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懿:共产党为什么要消灭“家庭”


【看中国报道特稿】
《共产党宣言》的理论指导

《共产党宣言》中明确表示要“消灭家庭”:“我们用社会教育代替家庭教育,就是要消灭人们最亲密的关系。”

《共产党宣言》中明确表示要实行“公妻”制:“其实,我们的资产者装得道貌岸然,对所谓的共产党人的正式公妻制表示惊讶,那是再可笑不过了。公妻制无需共产党人来实行,它差不多是一向就有的。”

这样赤裸裸的兽类语言在共产党的幽灵来到人类社会后,给人类带来了史无前例的劫难。

消灭“家庭”的实践

苏联在苏维埃暴力革命胜利后,开始了“共产共妻”的社会实践。共产党革命史的史学家指出:在共产党理论中,不仅财产公有,而且写明了家庭必将消亡、一夫一妻制是私有制的产物。

一九一八年三月,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叶卡捷琳娜堡)妇女公有化的行为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当地苏维埃组织在苏维埃消息报公布一个命令,该命令也在大街上张贴:“十六至二十五岁的妇女必须接受公有化。革命者如果需要行使这个命令给予的权利,可向相应的革命机关说明。”这个城市苏维埃组织的内政委员波罗斯登给“公有化”女人的寻求者(即要求强奸妇女的革命者)签署许可证,当地其他布尔什维克的头头也发放这样的许可证。波罗斯登给他的一名助手一张这样的许可证,该助手就凭此证“公有化”(强奸)了十个姑娘。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由于战争和内部清洗,苏联的男人被消灭到了使人口比例严重失调的地步,被毛泽东贬称“苏修”的苏共才开始重新恢复传统中的“家庭”概念。

中国共产党在农村和城市都办人民公社。所有家庭都把煮饭的锅砸烂了交给公社大炼钢铁,来圆毛泽东超英赶美的梦。《人民日报》1 9 6 0 年3月31日的社论指出:“我国广大城市人民,从1958年夏天就开始试办城市人民公社。千千万万的城市家庭妇女摆脱了繁琐的家务劳动,参加了街道工业,大办文化卫生事业和各种集体生活福利事业。”家里没有工具做饭了,妇女们自然就只能不做家务劳动。所有的人都到“公共食堂”吃饭。城市里的人口为了真正实践“消灭家庭”的“崇高”目标,大家打开门窗,男男女女一起睡觉。没有了个人隐私,也没有了家庭中男女老少之间的正常家庭生活。

柬埔寨共产党在1975年胜利后,波尔布特开始建立超前的社会主义,就是无阶级差别、无城乡差别、无货币、无商品交易的“人类社会的天堂”。最后家庭也解体了,成立男劳动队,女劳动队,一律强制劳动,一起吃大锅饭,一样穿黑色革命服装或军装。夫妻只能在获得批准的前提下方得一周相聚一次。

到底为什么共产党要消灭家庭呢?

实行绝对统治的需要

共产党的统治是绝对的,是不能被挑战和质疑的。共产党要求自己统治下的人民绝对的效忠。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共产党实行了网络化的对社会的全面渗透。从各级政府有党支部,到各个公司和企事业单位有凌驾在上的党委组织;从军队中的共产党政委,到控制邻里的街道办事处。共产党的统治是无孔不入的。

但是,在社会最小的结构--“家庭”面前,党的组织形式无法渗透了。总不能在每一个家庭中搞一个党支部吧?

怎么办?“消灭家庭”-- 《共产党宣言》中对此直言不讳。如果不能渗透和控制,那就消灭你。这就是共产党的统治手段。

共产党最精于使用偷梁换柱的方法。在通过文艺、宣传、教科书的洗脑下,使人们对父母的孝敬变成了对党的忠诚。

“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

“我把党来比母亲。”

“地、富、反、坏、右”家属,“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党要求的“大义灭亲”。

人民从小受的教育是“听党的话”,“做党的好孩子”。唱的歌是“我把党来比母亲”,“党啊,亲爱的妈妈”,“党的恩情比海深”,“爹亲娘亲不如共产党亲”。行动的指南是“党指向哪里,就打到哪里”。

打破传统文化的最后防线

家庭是中国社会结构的基本单元,也是传统文化对党文化的最后一道防线。

家族伦理可以自然扩展为社会伦理,“孝”向上延伸为大臣对君主的“忠”,所谓“其为人也孝悌,而好犯上者,鲜矣。”“悌”是兄弟之间的关系,可以横向延伸成朋友之间的“义”。儒家倡导在家族中要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其中“慈”可以向下延伸为君主对大臣的“仁”。只要家族中的传统得以保持,社会伦理也就自然得以维系,“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摘自大纪元网站《九评共产党》]

但是,共产党是反传统的。“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共产党宣言》在最后是这样结尾的。

中国人几乎所有的文化传统的延续都是通过家庭教育实现的。以广泛的社会教育传播知识、文化和理念在二十世纪之前是没有普及的。中国共产党在夺取政权后占领了一切社会形式的文化、教育和宣传场所。在这些泛社会化的党教育、党文化的熏陶下,在血流成河的屠杀和恐怖中,中共把老一代人驯服了,把新一代人完全“赤化”了。但是中共并不放心,因为中国人“家庭”的教育仍然在非公开场合下传递着中国古老的文化和传统。

怎么办?砸烂它。

在“阶级斗争”的腥风血雨中,儿子必须揭发“右派”老子;女儿必须和“反革命”母亲划清界限;否则,全家人都会在“无产阶级的铁拳”下被砸得稀巴烂。

人与人之间最后的信任圈子被彻底消灭了,人与人最亲密的关系被撕破了,亲人反目成仇。而共产党的绝对统治在社会最基本单位的毁灭中得到了根本上的巩固。

流氓本性所决定

共产党的原教主马克思标榜与燕妮的纯洁爱情,但却与陪嫁的女保姆私通,并且生下一私生子。恩格斯为了照顾“革命领袖”的威信,向燕妮谎称自己是孩子之父,还将这个男孩抚养成人。

苏共教主列宁教育大众要忠贞不二,不能搞“杯水主义”的爱情。他自己却身患梅毒而死。

共产党像瘟疫一样传入中国后,社会上的流氓懒汉,在共产党的鼓励下,分土地,抢财产,欺男霸女,全部堂而皇之地成了合法行为。

毛泽东自己说,“农民在乡里颇有一点子‘乱来’。农会权力无上,不许地主说话,把地主的威风扫光。这等于将地主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把你入另册!’向土豪劣绅罚款捐款,打轿子。反对农会的土豪劣绅的家里,一群人涌进去,杀猪出谷。土豪劣绅的小姐少奶奶的牙床上,也可以踏上去滚一滚。”

号召抄家和对土豪劣绅实施打砸抢的毛泽东,自己在生活上极度糜烂。九四年,在毛泽东身边工作了二十二年之久的李志绥出版《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一书,描述毛泽东“纵情声色犬马”,“一贯以女人为玩物”,“热中于以道家房中术御女”,他征召大批美丽、年轻的女孩入宫,“女人像上菜般轮番贡入”。

刚刚下台的前中共党魁江泽民也是中共历史上把共产党耍流氓本事发挥到炉火纯青的画皮。江泽民在位期间与其有染的女性,知名人物就有四位:国务委员陈至立,深圳市委书记黄丽满,中央电视台主播李瑞英,歌星宋祖英。而一般民间女性还不知道有多少。

共产党的教主、党魁尚且如此,试想这个党怎么会有半点家庭道德伦理的约束?消灭“家庭”才是共产党要达到“共产共妻”流氓目的的途径。

反人类的邪教本质

家庭、亲情乃天经地义,夫妻、子女、父母、朋友、人与人的正常交往构成了人类社会。人类也因为有夫妻的家庭形式,才能在理性和道义的约束下繁衍和发展。

中国上古时代伏羲和女娲建立了中国古老文明的基础,夫妻家庭制度的建立使人类和禽兽区分开来。几千年来,中国人最重视的就是家庭的价值观念。无论历史如何改朝换代,家庭是中华民族延续的传载之器。

通过不间断的各种政治运动和洗脑宣传,中国共产党把人变成狼,甚至比虎狼更凶残。虎毒不食子,但在中共统治下,父母,子女,蚱拗(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