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国之音


师旷,据说出生在晋灵公时代,是任掌管乐的官员。他生而失明,但他妙辩音律,还撰写过兵书一万篇。当时的人不知道他祖居在那儿,他的家世出身也很难查询。

到了晋平公时,师旷因为精通阴阳学而闻名于世。师旷专心研究星相、计算和音律,考证黄钟大吕来定四时,没有毫厘之差。

史书上没有记述师旷出生在哪朝哪代。师旷知道自己寿命将要终结,于是著述了《宝符》一书,共百卷。这部书传到战国时,在战乱中湮灭了。

春秋时期,卫灵公出访晋国,途经濮水时,天已晚,就在濮水的一个上等馆舍中住下。夜半时,卫灵公听见鼓琴声,就问左右人员,左右都答道:“没有听见”。于是卫灵公召乐师师涓,说:“我听见鼓琴声,问左右,都说没听见。其状似鬼神,请为我听,并把乐曲记下来。”

师涓领命而去,在濮水边端坐援琴,一边听一边写。第二天,师涓对灵公说:“臣已全部记下,但还未操习,请给我一夜的时间来练习。”灵公答道:“可以。”第三天,师涓报道:“我已准备好了。”

卫灵公抵达晋国后,见到晋平公。平公在施惠之台设酒宴为之接风。喝到酒酣之时,灵公说:“这次来,听到新的曲子,请让我的乐师来演奏尽兴。”平公答道:“可以。”就命师涓坐在师旷旁边,援琴演奏濮水之曲。

琴声未终,师旷即抚琴、制止继续演奏下去,说:“此亡国之声也,不可演奏。”平公说:“乐师说此为亡国之音,可有根据? ”师旷说:“这是师延所作。商末,纣王无道,偏爱靡靡之音。乐师师延为纣王作此类乐调。终有武王伐纣之举。武王伐纣时,师延东走,自投濮水之中,故闻此声必于濮水之上,先闻此声者国必亡。”平公说:“我就喜欢这音乐,想继续听完。”师涓也就接着演奏完此曲。

平公道:“还有比这更动人的曲子吗?”师旷说:“有,是《清征》。”平公说:“能让我们听一听吗?”师旷说:“必须德行深厚的人才能听此曲,您还不能听。”平公说:“寡人所喜好的,只有听曲子一件事,但愿能听到它。”师旷不得已,取琴弹奏起来。

一奏之,有玄鹤数十只从南方飞来,集于堂下廊门之前;二奏之,玄鹤列队而排;三奏之,玄鹤引颈长鸣,舒展双翼,随琴声而舞。

平公大喜,起身为师旷祝酒。回身落坐,问道:“有没有比《清征》更动人的曲子吗?”师旷说:“有《清角》 。”平公曰:“能让我听一听吗?”师旷说:“:“不行,过去黄帝合鬼神于泰山之上, 驾象车而六蛟龙,毕方并辖,蚩尤居前,风伯进扫,雨师洒道,虎狼在前,鬼神在后,腾蛇伏地,凤皇覆上,大合鬼神,作为《清角》。 国君你的德行薄,不能够听它啊。非要听,恐怕会给你带来败运的。”平公说:“我已经老朽了。平生我最喜爱的就是音律,就让我听一回吧。”师旷不得已而鼓奏了曲子给平公听。

一奏之,有云从西北方的天空中涌出;再奏之,刮起了狂风,暴雨应声而至。三奏之,但见尖厉的狂风呼啸着,撕碎了室内的一幅幅帷幔,各种祭祀的重器纷纷震破,屋上的瓦坠落一地。围坐听乐的王公大臣惊恐地四处逃散,晋平公吓得匍匐在廊室。

不久,晋国大旱三年,赤地千里,晋平公从此一病不起。

由此可知,音乐是天与人相通的一种方式,音正而行正,谈音乐不可不宣德。舜弹五弦之琴,歌《南风》之诗而天下治;纣为朝歌北鄙之音,身死国亡。故有太史公言: 闻宫音,使人温舒而广大;闻商音,使人方正而好义;闻角音,使人恻隐而爱人;闻征音,使人乐善而好施;闻羽音,使人整齐而好礼。音乐的教化作用即在此。

注: 师旷先生代表作是《高山》,《流水》,可是没有琴谱留传下来。

( 资料来源:《史记》《太平广记》《韩非子·十过》)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