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院里的黑暗折磨 (三)(组图) 中共镇压以来 法轮功走过的路系列


张方良,男,47岁,重庆市荣昌县广顺镇人,曾任职荣昌县副县长,为官清廉。2001年10月6在重庆市铜梁县城被绑架, 7月8日在铜梁县医院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 导致神智不清、精神恍惚. 于2002年7月9日去世.荣昌县610恐怖分子企图掩盖张方良在铜梁县医院被注射不明药物致死的事实真相,重兵把守火葬场,且拒绝人们前去吊唁, 还造谣宣传张方良是自杀的.当地群众议论纷纷,一位在行政单位开小轿车的司机说:妈哟!荣昌县唯一的一个清官被抓了,那些贪官反而没事。

前任护士遭精神折磨成精神病患

1.贺祥姑(He Xianggu):女,39岁,湖南省长沙市妇幼健康中心护士。
2.张小梅(Zhang Xiaomei):女,湖南省长沙市妇幼健康中心护士。
地点:湖南省长沙市赤岭路94号,湖南精神病院。
2000年1月1日,当局将贺祥姑与张小梅女士强押至长沙市的湖南精神病院,只因为她们曾上访北京请愿,向政府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她们在精神病院期间被迫服用过量的精神病患专用药物,那些药物导致她们出现多重身心症状。她们还被注射长效神经阻滞剂(氟呱啶醇),那是一种专门治疗重度精神分裂症患者的精神药物。她们身心受虐两个多月。
2000年8月19日,贺女士只因为拥有法轮功书籍而再度被绑送至湖南精神病院。院方除了每天配给她过量的精神病患用药剂,还为她注射双份剂量的氟呱啶醇。氟呱啶醇所造成的影响颇为剧烈,不到半小时,贺女士的胸部便痛得像心脏病发一样。药效一抵达中枢神经系统,运动异常与肌张力异常的病征马上演变成舌头、脸部、嘴部、与下颚等部位不由自主抽动的舞蹈症症状,甚至还影响到她的上身及四肢。贺女士的视力减退,也失去了与人沟通的欲望,因为她光是要开口就非得费尽力气不可。贺女士身上还出现其他严重的后遗症,包括有情绪不稳、坐立难安、失眠、焦虑、激躁、抑郁、嗜睡、精神混乱、头痛、及晕眩等。
到了2000年11月贺女士已不成人形,根本就不像个人样,完全是一付痴呆像。她的眼神呆滞,面无表情;弯腰驼背,手捧着肚子。旁人跟她说话她没反应,就算慢慢的问她问题,她也几乎说不出一句话来。


一名被关在中国精神病院中的中国法轮功学员的妹妹吴莉莉在横滨召开的记者会

陈碧玉三度遭拘押于福州精神病院并被施打药物

陈碧玉(Chen Biyu):女,福建省福州市中国工商银行台江支行职员。
地点:福建省福州市福州精神病院。
1999年11月,陈碧玉女士于上访北京向政府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时遭到逮捕,她返家后被拘押于水头看守所。1999年12月她因为不肯放弃修炼法轮功而被送到福州精神病院。她在那里被强迫灌食精神治疗药物。
陈女士后来从精神病院逃脱。2000年1月7日她再度被捕,直接被送到精神病院去。医院第二区的主治医师在院方高层的授意之下,虽然明知陈女士心智健全,仍用电针虐待她,并为她注射损害神经的药物。在酷刑凌虐下,她记忆消退而且失禁。后来她被转至另一所医院,因为付不出医药费而出院。她回银行复职,而他们试着逼她辞职,但陈女士向银行据理力争,因为她遭受了不公正的惩罚。然而正因如此,她又被送回福州精神病院,最后也被银行开除了。

瞿医师在精神病院里受虐六个月

1.瞿亚男(Qu Yanan):女,46岁,安徽省合肥市荣事达诊所医师。
2.另外三名法轮功学员:安徽省合肥市的操萍(Cao Ping)、朱为芙(Zhu Weifu)、林桂源(Lin Guiyuan)。
地点:安徽省合肥市黄山路316号,第四人民医院(此乃一精神病院)。
瞿亚男医师上访北京请愿,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因而遭到逮捕,硬被送至第四人民医院(此乃一所精神病院)。那里的医师将她与其他4、50名精神病患关在一起。瞿医师因为不肯接受静脉注射点滴,便被绑在床上、用针头插了十几次。他们为她注射镇静剂,折磨她直到子夜。瞿医师为了抗议遭受不人道的待遇,于第二天起开始绝食,并要求被释放。从那时候开始,瞿医师每天从鼻子被强迫灌食两次,她的鼻腔及食道因此而出血。他们每天给她注射两次镇定剂院方在为她强迫注射麻痹药物十多天后,开始强迫她每天两次服用精神病患专用的药物。有一次他们发现瞿医师偷炼法轮功,便立即将她绑在床上,并从当天起将剂量增加一倍。这些注射药剂的长期作用极具摧毁性,她变得十分疲倦、行动缓慢、双手抖动、视力衰退,成天昏沉。有一天瞿医师要走去厕所时突然觉得头昏,然后就失去意识倒在走廊里。由于药物的毒性她出现泛发性浮肿的症状,她全身肿大,腰围从20英膨涨到35英。
瞿医师要到2000年11月22日才被释放,她总共被关了六个月又六天。其他与瞿医师一起关在同一间精神病院的法轮功学员有:操萍、朱为芙和林桂源,他们在院里的遭遇也差不了多少。



两张照片的对比: 吴玲霞被劳教所折磨的不成人形 含冤去世


吴旭珠于佳木斯精神病院受虐后导致记忆丧失

吴旭珠(Wu Xuzhu):女,45岁,前为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城乡建设委员会计财科会计。
地点: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佳木斯第三人民医院(亦称佳木斯精神病院)。
2001年2月9日,吴旭珠女士前往北京请愿,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公安拘留她,并将她送回佳木斯市的永红公安站。2001年2月14日,她工作单位的高层也不问有无医学或法律根据,硬将吴女士送进佳木斯精神病院。那里的医生不做任何检验,就宣称她患有抑郁症。院方接着便将她绑在床上殴打她,还把药硬灌进她嘴巴里去。院方在为她进行静脉点滴注射八天后,改用口服药丸,那是俗称“可乐静(或称冬眠灵)”的抗精神病药物的一种。在接受静脉时,吴女士觉得口渴、暴躁;她出现运动异常的症状,舌头因肌张力异常而突出,腿部肌肉痉挛。她的脚软,根本无法行走。她全身都痛,很容易就变得激躁。服用口服药丸后,吴女士觉得虚弱无力,此时她深受记忆衰退、嗜睡、慢性头痛所苦。2001年3月13日,她因为付不出医药费而出院。院方拒绝给她诊断报告或任何就诊纪录。
法轮功学员于唐山市立精神病院受虐
1.邱丽英(Qiu Liying):女,河北省石家庄市石家庄炼油厂化验员。
2.段津津(Duan Jinjin):女,24岁,河北省人。
3.何静(He Jing):女,23岁,河北省唐山市华联商业大楼职工。
4.赵淑英(Zhao Shuying):女,50岁,河北省廊坊市三河县人。
地点:河北省唐山市唐山市立精神病院(又名唐山第五医院)。
2000年6、7月,河北省第一劳教所暗地里将邱丽英女士、段津津女士、何静女士、赵淑英女士等法轮功学员送至唐山市立精神病院,只因为她们不肯放弃修炼法轮功。
这四位女子和40名重度精神病患关在一起,完全与外界隔绝开来。虽然她们一入院所做的检查显示她们是健康的正常人,她们的纪录表上却标示为“偏执性精神病”。她们的家属完全未被告知她们被送进了精神病院。
她们四个对药物都有严重的抗药反应,有些甚至危及性命。她们请求院方不要强迫她们服药,因为她们是健康的人,但院方说只要她们放弃修炼法轮功,这种虐待行为就会停止。护士长向劳教所管理处的张姓领导报告,说这几位学员对药有严重的过敏反应,然而张姓领导叫他们只管继续给药就是了。院方经常使用药物及电击来行事,有一名学员在遭电击后手脚开始发抖,人变得紧张害怕。
学员们为了抗议非法羁押与虐待的行为便进行绝食抗议,但却遭院方强迫灌食;护士长还将未经消毒的灌食管留在她们胃里整整一个星期。塑胶做的管子在她们体内膨胀,她们喉咙肿大,几乎全被痰给堵死了。
邱女士进行绝食抗议三个月的时候,心舒张压只有30 mm Hg,然而院方却给她服用抗精神病药物。第二天邱女士的脸肿了起来,呼吸困难,但院长和包医师坚持继续用药,并多次为她施行电击治疗。经此番折磨后,她的舌头因肌张力异常而突出长达12小时。她也出现心悸的现象,脸、嘴、舌头都发紫;并且头痛欲裂,害她在床上翻来滚去。她后来形容当时真是“生不如死”。而段女士同样也是痛得无法入睡。
院方将何女士绑在床上,好将液体与食物灌近她体内。只要何女士拒绝服药,院长便指示护士长增加一倍剂量。被灌了药之后,何女士无法起身,面容槁灰、精神混乱、日夜昏睡,甚至失禁了也不自觉。院方换新的未经消毒的塑胶管来进行强迫灌食。这些新的塑胶管伤害了她们的鼻腔,使她们大量分泌鼻涕,何女士更是涕泪齐下,且出现头痛和心悸的症状。
赵女士入院第一天手脚就被绑在床上,好几个人把她压住,将针头插进她身上。她的血溅了整个床铺和地板到处都是。没有人通知她的家属她被送进了精神病院。2000年6月,赵女士被强灌及注射药物后出现精神错乱的现象;她因为药会使她紧张并使她多次昏厥而拒不服药,却遭电击对待。她醒过来后放声大哭,求她丈夫带她回家,但院方拒绝放人。她的工作单位告诉她只要她放弃法轮功,就可以以正常人的身份释放;不然的话,她就会被当作患有强迫性精神官能症患者,必须继续住院,还会持续遭受药物注射及以电击相待。

安康精神病院医师强迫用药并凌虐法轮功学员肉体
来自河北省的学员,计有:
梁志芹(Liang Zhiqin):女性;倪英琴(Ni Yingqin:女性,53岁;董淑桂(Dong Shugui):女性;赵惠霞(Zhao Huixia):女性;马晋华(Ma Jinhua):女性;邵丽燕(Shao Liyan):女性;张淑娟(Zhang Shujuan):女性;李丽农(Li Linong):女性。
地点:河北省唐山市安康精神病院。
过去两年来,安康精神病院一直在拘押法轮功学员并加以凌虐。下列为几个法轮功学员在这间医院里受虐的案例。
梁志芹女士因为修炼法轮功被捕,被送到开平劳教所。2001年1月,她遭受电击棒酷刑虐待。为了抗议非法羁押与虐待行为,她与其他几位同修进行绝食抗议。她便被送到了安康精神病院,在这里她的手脚被绑在床上,然后被迫服用专治毒瘾或精神疾病的药物。一被注射药剂她马上感到胸口剧痛,在床上痛苦地挣扎。之后好几天她四肢无力,甚至连日常小事都做不来。粱女士因为被注射药剂的胸口剧痛,昏倒过两次;然而医院某主任医师听闻此事后,却说:“你要是再绝食看看,我就打另外一种药,让你更加痛苦。”有一次她因为与他人谈论法轮功,而被惩罚吊在走廊上,只有脚指头构得到地。她因为长时间仅单手被吊起来而昏了过去,瞳孔放大,膀胱失禁。


国内学员去天安门广场打横幅 被警察迫害后强行注射药物的收据


倪英琴女士因为安康精神病院的医师怀疑她私炼法轮功,手被铐在走廊上好几小时。一名医师掌掴她脸部许多下,而另一名医师在旁出言威吓。接着他们为她注射一种药,一注射后她便严重抽搐、刺痛难堪。之后她觉得昏昏欲睡,有好几天无法平稳地行走。
董淑桂女士与赵惠霞女士在唐山市第一看守所进行数日绝食抗议后,被转送至安康精神病院。一入院她们便听到一名医师说:“先给她们俩来上一针。”注射后她们马上变得焦虑、坐立难安。她们四肢抽搐而麻木,浑身无力,想走路也走不上几步。头脑变得不清楚,难以入睡,痛苦地在地上转圈。董女士则因为炼法轮功,于绝食抗议第14天时被铐上了好几小时的手铐。
其他几位法轮功学员,马晋华女士、邵丽燕女士、以及张淑娟女士也被注射了同样的药剂,而且也被绑在床边好几天。她们的身心都惨遭安康精神病院的医师摧残。
李丽农女士因为拒绝放弃修炼法轮功,而被她的单位非法送进安康医院。她在医院里被拘押了两个月,身心皆深受折磨。她每日都被迫服用治疗精神失常及毒瘾患者的药物;被注射这些药剂之后,李女士的意识不清、呆滞、紧张,走路需要人搀扶,而且说话不清楚。她也曾被绑在床上达三天之久。


国内学员去天安门广场打横幅 被警察迫害后强行注射药物的收据

刘建利被工作场所送进精神病院

刘建利 (Liu Jianli):河北省玉田县南仓煤矿职工。
地点:河北省唐山市立精神病院。
1999年8月29日,刘建利先生上访北京,争取修炼法轮功的权利,随即便遭到逮捕。中央政府采取连坐法的政策:只要有学员前往北京请愿,其工作职场的领导便会受到上级单位的指责与处罚。刘先生工作单位的共党领导为了规避此种惩罚,便谎称他患有精神疾病,但刘先生其实健康得很。他们将他丢进唐山市的唐山市立精神病院。刘先生被强迫服药,并逐渐增加注射耗损体力的药剂。刘先生于医院遭受此般虐待后几乎无法正常行走。

周医师被拘押于潍坊市立精神病院达81日

周恩光(Zhou Enguang):女,47岁,山东省潍坊市医师。
地点:山东省潍坊市潍城区潍坊康复医院精神疾病科。
1999年12月8日,当地政府因为周恩光医师不肯放弃修炼法轮功,而将她送到潍坊康复医院的精神病房;但从来没有入院纪录及诊断报告存在。周医师也从未被告知任何诊断结果、治疗计画、或是使用的药物。他们甚至不曾做任何医疗程序、使用药物、或药物反应的报告。
周医师的家属多次向高层请求释放她;他们甚至去找过潍坊市潍城区卫生局的局长,但没有下文。周医师被迫在精神病院待了81天,最后是她的家人帮她逃了出来。为了不再被抓,周医师离家出走、无家可归。她的丈夫因为她的逃脱而被拘留了两天,就关在潍坊康复医院精神病房一间不到10米平方的房间里。他们还威胁他要是不交出周医师来,就撤销他职务,开除他的公职。

一家有两人被关在同一间精神病院里

1.龙翠华(Long Cuihua):女,江苏省昆山市张浦镇北村人。
2.周月林(Zhou Yuelin):男,龙翠华之夫,江苏省昆山市张浦镇北村人。
3.周强(Zhou Qiang):男,龙翠华之子,湖北省武汉市武汉测绘科技大学(Wuhan Topography and Cartography University)。
龙翠华女士、他的丈夫周月林先生、及其子周强先生因为修炼法轮功遭到迫害。2000年6月28日,一家三口都被送进看守所。在监禁期间他们便屡次接受讯问,遭到各种人身攻击、恶毒的酷刑、辱骂、及毒打。2000年7月28日,龙女士的丈夫获释,龙女士母子则被送进昆山市的城北精神病院。他们被当成精神病患看待,并被迫服用精神治疗药物十多天。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