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林:灵魂震撼的一天


我一生永远不会忘记这个恐怖的日子。我和太太仅仅因为好心,要去帮助营救受黑社会歹徒围困的两个小孩子,两个小人质,我太太竟然也受到围困、辱骂和打死打残废的威胁,而我本人,竟然在人质被营救逃跑之后,被作为顶替人质,遭到暴力劫持、野蛮殴打以及非法拘禁,尤其令人愤慨的是,歹徒竟然把公安派出所当作拘禁我的拘禁室,及殴打我的行刑室。

在全世界恐怖主义分子都在遭到正义力量围剿的时候,中国的恐怖主义活动却日益增强。除了政府对法轮功、民运实行的恐怖打压之外,普通民众感觉更恐怖的力量则是黑社会集团。现在中国的大型企业老总,特别是房地产公司老板,普遍利用黑社会集团势力充当威吓、殴打受害民众的工具。所以组织越来越严密、越来越庞大的黑社会势力不仅应运而生,而且迅速强大起来。这些年被摧毁的黑社会势力,如沈阳的刘涌集团,其实仅仅是黑社会的冰山一角。

中国社会之所以迅速黑社会化,除了官员尤其是公检法官员贪污腐败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大量的劳改劳教人员出狱后,根本没有就业机会,走投无路,便只有铤而走险、作奸犯科。试问,退伍军人和普通城市青年都没有多少就业机会,这些出狱的人哪里能找到一份工作,一般公司甚至明文规定不得招聘“两劳”释放人员,因为这些从监狱、也就是从犯罪培训基地培养出来的人实在难于管理。

另一方面,根据我对大批罪犯的长期观察研究,发现他们这类人之所以走上犯罪道路,主要是因为他们天生的犯罪基因。他们的性情贪婪而又无能,总想不劳而获一大笔钱,突然发个横财。对于社会道德和法律,或者公认的游戏规则,他们基本上没有理解和认同,甚至根本不以为然,丝毫认识不到这些规则对于人类群体、甚至他自己的保护作用。他们身上普遍流露出来的原始兽性,更让我确信犯罪主要来源于他们的特异基因。

其次才是社会环境的影响。比如文化大革命的造反派、红卫兵,以及现在的贪官污吏,这些人的犯罪基因并不强,在一个良好的社会环境中,他们一般不会犯罪,而宁可辛苦奋斗发财致富。但是如果社会环境糟糕,比如生长在文革时期,或改革开放后的腐败时期,他们由于强烈的人性欲望,又看到整个社会风气都这样腐朽,不捞白不捞,不贪白不贪,所以才蜂拥而出,走上犯罪道路。但是只要社会环境改变了,这些人立刻就会转变,努力做正常人。

现在罪犯穷凶极恶的程度,也是我始料未及的。在我被黑帮匪徒拘禁的近四个小时里,他们始终不停地威胁我、殴打我。他们一再恶狠狠地警告我,除非我家人送给他们30万元,或者我同意带他们找到逃走的人质,他们将活埋我;而如果我虽然愿意带路,最终却没有找到人质,那他们至少也会打断我的腿,砸碎我的脚指头,或者扣出我的双眼珠子。这样不停的、反覆的威胁,很可能令一个人精神崩溃,丧失判断力,从而屈服于绑匪的淫威。

幸运地是,我始终坚持住了。即使他们一再威胁要活埋我,我也没有屈服。我已经打定主意,不管最后要面对多么凶险的局面,即便真的被活埋了,我也绝不能出卖妇女儿童给这些凶恶的绑匪做人质而换取自己的自由。

那天晚上,当我终于侥幸地获得自由,从医院检查完伤势,回到家之后,我就不顾伤痛,撰文揭露他们的罪行。因为我深知,没有足够的舆论压力,蚌埠警方会继续庇护这个黑社会团伙,我和这个城市的居民将继续受到他们的残害。我一边写,一边发,直到我累的实在不行了,天也快亮了,我才衣服也没脱,钻进被窝睡去。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