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父亲致信”尊敬的国内外媒体”


您好!

你们现在所看到的这封信,是一位父亲在女儿被恶徒强奸未遂谋害致死后的泣血诉告。女儿冤死后,我到处奔波、到相关职能部门上访、告状;但由于凶手父母动用社会关系买通政法机关,一只只幕后黑手层层阻扰,徇私舞弊、欺上瞒下、贪赃枉法!我奔波五年有余,冤不能申,仇不能报,妻子也因女儿之死,急得精神失常。

我夫妇二人为上访告状,田地荒芜,生活艰难。在此求天无路、诉地无门的绝境下,我只有求助于在新闻界从业的诸位,为我那冤死的女儿申冤。现在,我把我女儿黄芳霞在大悟县棉纺厂惨遭谋害丧命的基本经过简述如下:

小女黄芳霞,1997年考取湖北省咸宁财税会计学校。当时家庭条件极为困难,她是靠父母在家种田、打柴,妹妹辍学外出打工供给,好不容易才完成学业。 2000年6月我女儿从学校毕业,我村的村支书李传发(后在大悟县城新月歌舞厅当老板)听说此事后表示要给我女儿介绍工作,但向我家索要三万元介绍费。无奈家境贫寒,拿不出这么多钱,但为了不耽误女儿的前途,只得咬牙答应。

后来,李传发通过他的熟人李承德(县水电公司办公室主任),联系上了谈汉波(李承德的老表、孝感市华浩科技发展公司总经理),谈汉波发话可以接收我女儿到他公司工作,还说要介绍我女儿给他表侄李冰华(李承德惟一的儿子)做女朋友。

我见事情谈妥,就写信到广东我女儿实习的地方,让女儿回来准备上班。2000年5月19日我女儿回家;5月21日我送女儿到孝感谈汉波的公司面试。面试后,谈汉波决定安排我女儿到大悟县棉纺厂接任出纳员的职位(该厂有谈汉波公司的股份)。5月29日,我女儿到该厂报到。谁知我女儿上班才四天,不幸的事情就发生了。

2000年6月2日这天,我侄儿黄晓能突然通知我,说芳霞在城关出了事。当天下午三时左右,我心急火燎地和侄儿黄晓勇赶到县人民医院,只见我那可怜的女儿在抢救室里奄奄一息,一问医生,说已无生还的希望。我当即扑到在我女儿身上嚎啕大哭!

正当我悲痛欲绝时,张冬平要我说一下我女儿生前的一些情况,我以为他只是在履行一些必要的手续,我后来才知道他是在玩弄手段,那是一份同意火化的笔录!!笔录写完后,张冬平要我按手印,李传发见我犹豫,就强行拉着我的手往上按。最后,由李承德签字,张冬平、李春生(绵织厂会计)帮忙搬运尸体强行火化。他们这是毁尸灭迹,掩盖真相,制造冤案。

就在这个时候,我注意到了当时在场的有一些人:李承德及其妻女、李传发、谈德平(谈汉波之弟)、张冬平(城东排出所所长)、万锋(大悟县法院副院长、李承德的亲外甥)等人。下午4时,谈汉波赶到现场。6时20分,医生宣布我女儿抢救无效死亡。据医生解释,我女儿是隔氧死的,而并非农药中毒!医生还说,我女儿进院时是被一个50岁左右的男人和两个青年人匆匆忙忙送到医院,说此女是服农药自杀。我女儿一停止呼吸,早已在旁边等待不急的李承德、李传发等人抢着要将我女儿送往火葬场进行火化,我想我女儿生前性格开朗,怎么会无缘无故的自杀?所以我坚决不同意,提出要作法医鉴定,查明我女儿的真正死因。

我不明白,对于非正常死亡的人口,大悟县公安局为什么不立案调查死因就强行将人火化?为什么李承德、李传发等人会出现在现场?如果说我女儿真的是自杀身亡,为什么张冬平、李承德、李传发、万锋等人拒绝作法医鉴定?这里面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我决定自己去查清女儿的死因。在我细心的访问过程中,棉纺厂的部分知情人吞吞吐吐,既愤慨又害怕,怕凶手的淫威,怕惹火上身。但还是有一些有正义感有良知的人,告诉了我一些事实真相,但要求我为他们保密,不到万不得已不敢出面作证。他们说,李承德过去在绵织厂当过保管,他的儿子李冰华是个流氓,仗着他父亲的势,经常到棉织厂调戏年轻貌美的女职工,人们对此都是敢怒而不敢言。

棉纺厂职工还告诉我,在我女儿上班之后,谈汉波、李承德等人有意安排我女儿住一间没有栏杆的破窗户寝室,这是有意设计的阴谋,让李冰华强暴我女儿,逼我女儿就范。谁知我女儿不从,大声呼救,他们怕事情败露,悉起毒心掐死我女儿,并买来农药往我女儿嘴里灌,制造服毒自杀的假现场。我还到医院查看了病历,结论是呼吸衰竭,系生前被人掐勒窒息濒死时灌下农药!!!

我女儿被害的那天早晨,李冰华带着一帮狐朋狗友闯进棉纺厂,人们听到我女儿的呼救声,就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人们谁也不敢多事。过了片刻,李冰华和同伴急匆匆的冲出厂门走了。谁知道过了一会,李冰华和他父亲李承德及同伴又回到了棉纺厂,折腾了一会就把我女儿抬走。正当人们在议论这件事的时候,李传发突然闯到棉纺厂,用低沉严厉的口气说:“今天发生的事情,日后有人来厂调查,你们应该说不知道,如果有人胆敢说真话,他就会死无葬身之地!”交代完了,他也匆匆而去。

我女儿被害后,李承德深知事情闹大了,便躲到外地,但被棉纺厂迅速追回,要李承德承担相关的民事责任。李承德见势不妙,便急忙找到李传发出谋划策,李传发知道我女儿是他以找工作为名从广东要回来的,怕脱不了干系,不得不入伙。紧接着李承德又找到自己在大悟县法院任副院长的外甥万锋帮忙出主意,万锋便通过大悟县公安局副局长万道保,让他招集城东派出所所长张冬平、谈德平、绵织厂会计李春生及谈汉波等人商量计策。

我明白了在我女儿被谋害后,大悟县公安局不立案的原因;也清楚了真凶背后所牵涉到的复杂的社会关系。大悟县公安局分管刑警大队副局长胡功友是李传发的姨弟,是胡下命令对本案不必侦破的。大悟县检察院副检察长李传应是李传发的堂兄弟,是他阻止不立案的。大悟县法院副院长万锋市李承德的亲外甥,本案自始至终他在起主要活动作用。孝感市华浩科技发展公司总经理谈汉波是李承德的亲老表,在孝感关系复杂。后来此案在孝感也不立案,谈汉波和田力(孝感市政府秘书长、李传发的拜把兄弟、曾经在大悟县当过县委副书记)起了主要作用。案发后,万锋通过万道保(大悟县县公安局副局长),让他指使属下城东派出所所长张冬平破坏现场。张怕得罪上司,只好照办。然后通知刑警队作勘查,炮制假材料。

于是,公安局只凭假现场和伪证,就草率定论我女儿为服毒自杀。李传发怕索要3万元介绍费的事情曝露,李承德怕惟一的儿子受到法律制裁,谈汉波怕受到经济损失,所以这群人狼狈为奸,达成一致同盟,联合作假案,利用各自的社会关系,掩盖事实,制造冤案。

我女儿的死在社会上反响极大,人们纷纷议论说,棉纺厂有名女职工被人强奸未遂谋杀,因政法机关包庇真凶,死后竟然被公安局强行拖到火葬厂火化了,人白死了,大悟县公检法黑了天。

我见在大悟县为我女儿申冤已然无望,于是我决定到孝感市公安局去上访。谁知道他们又把关系疏通到孝感市,连时任县委书记的李海华都出面了。由他带队到孝感市有关部门去汇报案情,同去的还有县政法委书记戴传亮,县公安局副局长万道保、胡功友,县检察院副检查长李传应,县法院副院长万锋等6人。他们企图掩盖事实,蒙混过关。因为在孝感市已经有政府秘书长田力和谈汉波在孝感的各种关系,再加上孝感市公安局局长汪昌铁又曾经在大悟县担任过县委书记,怕牵连到自己。所以,孝感市公安局自然就不再要求立案,按照大悟县公安局的假结论认定我女儿是服毒自杀。面对如此强大的势力,我想为我女儿申冤实在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啊!

我上访到湖北省省公安厅,有关领导作过批示,但没有任何效果。当我再次到省公安厅上访时,省公安厅保卫科竟然连门都不让我进了。后来我才知道,大悟县公安局信访科的科长李克连是李承德的亲戚,就是他打电话到省公安厅信访处,说我是无理取闹,叫省公安厅信访处的同志不要再理会我。

后来,我们夫妇再次到孝感市公安局信访科上访时,赵科长很不耐烦,劈脸就打了我妻子两个耳光,还恶狠狠地说:“打死你,看你还到处上访!!”当场就把我妻子打在地上痛哭。从孝感市公安局出来后,我看着在一边痛哭的妻子,想着女儿冤死在前,妻子被人毒打在后,望着茫茫苍天,哭都哭不出来了。

五年来,我不断为我女儿的冤情上访。省公安厅信访处不让我见厅长,让我找孝感市公安局。我不敢再找孝感市公安局,因为他们不仅不作答复,说多了还要挨打。我再找大悟县公安局副局长胡功友;我气愤的说:“这人命关天的案子你们都不管,这大悟县简直黑了天。”胡局长不在乎的说:“你说黑了天就黑了天。”

2001 年春节前,我只好提着大铜锣到省公安厅门口喊冤,信访处李处长出面说:“春节后我们一定督促解决。”然后打电话让大悟县信访办的人把我拉回去。然而春节后,依旧没有消息。而大悟一位姚副局长劝我说:“不要上告了,既然这么多人开会商量担这个案子,你到哪告都没有用。”

当我再次到省公安厅上访时,我听见省公安厅信访处张处长在电话里问孝感市公安局:“你们是怎么搞的,还不把这个案子处理一下?”而孝感市公安局在电话里回答说:“我们假结论已经下了,我再怎么处理呢?”我心里猛然一惊,原来他们早就上下窜通一气,要把我女儿冤案一直蒙哄下去。他们竟然这样恣意践踏法律,国法何在,天理何在啊!!!!!

一位父亲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