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彦永其人及其所掀的北京SARS风暴

2003-05-25 04:16 作者: 林中衍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去年底至今年年初,一场突如其来的 SARS 风暴降临神州大地,称其为风暴,暗含其来势迅雷不及掩耳,所到之处无孔不入,无所不在。

  拆穿谎言高官落马

 SARS 自广东始,继而南侵香江、北犯京城,开始其在中国大陆的渗透,并向30余个国家和地区蔓延。

 在短短半年时间里,SARS成为全球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最新名词;SARS改变了全体大陆民众的生活,动摇了入世后的中国经济,在大陆政坛引发了地震,两名部长级高官因此落马。

 千千万万的民众被卷入了这场风暴之中,但有一个普通人的名字将不会被人忘记:蒋彦永,一位老人,一名退休的军医。

 他做的事情其实很普通,就是讲了真话。当然在面对堂堂卫生部长的虚伪谎言,说出真话的不止蒋彦永一个人,但直至蒋彦永的一封署名信4月9日在美国“时代”杂志上发表,全世界还没有一件真实反映 SARS 在中国蔓延的信息。中国大陆高层决策人士被蒙在鼓里,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正在北京与将“非典”患者转移在急救车上满城转的官员们“打游击”。

  动机单纯揭露真相

 蒋彦永写信的动机也很简单,就是不能容忍卫生部长张文康说假话。而且在 4 月 3 日张文康的电视讲话之前,他也没有诸如写信的任何打算。

 就在“非典”侵入北京的信息在市民乃至全国、境外如洪水般传播之际,身居京城、又在医界的蒋彦永接收到的信息亦如潮水般涌来:

  一、被解放军总后勤部指定为收治非典型肺炎患者的 309医院,接收的“非典”病人已达 60 名,死亡六人。

  二、301 医院在3月北京“两会”期间接收了一名“非典”重症患者,因属传染病转送 302 传染病院。患者两天后病故,患者妻子亦染病住院并于短期病故。在 302 医院,有近 10 名医生护士被传染。

  三、301 医院肝外科接收一名肝胆病人,入院后不久呈现“非典”症状,转 309 医院后恶化病故,肝胆病房两名医生、三名护士被传染。

 而就在 4月3 日这一天,卫生部长张文康却宣布,北京只有12 例 SARS,死亡三例。

 蒋彦永居住的解放军总后勤部所属干休所,有一大批在军队医界担任过高职的将领,其中还包括两位曾任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部长的将军。他们在闲谈中都印证了蒋彦永收集到的信息。

 他们一致的意见是,必须公布真相。但这些曾经权倾一时的将军和名威望重的军医们,此时手中已没有任何权力,他们能做的只是向上级呼吁和反映。

  “时代”报导全球震撼

 蒋彦永也在想着他应该做的事,而且他认为此事十万火急,容不得一天的拖延。他在央视和凤凰卫视上看到张文康的记者招待会后,分别向央视和凤凰卫视发出电子邮件,希望传媒将真实的信息告诉人民。在后来的几天里,他没有收到央视或凤凰卫视的任何一封回信,他只是看到和听到了京城日复一日“非典”案例增加与蔓延的消息。

 此前他一个美国记者也不认识,在他思路中也没有把美国记者列入公布真相的对象。直至4月8日美国“时代”杂志的记者叩开了蒋彦永的家门。

 美国“时代”杂志于 4 月 9 日全文发表了蒋彦永写给央视和凤凰卫视的署名信。迄今包括蒋彦永在内,谁也不知道美国记者是如何知道他并找到他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央视或凤凰卫视中的某一人将他的电子信转给了美国记者。

 这封信在中国大陆及全世界引起的震撼众所周知。北京民间也有小道消息传播着这封信的内容,北京地坛医院、佑安医院、301 医院、302 医院、309 医院“非典”病人人满为患,大批“白衣天使”倒下,医护人员纷纷外逃的消息传遍街巷,真假难辨。北京城笼罩在张惶失措与恐怖的阴霾之中。

  直至 4 月 17 日北京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采取了非常措施,4 月 20 日,官方媒体宣布解除卫生部部长张文康和北京市市长孟学农职务,国务院副秘书长高强调任卫生部任常务副部长,并在记者会上公布事实真相,事件才有了根本转机。

 尽管蒋彦永面对记者坦露他的心境,一再申明他没有任何压力,但一个又一个的电话打到他家里,向他问候与慰问,其中包括来自境外的电话。

  受访争议愿负全责

 蒋彦永曾经作为一名军人,他的做法及其每一个环节是否有什么闪失,其实他心里也没有数。但他有一条底线,就是抱定了他讲的是真话这一点。“我是完全按宪法办事的,没有违反宪法的地方,我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负全责”。

 蒋彦永的行动不可能不惊动他所在的301医院。院方高层在约见蒋彦永时,肯定了蒋彦永所作所为的善良意图,并婉转地提醒他,作为军人不应该擅自做主接受境外记者采访。

 无论院方对蒋彦永的做法是宽容,或是理解,但作为军人,擅自接受境外记者采访,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国外,似乎都有成文或不成文的规定。局外人在对蒋彦永的所作所为做出全面评价时,似乎也没有必要苛求他在每一个细节上的是是非非,既无须为他求全责备,亦无须为他打抱不平。他的难能可贵在于讲真话,更何况他在关键时刻讲的真话还影响了许许多多的人。

  正军级的离休医生

 蒋彦永颐养天年的干休所,位于北京城西郊的一个僻静所在。军界为退役将领修建了许多干休所,蒋彦永所在的干休所只是其中之一。所内建有高低错落的大小楼房,蒋彦永居住在一座高层塔楼里。他在军中属于文职,曾任解放军总医院外科主任、教授、全国肿瘤学会全军肿瘤专业组副组长,虽没有军阶,但享受正军级待遇,有专车使用。160 平方米的居室,儿女在外,显得十分宽敝。太太是其大学同学,退休前为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基础医学研究所研究员。

 尽管蒋彦永因“非典”而声名鹊起,其实他的专长并不在内科而在外科,他最擅长的是腹膜后肿瘤。蒋彦永专攻腹腔外科,在腹膜后肿瘤方面,是大陆数一数二的权威,即使在全世界,他也是名列前茅。仅1985年至1990 年,蒋彦永就主刀摘除该类肿瘤80例,他摘除的最巨大的肿瘤,重达 57斤,手术耗时18个小时。蒋彦永也因此被誉为军中一把刀,令301医院的腹膜后肿瘤水准傲视大陆和国际医界。

 目前大陆军医院已对民间开放,由于301医院有蒋彦永,大陆不少医院纷将一些较困难的病例转来治疗。他的医疗小组在301医院至今已做了四百余例此类手术。

  医术爱心均受推崇

 居住在美国旧金山湾区的卢波,其父因患肠黏液腺癌,被成都华西医科大学医院视为不治之症发出病危通知,万般无奈之下,卢波经人介绍抱着一线希望写信给蒋彦永,蒋彦永见信后,自费飞赴成都,诊断之后,毅然决然将卢父请到北京安排在 301 医院动手术,并让卢波住在自己家中,其后,卢父又经蒋彦永两次手术,现在家中疗养。两家并因此结下深厚情谊,六年中时有书信往来。

  这次,在美国的卢波闻知蒋彦永的勇敢举动,特地打电话问候,并在网路上告知大众:“蒋彦永是一位非常正直、有话直说,对病人充满高度关怀的医师。蒋彦永从医生对人负责的态度做了这项风险很大的举动,非常令人钦佩。”

 蒋彦永有自己的网页,而网页就是卢波为他创设的。卢波还在网页上将蒋彦永的医术登录其中,至今点击率已达八千人次。一名美国老妇就即在网页上看到蒋彦永的专业成就,慕名写信求医蒋彦永也将她请到北京动手术,老妇回美国后难忘蒋大夫的救命之恩,日后还寄来身穿中式衣衫的生日照片。

 蒋彦永今年72岁,虽然退休在家,由于医技高超,实际上也没有多少空闲。每周一他都要回 301 医院参加专家查房,除了公差外出,从不缺席。北京各大医院间有一个约定俗成的专家会诊制度,每当一家医院遇到重大疑难病例,会汇集各院的该科专家前来会诊。有时蒋彦永还被外地的医院请去会诊。蒋彦永虽退休但不离医界,忙来飞去,其乐也融融。

 自蒋彦永的信被发表后,远在美国的女儿每天必打一个越洋电话问候老父。也可见他与子女的感情深笃。

  望族之后乐在行医

 蒋彦永出身名门望族,他向笔者出示了一幅蒋氏宗亲在浙江莫干山上为他曾祖父过 90 岁寿诞的长轴照片,家族五世同堂,共计 76 员,当时蒋彦永年仅三岁,依偎在母亲怀中,虽然对当时情景全无记忆,但凭长辈口述家族往事,亦藉以自豪。

 他的堂兄蒋彦士生前曾任台湾总统府秘书长。1995 年,蒋彦永夫妇曾赴台湾省亲,为堂兄贺 80 大寿,兄弟分离半世纪后重聚,感慨万千。蒋彦士在题为“至情至性为善最乐”的生日纪念册上题赠:“彦永仲慰伉俪:荷承远道来贺,至深感激,特奉此册,以志永念。”册中还收录陈立夫、林洋港、王惕吾、辜振甫等名流的贺词贺章。

 蒋彦永的祖父是浙江兴业银行的创办人,还是沪甬铁路的投资合伙人,父亲亦是银行家。因此蒋彦永幼时学业顺畅,衣食无忧;当然也正因为此,在讲出身的文革年代,蒋彦永也难逃一劫。

 蒋彦永于1949年考入燕京大学,1952年燕京并入北大,其医学院系转入协和,其时协和为中央军委直属医院,1957年,协和转归地方,一大批院内骨干均转入301医院,1954年,蒋彦永在协和正式参军。以301解放军总医院之名声,外界以往认为其人员都来自延安,其实不然,其中就有相当一批蒋彦永这样的人。

 以蒋彦永的出身背景,“文革”时自然难逃劫难,尽管他作为热血青年,在参加土改时入团,1952年加入中共,“文革”时还是被关进“牛棚”二年,发配青海牧马二年。直至1971年林彪叛逃,他才获释平反,重新戴上领章帽徽,又重拾起他钟爱的手术刀。


(世界周刊)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