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一化工厂发生爆炸 现场留下两具尸体


一声巨响过后,一辆红色桑塔纳飞快地驶出厂区,爆炸现场只剩下一个在呻吟的伤者和两具不再有知觉的尸体。

  化工厂发生爆炸

  5月20日下午3时30分左右,位于沈阳市东陵区马总村的一家化工厂发生爆炸。

  记者于事故发生后1小时左右赶到现场。当时沈阳市、东陵区两级公安机关已经封闭了现场的所有路口,不允许任何人进出。

  发生爆炸的是一个叫“沈阳有机制剂厂”的小型化工企业。据围观的群众反映,该厂主要是从外面引进废机油进行二次提炼。一名自称曾经在该厂干活的工人说该厂去年就曾经发生过火灾,现任的老板是一个姓李的人,昨天刚刚接手这个厂子。另有围观群众说爆炸发生后,有一辆红色桑塔纳轿车飞快地驶出该厂,有目击者看见该厂里发生火灾,并有人员伤亡。

  据了解,发生爆炸的是该厂一个装有“二甲苯”的金属桶,爆炸是因为该桶内的液体遇明火而发生的。

  一名在现场执行警戒任务的民警说,此次爆炸共造成2人死亡,1人重伤,伤者已经被送往沈阳医学院附属中心医院救治。

  医院 三个家庭遭不幸

  爆炸发生后,沈阳市市委常委、副市长李佳立即赶到现场,听取了消防部门对于此次事故的初步情况汇报,并指示要全力以赴抢救伤者。

  在沈阳医学院附属中心医院外科急诊室,爆炸中受伤的关富民面无表情地躺在移动床上挂着点滴。他的右脸部漆黑一片,白蓝相间的上衣满是黑色的油漆和洞孔儿,上衣被撩到了胸部,右腹部有一个血洞。下身穿着的牛仔裤下方已经全部撕烂,整个左小腿儿血肉模糊,医生说是挫灭伤,能够保住的希望不大,有没有内伤,能不能有生命危险,还要等拍出CT、X光片后才能下结论。

  伤者的哥哥关富生和一些朋友忙前忙后筹钱、交款。关富民的妻子守在丈夫的身边不肯离开半步。关富民每一次呈现出痛苦的表情时,这个瘦小的女人都紧张地招呼医生……

  等待拍片结果的“漫长”时间里,她将自己的脸紧贴在丈夫脸上,用手抚摩着他的头发,边哭边轻声说:“没事儿,大夫说没事儿……”

  一直眼泪汪汪帮着忙的有一个大眼睛小个子的女人,他的丈夫叫杨延昆(音),是这次事故中不幸丧生的两个人之一。她还不知道丈夫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记者不知道如何向她说,她不时四处张望着,眼睛里满是惊慌:三个人干活儿,医院只送来一个……”

  记者获悉,伤者关富民今年31岁,是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人,他与妻子、5岁的儿子今年3月才来到沈阳打工。

  其余两名工人在爆炸中死亡,仍躺在化工厂内。据悉,其中一名死者叫杨延昆(音),今年39岁,2002年与妻子、一双儿女从黑龙江来到沈阳打工。另一名死者姓孙,人们都叫他柱子,吉林人,今年三十六七岁,一个人来到沈阳打工。

  截止记者发搞时,医院诊断伤者为复合外伤、胸腹部多发挫裂伤、左小腿挫灭伤,怀疑肝内有金属异物,由于其血压不稳,伤者在输血,普外科、骨科、呼吸科联合会议,5月20日晚10时,伤者仍未脱离生命危险。

  另讯(记者录洋) 5月20日晚7时30分许,在沈阳市铁西区北一中路沈阳冶炼厂北门附近的一二层小楼突然起火,所幸没有人员伤亡。

  消防人员1个多小时后把大火扑灭。

  记者赶到现场,看到冶炼厂北门附近一座二层小楼成为一片火海,幸亏20日晚风不大,火舌只是在小楼北侧电线上方抖动片刻,没有烧到电线。待到大火熄灭,小楼二层已然尽毁。

  一位在路边做生意的目击者对记者讲,当时他正想收拾东西回家,突然小楼起火,估计是一些民工电焊作业造成的。

  目前,消防部门正在调查起火原因。

(华商晨报)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