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块长着白发的石头到底是什么


在刚刚闭幕的“全国文化奇石展”上,一块神奇的石头引起众人的注意。这是块长着飘逸白发的卵形石头,在展览举行的时候,每天参观它的人络绎不绝。
这个世所罕见的“怪物”究竟是什么?是动物、植物,还是微生物?它的身上是否孕育着某种发现?

奇石的主人说不清楚,围观的收藏家说不清楚,连一位地质学院的教授也感到莫名其妙。为了揭开这个藏在奇石身后的秘密,日前本报记者征得奇石主人的同意,将“生发石”押送到中科院微生物所进行鉴定,希望揭开它的身世。

然而,探索的过程并不十分顺利……


“怪物”让微生物所的科研人员始料不及。

刘杏忠和他的同事显然没有做好心理准备,10月23日,当本报记者会同北京电视台的同仁一道,把神奇的“生发石”押抵中科院微生物所的时候,会议室内沸腾了。

谁也没有见过这个长着“白头发”的白石头,这其中包括刘杏忠研究员在内。不过也有人知道这个“怪物”因了梁羽生的小说,得了个“白发魔女”的称谓,但他们并不知道“怪物”是什么。

真菌地衣系统学开放实验室的庄文颖研究员看了石头良久,之后忍不住大笑起来:“开始听你们说有什么稀奇的石头,并没怎么在意,现在自己倒觉得吃惊!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石头。”

物主为给“奇石”定价犯愁,皆因世所罕见。


这是一块十分罕见的石头,在连续几届“全国文化奇石展”中蝉联金奖,出尽了风头。

物主闫娜是辽宁本溪人,她告诉记者,1999年春天,她父亲花了4万多元,从一个奇石爱好者手里买下这个石头,而在此之前,有关奇石的来历他们并不清楚。

聚集在闪光灯下的这块“生发石”,通体呈乳白色,与普通卵石并无二致。它高约20厘米,直径约15厘米,形状宛若人的头部,“头顶”处生出上千根白色“须丝”,俨然一头飘逸的长发。

据有关记载,迄今为止世界上仅发现两块“白发石”。闫娜也常把这块奇石同上个世纪70年代台湾人洪阿雄拾到的“白发石”联系起来,据报道,洪阿雄拾到“白发石”的地方是在海边。闫娜坚持认为这个石头是无价的,至少在目前看来,“很难为它估个价”。

“白发怪物”不是人为雕琢,发须是可生长的生命体。

刘杏忠研究员在轻抚奇石“发须”时,发现有一根脱落了。庄文颖接过这截半短的发须,小跑着赶到自己的化验室,用一只手打开显微镜。她身边围拢了许多同事、学生,在焦急地等待“实验报告”。

 “我的天!”在制作切片时,庄文颖研究员惊讶地叫出声来,“发须太硬了,硬度和石头差不多,完全是钙质,我都不敢用切片机。”

花了比平时多几倍的时间,庄文颖总算用手工制作出一个切片,为了保证在显微镜下细胞足够清晰,她在切片上加了一小滴碘酒。

“400倍放大”条件下的发现令庄文颖感到震惊,她那习惯性的呼叫声引来了真菌地衣系统学重点实验室的研究员郭良栋博士。

“没错,它具有细胞结构……如果是矿物,肯定没这个结构的。”庄文颖激动地对记者解释,“我开始总怀疑这发须是有人故意粘上去的,现在发现不是这种情况,这发须是能够生长的,它是有生命的。”

郭良栋告诉记者,人为的因素可能性不大,首先是没有这么高超的技术将那么多发须十分整齐而牢固地粘上去。

点燃发须的一端,竟然从另一端冒出烟来。

在众人的一致动议下,郭良栋决定施用“火攻”。征得闫娜小姐的同意,郭良栋揪下一根发须,打开火机点燃其中一端。几秒钟过后,发须的另一端竟然冒出烟来,燃烧过的地方,剩下粉末状的灰烬。众人发出唏嘘的惊叹声。

“头发一定是空心的。”郭良栋研究员说,“只有当它是空心的,才有可能从另一端冒出烟来。”

郭良栋的这一判断得到庄文颖的证实,她说在显微镜下的确看到中空的外部结构。此外,她还进一步发现,遇碘时发须不发生反应,而在乳酸酚里,却会发生化学反应。“能与乳酸酚反应说明它含有碳酸盐”。

生发石愈发显得神秘,人们不得不请来了73岁的老院士。

它究竟是什么?对于积极组织者刘杏忠,以及研究地衣的郭良栋、庄文颖,这个问题很难说清。他们普遍认为石头上的发须可能是一种海洋生物,需要有海洋所的人参与鉴定。不过他们仍然对解决这个问题抱有希望,他们请来了著名科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魏江春。

下午五点多,73岁的魏江春从家里坐车赶到研究所,一进会议室,众人就像来了救星一样看着他。

魏院士摘下帽子,径直走近白发石,看了两眼,一言不发,他从口袋里取出一只放大镜,从“发根”处仔细地观察起来,屋子里顿时鸦雀无声。观察了足足有二十多分钟,魏院士掏处一把小刀,在发根处小心翼翼地刮下一小块皮,并大步流星奔向化验室,他要在显微镜下看个究竟。在这前后魏院士始终沉默不语,大约二十分钟后,他谈了一些自己的发现。

院士认为,生发石的发须可能是海洋生物。

“根部细胞呈现鞘桩的发散性结构,与发须的细胞出现不一致的情况。”魏江春说,“可以推断,发须的确有成长性趋势,从根部到发须处,细胞结构已经发生了改变。”

那它究竟是种什么生物呢?

在记者的追问下,魏江春爽朗地笑了起来。他说:“我主要看它是不是真菌,他们(刘杏忠等人)主要是看地衣的,结果这两样都不是,现在怀疑它是不是海洋生物。有人说这是化石,我看不是,现在还没到化石的地步,因为从外观上看它还是甲壳状的。”

最后魏江春建议同中科院青岛海洋所的科学家们联系,希望他们能够解开这个谜团。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