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文谈及高峰落泪:他曾想每月给200元钱了事


昨日14时,在《鲁豫有约》第三场节目中,邀请到了“三岁男童状告高峰索要抚养费”事件的当事人王纳文。“DNA测试的成功率是 99.99%%,高峰连0.01%%的希望都不放过,他不是一个男人。”微卷的短发,单纯的眼神,还有从眼角默默流下的泪水,王纳文让人为之动容。

  恋曲2000--看见他就心跳

  “2000年5月的时候,我的酒吧开业,那天晚上高峰去了,还送了一个漂亮的花篮,”王纳文至今还记得那次美丽的邂逅,并且丝毫没有掩饰对高峰曾有的感情,“1995年,我的男朋友在我们准备结婚之前去世了,从那一天开始我的心就死了,直到5年之后碰到高峰,心一下子就活了,一看见他就心跳,并且那时候我已经知道那英和他分手了。”

  王纳文和高峰谈起了恋爱,并且住在了一起,“每个周四他都要到俱乐部,从周一到周三他就住在我家里,也就在那年的8月份,我知道自己怀孕后,我告诉他,他只是说了‘哦’,也没有其他表示。我也知道那时候他事业也不太顺。”

  王纳文表示,知道怀孕后,高峰一开始还关心体贴她,直到一次很偶然的机会,她才知道高峰已经和那英和好了, “有一次他回来住,我在家里捡到他掉在地上的钱包,发现里边有一张房契,上面写着高峰和那英的名字,当时我就浑身发抖,我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我轻轻地放了回去并没有说什么。直到一个月后,高峰打电话告诉我‘做掉’”。

  心碎2004--高峰曾想每月给200元钱了事

  王纳文给人的感觉并不是一个胡搅蛮缠的女人,就连怀孕的时候她也不会主动给对方打电话,直到生孩子那天,“生完孩子之后,我给高峰打电话,只是想告诉他孩子是个男孩,电话通了,可是没人接。当时,我把他的号码从手机上删了。”

  “怀孩子的时候,他给我打过电话,好像是喝醉了。他说,你以后晚上走路的时候要小心,当心摔倒把孩子摔坏了,好像是威胁我。”

  “那个时候,我的酒吧生意已经很惨淡了,因为无法照顾生意,都是母亲替我打点。没有怀孕之前我体重是98 斤,怀孕之后已经128斤,没有人照顾我,我也没去告诉高峰,那时我行动不方便,上厕所就扶着小凳,没等到厕所,就失禁把裤子弄湿了,很晚的时候,母亲回来才来给我脱下”,这一切苦难直到王纳文把孩子生下之后才完结。

  孩子小名叫大山,其意不猜自明,“孩子三岁时,户口还一直没落,我就给高峰打电话,因为之前我把他的手机号删了,问了好多人才找到。电话接通之后他告诉我:‘你想怎么样,老那已经知道了,我也咨询了律师,如果是真的也只是每月给孩子200元生活费。’”

  虽然和高峰有难忘的过往,但是事情发展到这一步,王纳文说:“他已经是个陌生人。”2004年,曾经相爱的他们,将站在被告与原告席上,埋葬往日的爱情。

华商报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