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汽车符号--开劳斯莱斯的都是贵族


坐宾利、劳斯莱斯的都是“神秘买家”,驾驶宝马的可能是还未学会真正贵族低调不张扬之风的先富之辈,别克君威的车主十有八九属于电视里商界访谈节目财经类杂志专访的对象,红旗、奥迪和Polo里承载的又是各不相同的身份、阶层,这就是中国汽车的社会学。
1953年,中国汽车产量是61辆,1980年达到18万辆,其中轿车是4000辆。1992年已经升至100万辆。2003年,仅仅轿车就已经突破200万辆。根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预测,中国汽车保有量将在2005年达到3356万辆,2010年达到5669万辆,2020年达到13103万辆。中国又一次诞生了令世界惊讶的速度,这回的目标是走向“汽车社会”。

当中国新贵们还在抱怨高速路不够宽广,不能自由狂飙刚买来的法拉利时,农民伯伯们还在为一款农用三轮车耗尽半生,这就是中国的汽车社会。汽车即社会,这里有着充足的社会进化、阶层分流与财富流动的证据,读懂了车,也就读懂了中国社会。

神秘买家

熟知的劳斯莱斯、宾利、法拉利、保时捷、阿斯顿 马丁,陌生的林宝坚尼、迈巴赫、世爵、布加迪,几乎所有世界一流名车都争先恐后地挤进中国。价格在300万元人民币以上的宾利车,2004年在上海已经卖出15辆之多,无论是在长春、上海还是广州的国际车展上,天价的名车都是未运到埠就被早早“预订”。2004年北京国际车展之王 起价分别是538万元和618万元的两辆迈巴赫,也是进场就找到买主,但我们见到的依然是来去匆匆的买主代表接过水晶车钥匙 谁是天价汽车的主人?这才是超豪华汽车消费市场的最大趣味。

奔驰被砸

奔驰是最不需要做广告与市场推广的厂商 众口相传的坐奔驰,开宝马让它妇孺皆知。但几个落马的贪官,几个臭名昭著的暴发户,曾几何时,奔驰在中国的形象如同宝马一样,被迅速地妖魔化。如果说武汉野生动物园砸奔驰是奔驰与车主欠缺“沟通技巧”的一次“后果”,那么后来出现的砸奔驰则成为一种“行为艺术” 几个不满汽车公司售后服务的愤青,把一辆上百万元的名车砸成了烂铁 简直是新时代的反“帝”英雄。当然这种“为富不仁”的举动也逐渐丧失了对公众的吸引力。

林肯助婚

开劳斯莱斯的都是贵族,开林肯的都是巨富。贵族往往徒有其表,巨富才是享受生活的标兵。全长5.8米的加长林肯在中国的知名度一点都不比宾利与劳斯莱斯差,在好长一段时间甚至是“车王”的象征。阻止它像宾利和劳斯莱斯那样可在中国市场“暴发”的是美誉度,那些在婚礼中招摇过市的艳俗婚车深深损害了林肯的品牌形象 谁敢开着一辆加长林肯出街,别人以为他只是个婚礼车夫,或是婚纱公司跑腿的小职员。

别克经商

比尔 盖茨来中国,接待用车也是难题:用奔驰、卡迪拉克似乎没此必要,过于隆重;一辆加长林肯刷地驶来,车门打开,下来一个穿T恤和卡其布裤的小子,看上去像个长胖了的瘪三,也确实煞风景。想来,只有别克君威算是最优选择。君威的定位是那些所谓的“君威人士”:他们是电视里商界访谈节目财经类杂志专访的主角,是“十大经济新锐”、“十大海归创业者”之类排行榜的候选人,是“中西文化兼备、沉稳内敛、创新进取的行业领袖”。当然,首要条件是他们得成功。

奥迪办公

对于奥迪A4的上市,奥迪的官方说:“为了打开奥迪在私用车的市场。”言下之意是无奈承认奥迪A6车型被严重公务车化的市场事实。关于奥迪的“公务车”命,一个事实是,当年公务用车改革之后,奥迪A6超标的价位让其在政府用车的比例明显减少,但当符合政府采购范围的奥迪A6公务版上市后,随即拉动了奥迪的销量,在车市黯淡的前几个月,奥迪的销量更几乎全靠公务版支撑。豪华的A8来了,这次人们对他的评语是:公务车的旗舰。

皇冠佳美

皇冠、佳美这样的丰田标志产品能够如此迅速进入丰田中国产的日程表,皆因中国道路至今奔跑的皇冠车数量以及进口车市场上佳美的一枝独秀让日本人惊讶不已。 谁也无法辜负中国人对一个品牌车型如此地偏爱。皇冠演绎了一个“车到山前必有路,有路必有丰田车”的真实故事。在中国,这既是一个品牌建立的良好形象和口碑,也是懂车之人对汽车生活的一种美好想象。以致好长一段时间以来,占据在人们心目中的汽车审美观都是来源自皇冠的端正温和或者佳美的文静优雅。

Polo诱惑

留意以下这几款车:Polo,Mini Cooper,新甲壳虫,它们的外形都优雅而迷你,曲线圆润,色泽柔媚。根据台湾人的钻研,Polo的高度与坡度,最适合人体之起伏屈伸,放低前排座位,又恰与女人体曲线吻合。北京燕莎路Motor影院,最受情侣欢迎的就是Polo车。坊间称之“二奶车”,根据一汽大众的考证,开这款车的确实女士居多,但大多数还是良家女子,真正二奶,少之又少。但大多数良家女子对爱车被冠以这一昵称并不以为杵,还有些沾沾自喜。

出租城市

城市出租车亦能体现城市之个性 北京红色夏利粗犷剽悍,上海彩色桑塔纳高调迷人,广州深圳红色捷达沉稳平实。汽车厂商对出租车市场恐怕是又爱又恨 要是某城市全面采用某一款车,岂不是最不需成本流动性最强的活广告?但若被选做出租用车,岂不是吓退大多数私车购买者?谁也不想开车时屡屡被人招手骚扰。上海的桑塔纳,北京的夏利,武汉的富康,广州深圳的捷达,销售都不见佳,原因即在于此。

国车不再

在往日,国车红旗车主非官即贵,不是个部长,也是个将军。经济学家梁小民说红旗车的悲剧正在于生产者把这种炫耀性物品降为普通物品。堂堂国车自然不能像一些小字辈如吉利等撕下脸皮大打价格战,端着面孔,性价比又实在不能和进口名车比。消费者也困惑:拿它当商务车呢,它又不够体面舒适,别人还会误认你有官商背景,私人用车呢,就更不像话,公务腐败如今可是过街之老鼠,人人喊打。

奥拓将就

中国汽车发展史上,奥拓都市贝贝绝对是不能不提的一款车型 它曾经以尽可能低的价格,尽可能地提前实现了中国人的私车梦想,今天看来,它的车型实在矮小,样子实在老土,速度实在太慢,奥拓是日本铃木公司1980年代初的产品,归于日本轻四轮车范畴,日本国内已发展到第三代。都市贝贝却仍然沿袭其第一代产品 20年的差距!难怪全国范围地受到歧视,明明买不起车,还非要打肿脸充胖子,车主的品味也受到质疑。

美人速跑

2004年年初,吉利推出美人豹跑车,号称全世界最便宜的跑车,售价仅有12.99万元,许多人以为是愚人节新闻。事实上,这是一辆“前脸看上去有些像古典美人的瓜子脸,有着与世界接轨的蜂腰和丰腴而高翘的臀部,低沉吼声像极猎豹”的跑车,尽管有人形容它“开上去如同三轮,造型如同整过容的变性人妖,既妖艳又坎普,发动起来如同猪鸣”。但无论怎样,制造这辆车、购买这辆车和驾驶这辆车都是一种勇气的象征。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