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中国吃的文化


(BBC记者 邓洛普) 中国菜是世界美食之一。中国菜色种类繁多,从成都的麻辣火锅到新疆的拉面。中国思想家孔子曾经说过“民以食为天”,而这个说法在中国,可是被人们牢牢记在心中。不过,本台记者邓洛普报道说,吃,有时也会过了头让人难受。
在四川首府成都,那只是一次普通的中午聚餐。我和一群厨师和饮食评论家围坐在一张摆满佳肴的大圆桌子前;有炖猪蹄汤、酸菜兔肉、鸭舌头、整条的鲫鱼、蒜炒麂肉,还有更多更多………。那是我最喜欢的四川馆子之一,那里的菜永远都那么好吃。但是我必须承认,在成都呆了一个星期后,我就已经吃不动了。

当我几年前以见习厨师的身份住在成都时,我经常在烹饪学校的食堂吃中饭,简单的炒肉、炒菜配一大盘白米饭。晚上不是和朋友一块儿烧几道菜,就是到价廉物美的小馆子去吃饭。在闲暇时候,我总爱到小巷里的饭馆的厨房去溜达。

现在,当我以专业饮食评论家的身份重返成都时,却是另一回事儿。我似乎每天都有去不完的宴会。一天,到乡下拜访一名做酸菜的,结果吃了一顿17道菜的中饭。最近一个晚上我出席的晚宴有42道不同的菜色,其中包括4道汤和6种饺子。

在中国,不管干什么事儿都离不开吃。喜事、丧事、谈生意、庆生日、送别、团圆,全都可以吃上一顿。所有会议都是连续几天大吃大喝的一个借口。我曾经出席过一次会议,在会议结束后,我们还没来得及把文章发出去,就被催赶着到一家又一家的高级餐馆去。

以吃谢友

现在重返成都,当地设宴请客的习俗已经成为有点儿让我头疼的问题。我在成都有至少10个亲密好友,在离开前不让他们请我吃饭,他们是无论如何不会原谅我的。这意味着,我每次回成都,逗留的时间至少要够我吃10顿饭,这还没有把较不亲密的朋友算在内呢。有时候,当时间真的太紧了,我只好避免打电话给一些我其实很想再见面的朋友,因为我知道这一通电话将带来又一场饭局。

在你羡慕我之前,让我先解释:一天吃两顿酒席,连着吃一星期并不是简单的事儿。中国人用食物来表达他们对朋友的热情以及他们有多大方、慷慨的做法是可怕的。这点完全可以从餐桌上珍贵美食总是多得让人吃不完反映出来。

佳肴总是美味的,而我也喜欢通过吃来表达我对做东的谢意。

这些日子,人们逐渐意识到传统的宴客方式是非常浪费的。中国当局明显被国家财富浪费在吃剩的饭菜上的景象所困扰,分发传单呼吁人们节约,并且禁止用公款设宴。

但是,要改变大摆宴席的悠久传统,以及有节制的请客等于寒酸这种根深蒂固的想法并不容易。

因此,我继续吃下去。我从来都不曾想象我会说这句话,但是经过了几天,我被丰盛的菜肴搞得头昏眼花,以致失去了胃口;我发现自己竟然同情起清朝美食家袁枚来了。他在出席一次有40道菜的宴会之后回到家,竟然需要一碗稀饭来果腹。

每次结束成都之旅,我就像一只肥鹅一样蹒跚着上飞机,一边发誓回到英国后要禁食一个月。我必须多少带点儿悔恨地承认,经过这些年研究中国菜,或许我正在得到应有的报应。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