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华:中国利诱恐吓,香港媒体沉沦


自从今年四月北京公开干预香港的政制发展,为了压制民众的怒火,所以也对香港的媒体"动手术",以免出现对北京不利的舆论。北京这个手术其实已经进行多年 ,这就是九七年前各媒体的"自我审查",但是去年开始北京加大了力度,其一是收买,其二是恐吓。目前看来,还是有一定的效果 ,除了《文汇报》、《大公报》、《商报》等爱国媒体外,近来香港出现了一批"新爱国"媒体,其"爱国"的表现有后来居上之势。

北京收买香港媒体的方式大致有以下几种:

一,以真金白银买下媒体,有些是中资直接出资收购,有些是由香港亲北京的商人收购。九七后香港一些媒体频频转手与此有关。

二,由北京与香港特区政府向媒体老板授予政治头衔或勋章,去年三月北京"两会",一下向多个香港媒体老板颁授政协委员的头衔;接着七月特 区政府又向两个媒体老板分别颁授金、铜紫荆勋章。

三,只是"精神奖励"还不够,爱国商人也需要实惠,特别是报章亲共 以后发行量难免下跌,于是今年五月下旬,也就是七一大游行前,北京批准若干"新爱国"报章进入大陆公开发行,其"淫贱"内容北京可以容忍,关 键是政治内容要接轨。

四,香港的电视台近年来增加了内地的商业广告,使他们在播报新闻时要知所行止,但更重要的是他们在争取在大陆的有限落地权,也必须自我控制。

在这些利诱下,固然老板会动心,但是大多数媒体人更关切、并且身体力行,捍卫作为香港成功基石之一的言论自由。郑经翰、黄毓民、李鹏飞, 更是其中作为"名嘴"的佼佼者。

郑经翰原是生意人,经营媒体,八九民运后关心政治。他每天早上在商业电台主持的"风波里的茶杯"是最受欢迎的节目,也为该台带来一半广告收入。他的论政矛头主要针对特区政府,为低下阶层打抱不平,被誉为"人民喉舌"与"十点前特首"(他的节目在上午十点结束)。一九九七年被美国《时代》周刊选为"新香港二十五位最有影响力人士之一",一九九八年 被美国《商业周刊》选为"五十位亚洲之星之一"。

黄毓民毕业于香港右派学校,长期从事媒体的政治评论,也从事新闻教学,反共立场鲜明。与郑经翰同时成为香港名嘴,两人也特别要好。黄主持商台傍晚的"政事有心人"节目,以谈论政治为主。他们两人在节目中都很强势,言词尖锐,给人予"过瘾"的感觉,为沉闷的香港政治空气带来比较活泼的气流。

李鹏飞是资深的商界与政界人士,为工商界政党的自由党前主席,担任 过香港立法局与行政局首席议员,曾被中共统战,因此在九八年参加立法会的直选落选后淡出政坛,但是仍被中共委以香港区人民代表。近年来他在香 港电台主持节目,与基层民众有所接触,政治观念上有所改变。

中共为了打压他们插手香港事务而引发反对的声音,今年早些时候就已 经利用黑道恐吓郑、黄两人。先是到一家鲜为人知的郑经翰与友人合资的一间公司淋红油漆作为警告,又在黄毓民的牛肉面店淋红油漆,并在尖沙嘴围 殴黄毓民。郑经翰在一九九八年曾被人斩六刀而重伤,至今未破案。因此后来在家人也受到警告以后,于五月三日宣布请假"封咪"。准备避过七月一 日大游行与九月十二日立法会选举的敏感日期后才恢复正常工作。原因是中共认为不论游行人数之多或民众投票给民主党之多,都是他这个"咪"(麦 克风)在作怪。

五月十三日,原先声援郑经翰的黄毓民突然"失踪",给商台留下"身 心俱疲,需要休息"的简短声明。事后他从国外致电香港的朋友说,他的家人受到恐吓。据了解是他在美国读书的儿子受到恐吓。香港电台另一个政论 节目主持人吴志森僎文说:"黄毓民近期在节目中有感而发最常讲的一番话:不要问丧钟为谁而敲,丧钟为你我而敲。我深有同感。"因为他也从清晨 主持叩应节目被调到黄昏听众相对减少的节目。他说:"如果这样能纾缓内外政治压力,我乐意为之。"

十八日夜里,接替郑经翰主持节目的李鹏飞接到一个电话,声称是北京来的十年前老朋友,问候他的妻女,由于他根本记不得这个人,而北京不断有人同他讨论主持节目的事,中共喉舌也不断点名批判他,如说他是"挂羊头卖狗肉的人大代表"等等,因此在这位不速之客问候(香港人把"国骂" 中的三字经谑称为"问候令寿堂",所以对"问候"非常敏感)他的妻女时把他吓坏了,次日也宣布封咪。隔几天此人亮相,是十年前中国外交部派到香港的官员,曾同李鹏飞见过面,但是谈不上老友。这位退休官员指摘李鹏飞自己吓自己。然而这个恐怖气氛不是中共制造出来的吗?何况此人到香港到处见人,显然是奉命来搜集资料与做李鹏飞的工作。六月,去年才在香港电台主持"真心直说"节目,号称"铁蝴蝶"的退休高官,也是被特首董建华逼退的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好友的任关佩英也宣布封咪。

这是多幺恐怖的气氛,以致外国媒体与新闻团体纷纷表示关注。但是七一仍有那样多人游行,所以有关方面也不会收手。八月二日,商台董事俞琤闯入正在进行的"风波里的茶杯"节目播音室,不顾主持人的不满,宣布与郑经翰解约。事后,因为同意郑经翰请假,并且对俞琤如此处理手法表示不满的两位高层管理人员也被解职。节目再换主持人,并且改为坚持"理性" 路线云云。在争议中,俞琤被提升为副董事长。而商台将被收购的传言四起,有人见到商台老板与爱国商人李嘉诚旗下媒体企业的负责人喝咖啡更增加收购的可信性 ,但是李嘉诚否认这说法。

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共如此打压香港言论自由时,那些被中共收买的"新爱国报章"从假装中立到为中共帮腔,一再散布黄毓民如何欠债,郑经翰如何刚刚完税等新闻,意图转移焦点,甚至攻击他们的人品。主管香港事务的中国国务委员唐家璇也声称名嘴因为欠债而逃往外国等等,新华社则对俞琤的行为大表赞赏,这些都显现了北京在幕后的角色。

那些"新爱国"报章当然也不以此为满足,在接近九月十二日立法会选 举之时,他们更是充当中共打手,不但不断在新闻处理上吹捧亲共候选人与贬损民主派候选人,更直接"独家"抛出民主派候选人的"黑材料",例如民主党年轻而资深的候选人涂谨申涉嫌以高租金出租自己物业做民主党议员办事处的资料就是一个政协委员的报纸公布的,然后其它爱国报章跟着穷追猛打,称涂为 "过街老鼠",用市井俚语要他"闪开"等等。而中共外围工联会候选人陈婉娴以公款向工联会租一千二百尺办公室,大概只用三百尺,其它给工联会做其它用途, 这些爱国报章就帮她说话,同涂谨申对比说租金并不高。然而问题不在租金而在组来的面积你用了多少?

问题还在于这些爱国媒体大肆宣传爱中国的民族主义。经常大骂民主派领袖李柱铭、刘慧卿等是"汉奸",助长香港义和团的狂热情绪。那些被迷了心窍爱国人士对他们又追又打,连封咪后参选立法会议员的郑经翰去拉票时也被围攻,完全失去当年英国人统治下的自由气氛。正是这种窒息的政治气氛,所以有的亲共人士兴奋的说,这才是香港真正的"回归"。原来"一国两制"不算回归而需致力于"一国一制"的统一了。压力之大,人们都在看一枝独秀的香港《苹果日报》能否顶得住。(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