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锈钢黑眼睛:被代表的恐惧(6) --以<生命逻辑>的眼光看“三个代表”

2003-05-22 07:08 作者: 不锈钢黑眼睛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六、被代表的国度,被代表的时代

~~~~~~~~~~
70.被代表的法律法院

“共产宪法不仅保护不了成千上万的知识份子的尊严,连堂堂国家主席刘少奇的命都保不住”(注70A)法院不是讲道理的地方,而是共产党的看家狗。

中国的法官和律师虽然都穿上了新衣,但政府机构的违法行为却比比皆是,似乎无人愿意也无人能够去挑战。其原因是,在中国,无论是法官、检察官还是律师,组织上都归党的政法委领导,而党同时又是政府的上级。看来,中国的法律无论穿上了什么样的新衣,也仍然只是党的工具而已,实质上的附庸地位并没有改变。”(注70B)

--------------------
注70A:《大参考》2003.2.06曹长青文章“为什么说中共宪法是一张废纸”
注70B:《大参考》2003.2.19文章“薛东华:法律的新衣”
~~~~~~~~~~
71.“人民”医院?

我们注意到在“南京投毒案”中,存在这样的事,一些有权有钱的贵族孩子得到优先救治而获救,而一些穷孩子被撇在一边因不能得到及时救治而丧命的事。请问,你是穷人,你又没有钱给人家,人家凭什么救治你?医院不管你死活,你有自由申冤的权利吗?!对那些有钱有权的破坏平等的人,你有自由批评他们的权利吗?!你有自由批评的门道吗?!很显然,你没有,你不过是个被代表者,你的小命早在“投毒案”之前就没了保障!

~~~~~~~~~~
72.一个被代表的老阳萎病人

一天,性病疹所来了一个病人,让医生看看他是否还有救。他讲述了他的经历。

他,在1973年他二十多岁的时候可是个人材了,又长得靓仔又聪明,又红又专,姑娘们都想嫁给他,他也暗中喜欢上了某个姑娘,可黄雀在后,他被党书记的女儿喜欢上了。那书记不知是不是因作恶多了报应,生了个女儿奇丑无比,他女儿五官纽曲,满口獠牙,面目狰狞,还长得五大三粗。那时候时兴组织安排婚姻,那天那书记在党会上说“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我代表**同志和**同志(他女儿),代表组织,代表党,代表先进爱情文化,为了革命需要,安排**与**(他女儿)结婚...”,他不记得后面了,他差点晕了过去。

但他是优秀党员呀,他不能违抗组织呀,在婚礼上他还感谢了组织上的安排。

他最不想面对的时刻来临了,他进了洞房。一离开公众的目光,那女人的力气就发挥出来了,斯文的他哪是她的对手!接吻时他就冒了冷汗,当被脱光光被压在下面时,他阳萎了。

几十年了,他四处寻医问药都没有效果,前几年,他听说“伟哥”面世时着实高兴了一阵子,可试用了几次后还是毫无效果。这次他其实也不抱希望了,只想讨个说法。

医生说:“虽然你物理上的睾丸还在,可灵魂上的睾丸早已被阉割了”。

~~~~~~~~~~
73.

“但当恐惧威胁着个人的生存,并且成为整个民族的生存条件时,当恐惧不仅不是白色的、灰色的,而是红色的,当人恐惧的不仅是吃什么喝什么,而且是对自己的思想与言论,那么,恐惧所造就的不止是奴隶而已,它更造就了许多的红色斗士、革命战士。而这斗士兼战士恰恰是最可怜的奴隶,因为他虽然实际上是一个地道的奴隶,但他却不知道也不相信自己竟然是奴隶,反而满怀着雄心壮志,要解放全天下一切受苦受难的奴隶。三十岁后回想往事,我发觉自己多年来就作了这样的一个奴隶。”(注73)

--------------------
注73:摘自2003年1月9日<人民报>“文革忏悔录──我作了整整十年的奴隶”

~~~~~~~~~~
74.木偶戏

木偶戏,就是在木头上雕着各种人物,由表演者用绳子拉动木偶人的手脚,表演者藏在背后,伴随着动作说着话,让你觉得好象是木偶人说的。虽然大家都知道那是木偶戏,但表演者还是极力掩盖他是如何操纵木偶人的。

~~~~~~~~~~
75.王菲:我像是一颗棋子

王菲的歌曲《棋子》,可以说是被代表人生--木偶人生的真实写照,“我像是一颗棋子/来去全不由自己/举手无回你从不曾犹豫/我却受控在你手里”(注75)。

--------------------
注75:《棋子》歌词:
想走出你控制的领域 却走近你安排的战局
我没有坚强的防备 也没有后路可以退
想逃离你 下的陷阱 却陷入了另一个困境
我没有决定输蠃的勇气 也没有逃脱的幸运
我像是一颗棋 进退任由你决定
我不是你眼中唯一将领
却是不起眼的小兵
我像是一颗棋子 来去全不由自己
举手无回你从不曾犹豫
我却受控在你手里

~~~~~~~~~~
76.杨斌被代表了

杨斌曾在2001年被美国《福布斯》杂志评为“中国第二大富豪”,2002年,一向闭关锁国的北韩,突然宣布办特区,并任命了一个中国人杨斌做“特首”;但杨特首刚上任,一向宣称和朝鲜有“牢不可破的友谊”的中国,竟把这位(自称)金正日的“干儿子”给拘留关押了(注76)。

这里不讨论杨斌是个什么样的人,只说明一点,只要在中共的势力范围内,他就逃不脱被代表的命运。

--------------------
注76:《大参考》2002.10.15曹长青文章“杨斌‘传奇’的出入”

~~~~~~~~~~
77.被代表的刘晓庆,被代表的文化

中共的历史,也是整人的历史,谁要是代表者看不顺眼,不管是清是白,都要挨整,被整者是个被代表者,在这被代表的国度被代表的时代,早已注定了从来没有幸免的机会。

江泽民要整李瑞环,从刘晓庆下手,7月26日新华网还居然搞了一个整治刘晓庆的录像片,可见在她身上下功夫不小,意在从舆论上彻底把她搞垮搞臭,这不能不让人想起得罪了罗干的歌唱家董文华的遭遇。她们的艺术生命就这样被枪毙了!而江泽民的二奶宋祖英正在澳大利亚悉尼高唱《好日子》!中国第一大贪官江绵恒正在大发利是!”(注77A)

刘晓庆以偷税漏税的理由被整,一开始就不是以公开透明的形式处理,完全以黑箱作业的形式,十足象文革期间那种整人手法,没一会就要拍卖人家房产(注77B)

--------------------
注77A:摘自2002年12月19日<人民报>“瞧人家宋祖英!刘晓庆当年咋没勇
敢地扎进老江怀抱?!”
注77B:《大参考》2002.12.21文章“拍卖刘晓庆的房产天理不容!”

~~~~~~~~~~
78.

“河南艾滋村”现象发生快十年了,最近才在国内的媒体上看到过一些报道(注78)。在这个现象中,我们看到,在中国河南的艾滋村,“被代表”是要人命的第一把刀子,艾滋病是第二把刀子。死人了还不能报道那是怎样的悲惨呀:被代表的人死后甚至没有那怕是简单一点的葬礼!

--------------------
注78:搜狐网转自2003年1月13日《北京娱乐信报》的文章“河南后杨村近半村民感染艾滋病”(http://news.sohu.com/01/24/news205692401.shtml)

~~~~~~~~~~
79.“不管你有多少财富,都不一定就是属于你的”

“中国大陆的《南方周末》2002年12月5日刊登的题为《恪守法官的良知有多难?》一文报道了河北卢龙县的共产党一把手怎样利用各种借口对所谓的‘红帽子’企业进行非法的、变相的没收,然后变卖,中饱自己的私囊。辽宁的仰融事件也是共产党官僚使用同样伎俩对民营企业进行非法没收的‘共产’行为的典范。

这是由共产党的政权性质决定的,无法改变。这也告诉那些对共产党抱有幻想的民营资本家,在共产党统治下,不管你有多少财富,都不一定就是属于你的,都是没有什么合法的安全保障可言的。除非把中国民主化。”(注79)

大参考的这篇文章指出了财富被代表的本质:“不管你有多少财富,都不一定就是属于你的”。

--------------------
注79:《大参考》2002.12.23文章“中国观察系列之一:广东又刮‘共产风’”。文章还报道了这样一件事:“化州中药厂要转卖给香港商人黄汉强啦!”2002年12月的一个夜晚,广东省化州市的大街小巷立刻传遍了这个消息。在该市市委书记陈亚春的一手策划下,在该市的电视台的画面上,在市长朱育英的主持下,该市政府将原来化州市人人皆知的生产中药“桔红王”的化州中药厂(价值上亿的工厂)以折价1200万元人民币的代价卖掉了。化州人都惊呆了。

~~~~~~~~~~
80.

刘晓波先生也看到了连党票都保障不了财产安全的问题(注80),也看到了问题的实质。但这样的问题,可以回答得更简单一点:在讨论人拥有什么的前提是,首先拥有他自己,在中国,因为人不能拥有他自己,所以并不真正拥有财产。

--------------------
注80:《大参考》2002.12.28文章“刘晓波:为什么党票保障不了财产安全”

~~~~~~~~~~
81.“没法治 血本无归”

外商,港商,台商到了中国这个被代表的国度,他们的财产同样一下子失去了正常的护身符,所以他们必需学会拉关系--拉来个代表者作护身符,学不会学不好拉关系都必然要吃亏,甚至会血本无归。这里有一篇《人民报》转自《大纪元》的报道,说的就是这样的情况。

“有谁会想到,在大陆兢兢业业从事教育事业,最后居然走投无路,弃一亿五千万人民币投资如敝屣,从四川成都展开三千里惊心动魄大逃亡,最后像偷渡犯一样由金门抢滩回台!林志升的经历宛如一部高潮迭起、耸人听闻的谍报连续剧,令人震惊”(注81)。

--------------------
注81:2003年1月4日《人民报》文章“三千里惊心大逃亡!台商林志升劫后余生谈王永庆在大陆打落牙齿伴泪吞”

~~~~~~~~~~
82.被代表的土地

中国的农民并不真正拥有土地,主要表现为不能自主地处置使用土地,不能讨论该交多少税费,更严重的是,土地被那些代表们任意地侵占、转卖,河北省保定市新市区富昌乡村民的土地被转卖的事(注82)只是其中的一件,只不过,这些事影响到村民们的生存问题了,民愤太大,才偶尔在被代表的媒体露出一点点。

--------------------
注82:《大参考》2002.12.28文章“河北省保定市新市区富昌乡:真实的社会黑暗... 民不聊生!”

~~~~~~~~~~
83.为什么有时候城管之流也充当代表者的角色?

前几天在搜狐新闻网中有关于“城管”的报道,看了真是触目惊心:

“封面报道:城管恶行知多少?

“许多地方的老百姓将城管人员称为‘拳头执法者’,为什么?

“去年5月,河南安阳市10多名城管人员围住一名贩卖西瓜的青年,强行扒下他的裤子,并抢走其手机;

“去年6月,北京房山一城管人员挥刀刺伤一经营电话亭的个体户,还打昏这位个体户70岁的老母亲;

“今年1月7日,南京新街口街头小贩韩银玉被城管队员罚跪、被连抽耳光、被三盆冷水从头浇到脚;

“西安一摆摊孕妇被城管执法人员推倒在地,城管人员还嫌不够,竟然用脚在孕妇的肚子上猛踩了两脚,导致婴儿不幸胎死腹中。

“在这个广袤的国度,每天每时每刻发生的诸如此类的城管的恶行还有多少?
......

“一周评论:谁是最可恨的人?

  “为什么这般压倒的愤怒,都奈何几个野蛮的‘城管’不得?
  “为什么在北京有“城管”人员敢当众打昏一名70岁的老人?
  “为什么一声‘执法队来了’,能把一个民工吓得一头从七层楼上栽下身亡?

  “为什么有‘城管’敢在光天之下扒了瓜贩的裤子?
  “问问这些受侮辱与损害的,谁是最可恨的人?
  “他们的遭遇多或许会使他们说:‘最可恨的人’就是那些直接加害他们的人……

  “在比比皆是的野蛮背后,必有着相同的机制,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机制?
  “这些野蛮的城管,他们的权力边界在哪?他们又究竟是在代表谁的利益行使管城市的管理权?…… ”(注83)

我亲眼看过城管对付小贩的一幕:两个城管开一辆摩托车突然冲到一些“走鬼”(随着准备着逃跑的流动小贩)前,反应快的小贩早就跑了,一个卖臭豆腐的小贩,推着装小油锅的小车可走不快,只见坐在摩托后座的城管,一个飞脚把小车踢翻,小油锅当即飞离小车,热油泼了一地,城管又对倒了的小车加上几脚,小车终于支离破碎了,城管得意地环顾了左右一下,之后开着摩托走了,周围是些围观的群众,那小贩不知所措地傻站着......

我还亲眼看过几个保安暴打一个误闯入某个公安局大院的人,直打得旁边两三个女孩先是尖叫后来掩住眼睛不敢看,我知道我无能为力,摇摇头走开吧。

我思考着这样一个问题:被打的人,如小贩,平民,为什么都忍气吞声,任由人打?打人的人,城管之类的‘拳头执法者’还有些保安,为什么能如此之恨不顾人生死地打?在民主国家里,法律条文上写得很清楚,学校教育也强调着:每个公民无差别地拥有这样那样的权利,任何人都不能剥夺你的人权,执法者被明确地告之任何出格的行为都要负法律责任。所以每个公民身体周围都有一个无形的保护圈,就象“西游记”孙悟空用定海神针画给猪八戒等的那个神圈一样。可在中国呢?法律上就剥夺了你自由申冤的权利,教育中你只被告之要“听话”--所谓的“守法”,可从来没有被告之你有足够的权利保护自己,所以说,生在了中国作为一个普通百姓,你就是毫无防护的、人尽可代表的被代表者,稍有点执法权的人都可以代表你,是个官的都可代表你,你就象人家砧板上的鱼肉,当你被欺负时,你只能忍气吞声,因为你知道你并没有什么盾牌可以举起,而那些大大小小真真假假的代表者呢,只当你是砧板上的死鱼不用防你反咬其一口,挥舞惯了屠刀和钢鞭,早已没有了怜悯之心,有的是一些“代表”别人的快感。

那些代表者总是,一边说中国人素质太低,还不能实现民主,一边又极尽全力降低人们的素质,极尽全力剥夺人权,让每一个国人都变成彻头彻尾的被代表者。谁是最可恨的人?谁是我们的敌人?一目了然了。

--------------------
注83:摘自搜狐新闻网(http://news.sohu.com/19/94/news206409419.shtml)

~~~~~~~~~~
84.一个恶棍听“三个代表”受到启发

一个恶棍,凭着关系却当上了镇委书记。

未当镇委书记时,就乱搞女人,结过几次婚,每次都是其老婆受不了他在外乱搞女人、甚至把其它女人带回家而提出离婚。他倒无所谓,离就离,但离了之后却还想与前妻们继续上床,有时得手了,但自己都觉得不是那么理直气壮。

他深入学习了“三个代表”,并深受启发。

一日他找到他前妻A,他拿出以前A写的“永结同心”的字句,说:“我--总是--始终是--你的丈夫...”

听着,A恍然大悟,顿时觉得高深莫测:原来是这样!

“我代表党,代表组织,代表先进文化,代表...”

A顿时心驰神往。

“你和我上床也是为党和人民做贡献...”

A已解衣服,自己躺到了床上...

同样地,用此法,他的前妻们都归顺了。有一两个虽然不服,但也迫于他是镇书记的淫威,屈从了。

~~~~~~~~~~
85.

有父子两人,以前稍为富裕(其实只不过是有口饭吃而已),在文革大割资本主义尾巴的时候,目睹了人们一个个被批斗、被谋杀、被摧残,于是,在某天夜里逃到了深山里,过起了隐居生活。时间长了,村里的人都以为他们死了。

两年前,一个偶然机会,他们隐居地被发现,原来老的已去了,留下小的也成了老汉。于是,老汉被接回村上住。

去年某天,老汉看到一个青年在看报纸,就问青年在看什么(老汉不识字),青年说是“三个代表”。

“什么三个代表”老汉追问道。

“...就是...始终代表...始终代表...始终代表...”

老汉听着就走了。

老汉脑子里浮现了几十年前,当年,正是在“...我代表党,代表人民...”、“...打倒...”的声浪中,他目睹了人头纷纷落地,鲜血乱流,正是在“代表”的棍棒落到自己头上前逃离了。现在再听到“代表”两字,不免恐惧起来。

当晚,老汉就逃回了深山里。

~~~~~~~~~~
86.

在古代,个别地区有独裁者行使初夜权的事,在已成为习惯的当时,人们虽有异议,可能觉得也不是很严重,但从今天看来,这是一种不折不扣的强奸。


在今天,你或许还没有感觉到“三个代表”的可怕,从49年以来你甚至失去了体味生命的知觉,但到将来,你会发觉那是一种不折不扣的强奸、谋杀、掠夺、侮辱......

~~~~~~~~~~
87.

为什么生产力不行,科学技术不行,文化不行,环境不行,百姓为什么这么穷苦,为什么死命工作,又吃不饱穿不暖...这么多为什么,通通都可以从共产党--这个面目狰狞的代表者身上找出原因。

~~~~~~~~~~
88.

生命终究是不可被代表的,哪里有被代表哪里就有反抗,狰狞的代表者必将被送上公正的审判台(注88)。

--------------------
注88:《人民报》2003年1月13日文章“江泽民被告上美国法庭震动中南海”

~~~~~~~~~~
89.市场:被代表的恐惧

且不说文革时代那时市场被彻底代表完全屠杀一片死寂的时代,在今天,由于权力的垄断,再加上当权者物质欲望的不受限恶性彭涨,权力己经变成了生财工具(注89A),这个生财的黑手伸到市场中,操纵控制了市场,使市场成了一个病态的一直在流血的市场。稍有点权力的人或机关、组织或机构都极力到市场中占据一块,于是,在被代表的中国,在不同领域不同行业不同地域中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大大小小的山头和势力范围。正当的商人只能靠边站,消费者要不断地增加支付“关系税”。由于健康的商业细胞少,市场被野蛮的权力元素感染从而病变成了一个充满脓疮的肿囊。

这里有一个例子,从中可以看出一个难以使人联想到钱的不起眼的上海“计生委”药具站竟然可以制造出“赚钱”(实为抢钱)的奇迹(注89B)。

--------------------
注89A:《大参考》2001.12.21文章“从四川全兴退出足球联赛看中国政权全盘生意化──以<生命逻辑>的眼光看世界”
注89B:2003年1月17日“搜狐网”转自《南方周末》的报道“封死销售渠道计生委药具站垄断上海避孕套市场”
(http://business.sohu.com/89/04/article205800489.shtml)

~~~~~~~~~~
90.

自从开始思考这些,开始把我思考的内容写出来,我内心就有一种深刻的恐惧,一种被代表的恐惧。这种恐惧其实每一个读者每一个中国公民都有,但人们极力回避开了,人们回避任何涉及政治的问题,将精力投入到物质、商业活动,有时在并不涉及政治的物质生活领域人们也有遭遇不公平、来自官场的黑暗,人们还是敢怒而不敢言,但就算这样,被代表的悲惨命运仍无法避免。在无法预知的某时某刻,在不需要任何理由的场合,被代表的深刻体验不期而来。这种恐惧在父辈、祖辈的脑海中是那样的真切,至今仍历历在目,并传给了每一个后代--我们,使我们都成了半个哑吧。

现在,我在秘密地写这样的文字,我只能秘密地写,就在我秘密地写着时,我都感觉到我四周被代表的气氛,我的文字与这种气氛是如此的不相称、格格不入,使恐惧更加深刻。其实,在四周,代表者的利刃和绳索在明处在暗处是实实在在的存在!不少同仁被杀害被投狱被转化被折磨,活象一个人间地狱!

我不写这些可以吗?我是个普通人,我真实地看,真实地听,真实地闻,真实地感觉,我的思考的内容来自于听到的,看到的,闻到的,感觉到的,自然而然地,思考是自主地进行的,不用谁来指使,不用谁来教唆,完全是我自己的生命自主活动,在这过程中,我感觉到我活生生的生命的真实,我感觉到我是个人而不是木头,我从来不去想如果如果怎么样,我不知道如果不这样做我会是什么,我不知道不这样做我还是个人吗,可能按照某个人某些人的意愿雕剢一个人一个生命出来吗?生命就是这样,没有如果,我就是这样一个人,无法改变,我无法让自己的大脑停止思考。你如果要问,就问:难道中国大地上不能存在自由思想的头脑?!

我的头脑每时每刻都在思考(各位的头脑也总在思考!),恐惧就每时每刻都在袭来。

我知道,只有结束被代表的命运,才能消除被代表的恐惧。

~~~~~~~~~~
91.

我知道我弱小的胸膛外并有可以保护我的盾牌,我是个普通谋淮(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