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明 (加): 团结在为“六四”正名的旗帜下

2004-07-07 16:22 作者: 辛明 (加拿大)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报道专稿】随着中共党国专制政权的日益没落,它一方面固然变得越来越虚弱,另一方面也变得越来越蛮横。在国内,蒋彦永医生、丁之霖女士、独立知识分子、爱滋病活动人士、保卫钓鱼岛人士、对日争取二战赔偿人士、上访人员、中国民主党党员、法轮功修炼者……不管你是为了拯救人类而仗义执言,还是为了死去亲人而悲伤哭泣;不管你是为了保卫祖国领土完整,还是为了个人鸣冤叫屈;不管你是独立的个体,还是有组织的团体;不管你是有强烈政治理想的政治党派,还是毫无政治诉求的气功团体……只要你有可能危及中共专制政权的“稳定”,中共党国政府都一概打压。轻者拘留审讯、重者判刑入狱。中国人民争取民主自由的事业在国内受到了中国共产党最大限度的压制。

在国外民主自由的环境里,海外民运人士为民主事业而奋斗的条件是国内民主战士们无法比拟的。虽然远离故土,没有国内人民群众的直接支持和呼应,我们还是可以指望海外民运为祖国的民主事业做出较大的贡献。但是,实际情况却令人颇为失望--海外民运虽然在海外搞得热热闹闹、轰轰烈烈,但是对中国民主进程的影响却不尽人意!

究其原因,当然与中共党国对民主国家的施压和中共特务对民运组织的渗透有关,但主要原因恐怕还是要怪民运内部的四分五裂。海外民运是由拥有各种不同民主理念的个人组成。大家的意见千差万别,在某些问题上甚至针锋相对。因此,海外民运队伍派系林立,群龙无首。尽管无耻、野蛮、虚伪的中共党国专制政权是所有民运人士的共同敌人,但是大家在战略上、策略上、近期目标上、主攻方向上、权力分配上……都可能发生无休止的争论。于是,争权夺利、互不服气、互相坼台、互相攻击的现象屡见不鲜。王若望先生是德高望重的民运领袖人物。他的追悼会本应该最不至于引起民运各派的争议,但是正义党负责人石磊的名字却无缘出现在治丧委员会名单上、在追悼会会场外面甚至还出现了争吵和打斗……

相比之下,处在中共党国高压下的国内民主人士反而团结得比较好。原来的一些个体反抗者逐步走到一起来了。丁之霖女士十五年如一日地查讯“六四”死难者姓名、挖掘他们死难的真相。“六四”难属团结在她的周围,形成了天安门母亲群体。虽然这是一批为数不多的弱小者组成的互助团体,但是她们的勇敢、执着、不畏强暴、正义凛然却获得了国际社会的普遍尊重。她们已经连续多年被提名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真话英雄蒋彦永先生原来不过是一个个体异议者,现在也变成了与天安门母亲丁之霖女士、独立作家余杰先生、民运活动家江棋生先生、社会活动人士胡佳先生、爱滋病医生高耀洁女士、民权律师俞梅荪先生、赵紫阳前秘书鲍彤先生等异议人士有广泛接触的公众人物。

在重重压力下,国内民主人士可以在追求真理和正义的漫长征途上汇集到一起来,处在自由环境的海外民运人士没有理由不能团结一致!如果说民主和自由必然导致争斗和涣散,那么法轮功提供了极好的反例。无论他们处在世界的哪一个角落,他们都能以李洪志先生为精神领袖,在全球公审江泽民大联盟的领导、组织和协调下,以全球公审江泽民为共同目标,自觉地对中共专制政权展开顽强的斗争。

民运人士也需要一个共同的目标才能战胜中共党国政权这一庞然大物。它不是别的,就是为“六四”正名!只要你是真正的民主人士,无论你对民主的理解多么不同,你都无法认同中共党国动用野战军、开坦克进城、用机关枪扫杀无辜平民!你都不能允许中共把它叫做“反革命暴乱”、“政治动乱”、“政治事件”、“政治风波”……最后又干脆闭口不提,妄想用时间来耗散人们的记忆。你肯定具有强烈的愿望,要为这一伟大的爱国民主运动正名!无论时间如何流逝,“六四”永远是中华民族无法愈合的伤口,是中国人民无法压抑的悲痛,也是中国共产党无法逃避的罪责。只要海内外民主人士团结一致,以为“六四”正名为突破口,与中国共产党进行不懈地斗争,就能使中国共产党无法自圆其谎,就能把中国共产党的真面目昭示于天下,就能引起中国共产党内部的分裂,就可以动摇和结束中国共产党的一党专制!

今年是“六四”屠杀十五周年,全球近二十个国家的六十名代表成立了以丁之霖女士为名誉召集人的全球纪念“六四”十五周年筹委会,以“纪念六四、呼唤良知”为题,在十七个国家、二十六个城市同时举办由三千多张图片组成的纪念“六四”十五周年图片展览。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现在,“六四”十五周年国殇日已经过去,我们不可以就此罢手,而应该把全球纪念“六四”十五周年筹委会改名为全球纪念“六四”委员会,变为常设组织,对全世界的中国民运进行组织和协调,从而使海内外的民主人士可以团结在为“六四”正名的旗帜下,以德高望重的丁之霖女士和蒋彦永先生为精神领袖,抛弃个人和团体的恩怨,统一和协调我们的力量,把结束中国共产党一党专制的斗争进行到底。

[附笔1]:蒋彦永医生6月1日乘坐解放军总医院的车去美国大使馆办理签证途中被中共拘禁。一个多月过去了,至今仍未获释。对此,笔者怀着极度的愤怒对中共的黑暗统治表示强烈的抗议和无比的蔑视。

[附笔2]: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安娜女士对封从德先生的访谈,封先生告诉广大观众,全球纪念“六四”十五周年筹委会确实已改名为全球纪念“六四”委员会,变为常设组织。笔者不禁感到由衷地喜悦--不是为自己的先见之明,而是为中国民主事业的发展。(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