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情者曝光中共军队的黑幕


中共是集人类有史以来邪恶之大成者,所谓“成”,并非“成功”,而是汇集一切邪恶于一身。如果把中共之邪恶比成毒蛇,它的宣传部门就是“蛇身”,把其党之邪论灌输于民,缠绕在中国民众身上;那么,它的军队就是“蛇头”,不仅支撑着中共作恶,还直接吞噬着众多生命。

  中共军队的名称几经变更,现称中国人民解放军,最早的正式名称是“工农革命军”,这是地地道道的陈胜吴广式的农民起义军,后来与从南昌起义的正规军合到一处,称为“中国工农红军”。1937年后,因掩人耳目、搞假抗日的需要,更名为“八路军”、“新四军”。1946年后,使用现名称。一些其它名称都属临时或局部的名称,如上世纪50年代,中共出兵朝鲜半岛,出国部队统称为“中国人民志愿军”,但回国后名称自行取消。

  一、军队的性质决定了它在其党内的邪恶“蛇头”地位

  中共军队的自述为:中国共产党缔造和领导的革命武装力量。正如它的自述,中共军队就是共产党组建的、为夺取政权的武装集团。共产党一向崇尚“暴力革命”,所以,军队就成了共产党初期的最重要组成部分,甚至是全部。1927年前后,中共建成军队后,其党的重要领导人无一不在军队中担任指挥官,无一不着军服,在夺取了局部的地方政权后,又把其军队中的人派到地方政府工作。1949年10月夺得国家政权后,仍然是这样的情况,军队中的指挥官变成了官员、警察、民兵、工人等,他们很“习惯”的用军事管制的办法来治理一方土地。他们把“唯上”的“服从命令为天职”,带到了政府运作中,变成了只为上负责,不用为下负责。这样,造就了政府部门大小官员的对上奴性、谄媚,对下专横、凶残的性格特点。由此可见,中共军队支撑着中共的生存,输送着中共所需的各级各类“领导人才”。军队是中共的“兵器”,中共军队的最高指挥机构--军事委员会是共产党内地位最高的部门,而毒牙是毒蛇最有力的武器,从这简单的类比中,也不难看出军队的“蛇头”地位。武装警察、预备役、民兵及警察等,它们都是从中共的“红军”发展、分支出来的,它们都实行军事化管理,都是中共的暴力机器,都具有传统意义上的军队的特点,因此,这些“准军事力量”,也应视为广义上的“中共军队”。

  二、中共对军队的严密控制是邪恶“蛇头”的基础

  中共的“党指挥枪”、“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等论调都反映了对军队的严密控制。军队本是属于全民的,是国家之公器,而中共却把军队变成了自己的“家丁”,对这个“家丁”也是控制最严的,“文革”时期的一句话,可能更说明问题,“全国学习解放军,全军学习空军”,在中共的调教下,军队成了中共一个最大的奴婢。

  共产党对军队的控制体系(现阶段)是:排设党小组,“党支部建在连上”,营(或相当营)以上的单位建有党委,其党的最高领导人出任军队的最高统率。通常是,连队的政治指导员任党支部书记,连长任副书记。营政治教导员任党委书记,营长任副书记。团政治委员任团党委书记,团长任副书记。团以上雷同。在战乱年代,中共军队的军事指挥官同时又首先是本级的党组织最高领导,只有所谓的中央略有不同,那是因为它要听共产国际的指令、受共产国际的支持。这样从军队的最基本单位开始,每一层每一级都受到共产党的控制,而这种控制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控制精神。共产党深深知道军队是它统治的基石,而不是民意,所以十分注重对军队的“教育”,目的就是实行精神控制。从士兵一入伍,就要进行“合格军人教育”、“爱国(党)主义教育”,普通士兵和军官要进行“革命传统教育”、“人生观教育”为主要内容的各种教育学习,中高级干部要进行“三讲”、“三个代表”等类“讲政治”的教育,这样有系统的把一个老百姓变成一个工具,其核心内容是“执行命令听指挥”,一位政委在“三讲”教育时就私下说,“讲政治那不就是叫人都听他江泽民的嘛,他自己不能说‘都要听我的’……”在这种强力灌输洗脑中,人的良知与人性在一点一点中泯灭,从而变成一个专制机器。相应的,不能很好执行上级命令者均受严罚。“六四”期间,中共三十八军军长因对学生采取镇压措施有不同的看法而被撤职,对三十八军大换血,并把这支军队推到镇压的一线。一个中共王牌集团军的军长尚且如此,其它人更不能免除被强制控制的命运了。

  (二)控制晋升。中共军队中军阶升迁都要“党委讨论通过”,如果不是党员,或者不同意党的领导的观点,都将无法晋升到高一级的职务。我就知道有许多这样的例子,一个刚从军校毕业的排长,如果不是党员,就没有资格参加连队的一些会议,这样的军官会被一些老兵看不起。如果这个新任的排长人缘还可以,那么连里就要想办法让排长先入党,也为以后的晋升打下基础。参加过“六四”镇压的士兵中许多都提了干,并把参加“戒严”当作其政治资本在档案中重重记了一笔,然后在“保守秘密”的训令下被当作“骨干”分派到全军各地的部队,这样,既让当事人消失在了人们的视野中,又把士兵们“分而治之”了。一个参加过“六四”镇压行动的士兵,被提拔成了排长,分派到边远地区,当周围的人问到他“六四”的情况时,总是一言不发,叉开话题。参加过“六四”镇压的军官,特别是一线的基层指挥官,以同样的手法,记功、升职后散到了全国各地,既使有采访、调查者都很难再找全他们了。江泽民在军队内拉拢党羽、提拔将军、加封军衔,也都是为了牢牢控制军队,因为中共的“暴力教育”是:枪杆子里出政权。所以必须要满足、并激发一些人更大的权力欲望,这样才能更好的让他们跟着中共走。

  (三)控制经济。1949年后,中共军队的福利待遇一直要优于同级的政府部门,工资水平普遍较高,在医疗、住房、家属就业、子女入学及就业等方面都有相应的照顾。而这都是在对党效忠的基础上的,否则,一旦党委要求军人离开军队或开除,都将失去这些福利优势。江泽民主政期间,不顾国家经济负担,多次提高军队人员的工资和福利水平,以期达到腐蚀良知、笼络人心的目的。在军队转业干部中就有这样的话:“不管是上尉中尉,都无所谓;不管是上校中校,一概无效;不管是上将中将,回家都打麻将”。这里边深含着军队干部转业到地方后,待遇落差大的无奈和怨气。近年来,许多退伍转业老兵就是因为他们的待遇与现在退伍转业待遇相差太多而集体上访。

  就是在这样的严密控制下,才造就了中共军队,才使其具有“蛇头”的暴力、凶残作用。

  三、中共军队的“先进模范”体现邪恶“蛇头”的作用

  中共军队在其宣传工具中是:“正义之师、胜利之师、文明之师”、“最可爱的人”。始终“勇立潮头”,引领着民众的思想。中共军队在七十多年历史中,已经积累了几乎古今中外的所有的“树立形象”的“经验”,也几乎成功的在民众心中塑造了一个完美形象,几乎成功的误导着人们的思想。给人一种错觉,好像中共是最好的,军队是最人民的。它的基本方法分为对内和对外两方面。

  一方面是对外极力美化。中共军队从建军初就一直被牢牢控制在中共手中,但是却被美化成“人民的子弟兵”,既然是“人民的子弟兵”,那理应由全民选举产生的权力机关或政府行政长官担任最高指挥权,绝非“党的军队”、“党指挥枪”,如果真是“人民的子弟兵”,就不会向人民群众下狠手、向学生市民开枪了。然而,“人民的子弟兵”这样的宣传,不仅欺骗了民众,更严重的是给人一种“党代表人民”的潜在的错觉,这种错觉正是其邪恶的“党文化”在人们头脑中的体现。在遇到地震、洪水等重大灾害时,总是要大力美化军队的作用。“九八抗洪”中,人们看到电视画面都是士兵扛着沙包飞快的跑,实际上更多的是中共电影中展示“旧军阀”的画面,“大官吆喝,小官鞭打”(当年的目击者说)。而中共军队严重的腐败、甚至对无辜的杀戮,更是都罩在了那种完全虚假的“光环”之下,使人们看不到它的真面目。

  由于中共军内实行的是完全的人治体系,权力根本不受制约和监督,所以,卖官买官就成了一种普遍现象。九十年代初就有排级军官不无调侃的说:“每个月省吃俭用,拿着那几个可怜的工资,还不够去‘孝敬’领导。”在军队里,年节的礼品、领导子女的“压岁钱”、探亲请假的“请假礼”、归队后的“归队礼”、晋升后的“升职宴”……名目繁多。一些要好的军官闲来无事,经常聊到此事,这个转志愿兵花了多少,那个当官送了多少……。据一位刚提副团级的军官介绍今年的“行情”,“正营调副团得花10万,那都是明码标价的。我花了3万……”,另一位将要升副团级的军官,花一两万元卖一个纯金羊送给了顶头上司,而这只是送礼的一部分。其实,下面的卖官买官却完全来自上面,部长给军区司令是送高档汽车,军区司令给总部是用火车皮拉的满满的东西、豪华别墅……这些事屡见不鲜,这些钱从哪里来?那些有权力的军官无非是贪污军费或军队生产经营所得,没有权力的低级军官就只有“喝兵血”(即榨取士兵)了。

  近年来腐败泛滥,军内更是腐中之腐,早在八十年代末军内就有这样的顺口溜:“(女兵)要提干,献青春”。军内高级军官,如肖华(原总政治部主任、上将、《长征组歌》的词作者)等人的淫乱故事更是广为人知。我就曾在无意间亲眼目睹了一个部队的最高军事长官与下属的妻子幽会,很快,那位下属被提升了,是有意的“性贿赂”,还是诱奸后要挟就不得而知了。当我看到这样的事时,愤怒、紧张、激动、忧伤等各种坏情绪长时间压在心头。我曾对一位朋友,也是军队的高干子弟说起这件事,她不屑一顾,说:“这事多了。”她也举了许多例子。后来我才知道,这样的事几乎在所有的团以上单位中都曾有过,许多人都“习已为常,见怪不怪”了。手中掌握着重要权力的军官,如行政长官,以及军务部门、干部部门、组织部门等等,许多都有“好色”的恶习。当年从对越作战前线回来的军官,更是带了成箱成箱的黄色录像(边境地区色情泛滥),把嫖妓的“光辉”事迹当成炫耀。一些军官更是把“黄色电影”当电视剧公开看,有时不光大官看,还给下属们交换看,就连一些他们亲近的士兵都受到沾染。

  这些真实的情况,外界和民众几乎无从知晓,相信着中共电影电视剧制造出的那个“光辉形象”,要揭露中共,那么其军队--中共树立的最高模范的真实脸孔也必须展示于世人。

  一方面是对内利诱和欺骗。中共军队总结了历史的经验,特别重视内部的“稳定”,这也是其害人的根本,如果没人死心踏地跟着它了,那它也就解体了。其中对内的利诱和欺骗就是其主要手法。

  凡是要“执行重大任务”前,中共军队从上到下,无一例外的要搞“动员”,号召军官士兵“全身心的投入”,强调“纪律”,更重要的是“火线入党”、奖励、记功等,由于其“党文化”的毒害,一些人常把这种时机当做捞取资本和升迁的机会,心甘情愿的为其卖命。“九八”洪水期间,恶首江泽民亲自到河边鼓动就是一个最好的体现。

  军队的经费项目繁多,但真正用到“正事”上的少之又少。有人估算,一百万元经费,而实际的花费只有六、七十万,这还是比较廉洁的情况。因为中共军队的完全人治化,各种招待挤占了大量经费,使基层经费不足,就产生了下级向上级领导个人要经费的现象,但这完全取决于上级领导个人的喜好,因而,像这样争取来的经费,会给那个审批的领导一部分,再给要来经费的人一部分作奖励,一些掌权军官再“报销”一部分,这就使得经费大打折扣。而这种情况亦然成了“潜规则”,既使纪委也不管不问。能要来经费的人就成了香饽饽,一路奖励、升迁,这样现实中的现象,使多数军官默认了这种现象,更加剧了恶性循环。这也是另一种的利诱,因为升官就意味着财富,能弄来钱就意味着升官,归根结底,还是来自中共邪灵“一切向钱看”的教化。

  一些军官在当官过程中,也就经常会使用收买的办法来笼络人心。了解中共军队四总部的人说,那里有三个“三分之一”:三分之一是高干子弟,挂个闲职只拿工资不见人;三分之一是接待公关,吃喝全报年年奖励受器重;三分之一是完成工作,劳心劳力赔着身体不讨好。当然到下面的部队是同样的情况。为了笼络不同类别的人,会采取不同的办法,也经常给一些小恩小惠,会“关心”的问:有没有要报销的发票……等等,这种利诱就使层层的人治链条更加牢固,而实质上是拉拢更多人下水,都当那“一条线上的蚂蚱”。

  说到欺骗,中共军队的欺骗可以说超过了中共内部的任何一个系统。中共军队政治部门有一项“重要”的工作,就是“培养典型”。开始我还不明白怎么叫个“培养”,只是看到一帮“文人”在屋里开会、讨论。问了一个干事,他才说:“就是聊天……时代需要什么样的典型,我们就有什么样的典型。”我说:“那不是胡编嘛。”他还振振有词:“典型的事迹可以不是一个人去做的,可以把另一个人的事安到这个人身上,典型的作用就是引导人嘛。”这就是十足的造假,还找到了一个“合理”的借口。在这一理论指导下,中共军队造出一个又一个“高、大、全”的“英雄形象”,而其中众多部分是凭空捏造出来的。

  “九八”洪水期间推出了一个牺牲的“英雄”李向群,在所有方面都塑造成了先进,但据了解他的人反映,他的死是他身体弱、当官的催得紧,平时也是表现平平……

  某部队推出了一个“养猪大王”,说多么会养猪,把猪养得如何好……但实际上却是,那个地方根本就不适宜养猪,他也没有把猪养好。当莫名的成为“典型”后,人家要到那里去参观,部队忙不迭的重修猪圈,到当地群众那里租用体大膘肥的猪供人参观,就为这一个“典型”,多花了不少冤枉钱。当然培养出这么个“典型”,自然当官的要再升一级了。

  造出一个“典型个人”容易,要造出一个“典型单位”就要难了。在造“典型单位”时,常常时几级“工作组”“蹲点”,抽调精良的人力、充足的财力物力支持,搞出一个一个项目让人来看。要表现如何搞好军事训练时,把一些尖子调到一起;要表现如何搞政治学习时,让军官士兵临时写笔记,收集齐每天的报纸,请“文人”重新设计板报、墙报,请导演编排文艺节目等;要表现如何搞好后勤时,重新整治房屋,墙面粉刷一新,让士兵拉着绳子把田埂打成有棱有角的小“土墙”,把当地群众请来穿上军装做豆腐,把群众的猪请来“装门面”……更有甚者,把猪养到三百斤还不吃肉,只为参观;把猪圈用水冲净还不说,还在猪蹄子上黑色鞋油以示“干净”……可谓花样翻新,层出不穷。在文字材料上,更上“锦上添花”、脸上贴金,极尽夸大之能事,目的只有一个,造“典型”、捞资本。

  这些办法被中共军官们屡试不爽,一级骗一级,得了个皆大欢喜。在一次由中共军队总部上将参观的大型军事演习中,就出了许多笑话。表演地空导弹打飞机时,指挥员下达点火命令后,导弹直冲云天,不知飞哪去了,解说员的解释是:靶机飞出了预定的空域。敢情“不是我们的导弹不好使,是敌人太狡猾”。然后发射第二发导弹,就在刚升空时,靶机竟自己爆炸了,参观的人一片哗然。大家都明白,那是提前在靶机上装了遥控爆炸的装置,在不命中的情况下启动,制造命中的错觉。在表演电子对抗时,组织演习的指挥官就下令,不准开启电子干扰设备。目的是表现出中共军队的“抗干扰”能力如何高强……当然,演习结束了,还免不了要说“演习很成功”等“假大空”的话,把“演习”彻底搞成了“演戏”。用一位上校军官的话说:“就像小孩儿过家家。”

  对于军队内部的丑事,如事故、伤民、亡人等全部不与报道,海军潜水艇沉没大海的事件也是实在包不住了,才不得不把“党和军队的领导”拉出来“秀”一把。更多的如军用飞机由于人为因素失事、军民冲突、军人卖买军火、军人枪杀群众……全部被包得严严实实,我们看到的内部传达的“通报”也仅仅是很小一部分。

  造假的“典型”其目的是欺骗,不管是骗上级,还是骗士兵、百姓。但“典型”周围的人、了解内情的人都不屑一顾。曾有一个部队的最高军事军官在其办公会上训话:不是有那么多典型嘛,你们都好好学一学,看看人家都是怎么搞的,光是“墙里开花墙外香”不行嘛。这话也深含着讥讽的意味。因为军事军官与政治军官有着几乎“天然”的矛盾。

  四、中共军队的血腥暴力是狰狞“蛇头”的真实体现

  中共军队的性质决定了它是中共的奴仆和鹰犬,普通民众都看到的是中共军队“爱民”的一面,无法看到其血腥一面,但却是其真实的表现。

  据老军人介绍,五、六十年代中共军队在西藏“平叛”,曾经进行了大规模的屠杀,整村整村的藏民被拉到雅鲁藏布江边杀死,血流成河,染红了雅鲁藏布江水。估计有上万人在那一次的屠杀中被杀害,多数都是手无寸铁的村民,由于消息被严密封锁,非知情者无人能知。

  同一时期,中共军队进入新疆,王震指挥的军队对维吾尔族人进行了野蛮的镇压和屠杀,杀人更是不计其数,以致一些老年人现在仍心有余悸。更恐怖到,在后来很长一个时期内,维吾人尔族人哄孩子时常说:别哭了,王胡子(王震)来了。孩子真就不哭了。可想当年之残酷情景。

  七十年代末,中共“对越自卫反击战”中,一度入侵到越南首都附近才开始收兵,在撤回的途中,最高指挥者下了这样一道命令:不带一炮一弹回国。那就是说要把所带的弹药全部打光才能回来。这个命令造成了中共军队对无辜平民的血腥屠杀和对环境的无情破坏,所杀害的平民多得无法统计。

  更为世人周知的八九年“六四”期间,“人民子弟兵”对学生、市民开枪、坦克辗压,血淋淋的场景让人至今记忆犹新。许多士兵奉命装扮成“暴徒”,肆意放火、打人,这一“秘密”已被越来越多的亲历者所证实。

  同样,对待法轮功,中共军队也毫不手软,军内许多老干部就受到各种胁迫和迫害。对待年轻人更是欲置人于死地,牵全族人连做,不仅要杀害人的肉体,也想杀死人的精神和思想。这方面,海外媒体和网站上曾报道过一些实例。这里就不赘述了。

  “阶级斗争”意识在广义的中共军队里根深蒂固,划成敌人的可按“政策”给予优待,一旦划成“阶级敌人”,那就是“死有余辜”。正因为这样的邪恶灌输,才使无数民众受其残酷迫害,让人生不如死、欲死不能。

  中共军队很重视研究《孙子兵法》等“诡道”(《孙子兵法》语),运用无赖流氓、黑社会的方式,不仅杀人手段“高超”,而且,它还充当了马前卒,挑起战争,制造更大规模的杀人。六十年代的“中印战争”、八十年代的“中越战争”等,以及近几年在边境地区发生的局部军事冲突,几乎都是中共军队制造的一个又一个“卢沟桥事件”(日本对华全面战争的起始),吞噬生命于“无形之中”,制造的祸乱更是磬竹难书,而这才是中共军队的真面目。

      ◇◇◇◇◇   ◇◇◇◇◇   ◇◇◇◇◇

  《九评》的推出及此次征文活动,使自己意识到有责任把知道的军队内的事情曝光出来,揭露谎言,声张正义。此文也只是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的中共军队,更多的不知道的东西,相信还有很多很多。

  俗话说:打蛇打七寸。揭露共产邪灵,就不能不揭开中共军队的“画皮”,把其真实的邪恶“蛇头”形象示人。也奉劝至今仍“忠实”于中共军队的人从其邪恶的控制中摆脱出来,开创自己生命中的美好未来! (据大纪元 【九评征文】我所见识的中共军队))


◎ 心正 :中共军内残暴黑幕

中共对人民的统治极其严酷,对军队的控制则更是竭尽全力。据查,某一军队机关用在对某一个法轮功学员身上的迫害经费就高达十余万元,曾抽调兵力数百名,公安、安全部门一齐出动进行非法搜捕,原因仅仅是因为该法轮功学员在确定转业脱离工作后,不配合其不容许出单位大门的非法要求,外出租房居住,脱离了其控制。在该法轮功学员声明选择大法放弃共产党后,被该军队机关以先后不到五天的极快速度,罗列罪名非法判其劳教,转数省进行迫害。
在中共军队内,主要负责机构是解放军总政治部,武警部队则是武警总部政治部,直接行事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则是保卫部门,而且从上而下,建立了一套610办公体制,一般由一名政治主官领头,一名副政委主抓,保卫部门为主要行使机构,司、政、后各部门参与,挑选人手组成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小组,以政治任务去完成,不遗余力的调拨人力、财力、物力有组织的进行迫害。

军队内法轮功学员所受的肉体及精神摧残非常残酷。当年曾联系出版《转法轮》的一位军队老干部被非法判刑,一位武警政治指导员在新婚后不到半年,走上了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被当时的中共军委副主席张万年亲笔指令要“严肃处理”后,被判劳教三年;广州武警学院的一位法轮功学员参与制作真象资料, 2004年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劳教所……。军中法轮功学员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壮举,展示着法轮功学员无私无畏、不屈不挠的金刚意志,体现着法轮功学员不顾危险尽一切可能让被欺骗民众明白真象的大善胸怀。

对军队法轮功学员的亲人,邪恶集团也大施淫威,军队地方联合极尽威逼、恐吓、诱骗之能事,电话骚扰,登门恐吓、株连威逼,伪善诱骗,无所不用其极。有位已转业、办理完落户地方手续一年有余的法轮功学员,因拒绝向邪恶集团报知所在地区的无理要求,其家人至今不断受到恐吓威逼骚扰,其母亲一听到该单位的电话,就心神不宁、茶饭不思,其弟妹对不断的骚扰厌恶至极,其连襟一家为避骚扰,远迁他乡。

凡此种种,难计其万一。中共邪恶集团对法轮功与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已是祸国殃民,人神共愤!其末日为期必将不远。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