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要服丧服到何时?


CCTV似乎对萨达姆政权有天然的好感。自上次海湾战争以来,它在世界媒体之中独树一帜,“以独特的视角报道世界”,为萨达姆政权极尽开脱之能事,把这个暴虐的政权包装成为一个受尽委曲、哀告无门的形象,为它说尽好话。萨达姆政权的迅速倒台让CCTV如丧考妣,它担任了摔盆执绋的角色,为萨达姆政权服起丧来了。       
 
第一次海湾战争中,CCTV就将大量的镜头对准了死亡的平民和废墟,大肆铺张战争的惨烈和联军的无道,似乎萨达姆成了阿拉伯世界的英雄而联军是战争贩子。战事甫告结束,它又将宣传的焦点集中在联合国制裁给人民带来的苦难上,美英成了杀人不见血的刽子手,萨达姆又成了含屈受辱的无罪羔羊。CCTV的所作所为,其出发点无非为了维护久经考验的中伊“友谊”,伊拉克政府应该感激涕淋才对,然而萨达姆政权还在记恨着中国的那一张为联军扫清道路的弃权票,它的总统自从海湾战争结束后就没有接见过中国大使以及去年的阿齐兹在途经香港时对媒体说--希望中国这次不要投弃权票--就是证明,他们有一种被**的感觉。        

我们的CCTV总是以伊拉克人民的救世主自居,虽然它的声音在国际上小得几乎听不见,但摇旗呐喊,不遗余力。这次俄德法反战,CCTV也兴波助澜,原希望全世界人民看一曲在安理会上演的《红灯记》,然而山姆大叔也不是笨伯,他抽出的锋刃早已绕开红灯顶住了萨达姆的下颌。这次的CCT虽不象上次海湾和科索沃战争中一样跳踊号啕,但祭出的敲打铫钹一样不少。它希望让世人看到大量的平民死亡、难民流离失所,然而没有;它希望世人看到美英联军陷入人民战争的泥淖、伊拉克人民同仇敌忾的抗击场面,这又没有。它看到的是巴格达街头的鲜花、是神像的倒掉和愤怒的人民拍打在神像上的拖鞋。这样的镜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国内人民知道的。它播放的背景音乐哀伤低婉,成了专制政权的招魂曲;它的解说词充斥着伪善和欺骗,和说谎专家萨哈夫完全是共用的一个版本。
        
萨达姆专制政权的倒台,举世同欢。然而满堂欢欣,一人向隅。萨达姆的失踪让我们的CCTV一下子失去了组织联系,它惶惶如丧家之犬,不时在阴暗角落发出几声狂吠它置伊拉克迅速恢复安定的事实于不顾,拿起放大镜对着伊拉克的自来水、供电、通讯和巴格达街头零星的抗议活动,籍此缅怀萨达姆的德政。那些不长脑子的记者、编辑在剪辑素材时连在萨达陛下时代是否允许伊拉克人民游行示威的事实也顾不上了。        

近日一家阿拍伯是电视台播出了一盘乌代的录相带。录相带里乌代在一间豪华别墅里饮酒,只见他“温香软玉抱满怀”,手持步枪,朝着侍女的头项开火,女人们吓得抱紧脑袋,几乎钻进了沙发,乌代则发出豺
般的嚎笑。这盘录相带当天就在全世界主要电视台上播出。我们的CCTV也未免俗,但只有几秒钟。这剪辑后的几秒钟是怎样的呢:乌代坐在沙发上面带微笑与几位朋友亲切交谈,仿佛是在商谈复兴阿拍伯世界和振兴伊拉克的雄伟宏图。它在按中国的德才能兼备的革命接班人形象塑造乌代这个人渣。这回,CCTV的脑袋真的是长到屁股上了。        

我不知道CCTV这样寝苫枕块地为萨达姆政权守孝要到什么时候。按我们的古训是“服丧三年,自天子达于庶人”的,朝鲜的“金太阳”就曾身体力行,为“伟大的父亲”守孝三年,终于博得个“孝子”的美名。萨达姆政权“寿终正寝”,虽然七七已过,看来我们的CCTV余痛未已,大有服丧三年之意。从塔利班魔爪下解脱出来不久的阿富汗已能宣布向伊拉克援助粮食,三年过后,古老的伊拉克早已成了一个民主的社会,身心解放的伊拉克人对中国及CCTV的所作所为是感激,是怨恨,他们还无暇考虑。他们仍在忙碌于“坚持正确的舆论方向”,这“正确的舆论方向”的准则就是凡是专制政府都是我们的朋友,凡是民主社会一定要从鸡蛋里挑骨头来。此时的CCTV所谓的“人民喉舌”已成为强权们宣泄其旺盛精力的工具,从中流出的只能是污秽,决没有象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