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有女体盛,重庆出了男体盛


不久前的一场昆明“女体盛”风波刚刚平息,在重庆市,一场策划出来的“男体盛”行动又吸引住了众多眼球。为此,本报专访了“男体盛”的模特及策划人……


不久前,昆明出现的“女体盛”事件,在全国引起一片哗然,各界观点纷纷抨击这种消费女性身体,强化男权社会倾向的行为。处在时尚前沿的《新女性》杂志在尖锐批判的同时,感到单凭空洞的说教达不到效果,他们用换位角色的方式,想让男性也体会一下被消费的滋味,于是,他们策划了一场“男体盛”行动。虽然仅是一次非商业性的尝试行为,却在重庆市引起了一场不小的轰动。21日,本报记者专访了此次“男体盛”活动的策划人及充当“男体盛”模特的大学生王小波,揭开了很多有关“男体盛”的鲜为人知的内幕。

21岁大学生被选为“男体盛”模特

21日,本报记者拨通了《新女性》杂志社总编辑王继的电话。王总编是这次“男体盛”行动的总策划人。对于策划“男体盛”活动的初衷,他是这样说的:“‘男体盛’实际上是对‘女体盛’的一种另类批判。”王总编介绍了策划此活动的过程。

5月下旬,“男体盛”行动消息发出,有43名帅哥前来报名。可我们高兴得太早了,当把“半裸、菜盘、拍照”等“非分”要求讲出来后,多数帅哥“望风而逃”,最后留下一个勇敢的帅哥,他的名字叫王小波,21岁,重庆某专科学院大二学生,一个典型的阳光男孩。当时我们对他的个人条件很满意,1.86米的个头,运动员出身,爱踢足球,听说在赛跑项目上还获得过重庆市大学生比赛第一名。王小波听到“男体盛”的要求时,先是沉默了一会儿才答应下来。

特邀“食客”女嘉宾就相对容易,但这毕竟是新鲜事物,所以选择的标准是有一定层次的时尚年轻女性,容易接受新鲜事物。例如,金夫人婚纱影楼文化事业部经理罗焱、餐厅老板陈心意、即将毕业的大学生王丹璐等6位。重庆市神户牛排屋的老板在昆明“女体盛”出现之前就有过做此菜的意图,她听说编辑部策划“男体盛”行动,非常痛快地答应提供场所,还慷慨地把大厨贡献了出来。

全身脱毛是最让我感到尴尬的时候

作为本次行动的主角,王小波是如何看待自己的这次人生体验的呢?记者拨通王小波宿舍的电话。他正在午睡,对“男体盛”引起轰动感到有些惊讶。记者感到,作为新时代的年轻人,王小波把这次经历看得很淡。他说,他参与此项活动纯粹是出于好奇,想尝试,顺便再多一点人生体验。之所以成为40多名应聘者中惟一留下来的,是因为他的心态相当平和,没有拿任何有色眼光看待这件事情。

6月5日那天,我经过一系列准备,开始了“男体盛”行动。从9:20开始给我做头发。我虽感到轻松,但我看到发型师面对摄影镜头紧张得要命,手在不停地发抖。我怕他把我的头发弄砸了,不断提醒他,终于我顶着一头酷酷的发型出来了。

10:40开始全身脱毛。这是最让我感到尴尬的时候。3名女美容师同时在我身上.作,我紧张得脸都涨红了,不停地喊痛来解除尴尬,他们只好给我换了一个男按摩师来脱毛。可我还是紧张,当要给我脱腋毛时,我坚决不同意。

11:04开始祛死皮。美容师将祛死皮膏涂满我全身,以前我从没见过这东西,不停地喊冷,但没人理我,我就这样被“蜕了皮”。

香薰按摩时,美容师将淡黄色的香薰精油抹在我身上,此时我已适应了这种“折腾”,不再紧张了。11:30按摩完成,我一看,我原来粗糙的皮肤柔滑了,手肘等处的角质层也没有了,手臂和大小腿的汗毛被褪干净了,身上发出一股淡淡的甜橙香味。我立时感到不太像平时一身汗一身泥的我了。其间,摄影师曾让我全裸出镜,但我没有答应。

12:15开始化妆,我被带进了神户牛排屋。按要求我不能进水、进食,以避免身体出现异味,我饥场挨辘地披着一件薄薄的浴袍。13时左右化妆。13:40,花艺设计师拿来了做好的手环和脚环。

我被装饰一新,静静地躺在硬邦邦的木桌上。我再也不能动弹了,要始终保持静卧,双手双脚平放,脸朝上。这时,穿着和服的日本料理师开始在我身上布菜。当冰冷的三文鱼片放到我心脏部位时,我浑身哆嗦了一下。接下来,三文鱼鱼子、鲷鱼、北极贝等布满我的全身。

菜肴在我身体上摆放好后,被特邀来的6位美女嘉宾都不好意思动第一筷,毕竟,她们没有过从男人身体上夹菜吃的经历。不知谁喊了一声:预备,起!她们才机械地举起筷子伸向我的身上,我看到她们紧张得手在颤抖,目不斜视。

40分钟过去了,如果按照昆明那场“女体盛”的计费标准,1000元吃10分钟,6位“食客”已吃了2.4万元。美女们似乎放松了,我身上的菜品渐渐地少了,还有人走到我身体另一侧夹菜,幽默地问我“饿不饿?”当时已饿了20个小时的我,听到她们的吃饭声,简直是一种折磨。我虚弱地喊了一声“饿”,又补充一句“我冷,我饿!”结果大家一阵哄笑。

“想不想看看你身上的菜?”一位“食客”发出邀请,忍耐了很久的我终于抬起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东西,说:“唉!饿,还是饿!”此时的菜品已很少,“食客”们打破尴尬局面,纷纷伸出“援助”之手,你一筷子,我一筷子,开始喂起我来。可我觉得这些生鱼片很难吃,吃了几口就没了食欲。

这场“男体盛”经过1个小时零5分种终于结束了。我很高兴自己完成了当“菜盘子”的使命,只是身上冷冻的菜品化下来的冰水让我感到冷得厉害。

女“食客”面对“男体盛”没有食欲

这场“男体盛”行动在重庆市引起了轩然大波,许多读者纷纷给编辑部打电话。有的男士言辞相当激烈:“这太不像话了,简直是对男性的亵渎!”而多数女性的态度相对宽容,她们在电话里笑着说:“挺好玩的,就应该这样让女性扬眉吐气!”

作为“食客”的重庆市金夫人婚纱影楼文化事业部经理罗焱女士说:“面对这样一个‘盘子’,我当时提不起食欲。其实,男人吃‘女体盛’多半是猎奇,不一定是好色。如果我老公为了艺术,全裸都无所谓,但要是和钱扯上关系,我不会同意的。”

某餐厅老板陈心意说,刚开始她觉得这个“盘子”怪怪的,很不习惯,但没有羞涩感,“如果是真正的盘子的话,我会更有食欲。不过,我不是个女权主义者,在享用‘男体盛’时并没有扬眉吐气的快感。”

大学生王丹璐却说,觉得很有趣,没有影响食欲。不过,人都是有占有欲的,如果是自己的男友在众人面前赤身裸体肯定不舒服。

  学者吴庚说:“如果让我去当模特,我不会愿意。因为做模特要有牺牲精神或表现欲,而我没有。我不习惯在众人面前脱衣服,那会让我感觉如芒刺在背。作为一名男性,我只觉得这个模特属于新新人类,胆儿挺大。他似乎代表所有男性向女性赔了罪。同时我也下意识里感觉好像受到了侵犯,或者它已经触及到了我的道德底线。”

面对社会上众多反响,王小波的反应却很淡,他说:“我当时在裸露时确实没有什么感觉,换个角度来说,游泳池也是这样穿的啊!只是开始我也担心过会不会对我和周围的亲朋有负面影响,但现在看来一切都很平静。同学们知道我做‘男体盛’后都没说什么,父母也知道了我的事,他们一向不干涉我自己的决定。我要说的是,假如这次是商业行为,我绝对不会去做。我毕业后想从事我的专业,不想做模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