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音乐学院称收费大黑洞 10年接受3个亿


10年接受“捐款”3个亿

  最近,教育部公布了对西安音乐学院借招生乱收费一事的处理结果。学院招生办主任等人受到查处。教育部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陕西省教育厅对此事的处理是严肃认真的。

  而据《了望东方周刊》了解,这个“严肃认真”的处理,存在着诸多疑点和漏洞。

  另据知情人士透露,西安音乐学院的这种类似“捐款”的收
费已存在10年之久,加之该校附中也借招生收费,总收费金额近3亿元。

  据调查,西安音乐学院借招生收取“捐款”始于1995年。对此,西安音乐学院院长翟志荣并未否认,“那时我们只收一点点,我们收的是‘教育补偿费’。”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西安音乐学院开始借招生收费时,只针对外省考生,“再后来,他们只对成绩在前10名的不收费。到这一两年,干脆就全部收费,除了极个别交不起钱的特优生外,每人最少收3万,校内职工的子弟也只是减半。”

  “交3万元是最少的,专业课分数低于70分的要交6万,甚至8万,有一个学生还曾交了40万。”该知情人士说,“10年来,西安音乐学院仅借招生向学生收取的费用近3个亿。”

  据了解,西安音乐学院今年的招生计划是900名。

  对于那位传言交了40万元的学生,《了望东方周刊》了解到的情况是,该学生家长系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老总,曾花了40万元为西安音乐学院装修了一个学术厅。

  对于外界传言这位学生没有高考成绩的说法,翟志荣坚决否认。不过该学生的一位老师证实,该学生的基础很差,在最后一学年基本没有上课,按规定早该开除,但学校最后还是给他发了毕业证。

  学校领导未受处分

  据《了望东方周刊》了解,2003年西安音乐学院就因为收费问题被举报,教育部曾派员调查,但结果最终并未公开。

  2004年7月26日,教育部的官方网站公布了西安音乐学院乱收费的查处结果:学院招生办主任被免职,教务处长和主持工作的财务处副处长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教育部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陕西省教育厅对此事的处理是严肃认真的,已责成西安音乐学院立即清退今年已收取的与考生入学挂钩的所有捐款,以及所有不符合学院招生录取条件的考生,并做好善后工作。

  “教育部公布的这个处理结果是学校自己做出的,处理的也只是一些中层干部,而收费的决定是校领导做出的,但校领导至今没有受到任何处分。”一位老师对此次处理发表评论说。

  翟志荣对这种质疑回应说,处理校级领导是省上的事,教育部已肯定了陕西省教育厅的处理结果。

  就在西安音乐学院被处理的事情见报后,《了望东方周刊》陆续接到多位自称该学院老师打来的电话称,西安音乐学院曾用红头文件向上级汇报过关于此事的处理结果,但这份文件并没有下发,“只印了一份报给上面,被处理的相关人员还在照常工作。”

  要退钱就退人

  在教育部公布对西安音乐学院的处理结果后,部分学生家长来到西安音乐学院,希望学校能按教育部的要求退回“捐款”,结果却让他们大失所望

  西安一位姓张的先生说,他的孩子文化课和专业课均超出录取分数线,但仍被收取了3万元“捐款”。他看到媒体报道后,于7月27日到学校招生办咨询退款的事,却被告知:“要退可以,写个申请,连钱带人一块退。要想上学,就别参与这事。”

  《了望东方周刊》记者还见到学校招生办一位男士对家长说:“报纸上不是登了吗?央视也放了。谁想退就把身份证、准考证、通知书都拿来,我们都退,退钱退人。”

  浙江省台州市考生王彬彬告诉《了望东方周刊》,因当初交不起3万元“捐款”,她被西安音乐学院拒绝录取,后来她看到教育部查处了此事,并称不能借招生向学生收费,她便致电西安音乐学院招生办,希望自己能被录取,但得到的答复是:“你当时没有交3万元钱,我们是不可能录取你的。”

  王彬彬今年3月在西安音乐学院杭州考点参加了专业考试,以专业74分的成绩通过了考试,并于4月收到了西安音乐学院招生办的专业成绩合格证。6月份,王彬彬参加了高考,文化课取得346分的成绩,远远超过了浙江省2004年艺兼文300分的本科线。

  翟志荣则称,没有录取王彬彬的原因是她的专业成绩不过线。

  “我的专业成绩不过线的话,怎么会给我发专业成绩合格证?”王彬彬十分不解。

  “根本没有退一分钱,我们也不指望能要回这笔钱了。”学生家长张先生表示。他还说,他曾向陕西省教育厅反映,但对方让他留下孩子的姓名及考号等,“我敢说这些吗?”

  8月22日,甘肃一位姓赵的学生家长向《了望东方周刊》反映,他的孩子也被收了3万元,他最近向教育部反映了此事,教育部说让他找陕西省教育厅,省教育厅一位接电话的人士说,“你说你的孩子成绩过线了,但学校说没过线你也没办法,如果要退钱的话就只能退人,你看着办吧。”

  西安音乐学院纪委书记史军胜对是否退费不愿多说,但他的话耐人寻味:“今年的退了,往年的退不退?音乐学院退了,其他学校退不退?”

  西安音乐学院的招生工作已经结束,新生将于9月4日报到。

  院长为3亿元收费辩解

  “比如一辆车只能坐10个人,但第11个人非要坐,行,加个凳子。凳子钱总该你掏吧。”翟志荣以此来比喻为什么要向学生收费。

  据《了望东方周刊》了解,西安音乐学院是一所很有历史的学校,在上个世纪50年代在校生只有百名左右。到1991年,各类在校生600余人,而现在,有3000多名学生。

  “现在一直要求学校扩招,但经费一点也不增加,你说这个学校应该怎么办?”翟志荣抱怨说,“除了教职员工的工资外,每年陕西省给西安音乐学院的经费是300万元。”

  “这只够我们半年的水电费。”西安音乐学院副院长王平说,“我们学校不算基建投入,每年最少需要8000万元才能过日子。”

  据此,翟志荣多次向《了望东方周刊》强调,他们收取的费用叫“教育成本补偿费”。

  知情人士向《了望东方周刊》透露,虽然这么多年来收了学生不少钱,但西安音乐学院目前还欠银行1个多亿。

  对此,翟志荣的解释是,学校近几年来的基建,就花去了3个多亿。

  据了解,自从翟志荣上任以来,西安音乐学院盖了两幢26层的教学楼、5幢住宅楼、两幢学生公寓楼。

  但翟志荣因此也受到一些非议。有教师称,学校大搞基础建设提高硬件水平,这无可厚非,但凡事都有个度,太过了就会增加学校的负担,而这个成本最终要由学生来承担。

  在《了望东方周刊》对翟志荣的采访中,翟始终为自己学校这次借招生收费的合理性打着各种比方。“比如陕西省目前的文件规定,厅级干部出差的住宿标准为每天60元,60元从哪找地方住呀?这就逼着财务作假。我们学校的收费合情合理只是不合规定。”

事件回放:要领通知书先“捐”3万元

  西安音乐学院的招生工作从7月中旬开始。在此期间,有多位学生家长向《了望东方周刊》反映,西安音乐学院向每个被录取的学生,收取最少3万元的“教育基金”,“还要让我们家长写上是自愿捐助,否则不给录取通知书”。

  7月20日中午1时多,《了望东方周刊》记者来到西安音乐学院招生办。因还没有
上班,招生办门口已聚集了多位家长。除一位是已交过钱来领取录取通知书的之外,其他家长都是来交钱的。

  下午3时许,来了一位50多岁的男教师。据一位学生家长透露,该男教师让他们填了一张表,叫“西安音乐学院多渠道筹措教育经费委员会自愿捐资者意向书”,要填的内容只有一句话,“我自愿捐助人民币×万元”。

  据学生家长透露,“意向书”上面没有公章,只在右下角的经办人一栏写着“文戈”。据了解,文戈就是西安音乐学院招生办主任。

  在填过“意向书”后,交钱要到该学院图书馆二楼的财务室或者校内的中国银行。在财务室,《了望东方周刊》耳闻目睹了一位家长和工作人员的对话。

  一位家长在交过钱后问:“老师,有收据没有?”

  “没有收据。”

  “那能不能给我开个便条也行,要不我怎么能说得清到底交钱没有?”

  “我们这儿统一不开收据。”

  “那到银行交是不是有凭证?”

  “银行也没有。”

  ……

  7月21日,新华社及陕西当地媒体对西安音乐学院乱收费行为进行了曝光。

  7月24日,陕西省教育厅厅长胡致本到西安音乐学院,传达了教育部部长周济的4点指示:一是对此次收费定性要准;二是把与招生挂钩的所有收费全部退回;三是把不符合音乐艺术标准的学生要退回;四是做好善后工作。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