毫无关系。后来确实发现肾分泌一种激素,促进红细胞的合成 (有兴趣的人可以参看:Gurney CW et al, The physiologic and clinical significance of erythropoietin. Ann Intern Med 49:363-370, 1958〕。可这一点中医在几千年前就认识到了。所以,对待中医的正确态度是,要以治疗的效果作为考察的标准,而不要纠缠理论和方法。对其显示出效果的手段技巧和经验加以保护和发掘;对于其有争议或在现代西方理论看来含混不清之处要避免争论,把问题留到以后解决。

中医在中国发展了几千年,已经枝繁叶茂。这棵参天大树,又如何是区区蚍蜉所能撼动得了的!叫得响并不就意味着其观点正确,恰恰相反,会叫的母鸡不下蛋。那些否定中医的人,应当扪心自问:自己到底懂得多少中医,又是否有资格批判中医呢?

大力斗胆,在这里简述中医之优点。

中医是预防性医学。中医最大的优点在于不仅能够治疗疾病,而且能够告诉人们如何预防疾病,由此派生出中医调理和养生学。一个有意思的例子是春捂秋冻。因为春秋季节中气温变化方向相反(春季升温,秋季降温)。由于冬冷而夏热,春秋季节升降温特急,使得室内气温变化因房屋热惰性而远远落后于室外。室内外温差因而达到了显著的程度。这样,春季中外出归来,从室外(特别是暖热的阳光下)走进室内,如果不添衣春捂,时间一长,特别是老弱病人就会受凉生病。秋季情况相反,因室内暖,进屋后宜少穿衣,即“冻”。

中医是哲学医学。中医讲天人合一。人体是一个复杂的巨系统。处身于复杂的自然环境中,自然会受到环境的影响。天有五气,地有五行,人有五志和五脏,遥相对应。中医对穴位的命名,对体内各种能量变迁的描述都反映了这一特征。外界影响必然会在人体内产生一定的后果。比如,在寒湿地区,人们容易罹患关节炎和风湿症。对于西医而言,风湿和寒湿是没有任何关系的。炎症就是炎症,用消炎药对症治疗就是了。而中医则认为,外界的寒湿导致了人体内的不平衡,因此就要祛寒除湿,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中国大陆西南地区人民喜食辣便是从此而来。中医的诊治方法正是全面的表征这些环境因素,而用西医根本无法表征。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医是一个更完备的理论系统。

中医是绿色的健康观。中药大多取自天然,师法自然,有些须经过一些炮制工艺,有些不经炮制便可服用,不存在环境污染问题。而西药大多采用合成有机化合物,而由合成化学工业造成环境污染的后果是持久而深远的。目前已知的有机化合物已经超过1500万种,每年平均新增合成有机物6000种,而且持续快速增长。据估计,已有96000种有机物通过不同途径进入人类环境,尤其是水环境。全世界在水中已检出2221种有机物。美国自来水中有767种,其中109种为三致物质,确认的致癌物20种,可疑致癌物24种,助癌物和促癌物18种,致突变物47种。另外,人体是一个复杂系统,脏器之间是广泛联系的。本着“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治疗思想给药,有可能造成严重的后果。上世纪60年代曾发生过一桩骇人的“反应停”事件。反应停(thalidomide)又名沙立度胺,作为孕妇镇静剂和减轻妊娠反应的药物被广泛应用于西方世界。结果造成大量海豹肢、无外耳或外耳畸形、双眼融合性缺陷、胃肠道无正常开口等畸形的胎儿。其中西德出生了2000~3000个,其中1600个需用假肢;英国出生了500个。全世界总的存活畸形儿总数可能为10000个。这种忽视肌体和器官之间广泛联系的用药方式,实在不能说是负责任的,有时甚至是不人道的。

中医是最个性化的治疗学。中医讲“辩证施治”,讲究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区别选用不同的药物,区别对待不同的病人。这方面最有名的例子当属华佗了。《三国志·华佗传》记载了华佗的一个医案。“府吏倪寻、李延共止,俱头痛身热,所苦正同。佗曰:‘寻当下之,延当发汗。’或难其异,佗曰:‘寻外实,延内实,故治之宜殊。’即各与药,明旦并起。”这说明,即使病人症状外表看来一样,实际上却有质的区别。这时就要不同情况不同对待了。如果给他们下同样的药,必然不会有好的效果。西方人最注重的“个人关注” (personal attention) 竟然在中医中得到了最佳的贯彻。还有一个著名的故事是说,某日清代名医叶天士正在梧桐树下饮茶下棋,有一妇人难产,众多医生的催生药都不灵验,其家人急请叶天士救治。是日适逢立秋,梧桐树叶纷纷落下,叶顺拾一把叶在诸医的催产药中,药下咽即顺产。叶天士之意,乃凋零之梧桐叶禀秋天萧杀之令,形似败絮,其气下沉,故可引诸药直趋而下,胎即得产。现代科学研究表明:枯萎欲落的梧桐叶根部含有类似催产素的物质。这则是对药的个性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