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草庵居士:中国经济真相


自大纪元的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掀起“评共退党”的热潮以来,各方人士纷纷从不同角度、不同领域揭露中国共产党的邪恶本质以及给中华民族与中国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其中也包括对中国经济问题的探讨。

大纪元记者辛菲3月15日采访了现居美国的草庵居士,草庵居士是经济学评论专家,现任泛美银行(Pan-America Capital Inc) 副董事长兼执行总裁(CEO),草庵居士从各个角度阐述了中国经济现状,包括:通货膨胀问题、贫富分化问题、严重依赖于外资的问题;老百姓的高储蓄率;金融体制的脆弱;中国经济存在巨大的黑洞与陷阱,如银行坏帐、股市问题等。

草庵居士指出中共对国内百姓的宣传很多都是虚假的,它不敢把中国经济的真相告诉百姓,而实际上中国经济发展是一个表面的假繁荣,实际上是极不健康的、脆弱的、千疮百孔、一触即崩溃的。暂时的经济发展,是用很多代价换来的,这种代价现在不能马上显示出来,到一定时候它就会集中爆发出来,现行的经济是一种不正常的、对未来极不负责任的发展模式。

草庵居士指出,中共官员外逃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是从上到下的制度化的集团化的贪官体系,大量高官携巨资外逃,中共官员自己也知道中共不能长久,一片末日心态。

草庵居士最后指出,中国的很多经济问题表面上是经济问题,但根源上是个政治制度问题。政治制度不改的话,中国经济就会走向崩溃。在中国,现在根本就做不到这一点,连最基本的人权都保障不了,怎么能保障财产呢?

***中国经济的假繁荣与真困境

草庵居士指出,中共对国内百姓的宣传很多都是虚假的,它不敢把中国经济的真相告诉百姓。实际上,中国经济的增长,是有很大水分的,GDP的增长并不能表明一个国家和社会的安全和稳定,中国的经济发展是极不健康的、脆弱的、千疮百孔、一触即崩溃的。

中国的经济用表面上的财富掩盖了很多东西,但当它掩盖不了的时候,浪费和亏损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没有办法再掩盖的时候,危机就会爆发。那个时候,大家可以感到,就象巴西、阿根廷等国家一样,经济突然间就崩溃了,经济崩溃到一个临界点的时候,政府就没办法控制了,中国的经济已经在面临这种现象了。

中国的经济增长是以自然资源的过度消耗和破坏生态环境为代价的,是以出卖未来的资源换取的,例如许多当地政府和私人对煤矿的胡乱开采,资源破坏和浪费严重,把子孙后代的自然资源,廉价的不要本钱的就出让出去了,以此换取的大量资金却储存在国外,大量高官携巨资外逃,中共官员自己也知道中共不能长久,一片末日心态。

***温家宝讲话透担忧

3月14日,十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午在人民大会堂举行记者招待会,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回答记者提出的问题时,讲了如下一些话:

“大会顺利结束了,但是我们面前的道路是不平坦的,要保持头脑的冷静,形势稍好,尤须兢慎。居安思危,思则有备,有备无患。……我们这个国家太大,问题太多、太复杂,这就要求我们这个民族不畏艰险、百折不挠、坚定信心、永远奋斗。”

“我们丝毫不可松懈,正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我们面临一系列两难问题。经济发展慢了不行,那样就业压力就会更大,财政收入就会减少,许多应该办的事业就会缺乏资金。经济发展过快也不行,那样经济运行紧张,难以为继。”

“改革不是一年的事情,而是长期的任务。有些问题早改比晚改好,否则积重难返。”

“今年是改革攻坚年。”

在专业小组讨论中国金融和股票市场市场改革时,温家宝说:“金融改革关系到党和国家生死存亡,是背水一战,我们输不起了。”

草庵居士指出,从温家宝的话中能够感到:中国面临的形势是非常严峻的,他的话中也透露出很明显的信息,就是:对于中国的经济问题,他们很清楚,而且也知道这个危险性。

***中央巨资挽救银行

草庵居士说,胡温一上台后,就拿出了45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来挽救中国银行和建设银行,这次人大会上官方已经证实了,中国政府还将拿出500亿美元挽救工商银行,拿出1500亿挽救农业银行。中央拿出这么大笔钱解决这个问题,说明他们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了,经济问题和社会各个金融问题已经非常严重了。

但就在这个会议中,建设银行行长张恩照被双轨了,因为他涉嫌私放贷款,收取巨额回扣。

***通货膨胀问题严重

草庵居士指出,中国的通货膨胀现在也越来越严重了。今年2月份,北京公布了,整个基础行业,原料行业,包括矿砂、铁矿石、煤矿、石油,平均总价涨幅是百分之七十,基础原料长了70%,原料从最基层往上传导,往之后的产品传导。因为很多东西都要用基础原料,铁、石油,能源,等等,所以今后物价上涨会很快的,通货膨胀会非常严重。

***贫富分化问题严重

草庵居士指出,在整个物资分配上,贫富分化非常严重,这是大家公认的事情。中国的经济发展,其实主要在城市当中,农村非常贫困。

中国是权贵经济,就是权力和商人相结合,这种结合是一个非常危险也非常麻烦的事,因为政府是靠经济维持它执政的合法性,而一定要发展经济挣钱。国家对资源的垄断就造成私有经济的发展的不正常,所以私有经济要发展,只能和权力结合,谋求一种权力上的利益。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整个经济就形成一个垄断的利益集团,政府要靠经济维持,就会忽略大多数老百姓的利益,贫富分化会越来越严重。

中国经济表面上在发展,但实际上是以少数人剥夺大多数人的利益为代价的。国有企业被拍卖,被MBO(Management Buyout),就是说,经理层买断。在美国有个定义,在美国很多企业经理层允许有一部分股票,一部分股票将整个企业收购进来,所以他们这些经理人就要出一个市场的公平价格买进来,相当于竞标,跟大家商量,我买你们家股票,你能出多少钱给我。

但在中国,所谓MBO,是指今天我当厂长、当经理,当书记,股份跟工人根本没有商量,他只要跟少数几个当官的主管人商量好,就可以买断。这是一种完全封闭的黑幕交易,挂着一个很好听的西方的名称,但实际上是一个盗窃,把公众的利益霸占,公众没有讨价还价的空间,国有企业的员工根本没有资格、没有权利,也没有可能跟他们讨价还价,所以就只能很便宜的买下来。

就这样,少数执政者、少数利益集团,把大的国有企业、百姓的公共财产全部给瓜分掉了,所以中国经济表面上是私有化,但实际上是非常危险的。

中国将走向私有制,中共的很多官员很明白地表示了这个问题。但是,走向私有制,并不意味着在这个私有化过程当中,要不公平,可以横征暴敛,可以剥夺别人的权利,这是不对的。

中国经济在走向私有制的过程当中,有很多是不合法的,是一个剥夺大多数人的利益的过程,是一个掠夺,这种掠夺比资本主义还坏,完全是靠权力、军队来掠夺的,这种掠夺是世界上很少见的。

中国的问题是如何公平的私有化,使百姓得到利益,如果百姓得不到利益,这个社会肯定是不会稳定的。大家都看到,少数人就可以把几千万的公共财产转手变成自己私人拥有的了,而工作了那么多年、拿着低工资的、为政府为国家做了那么多贡献的百姓是分文未获而被一脚踢开,失业了。而这些人在年老的时候,政府没有医疗和退休保证,社会救济制度又不健全,一定会去造反的。这种社会,根本稳定不了的。

大家看到的是暂时的经济发展,它是用很多代价换来的,这种代价现在不能马上显示出来,到一定时候它就会集中爆发出来。

***中国百姓的高储蓄率

草庵居士指出,中国的经济发展其实主要是依靠百姓的高储蓄率,中国的储蓄率达到了30%,因为中国没有健保体系,退休金,社会保障体系,医疗体系,包括教育体系,都没有一个公共的保障体系。

美国的储蓄率是0,去年是-1,也就是说,美国是借未来的钱去花,美国人是不担心他的未来的,因为有政府保障,他们有完好的社会保障体系和医疗保障体系。

在海外,中、小学生上学都是免费的,包括俄国这样的国家,都是免费的,美国、加拿大这些国家更不用说了。退休金,在美国和西欧的国家都有,包括北欧更不用说了,但中国没有,所以中国老百姓不得不去存钱,而这种高储蓄就造成银行有很多发展资金。

中国银行本身有很多坏帐,这种高储蓄率就掩盖了银行的坏帐,同时也支持了中国大陆的经济发展。其实中国经济的发展并不是政府在投资,政府借自己的名义动用的钱都是老百姓的钱。而这种效率是非常低的,这就造成整个中国经济的效益实际上非常低。

但是由于它有不要成本的廉价的能源,廉价的劳动力,没有环境保护的成本,再加上中国百姓的高储蓄率,形成了中国的经济在发展,实际上是一种不正常的,也是对未来极不负责任的一种发展模式。

***中国经济的发展严重依赖于外资

草庵居士指出,在中国,GDP的产生百分之七十是依赖外资企业形成的。国有企业效率低下,全国的国有企业的平均年利润只有一万人民币,这包括一百家大型国有企业集团,如果把这些利用垄断优势取得利润的资源性国有企业除去,平均一家国有企业情况是平均年亏损127万人民币。国有企业如此,而中国经济在发展,他靠的是什么?

除去百分之三十是私人企业创造的以外,几乎都是外资企业创造的。而中国大陆每年的经济增长与创造的就业机会,也几乎是海外企业创造的。中国出口依赖率已经高达百分之七十以上,换句话说,中国生产的产品市场百分之七十是海外,没有海外市场,中国的经济就是奄奄一息。中国根本就没有内需。

***货币体系的“学问”

草庵居士指出,在中国,没有自由竞争的银行,只有官方垄断的银行。中国的货币体制是一个封闭的,也就是说,美元不允许在中国流通,美元也不能与人民币自由兑换,人民币体系是个封闭的,只能在本国内流通。

还有一个问题,中国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土地、矿山等一直都是实行公有制,不许出售给私人。以往货币体制发行钞票是用黄金,现在国际上已经取消黄金本位了,都是国本位了,以国家资产为本位的发行货币,也就是说,你有多少资产,就发行多少人民币。

但是中国的土地、矿山都没有进入流通市场,因为它是国有的,不允许买卖,所以发行货币的时候,这些资产就不成为货币的基准,土地、矿山没有成为货币化,也就是说,在中国的货币流通体系中,不存在、不反映土地、矿山的价值。

但实际上,中国的土地、矿山也在卖,虽然是以转让土地使用权为理由,但是实际上是大量地在出售,而这种出售的结果,就是将利益输送给外商及对外开发商,包括一些国内的土地产开发商,但这些开发商,都是通过各种手段在地下黑市转换成美元,汇到海外去。

每年政府大量地出卖土地、矿山这笔钱,实际上并没有在人民币的价值体系中反应出来,而是直接在海外反映出来。举个例子,大家可以看到,中国的外汇储备,从以前的3000多亿,一年间就增加到6700多亿。大家可能觉得很奇怪,我们中国的一年的GDP才12000亿美元,怎么会外汇储备一下子增加了4000亿,GDP是个产值,它的利润有4000多亿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外汇储备货币体系增加的那部分钱是哪里来的?实际上是由中国的土地、矿山产生的,是因为没有在人民币体系内反应出价值的那部分,在美元体系中反应出来了。中国出卖了很多东西,换来一些钱,但是钱并没有在人民币中反应出来。

贪官们很多偷的都是美元体系当中的国有财产,把钱转到海外了,而这个,百姓看不出来。一部分出卖的钱返回国内时,百姓就觉得:经济财富并没有减少太多,贪官拿走的也没有太多。实际上,这是经济学中两种货币体制当中的不同的表现,而对国内来说,是隐瞒的,百姓看不到。

***不要成本的廉价的能源

草庵居士指出,中国的土地和矿山资源是没有价值的,在美国或者欧洲的任何一个西方国家,如果挖煤矿、挖铁矿的资源,一定要把山先买下来,把这个土地先买下来,然后才能去挖煤。而在中国是不一样的,要想挖煤,只需跟当地的村长、县长打个招呼,就可以挖。所以在美国,原料成本就很高,要先买土地的成本,而中国就不需要,几个锄头、电钻、风镐,就可以去挖矿山了,支付的只是人工成本。另外,在美国还有环保的成本,在中国没有。这种情况下,中国的资源就很廉价地挖出来卖掉了,这就造成中国的产品整个价格很低廉。

所以,海外的中国产品价格很低,这不仅仅是中国劳动力便宜的原因,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中国的矿山资源没有一个成本价值体现出来,是没有成本的。大量的产品出口到海外去,换取美元的时候,人们还觉得:我经济发展得很快,但实际上中国的经济发展是以出卖未来的资源来换取的。另外,破坏生态环境,把子孙后代的东西廉价的不要本钱的就出让出去了。

***拆迁问题

草庵居士指出,拆迁的问题表面上看是政府为了改善人们的生活进行城市建设所引发的民众矛盾,其实这里面有一个更深层的问题。

中国政府分中央和地方两部分,地方政府有收取土地转让金的权力,这时候,地方政府为了整个的经济发展,所谓的“经济发展”,实际上很大一部分是财政的需要,从深处讲,税收、财政大部分是中央政府拿走的,少部分给地方,地方财政往往是入不敷出。

在这种情况下,就有很多地方政府发现出卖土地是一个很好的解决财政收入的问题,到现在,全国到处都在卖地,卖给外商,卖给企业家,然后把这笔钱作为财政外的收入,大家分掉,有一部分会做个样子,办工厂、办企业,修路等。出让土地转让金这笔收入是在财政之外的预算,也就是说,地方政府出卖的土地的转让金,它可以不交给中央政府,也不列入财政预算,直接拿到当地政府去花费,可以分掉、花掉、吃掉。

同时,很多建筑商和官方勾结,从中谋取好处,而这些好处非常隐蔽。表面上看起来,百姓觉得城市建设得好了,修了个高楼大厦,修了个商场、修了个高速公路,都是政府做的,但实际上,是政府用出卖土地金换取来的。

现在就是这么一个情况:谁能拿到土地,谁就能挣钱。建筑商和官方勾结,拿到土地之后,就逼迫老百姓拆迁。

中国很少有象美国那样靠出租房屋为生的人,所以中国的老百姓被拆迁以后,一定要买房子。政府把好地段的房子廉价地拿到手,然后高价地卖给一些有钱人,政府得到一部分房屋销售的税收,又拿到土地转让金。那些被拆迁的人再到稍远的地段去买房,这样,就形成一个土地不断被开发、被出让,政府就不断地从出让土地当中补充财政收入。

政府做成了一个发展经济的假象,逼迫中国百姓不断地被拆迁、买房。政府为什么强制买房呢?因为海外土地开发商要跟居民协商的,这是我的土地,我居住的地方,为什么要卖给你呢?我不卖给你也可以呀。

中国政府为什么要站到土地开发商的一方,而且动用公安、司法等政府的权力机构而强制性买进,就是因为他有很多利益在里面,这利益就是税收和土地出让金。

***中国股市造假

草庵居士指出,中国的股市往往都是造假,为什么造假?它的目标很明显就是缺钱,上市上股就是想要募集到钱。它们叫股民投资一万五仟亿,回报七百多亿,差额是一万四千亿,其中大部分都是股民亏损的钱,也就是说中国政府在这段时间里,它从征收印花税和证交户的钱就已经超过了五仟亿,另外它从老百姓身上拿走了九仟亿。

证券公司2004年已经全面亏损,平均每家亏损2908万。每家证券公司的资产是900万,而他们亏了2900万。那2000万哪里来的?都是挪用了股民的钱。

***银行坏帐

草庵居士指出,中国房地产定价远远超过公众实际消费能力,高空房率造成大量银行坏帐。另一方面,某些地方银行行长携带巨额公款出逃,而银行则拒绝承担责任,由此造成的坏帐及损失都转嫁到了百姓的身上。政府强迫百姓拆迁,不提供合理的补偿;当新房建好后,又强迫百姓买房,从而对百姓实施二次盘剥。

***中共贪官外逃现象

草庵居士指出,中共官员外逃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这次人大会议,公安部部长助理讲,中国有4000个贪官没有抓回来,拿走了500亿美元,也就是人均一亿人民币。

中国银行哈尔滨分行长高山,骗了十个亿人民币跑到国外去了,所以现在国内的百姓们讲,现在国内骗钱已经不是百万、千万了,也不是亿了,数量已经升级到十个亿以上了。

而在一年之内把这些钱通过各种手段转出去,这得需要更多的人的配合才能做到的,所以这种偷盗是集团化的,而不是少数的。

这个案子出来的同时,保定市的一家“航空证券”的几个人集体卷钱跑了。现在知道的是两个亿,据说最多要达到六个亿,现在还没查清楚。

广东那边也是,深圳的行长全部贪污,没有一个不贪的。三个行长拿走了20几个亿。

另外有一家公司的一位张晨先生,也是卷了钱。卷了十几个亿。他牵涉到的四家上市公司现在都愁眉苦脸的正在想办法怎么补这个窟窿。

草庵居士指出,这完全是政治制度的问题,中共贪官是从上到下的制度化的集团化的贪官体系,中共的制度对贪污腐败已经没有办法挽救了。中国社会越来越腐败。大量高官携巨资外逃,也显示中共官员自己也知道中共不能长久,一片末日心态。

***经济发展与政治体制的关系

草庵居士指出,中国出现经济的问题,实际上完全都是一个政治体制的问题。经济和政治是配套的。

中国是双轨制,政治上实行一党独裁的专制制度,而经济上实行自由资本主义。资本主义建立在一个自由、私有、而且竞争的一个基础上,而共产主义的制度,是要独裁,这两者不可能合并到一起。

独裁的中共就要垄断资源,私人企业不可能发展,国有资产掌握在政府手中,是一个非常大的势力,而私人企业只能是修补共产主义经济制度的漏洞,它不可能成为一个完整的经济体制。

私有制需要公平竞争、自由交换,这点在公有制中体现不出来,就必然形成一个利益化,必然要与权力结合,这种情况下,整个共产主义制度就形成垄断和腐败,而这种垄断和腐败,就更加剧了人民生活的贫富分化。

中国的很多经济问题表面上是经济问题,但根源上是个政治制度问题。政治制度不改的话,中国经济就会走向崩溃。所以根本上讲,中国必须进行政治改革。

草庵居士最后说,在中国,现在根本就做不到这一点,连最基本的人权都保障不了,怎么能保障财产呢?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