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湘潭女教师黄静裸死案续:一位母亲的执着(一)


主持人:欢迎收看东南新闻眼,本期为您讲述一个母亲的故事。52岁的黄淑华是湖南省湘潭市湘潭县的一位退休教师。她有两个女儿,其中小女儿黄静一直是她的骄傲。这个美丽的女孩从师范学校毕业后继承了母亲的职业,也当上了一名教师。黄妈妈本来可以安度晚年、安享天伦之乐,但是在2003年2月24日,黄静被人发现在自己的宿舍中突然死亡。女儿的死,彻底打碎了黄妈妈晚年的宁静。

  解说:2004年8月2日,在经历了500多个日夜的奔波之后,黄淑华终于等到了由最高人民法院做出的关于她女儿死亡原因的第五份司法鉴定书。这份鉴定书的结论让黄淑华为自己的执着感到一丝安慰。

  黄淑华:比公安有进步,起码它这次认定了姜俊武的行为是导致黄静死亡的关键因素,就对检查院的起诉意见书当日早晨黄静死亡的事实是一个否定。对黄静强奸(案),对姜俊武强奸中止是一个否定。2003年2月24号这一天,是我们的好孩子黄静去世的日子,自从2003年2月24日这一天起,我们的家就再没有快乐的气氛了。
  解说:黄淑华,湖南省湘潭市湘潭县人,从事教育工作30多年。这位老教师一生最大的骄傲除了事业就是两个女儿。但她没有想到,退休之后的生活要在不停的奔走中度过。为了替离奇死亡的小女儿黄静找出死亡真相,黄淑华在长沙、广州、北京等各大城市间多方奔走。

  湘潭市是湖南省中部的一个中等城市,它是中国和湖南省重要的工业城市之一。黄淑华的家在离市区15公里远的一个名叫锰矿的小镇上。大女儿出嫁后,她和小女儿黄静大部分时间都住在这里。黄静在地处市区中心的临丰小学当了一名专职音乐教师,在学校也有一套自己的宿舍。只有当工作紧张的时候,黄静才留宿在学校里。

  2003年2月24日,不幸降临到这个家庭。黄静被发现死在临丰学校宿舍的床上。死时全身赤裸,存在多处伤痕,身上的被子整整齐齐地盖过鼻梁。警方在勘察现场时发现,宿舍的门窗紧闭,没有任何撬动的痕迹。21岁的黄静离奇地结束了她年轻的生命。

  黄淑华:第二天我在市里面办事的时候,10点,大概是10点十几分,接到一个电话,是教育局的一个叫张辉的书记打来的,让我马上赶到临丰学校去,你女儿有事,我就赶快叫一个的士。

  当时我进门以后,黄静的房子里面这个床铺是这样摆的,这么摆着。当时这边一张薄薄的被子盖着黄静。这边一条薄薄的被子,折得整整齐齐,摆好了,黄静的棉袄在那个上面。我在这摸了黄静以后,她脸冰冷了,他们在这的就说她已经死了。

  我怎么也不相信,我赶忙跑到这里,我就抱着她的头,就用我的脸挨她的脸,就叫她。她一点声息都没有,脸冰凉的,这嘴角,这么躺着,这眼睛是这么睁着。这个嘴角有一点点血迹,我帮她擦了,我怎么也不相信,她会不答应哪。

  我一看,掀开被子一看,她没穿衣服。

  解说:当天早上9点多钟赶到现场的120发现,黄静已经死去很长时间。面对迷雾重重的案情,黄静死后第二天,应家属黄淑华要求,湘潭市公安局法医吴建群做了第二次现场勘察,找到了很多留有男子精液的卫生纸团。一天以后,警方作出了黄静因病死亡的结论。

  黄淑华:这个说不过去,病死的怎么会不穿衣服,病死的怎么会一身伤啊,病死的怎么会被子盖得整整齐齐啊。

  解说:黄淑华发现,湘潭警方的结论是建立在一个叫姜俊武的男子口述之上的。采访中记者始终没能联系上他,以下有关他的画面都是今年4月他接受有一家电视媒体采访时的资料。其实早在案发当天,姜俊武就对警方承认,前一天晚上他和黄静同睡一床,但他否认期间对黄静使用过暴力。

  姜俊武:原先我知道她绝对不可能和我发生性关系,我以前试着问过她,我提出要求,她就是不同意,我觉得这样子很正常,作为一个男人。

  解说:姜俊武,这个被外界称作黄静男朋友的人,是在2001年5月经人介绍认识黄静的。对他们的男女朋友关系,采访中黄淑华一直不予认同,因为她看到黄静2002年12月29日的日记中有这样一句话:逃吧,逃吧,逃。黄淑华认为这是女儿一直不想和姜俊武做朋友的证据。而姜俊武唯一能证明和黄静是男女朋友关系的也只有这张照片。

  黄淑华:他一连追黄静追了三天了,21号的时候,跑到临丰学校,跑到临丰学校以后,黄静吃了饭以后就上班去了,没有管他。第二天是星期六,星期六黄静在家里弹琴,那个姓姜的打电话过来,好象是要黄静到湘潭(市区)去一下,他找她有事。黄静她说我不会去的,这我也都听到了。所以23号的时候,他又打电话过来,是11点多,他说要上我们家来吃饭。

  解说:出事前一天的下午3点,姜俊武和黄静一块离开了黄家。因为第二天一早要排练升旗仪式,黄静对妈妈黄淑华说今晚就住在学校。十几个小时后,黄静被发现裸死在宿舍的床上。

  姜俊武:怎么讲呢,这绝对谈不上强奸,这应该是出于双方自愿,至于细节,不好怎么说。反正我可以保证,我没有脱她的裤子,我们脱了上面的衣服,互相抚摩,亲热。

  解说:针对黄淑华的怀疑,湘潭警方做了尸体检验,结合姜俊武所说黄静是心脏病死亡的口述,在2003年3月6日做出了鉴定结论,认为黄静是由于患风心病、冠心病急性发作而导致的突然死亡的。但是这个结论遭到了黄淑华的质疑。

  黄淑华:丢了好多纸团,这个地方多一点,这里边也丢了,这个散碎纸团丢了好多。当时我就(想),黄静这地上的纸团干什么去了?后来找到那个姓姜的,姜俊武问的时候,他就说,黄静有不舒服,她要吐,她吐了我跟她擦那个唾液出来。所以我第二天的时候,就把这个纸团,我就把这个纸团拣到一堆。第二天的时候,我就把那个(用)塑料袋装了,让法医吴建群去做唾液化验,我说看孩子吃了什么毒药没有。所以后来他就说,那个纸团做出来是精液。我就怀疑,我说,地下他丢的有唾液的纸团,为什么做出来是精液呢?

  解说:在黄淑华的强烈要求下,2003年3月,湖南省公安厅再一次对黄静遗体进行解剖勘察,随后得出了新的结论。

  黄淑华:公安厅的那个鉴定结论吧,他就是搞了一个肺梗死,他把湘潭市的心脏病,又推翻了。我当时肯定不服,我把他们(省公安厅)鉴定结果和书拿给这些法医看,拿给这些医生看,他们看了以后都是付之一笑啊,说这个描述得不到这个结果啊。这个结果不等于这个描述啊,就这么跟我说的。

  解说:黄淑华认为,肺梗死还是不能解释现场的许多疑点,比如女儿的裸死、女儿身上的伤亡、整齐盖过女儿鼻梁的被子等等。2003年6月,湖南省公安厅再次做出鉴定意见,结论依然是肺梗死。面对这样一份鉴定,黄淑华意识到要弄清真相并不容易。

  黄淑华:我就根本就不相信,他们(省公安厅)调查是一个这样的结果。那个上午上了一满堂的课,搞什么东西太累了,她(黄静)也打个电话给我。我中午要好好睡一觉,她也打电话给我。那么怎么那一天,她要死了,死之前她也挣扎吧,死之前她有不舒服的感觉吧?她那个电话,她那个手机又不关机的,一天到晚都不关机,24个小时不关机,她随时就拨一下给我,我都会知道的。但是她(那晚)没有一个电话给我,这明明是有人控制了她,她不能呼救啊,她连自救的机会都没有啊。

  主持人: 在黄妈妈看来,黄静因病死亡的鉴定是无法接受的。既然是因病死亡,女儿为什么会满身是伤、全身赤裸?既然是因病死亡,女儿身上的被子为什么还会盖得整整齐齐,看不出丝毫挣扎的迹象?黄妈妈深信,女儿黄静的死一定另有原因。黄妈妈决心要找出女儿的死亡真相。


《东南新闻眼》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