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个贪官九个色 李嘉廷与情人的权色交易


5月9日,腐败分子李嘉廷一审被判死缓。李嘉廷的犯罪事实表明,他同其他落马的贪官一样,也是金钱和美色的俘虏。请看---

  人们常说:十个贪官九个色。李嘉廷也不例外。徐福英便是李嘉廷蜕变过程中的一个“棋子”。作为李嘉廷情人的徐福英因涉嫌行贿罪被云南省检察院依法查办,检察机关认为:徐福英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国家工作人员以财物,且数额较大,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89条之规定,应当以行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为此,今年5月20日,昆明市人民检察院向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公诉。

  今年41岁的徐福英捕前为昆明市丽人园餐厅、宜良县海王号娱乐有限公司经理,祖籍江西丰城县人,生长于昆明市。小学四年级文化。

  据徐福英交待,她和李嘉廷是1995年认识的。时任云南省副省长的李嘉廷于国庆节期间偕夫人,在某厅领导的陪同下到昆明市宜良县阳宗海风景区游玩。他们上了“海王号”游船。当时,某厅领导安排徐福英去负责接待李嘉廷,并陪他们吃饭。徐福英说,她对李嘉廷第一印象不太好,因为他的长相实在不怎么样。但李嘉廷一见到她就表现出对她比较感兴趣的样子。

  见面后,礼节性地聊了一会,李嘉廷向她要电话号码,还说:“小徐,你有什么事就到我的家里找我。”并让他老婆把他家的电话号码留给了徐福英。吃完饭后,他们去歌舞厅娱乐。在跳舞过程中,李嘉廷又认真而热情地说:“小徐,你有什么事就来找我。”正好徐福英经营了多年的“丽人园”餐厅想进一步扩大规模。徐福英就说:“你认识某部门的主任吗?我想买那儿的一块空地。”李嘉廷说认识的,叫某某某,我帮你找他看看怎么办。

  “海王号”一天的游程结束了,游船靠岸时,徐福英送李嘉廷一行人上岸。李嘉廷又对徐福英说:“不管有什么事来家里找我。”并趁人不注意时拉了一下徐福英的手。约两三天后,李嘉廷给徐福英打来电话说:“你现在来我家里,好吗?”他又说:“来嘛,你托我找的人,我今天介绍给你认识。我在家里等你。”最后,他说既然你不愿意来省委,那我们换个地方,你来某某馆找我,我们一起打网球。

  徐福英抹了淡妆,显示出“成熟女人特有的魅力”。来到某某馆时,李嘉廷正在和别人打网球,看到徐福英,没打招呼就叫某某馆的人给她拿来一套网球服换上。之后介绍认识了她要找的某部门负责人。打完球后,他们一起去吃饭。在饭桌前李嘉廷主动让徐福英坐到他旁边,主动帮她喝酒,一副十分关照的神情,给人的感觉是他们之间已经很熟悉了,或者是老朋友了。酒足饭饱后,李嘉廷主动把徐福英送回家里。

  第二天,李嘉廷又打电话来约徐福英去打网球和跳舞。去到约定的地方,李嘉廷给她介绍认识了一些“社会名流”,有某大型国有企业的老总吴某某、有人和集团的总裁和丽伟等人。当李嘉廷对吴某某及其情人介绍徐福英是“丽人园”的老板娘时,吴某某的情人抢先娇滴滴地说:“哦,丽人园呀!我经常在那儿吃饭。”并用那种忌妒心、虚荣心交织在一起的眼神看了她一眼。大家就坐准备进餐时,发生了一幕令徐福英十分痛快的事。李嘉廷刚走到餐桌边,吴某某的情人就主动过去李嘉廷身旁的一个空位边上,正要坐下去时,李嘉廷突然微笑着说:“这是小徐的座位。”那一刻,徐福英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荣耀和满足。吃过饭后,他们一伙人又去跳舞。舞会结束时,有人主动提出送徐福英回家,李嘉廷说:“不用了,我会送她回去的。”

  从那时候开始,徐福英感到李嘉廷对她“情有独钟”。随着他们的约会增多,两人建立起情人关系。第一次是在李嘉廷的家里,趁着他老婆出差在外,李嘉廷把徐福英叫去,徐福英开始投怀送抱。

  据徐福英交待,她对李嘉廷“情不自禁”是从“一种感激之情”开始的。

  第一件事是检察机关已经查明的关于借款300万元的事。这300万元徐福英是用于偿还所欠的高利贷。1994年下半年,她在昆明市宜良县阳宗海风景区建造“海王号”游船,把兴办“丽人园”餐厅挣的钱近400万元全部投入后,还差近300万元。在资金紧缺的情况下,徐福英向黑道人物侯连喜借高利贷300万元。游船开业后,侯连喜多次催促还本付息。徐福英找到宜良县原领导柴某某帮忙,柴某某表态说如果能从省上借到钱,县上可以帮助办理有关手续。此时徐福英正与李嘉廷交往密切,徐福英在他面前一说起借款之事,他就爽快答应帮忙,徐福英还安排李嘉廷与柴某某见了面。之后,李嘉廷违反规定,批示云南省财政厅从省际横向联合基金中借贷300万元给宜良县财政局。柴某某让人以宜良县复合肥厂的名义编造了虚假的借款报告,并按照李嘉廷的授意,于1996年1月指示县财政局将300万元国家资金借给了徐福英的公司,立刻解了她的燃眉之急。

  第二件事是李嘉廷把徐福英从看守所里解救出来。在认识李嘉廷之前,徐福英一直同黑道上的“老大”在一起,并时常周旋于当时有名的侯连喜和杨某某两个“黑老大”之间。与李嘉廷交往不久后,徐福英便疏远了他们。他们二人相互猜疑徐福英是因为对方而冷落了一方,二人在争风吃醋的情况下发展到互不相让、势不两立。大约在1996年初,二人带着各自弟兄大打出手,造成二人一死一伤。最终,这伙人分别受到司法机关的严惩。正是因为此事,公安机关顺藤摸瓜发现了徐福英向“黑老大”借高利贷的事,徐福英被抓进了看守所。刚被关押起来,徐福英立刻想到李嘉廷,托人找到了他。他给有关领导打招呼:“如果徐福英确实犯了罪,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如果问题不大,就把她立刻放了。”结果,被关押9天后,徐福英“恢复了自由”。

  徐福英行贿一案,系最高人民检察院交由云南省检察院办理。省检察院于2001年12月14日对徐福英立案侦查,同日对其刑事拘留,12月24日决定逮捕。

  检察机关查明并指控的事实为:

  1995年下半年,被告人徐福英在昆明市宜良县阳宗海风景区经营“海王号”游船期间,因缺少资金,遂找宜良县原领导柴某某帮忙解决。柴某某表态县财政无钱借给她,如果徐福英能从省里借到钱,县里可以帮助办理有关手续。于是,徐福英找到时任云南省副省长的李嘉廷要求帮忙解决资金问题。为了达到将款借给徐福英使用的目的,李嘉廷违反规定,于1996年1月26日批示,由云南省财政厅从省际横向联合基金中贷款300万元给宜良县财政局。在此过程中,柴某某安排有关人员编造虚假报告,并按照李嘉廷的授意,于1996年2月指示县财政局将该笔300万元资金借给了徐福英的海王号娱乐公司。

  1996年3月,徐福英为了从云南省某公司借到款项,又找到柴某某要求帮忙办理有关手续。柴某某根据徐福英和某公司某领导的授意,指示宜良县烟草公司以“扩大烤烟面积,提高烤烟质量”的名义拟写了虚假借款报告。某公司300万元贷款汇到宜良县烟草公司后,柴某某决定将此款转到县政府财务上,并以阳宗海旅游开发总公司的名义从中分两次借给徐福英的海王号娱乐有限公司250万元。

  上述借款共计人民币550万元,均未办理抵押担保手续,此款至今未还。

  为感谢柴某某在借款方面的关照,徐福英于1996年至2001年间分8次送给柴某某3.4万元人民币。

  1996年,昆明洪涛装饰工程公司经理陈某与徐福英就承揽昆明百货大楼集团新纪元广场营业楼装饰工程一事达成合作协议,二人商议由徐垫资100万元,陈某负责组织装修,事成之后利润均分。随后,徐福英请时任云南省副省长的李嘉廷给昆明百货大楼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吴某某打招呼,让其将昆明百货大楼一部分装修工程交由洪涛装饰工程公司承揽。工程结算后,为了感谢李嘉廷的关照,徐福英于1997年春节前后将5万元人民币送到李嘉廷家交给其妻王某,事后王某告诉了李嘉廷。

  等待这个女人的将是法律的制裁。

  李嘉廷作为一个高级干部,经受不住权力、金钱和美色的考验,终究坠入了犯罪的深渊,而作为其权色交易主角之一的徐福英也将受到法律的严惩。通过这一典型案例,带给我们的是深刻的警示和思考。


读者推荐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