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留美学子应深入认识美国


大纪元纽约记者韦实报导/当代中国杰出青年作家和评论家,享誉“北大怪才”的余杰此次纽约7月8之行是应美国国务院教育和文化事务局邀请,为期一月的访美活动中的二站。7月3 日在加州柏克利加大就中国当代文学和社会学等方面作了见解独到、锐气十足的演讲。

以一本《火与冰》一鸣惊人的余杰,在北京大学中文系就读时就已经创作了数百万字的作品,不到30岁就已经出版33本政治评论集和文学小说。 《火与冰》在1998年被评为当年十大好书之一,他本人也因此被封为“1998年十大新锐作家”之一。

7月8日,余杰在纽约接受大纪元记者专访。

记者:谈谈你对美国的印象。

余杰:和我心目中的美国没有太大差别。我向美国国务院提出要看三个方面:新闻、教育、言论。我到了9个城市,看到了这三个方面。举个例子,新闻方面,看到上至华盛顿邮报、下至大学生自办的报纸和几个知识分子办的小型政论刊物。我在美国看到了新闻、自由、信仰自由和教育独立。

记者:是什么使你从学者变成有良知的知识分子?

余杰:八九六四, 我知道了政府可以用坦克和机枪来对付手无寸铁的学生。我清楚了究竟甚么是善、甚么是恶。

记者:大陆部份人认为中国人权状况很好,部份人认为经济发展大过人权是中国的特殊国情。您对中国人权状况的看法如何?

余杰:这些看法是对中国人权状况的误解。我举一个身边的例子,成立“新青年学会”的四君子徐伟、靳海科、杨子立、张宏海,因探讨社会问题,筹备创办互联网和刊物而因“颠覆国家政权罪”分别被判处十年和八年的重刑。他们都是跟我同龄的优秀学子。徐伟被安全局警察用皮鞋猛踢他的阴部和太阳穴,他在法庭上用头猛撞审判席以示抗议,结果被警察架出法庭;张宏海在法庭上出示脖子上被警察用烟头烫出的片片伤痕,他的哥哥张宏图在旁听席上失声痛哭。

人权不改善,所谓经济发展是空谈。就算你是富翁,随时可以把你抓起来,剥夺财产,比如赖昌星和周正毅。

在中国也不可能出现微软之类的真正大企业,因为靠技术和努力在中国真正创业是行不通的,只有和权力结合才行。作为富人尚且如此,作为穷人就更说不定那一天失业,养老金也没有。没有基本的人权和自由,想过富足的生活是不可能的。面包如果从奴隶主那里来的话它随时可以被拿回去。

记者:中国古代的魏晋之士有一个独立的人格和精神世界。你在<火与冰>里也提到“中古我欣赏科康,欣赏他刑场奏广陵散的悲壮。”当时面对司马氏的黑暗统治,嵇康是愤然不平。为表示反抗,他经常逃入山林,与竹林七贤相与邀游。为什么现代中国的知识精英却出现了您说的“去势文化”,为经济利益而低头呢?

余杰:49年以后,中共用单位和体制织成了无所不在的大网。知识分子只要在体制里边,就被它束缚。我记得不拿政府的工资生活的只有巴金和傅雷。2000年4月份与我签了合同的中国文学研究所告诉我,报到的手续被冻结。后来我知道是因为中宣部部长丁关根的一个电话,结果我连北京户口都没法落实,没法领结婚证。人口普查时因为我没有户口,我成了和美国没有身份的偷渡客一样的“黑人”。毛有一句话:“知识分子不听话不给饭吃”虽然很粗俗,但是说明了经济不独立,自然人格的独立就很难。

记者:您对中国教育现状怎么看?现代大陆的语文、历史、政治教育能否起到教育一代中国人弘扬中国文化的作用?

余杰:现代的教育根本就是愚民教育。我举个小例子,现代的朝鲜战争大陆讲师美国挑起的全世界史学家都知道真象是北韩先动手。简直是公然撒谎。丁关根那一个电话跟我编的读本中揭露这些事实真象有很大关系。我自己选择这样付出,我也尊重别人的选择,但是我不论什么情况都会坚持我的选择。

记者:能不能谈谈您的家庭?

余杰:我太太基本价值观和我是一致的,她支持我的写作和思想。她是个基督徒,是一个有信仰的人,所以我不会担心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出现,不会担心她脆弱或软弱。因为她支持我,在困难的时候比我还坚强。

记者:谈到家庭,中共对法轮功和地下教会的迫害使得许多家庭被拆散。张玉辉因用笔名“和事佬”在海外网络上发表文章介绍法轮功及镇压法轮功真相被判十年。大儿子7岁与母亲黄红坚居住纽约,小女儿4岁,现不得不留在中国大陆由亲人照料。不知您对这种对信仰的迫害看法是什么?

余杰:我讲过,信仰在当代中国是一种润滑剂。宗教组织的信徒和个人,只要在宪法和法律之内活动,进行传道及其他活动,这是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任何人不可以剥夺。侵害这些权利的人才是严重的违反宪法。现代中国没有对宪法的保护,对有权力的高级官员的违宪行为没办法进行司法控告。相信将来法律健全时这些罪行会被钉在耻辱柱上。

记者:请给读者推荐您欣赏的书和作家。

余杰: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托而斯泰的<复活>;索尔仁尼琴的<古拉格群岛>;雨果的<悲惨世界>;潘恩文集;胡适文集;殷海光文集。

记者:对想帮助中国大陆的海外华人的建议?

余杰:我认为要进行的长远行为和为具体事呼吁一样重要。进行文化交流,翻译啊,把潘恩、爱默生、华盛顿的作品、文章翻译出来,把美国的历史和经典在大陆出版。美国在大陆被严重的妖魔化,当作敌人对待,海外华人应该把真正的美国文化历史介绍给中国。

我想对海外的年轻一代说几句,有人从宿舍、实验室、图书馆一天走来走去,不了解美国社会,生活跟在中国没有什么不同,对美国的民主自由,社会体制没有了解。不管你读人文科学还是理工科,不要生活在一个狭小的圈子里。不要成为狭隘的人。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