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点燃战火 四中全会大战在即


作进入六月以来,不论是中国总理温家宝主持的“宏观调控”,还是国家主席、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强调的民主法制、廉政建设都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一些被视为江系统的部委,至今未就中国的审计报告正式表态,审计长李金华在其审计报告中,点名揭露41个中央部委,都有严重违法违规问题,但是中央媒体并没有及时跟进,就是中央电视台号称的“焦点访谈”,也没有按照中央的要求,把摄像机对准真正的“焦点”。7月9日,第29届奥林匹克运动会监督委员会负责人,就北京奥运会资金管理使用情况,接受了新华社记者的采访,竟然公开否定国家审计署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所作的审计报告时,接露了“国家体育总局动用奥运会组委会专项资金1.31亿元”的审计报告;更令人震惊的是,在最近举行的政治局会议上,陈良宇竟然“向温家宝发起全面的、正面的攻击。”

据新加坡《海峡时报》引述北京消息表示:“主张宏观调控来令经济降温的温家宝正面对党内反弹,带头“进攻”他的正是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在最近举行的政治局会议上,陈良宇向温家宝发起全面的、正面的攻击。

消息称,陈良宇在会上指摘宏观调控措施已经伤害了江苏、浙江等东部省市,并会在未来几年阻碍全国的经济发展。他向在场的政治局委员派发相关资料,指证调控措施如何特别影响上海的发展。陈良宇并要求反思宏观调控政策,并且警告温家宝及其内阁,如果坚持推行调控,必须承担由此引起的伤害经济的“政治责任”。”

何清涟认为:“宏观经济调控的起因,是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之间的利益冲突。”笔者认为,利益冲突源于政治冲突,上海帮之所以明目张胆反对“宏观调控”,根本目的是为了以经济利益拉拢地方诸侯,对抗胡温,挑战中央。因为在地方诸侯眼里,经济利益再重要,也比不上自己的乌纱帽。

上海帮之所以在这个时候公开翻脸,当然与江泽民的公开支援有关,更重要的是与即将召开的十六届四中全会有关。即将召开的十六届四中全会将充分展示江泽民最后的影响力,江泽民将完成自己的临终部署,也将决定上海帮未来的政治走向。种种迹象表明,十六届四中全会将是新旧势力之间公开对决的战场。

上海帮之所以急于亮明旗帜,一方面是为了显示对江泽民的信心,另一方面也表明局势已经越来越对上海帮不利,面对胡温步步为营,稳扎稳打的战略部署,以及胡温以民主法制、廉政建设为手段,不断瓦解上海帮的政治资源,加之胡温日益高涨的人气,已经令上海帮惊恐不安,如此等待消亡,不如铤而走险,拼死一搏。

《海峡时报》称,“这是自胡锦涛、温家宝自2002年及去年分掌党务及政务以来,政治局层级上最直接的冲突。温家宝与陈良宇进行了长时间的争论,温声言,一旦经济硬陆他准备接受批评。主持会议的中共总书记胡锦涛最后表示,宏观调控的措施是中央的集体决定,各级政府必须坚决执行。”《海峡时报》称,“这不仅使中国的政治官员分裂成两个阵营,也使经济学家和学者分成两派。使这场争论更复杂的是,中央和地方政府,胡温和江领导的上海帮之间的权力斗争。”报道称,“江一直从来就不喜欢胡温领导班子,这是个公开的秘密。报道引述消息来源称,江最近几周暗示,胡温的下5年任期还得看表现(a second five-year term for the two was not automatic)。江爱听地方省级官员和上海帮对胡温的抱怨,也已经不是秘密。”

苹果日报评论员张华称,“陈良宇在党内正式会议上向温家宝发炮,说明北京高层的政治斗争已经白热化了。因为一般来说,中国各级干部之间很少把冲突公开化,即使属于不同派别,大家也会维持表面上的和谐,最多只会互不瞅睬,不会轻易翻脸。”

针对上海帮明目张胆、有恃无恐的疯狂反扑, 2004年7月7日 人民网发出了“当务之急是必须强化中央的权威”的呐喊。文章说道:“漠视中央权威的问题不仅在地方上存在,而且在中央的一些部委中亦存在,其主要表现是“口头上的政治行为”和“现实的具体经济行为”之间的“严重脱节”。他们“口头上的政治行为”可以说已经达到了“表演手段上的极致”和“表达技巧上的炉火纯青”,譬如“雷厉风行”地学习“三个代表”,时不过夜地学习“十六大”精神和“宪法”,至于反腐败的口号比谁都叫得响、喊得彻底,然而一到他们的“具体的经济行为”,却一个个都像“唐僧西天取经”中的“众妖精”一样”。

人民网以如此严厉的口气,批评中央的一些部委,并且毫不掩饰的把他们形容为唐僧西天取经中的“众妖精”,我们不能不感到形式的严峻,我们不能不为多灾多难的中国,我们不能不为有可能为中国的民主进步带来变化的胡温新政捏一把汗。

2004年07月12日 《人民日报》 头版斗条发表任仲平署名文章,《再干一个二十年!--论我国改革发展的关键时期》。文章强调:中国如不改革,随时会掉入“拉美陷阱”或像清朝“康干盛世”不思改革一样带来长期衰败;文章更警告反对改革的人,稳定压倒一切,关键时期,必须倍加顾全大局。文章认为中国改革发展已经到达一个“矛盾凸显”的关键时期,文章警告中国共产党,“没有任何理由固步自封而止步不前”。

《人民日报》之所以在这个时候强调改革,强调稳定,当然是有的放矢,别有所指。

上海帮为了自己的既得利益,巩固自己的地位,当然反对改革。强调稳定,是为了反击上海帮挑战中央权威,回击上海帮的阳奉阴违,保持中央的政令统一。正如 7月7日 人民网在《当务之急是必须强化中央的权威》中所强调:一定要记住邓小平同志以下这两段话:“党中央、国务院没有权威,局势就控制不住”、“我们要定一个方针,就是要在中央统一领导下深化改革。”所以这个问题要当大问题来抓。一定要改变过去我们社会在强化中央权威问题上“重思想”和“轻经济”的倾向,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当今社会,作为强化中央权威的最重要手段之一,就必须狠抓经济领域中的“离经叛道”现象。一定要有“坚定的、铁面无私的后续行动”,纪检部门、检察部门、公安部门、司法部门要“快速跟进”,从现在起形成一个强大的“清算风暴”,决不能犯我们社会过去容易犯的“高高举起,轻轻放下”的错误。一定要让媒体全方位地、立体地“跟进”这次“审计风暴”。一定要让社会科学的力量介入到这次“审计风暴”中去。

胡温之所以一改往日的低调,以雷霆手段回击上海帮的挑战,一是胡温己掌握上海帮的软肋,二是形势严峻,不容胡温瞻前顾后,葬送非典以后逐渐形成的大好形式。 胡温应当明白,温家宝主持的“宏观调控”,胡锦涛提出“以法治党”,之所以受阻,就是江系势力日益膨胀,肆意妄为的结果。如其让上海帮挑战到底,全面夺权,不如利用当前对胡温相对有力的形势,利用合法,又深得民心的手段,打掉上海帮的嚣张气焰。

据7月份《争鸣》杂志罗冰报导,“胡锦涛在中央部委书记会议上提出的“以法治党”的设想,却遭遇阻力。曾庆红所控制的中央书记处的三名成员---王刚、刘云山、贺国强,在中央书记处内部下达的文件中,竟将“以法治党”删除了。”“虽然胡提出政治改革,但是,据了解在中央书记处所草拟的今秋四中全会的议题中,根本就没有政治体制改革这一条。这说明中共内部对四中全会的议题和应否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存在着不同的意见”。联系07月12日 《人民日报》任仲平的署名文章,《再干一个二十年!》,我们不难判断中共当前矛盾的尖锐,“陈良宇竟然向温家宝发起全面的、正面的攻击”,就是上海帮公开发出的动员令,向胡温全面摊牌的开始。

这正是:江泽民点燃战火,陈良宇公开发难, 四中全会大战在即。

(自由时报)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