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血危机

2004-11-15 00:50 作者: 史山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首都师范大学外语学院与美术学院部分大三和大四的学生停课义务献血。活动中,凡是称自己来例假的女生都必须在校医院内脱衣检查,以决定是否献血。负责学校献血活动的保健科周大夫称,这样做是爲了防止有些学生谎称来例假逃避献血。

朋友来自中国,现在美国当医生,不久前告诉我一个故事。他在中国读书的医学院院长不但是老医生,而且因爲早年参加革命,所以还是高干。去年院长动一个小手术,手术非常成功,但院长到今年六月还躺在床上。朋友去看老院长,问起了爲什么这么长时间还没有恢复,院长说,手术出了不少血,年龄大了,所以需要很长时间恢复。朋友诧异,手术没有输血吗?老院长回答,现在中国的血浆,谁敢输呀?!

细问之下,才知道中国血库中的学问大了。通过血感染的疾病,在中国严重蔓延,包括艾滋病、乙肝和丙肝等等,仅仅乙肝在中国现在就有大约一点二亿人是病毒携带者,其中许多都是和血库中的血质有直接或者间接干系。

中国的血库,按照规定要直接采血,但爲了利润,有时候也向“别人”买血,这个“别人”的情况就可能非常复杂。

中国因爲卖血导致携带艾滋病毒的农民,根据中国政府的资料,涉及二十三个省、自治区。河南的情况大家非常熟悉,高耀洁医生估计,河南艾滋病患者人数可能高达七、八十万,带菌者或许超过三百万人。

在上海,一千多名血友病人因爲输血得了乙肝和丙肝,层层上告讨赔偿,结果当然是不了了之。上海是发达地区,尚且如此,其他地区更爲严重。更爲严重的是,目前许多古怪疾病,尚且不知道传染途径,性接触?血接触?只有天知道。

正因爲如此,老院长不敢胡乱输血。他知道,输入身上的血浆,不知道来自何处,也不知道什么人身上来的,作爲内行和圈内人,绝对不敢冒险。

在中国,卖血是穷人的一条生路,也是另一些人的财路。有些被称爲“血头”或者“血霸”的人,纠集一些走投无路的穷人,管吃管住,提供假身份证件,也提供卖血的“先进技术”,比如大量喝盐水糖水等,但卖血收入要给他们提成。这些人算是初级阶段。

河南卫生厅搞的“卖血致富”运动,由卫生厅高官亲友垄断,现场抽血,提取血清,手续俱全,那才是高级阶段。

这类事情很多,在中国媒体遮遮掩掩的报道下,也透露了不少。卫生部门圈内则早就人所共知了。党和国家的高级干部,如需要输血,可以从外国进口“洋血”,象我那位朋友的老院长,只好躺在家里进补,自己造血虽然缓慢,但仍然安全。
近年,中国采取了无偿献血和义务献血,买来的血,只能造“生物制剂”和药品了。不过,实行起来相当困难。过去两年,中国一些大城市都出现了所谓“血荒”问题,医院动手术都成了问题。许多医院不得不采取一些临时方法。

所谓临时方法,就是有病人动手术没有合适血浆,护士到医院门口一些早就等在那里的“献血者”那里,从化验单中找几个血型相近的人,化验后抽血。一位“行内专家”说,每次可以获得一百多到两百多元人民币,因此成爲流落城市的农民的一条路。

不过,随着政府的与时具进,执政能力不断提高,现在有了新办法,可以解决用血的问题。

新办法是让国家公务人员,事业单位人员和大学生们“自愿”献血。

首师大最近的新闻轰动,是因爲让女生门脱衣检查,而不是强迫她们“自愿献血”。实际上,这样的“自愿行动”不始于今年,也不限于北京高校。大概大学生的血,当然会比农民的血,或者是城市血站来的血更爲安全可靠

早前更有南京师范大学要女生爲领导陪舞,可见,现代中国领导人,把女大学生当作了“血肉之躯”予取予夺,善加利用,从而造福社会。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