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官李嘉廷:从风流省长到家破人亡


远离北京,坐镇西南,云南省省长李嘉廷,原本可以当一个潇洒自在的官。不过,像其他贪官一样,手中有权,自然免不了想钱。在他任内短短数年内,便批出了数亿元问题贷款,当中有多少落进了他的口袋,至今仍未点算清楚。

更叫人吃惊的是,一个名牌大学出身的父母官,竟然迷上小学程度的黑道女子,双方不单私下偷情,更公然将政府资金,挪用来经营赌船。贪心的不止他一人。在父亲的保护伞下,他的儿子亦积极参与沿海走私;就连呆在家中的妻子,也不断收受滚滚而来的现金和礼物。

今年才五十九岁的李嘉廷,出身在云南的一个贫穷彝族家庭,由于共产党对少数民族的独有安抚政策,他得以进入清华大学电机工程系。其后他历任黑龙江省经委副主任、哈尔滨市市长、云南省省长。李嘉廷在任期间,表面上政绩不俗,贯穿全省的高速公路网,更使他常引以为傲。除此之外,他亦喜欢上网与网友交谈,且多次向网友剖白,希望带领云南省脱贫。

但撕破这张假面具后,他其实是个腐败不堪的贪官。他在任期间,就指示银行借出数亿元不明贷款。而他的儿子李勃,更在他的保护下,公然参与广东沿岸的汽车走私,目前能查出相关他儿子的黑金,已达二千多万。

但最为人津津乐道的,还是他与一名黑道大姐大的情欲关系,这个黑道美人凭姿色,几年间利用他的权力,先后获得三千多万的各种贷款。黑美人名字叫徐福英,她至今虽年过四十,但一张风骚漂亮的面孔,不单令省长沉迷温柔乡,还多次令昆明市的两名黑道大哥争风呷醋,其中一人更命丧乱刀之下。

只有小学程度的徐福英,自十七岁开始,便与不同的男人结婚离婚,每当一个男子的利用价值干后,便即投入另一人的怀抱。多年来的交际,把她训练成一个男人杀手。

“据她在审查时交代,第一次与李嘉廷见面时,并未表现出半点主动,反而摆出一副沉默兼含蓄的模样,只是在偶然抬头时,与李作闪电式的眼神接触,就像中学生初恋那样。”办案的公安人员透露,没有太多恋爱经验的李嘉廷,心里一下就发了狂,双方第一次见面便互留电话,并相约去打网球。

当时是一九九五年,此时的徐福英,其实正周旋于两名黑道大哥之间。在他们的保护下,她在市内已经营了一间叫“丽人园”的餐厅,专供昆明市内的黑道人物聚集。其中一名黑道大哥侯连喜,为进一步讨好徐福英,于是提出投资二百万,与她合作在一处名为“阳宗海”的风景湖区,经营观光游览船。游览船表面观光,其实暗中经营夜总会及赌场,由于船上设施豪华,吸引了不少达官贵人来“帮衬”。

当时只是副省长的李嘉廷,在手下的带领下,首次登船“消遣”,并结识了老板娘徐福英。另一名黑道大哥徐炯明眼见情人疏离,自然心有不甘,他相邀侯连喜谈判,两帮人马更多次在市内爆发血腥械斗。

眼见两个男人为自己打生打死,徐福英却早有另一套想法,她决定把自己将来的幸福,押注在李嘉廷身上。“她向李嘉廷哭诉,自己正被两帮黑人物要胁,看见她不断涌出的泪水,李嘉廷拍心口保证,自己会一力保护她。”办案人员透露,徐福英简单的演技,已使李深信不疑。

一九九六年初,侯连喜终于被斩死街头,牵涉入案的徐福英亦被公安局拘捕,关押数天后,李嘉廷一个电话,徐福英便被释放,而有关案件最后亦不了了之。一九九七年,李嘉廷被送往北京党校进修,以待毕业后回云南晋升为省长。不甘寂寞的李嘉廷,竟然把徐福英亦带上了北京,于是他白天在党校学习廉洁修身,晚上则在宾馆内翻云覆雨。

学成归来的李嘉廷,在仕途上大展拳脚,并于一九九九年举办“世界园艺博览会”,还邀得特区政府合作,注资大搞所谓“香港园”.

至于徐福英亦忙得不可开交,她向李表示赌船要贷款进一步投资,但又没有贷款资格。于是李嘉廷大笔一挥,指示云南省财政厅,将五百万行政费拨给宜良县财政局,然后县财政局以转折的方式,以无抵押条件借给徐福英。

水源一开,徐福英自然也胃口大增,她先后透过烟草公司、旅游度假区开发公司名义,联同港商李镇柱,不断进行无抵押贷款,涉及总额超过三千万。手中有权,就是有钱,李嘉廷的字条就等同支票。在这种情况下,李本人也肆意放纵起来,他每天出入高级酒楼食肆,商人们争相“埋单”,各种礼物黑金,也源源不断涌入李家,至今查处李家所收的黑金,便有一千八百多万。

李嘉廷的妻子王骁,与丈夫是清华大学同届毕业生,对于李在外花天酒地,她早有所闻,但面对每日不同人送来的礼金和贿金,她也懒理丈夫到底在外搞什么。至于丈夫和徐福英的确实关系,她也不是知道太清楚,虽然徐早已登堂入室,经常在李家出入。

徐福英面对李妻,一直“大姐”前“大姐”后的称呼,并表示自己是李嘉廷的生意伙伴,不断将各种名牌礼物及现金,送到李家府上。知识分子出身的李妻,面对如此甜言蜜语及引诱,竟然把徐当成了姊妹。

二○○一年,中共终于开始调查李嘉廷,并于六月免去他的省长职务,押上北京审查。原为奥迪汽车云南总代理的儿子李勃,亦因牵涉入走私及收受贿赂,与徐福英同被打入了大牢,现仍在审查阶段,稍后亦将上庭受审。

二○○一年九月十六日,李妻接受调查组盘查,屡次被人质问丈夫与徐福英的奸情后,自觉羞愧难当,同日晚上,她在家中厕所,头发披面悬梁自尽。


壹周刊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