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学者:高层分裂 才能改变中国的帝国机制


中国时报郭崇伦报道,美国澳洲裔的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心教授谭若思(Ross Terrill)是最得北京喜爱的学者。他不只被封为“中国的友人”,做过周恩来的座上客,早在中国厉行“锁国政策”,不欢迎外人来访的文革期间,就由中国官员陪同四处参访。可是在六四之后,谭若思彻底改变他对中国的看法,于是写下“一中帝国大梦”(The New Chinese Empire)一书。出版后在美国受到广泛重视,比较其他看衰中国的著作,提供了更广阔的历史视野,从根本批判中共政权的扩张帝国本质。

  谭若思是非常资深的中国问题专家,两本毛泽东与江青的传记奠定了他的地位,此次副总统切尼访问中国前还特别征询过他的意见,虽然谭若思对中共持批评态度,但最近中央党校还曾邀请他演讲,听取这位“原来中国的朋友”的看法。以下是专访摘要:

  问:你提到的中华帝国有许多弊端,但是同样是帝国,正在成型的美利坚帝国却被认为是对全球情势是好的,怎样是好帝国?怎样是邪恶帝国?

  答:帝国是两百年前“全球化”还没有被发明之前的代名词,中华帝国当然是有它的优异之处,否则不会在其他文明古国都消灭了后,还存续下来,其中包括,不搞神权政体、优秀的官僚系统、以及朝代兴亡,但社会体制稳定等等都是。毛与邓都是这个帝国体系的继承者,有些时候甚至以灵巧的手段,处理问题,譬如香港在四九年,斯大林建议拿下她,但毛却说:“让英国人发展她”。

  中华帝国 充满扩张领土野心

  但是中华帝国的问题在于不尊重其他文化与国家,无论是越南或韩国,都必须毕恭毕敬,生怕被它征服吞并,前南越总理阮高祺年初重访故乡时,特别警告:中国愈来愈强,越南必须格外小心,否则会再度成为中国的一区。反观美利坚帝国不是主动去侵略别人,其所鼓吹的自由与市场的观念、甚至通俗文化,都是世界其他人所自动接受的,无论你是想吃汉堡的土耳其女子,还是希望申请美国德州大学的印尼大学生,这个帝国是“自愿加入的”,更何况美国所提供的安全架构,提供了越战以来经济发展和平环境,包括中国在内都受益。

  问:你特别强调中华帝国对领土扩张的野心,现在是否仍然如此?最近北京辩解自己是“和平崛起”,你觉得呢?

  答:现在仍然如此,而且所谓和平崛起根本是个谎言。中国是唯一宣称,只要中华帝国曾经统治过的地方,就有主张的权利的国家,但世界上没有这种例子,拿破仑时代的法国也占有许多欧洲领土,但不会宣称现在对他们有主权,但是现在的中国政府则不同,举凡南中国海的历史舌型疆域,对朝鲜半岛古渤海国、高句丽的历史遗产的宣示,都让邻近国家非常不安。即使最近与中亚各国签订划界协议,仔细看来,都只是如何划界的工作协议,不是最后定界。毛泽东告诉基辛格,沙皇曾经侵占多少多少中国领土,“我们还没有算帐”,中国在东亚成为第一强权后,不知道会怎么做,大家都担心。

  发展经济 乃强化国家手段

  问:现在的中国反而愈来愈把经济作为影响的手段,而不是采取军事手段,你的看法是?

  答:对中国的看法往往看你与中国的距离而定,住得近的,很难与中国作朋友,而隔着一个大洋的,反倒比较容易与中国友好。回到你的问题,军事与经济手段本来就是交杂的,中共建国初期打了好几场仗,到了九零年代,没有了战争。

  但如果说中共帝国是奠基在经济之上,我们必须问,他是重商主义式的为了国家的光荣,还是融合入全球的市场?到目前为止,我们必须说,还是为了国家,国家把经济当成手段工具,而不是为了市场经济目的。我个人并不反对,民主联邦的中国能够成为跨国公司的总部所在,但是现在并不是如此。

  问:你的书中对一般常识性的看法:经济发展会促进政治转变,颇不以为然。

  高层分裂 才能改变帝国机制

  答:这些年来虽然有社会的变化,而一度也在天安门事件上产生影响,但是最后以失败告终,胡启立与赵紫阳不知道怎样与学生们互动,而孩子们也不知道怎样对付中共,而整个九零年代没有产生政治自由化,只有任期制,是正面的影响。

  问:你曾经谈到改变中共帝国的几个机制,其中包括最重要的是,共产党统治阶层的分裂,为什么?

  答:导致改变这是唯一的方式,分裂是因为内部产生辩论,有人坚持列宁路线,才能把国家聚在一起,但其他的人强调新的国家型态才能因应变化,而且不能再耽搁下去了,由于领导权的变化,一定会对中华帝国的疆域造成变更,就像前苏联、前南斯拉夫、以及前捷克斯拉夫。事实上,这些年边疆这 稳定,中国是太幸运了,未来五年至十年,中共帝国的一或二处,一定会有变化,也许是达赖过世,藏人运动日趋激烈,也许是朝鲜族人的大移民,也许是香港,也许在新疆,中华帝国的疆域变化势必要发生的。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