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科大2万元换录取通知书 家长下跪乞求


广西一位考生今年高考被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录取后,却被要求先交10万元,否则就拿不到录取通知书的事件。无独有偶,咸阳学生张某也遇到了相同的情况,并且为拿不到录取通知书而焦急万分。无奈之下,其家人只好求助本报。

  要拿录取通知书先交2万元

  据张某的母亲袁女士讲,她早年丈夫去世,自己独自一人抚养着一儿一女,家里经济非常困难。女儿今年刚刚大学毕业,儿子今年参加高考,在高考填报志愿时,她通过朋友韩某介绍认识了西安科技大学一老师薛某,据了解此人是该校某处的处长。此人答应帮忙在录取中对孩子给予照顾。于是,袁女士便让儿子在第一志愿填报了西安科技大学。高考分数下来了,儿子考了517分,该校的录取分数线是521分。7月20日,袁女士接到朋友蔡某的电话,说学校让交2万元钱,才能拿到录取通知书。袁女士听后非常惊讶,因为以他们家的经济实力,根本拿不出这笔费用。当时,袁女士还远在西宁,只好将此事托付给了朋友蔡某。

录取费用突然涨到4万元

  考虑到孩子分数确实不够,所以为了让孩子能顺利上大学,他们家人只好四处借钱。于是在7月29日,朋友蔡某带着凑来的2万元钱去西安科技大学帮忙交钱,但学校的工作人员查看了交费人员名单后告诉他们要交4万元钱。得知这一消息后,7月31日,袁女士赶紧从外地返回了西安。8月2日,袁女士到陕西省高考办进行了查询,一名工作人员查完电脑后说,孩子张某已于7月25日被西安科技大学录取了。为此问题,袁女士又到陕西省教育厅信访办进行了反映。信访办主任王英接待了她,在了解了相关情况后表示,表示将和西安科技大学联系,让其尽快解决。

  随后,袁女士又来到西安科技大学招生管理中心,该中心科长李强接待了她,听完她的反映后,李让她先回去等消息。直到8月9日,等不到消息的袁女士又来到了西安科技大学,见到了李强,李告诉她孩子的录取通知书在薛某手里,让他们家长和薛联系。

  互相推脱拿不到录取通知

  在随后的几次交涉中,袁女士向西安科技大学招生管理中心李强科长说明了自己家庭经济困难的情况,在他们家人的不断哀求中,李最后勉强同意了让他们交2万元。但李强仍反复强调,让袁女士找薛某协商解决,说录取通知书在薛的手里,他作为一个科长也无能为力。

  袁女士激动地说,孩子上大学对她来说是件天大的事情。眼看大学就要开学了,但是孩子的录取通知书却仍然没着落。为了孩子,借钱她也愿意交这2万元钱,但是对方就是不断地为难她,始终不给录取通知书。为了孩子的这个事情,她已经奔波了近一个月了,她已是身心疲惫,甚至到了一种走投无路的境地。

  为了录取通知书考生亲属在科大招生办下跪乞求

  8月18日下午,记者在未露身份的情况下,与袁女士及其姨父王先生一起来到西安科技大学招生办公室,再次询问张某的录取通知书和录取费用一事。
  
   亲属 招生办里遭冷遇

  在招生办公室里,两位女工作人员正在忙活。其中一位姓李的工作人员袁女士曾见过,便向她说明情况。李某说,你们那事学校不是让找薛某去解决吗?袁女士说,她一直联系不到薛某,并询问孩子录取通知书一事应该如何解决。李某说,这事学校让你找他,你还得找他,我们招生办也管不了。

  王先生不顾年迈,据理和李某争辩,请求她给领导传个话,让事情赶快有个了断。李某说招生办领导和主管的校领导都出差了,她也没办法。愈发绝望的王先生垂泪跪倒在李某面前,请求李某帮帮忙,让家长把2万元一交,尽快让孩子拿到通知书。李某厌烦地说,这事她管不了,等领导出差回来再说。

  在西安科技大学招生办公室内,考生家人想拿到孩子的通知书下跪乞求

  无奈之余,袁女士出了该校招生办,给薛某打电话,手机一直没有人接。随后,她通过朋友联系薛某,但得知薛人在外地。因为担心薛某推脱,记者和袁女士费尽周折打听到薛某的家,但敲门后一直没有人来开门。

  招生办 告状解决不了问题

  据袁女士女儿说,7月29日,她和朋友来到学校交钱时,招生办工作人员拿出了一份表,上面写着数十个交钱的考生姓名,数额有2万多的,也有4万多的。就是在那份表上,记载着他弟弟要交的钱是4万元。为了争取看到这张标明交钱数额的表,记者和袁女士再次来到招生办。

  在招生办,一个男的正在和李姓工作人员说话,谈论的是一个名叫郭某的考生。男的说,有好几个人托他给这个考生帮忙,看是不是录上了。李马上从电脑里调出了郭某的资料。

在那位男子走后,袁女士问李,想查看一下到底是交2万还是4万?李表示领导不在,看不成。李说,你那个亲戚不是会告状吗?都告到教育厅了。你让他去告,我给你说告状解决不了问题。你们的事还是等领导出差回来再说。

  副校长 交多少钱学校是有规定的

  在西安科技大学校长办公室,值班员告诉袁女士招生的事他管不了,可以去找值班的校长。袁女士连敲了四五个办公室的门,终于找到了一位姓杨的副校长。

  袁女士:孩子被学校录取了,但却没有收到通知书,我想问问这事该咋办?

  杨副校长:主管招生的副校长出差了,其他人不可能管这事。你明天给办公室打电话,看看常(音)校长人在不在。

  袁女士:为了孩子的通知书,一家人都急病了。招生办和其他人现在都推脱不管,我是实在没办法了。

  杨副校长:孩子考了多少分,录了没有?

  袁女士:517分,录了。

  杨副校长:录了你就把钱一交,把通知书一领。交钱的那两天你没来?

  袁女士:中间人说是2万,我就拿了2万元来交,但招生办说要交4万元。因为一开始托朋友找薛某联系,说是2万元,没想到涨了。为了这事,中间人和薛某闹翻了。

  杨副校长:2万元低了,可能不行。学校对508分至520分考生的收费是有规定的,主要是根据所报专业的好坏。达不到学校统一录取分数线,还要上好专业的这部分考生,就要交费。我介绍的考生和其他老师介绍的一样也要交费,交来的钱不是个人拿的,是要交到学校的。现在,有些人录取前往往答应交钱,被录取后又反悔,不想交钱就给学校找事。

  袁女士:孩子上学是大事,我找不到薛某就交不了钱,其他人又不管,你看这事闹的,该咋解决嘛?

  杨副校长:要解决问题,可以去找招生办,但你还得找薛某。因为你一开始找的他,当然现在你找不行,得中间人去找。因为他跟你又不认识,咋说么

华商网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