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一个十三岁的生命


七月的最后一天,在湖北省阳新县白沙镇一个名叫洪飞的十三岁生命夭折了,他是小学四年级学生,家境贫困,父母双双外出打工,十三岁的洪飞与七十多岁的奶奶担起了家里三亩多责任田的劳作。高温季节,时值“双抢”,他与奶奶正在田里插秧,因中暑死亡。

他的死亡似乎与谁都没有关系。为了糊口和筹集学费,父母外出打工已是无奈的选择。十三岁的儿童、七十多岁的奶奶冒着酷暑下田收割插秧也是无奈的选择。否则家里的口粮、“三留五统”费用靠什么支付?人生仿佛一爿花辨,或飘落在红茵地毯、楼台阁榭之上,或飘落在田边沟渠、草篱茅舍。从呱呱落地的那一刻,他们的命运就被一只冥冥中的大手决定了。小洪飞如花的生命就飘落在中国社会的最底层,他的死去甚至不如马路上轧死的一只小狗,没有人会知道在中国的一个中等省份会有一个鲜活的生命会因生活的重负而飘然离去。我决定为他留下几句文字。

他的老师、同学再也见不到他了,他从外地赶回的双亲哭死了几回,他七十多岁的奶奶因自责而失去了生的愿望--为什么自已不能多干一点,再多干一点,让心爱的孙儿多休息一会?他学校里的座位很快有别的孩子坐上,他的土地上却再也见不到那个矮小的身影。想到今后的日子,那位奶奶孤独地望着空旷的土地,我已不能控制住心中的悲痛。

国家的主人,祖国的花朵,小小年纪便以自己的劳动、税赋供养着人民的公仆。他们坐在装着空调的房间里是筹划你们脱贫的良策还是在谋划自己的私利?“老有所养,幼有所长”是数千年前人们憧憬的理想社会,对于你来说这样的社会是如此遥远。与此时城里那些游玩的孩子和晨练的老人相比,你们是生活在另一个世界。国家的宪法已明文规定了你们不能进入领导阶级。

我与你素不相识。我为每一个无辜逝去的生命而悲悼。你的生命如此短暂,你的离去在人间世激不起一丝涟猗,你甚至还不够资格成为制度的牺牲品。对着你离开不远的亡灵,我默祷你来世出生在一个美丽的国度,那个国度烈日的田野上没有十三岁的儿童和七十多岁的奶奶劳作的身影。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