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从外交官到哈佛学子到退团(上)(组图) 易蓉女士谈人生信仰与退团心路历程


(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报导) 近日,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了现居美国的易蓉女士,易蓉女士曾经担任过中国驻外大使馆商务外交官,毕业于美国著名学府哈佛大学。易蓉女士人生经历丰富,游历过亚洲、非洲、欧洲不同的国家,也研习过多种气功与宗教。

最近,易蓉女士在大纪元的退党网站上公开发表了退团及退出少先队声明。让我们一起随着这次访谈走进易蓉女士的内心世界,了解她的人生经历、精神信仰以及退团的心路历程。

游历异国 外交官经历

记者:易蓉女士,很高兴您接受我们的采访。听说您曾经担任过外交官,是吗?

易蓉女士:是的。我在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上的大学,毕业以后进入对外经济贸易部工作,后来又去海外使馆的商务代表处工作,在中国驻巴基斯坦使馆商务代表处工作了三年多时间吧。后来又去了东非的坦桑尼亚,做了将近六年时间商务外交官。

(前排一)易蓉90年代与原经贸部长现国务院副总理吴仪(左三)和代表团参观印度泰姬陵。

记者:那时您印象最深的是什么呢?

易蓉女士:我对海外的生活很适应,喜欢接触不同国家里不同类型的人,从政府官员到普通百姓。我也很喜欢游历,尤其是对异国风情我总会流连忘返,印度的泰姬陵、卡拉奇的海滩、非洲野生动物园与崎力马加罗山、日本的传统与现代,还有神秘的中东和浪漫古典的法国等都给我留下了美好的记忆。

当时的我并没有象很多其他驻外使领馆人员一样,有一种挥之不去的身在异国他乡的孤独感。我是随遇也安,尽情地享受异国风情与人生经历。我会与同事一起周末去游泳,骑骆驼啊,有时还会跟当地的雇员一起去找海龟蛋,很好玩……

我记忆犹新的一件事是在“六四”学生运动的时候,我当时是在巴基斯坦使馆商务处,当时我们可以看到CNN电视实况,镇压以后,很快,海外使领馆也从政府那里来了新的精神,把“六四”学生运动定性为反革命暴乱,要求我们使馆工作人员人人都得要表态,要与党中央保持一致。当时我就很不愿意,我觉得这不是让人违心说话吗?第一次表态搞人人过关时,我就没有表态,第二次又开会,剩下的很少的人也没办法,给逼得表态跟党保持一致。当时参赞一再说还有个别的人没有表态,个别的人就是指我啦,我最后还是没表态。

记者:您当时是怎么想的呢?

易蓉女士:因为我不愿意说假话,从心里就不喜欢虚假的东西。心里这样想的,嘴上说另外一套,对自己也是一个欺骗,而且是昧着良心说话。我认为学生要求民主啊、惩治腐败并没有错,不应该受到如此血腥镇压。我估计,后来档案上也给记了一笔。

记者:您的那些同事明知道事实,但还是说了假话,是吗?

易蓉女士:是啊。中国有过多次的政治运动,人都被共产党整怕了,很多人都学会了见风使舵,以保全自己。

记者:那后来呢?

易蓉女士:其实,“六四”期间,曾有外国驻巴使节暗示我可以逃离这个镇压人民的共产政权。当时的我,没有答应。只是隐隐约约感觉,我将来会以一种堂堂正正的方式到美国。

后来我又去了东非的坦桑尼亚大使馆商务代表处工作。我真的很喜欢非洲的纯朴与善良,有一种原始的美,尤其在塞伦格逖---世界最大的野生动物园,跨越坦桑尼亚和肯尼亚两国。那种原始之美,令人震撼,完全感觉天地万物浑然一体。

从非洲回到北京后,我一度很不适应政府机关呆板的生活,我就申请了去日本留学,并拿到日本政府的奖学金,主要是学发展经济学,比如亚洲四小龙的经验、日本的经济腾飞等等,还有文化。

日本印象 哈佛留学

记者:您对日本印象怎样?

易蓉:感受最深的是日本这个国家非常的干净,从东京到乡下都很干净。人们普遍文明有礼貌,民众的素质普遍较高。在京都、大阪、奈良那些地方的许多古寺还保留了我们唐代的建筑,民风善良、谦让和文明共存。我不太有一般在共产党大陆教育出来的那种狭隘的爱国情绪。很高兴看到了中华唐代优秀的古老文化被日本继承下来了,同时很遗憾在我们自己的国家里,传统文化在“文革”中被破坏得很厉害,传统文化中最优秀的部分基本上消失了,同时觉得在日本能够见到中国传统的文化,觉得很亲切。

记者:您的日本同学了解日军侵华的历史吗?

易蓉:我接触到的人,尤其是日本青年,他们也是很讨厌日本的军国主义那一套的。我班上的日本同学,尤其是男生,差不多都已经多次向我道歉,就他们的先辈历史上侵略中国,他们深感抱歉,是鞠着躬给我道歉的。

记者:我们到外面走一圈,那种心态和感受确实和在国内的时候不一样。我记得我在国内的时候,中共说什么,我就听什么,包括“六四”的真相,我是到美国来之后才真正了解到的。我们在国内的时候,主要是被中共灌输反美情绪,说美帝国主义怎么侵略中国啦,怎么干涉中国内政啊,怎么怎么不好啊,我当时真是那么认为。后来来美国之后,感觉美国人很善良,乐于助人,并不是以前在国内时的那种印象。

易蓉女士:对,是这样的。我小的时候,也有一种仇日的情绪,想将来怎么怎么样。后来长大后,有过一些反思,再后来到了日本之后,感到我接触到的那些人,知识分子,受过高等教育的这些年轻人,基本上每个人都非常地谦和。他们甚至很讨厌日本的国旗,有些同学都不愿意别国的同学拿日本的国旗。

还有一点我觉得非常好的是,他们把中华传统文化继承得非常好,象我们的校长、老师,还有同学,他们都随口能把孔子啊、还有很多其它的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优秀的句子背诵出来,脱口而出的。而且毛笔字写得好,很多都会写汉字。我跟他们交谈时,我日语不行,就给他们写汉字,他们差不多都能懂。

记者:那您后来是什么时候去哈佛读书的呢?

易蓉女士:我从日本留学回大陆以后,就想来美国,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想离开大陆来美国,愿望很强烈,过程都很顺利,后来被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录取,当时我是唯一的一个从中国大陆来的学生,那是1995年的夏天。

易蓉在非洲最高峰--崎立玛扎罗山。


易蓉在非洲塞伦格提野生动物园,背景是迁徙中的野生动物。

上下求索 终归正道

记者:听说您在精神方面一直在探求?

易蓉女士:是的。我很小就喜欢凝望星空,幻想一些宇宙空间的事情,我会想,地球这么小,就有这么多智慧的生命了,宇宙浩瀚,一定还有无数高级的智慧生命吧。从小我便不相信地球人是唯一的智慧生命。

再长大一些,我就开始对飞碟、手相、面相、星相,还有百魔大等神秘现象感兴趣,自己花了不少钱在湖南家乡的地摊上买些发黄的小册子,什么麻衣柳庄之类的。后来,就开始找些气功书来自己学练了,我练过一些气功,后来练得后背骨头乱响,是好事还是坏事都搞不清楚,也没有一个师父在看着,心里很不踏实。当时我还想要到深山老林里拜高人为师呢。后来就在不知不觉中又入了佛门,我一直在信佛教,去寺庙拜佛,又皈依成为居士,入了佛门,当时很虔诚,也不是想求什么,就是很相信,想修到佛的世界里去,也常梦到佛。我一直在寻找精神方面的升华,我很相信佛道神的事情,也相信修炼的事情,但总觉得没有找到真正的修炼方法。

记者:那您后来找到真正的修炼方法了吗?

易蓉女士:那是95年的夏天,我第一次听说法轮功。说来也是因缘巧合吧,第二天就要坐飞机来美国了,当晚朋友请我吃饭时告诉我:听说现在有个法轮功,还可以在你的小腹放个法轮。说着她哈哈大笑,显然她是不信的。那是我第一次听到法轮功。

在哈佛上学的时候,曾对哈佛神学院特别感兴趣,也曾一度想读神学院的博士。

正在我到处寻找之际,我看到燕京图书馆里贴着一张传单,上面写着放法轮功李大师的九讲录像,我一眼看过去,眼前就闪着一个“佛”字,特别清楚,再定睛一看,原来上面写着“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我就去听了,我确信师父讲的是高深佛法了。当时我就决定开始修炼法轮功了。

易蓉在修炼法轮功。

修炼正法 身心受益

记者:能否给我们谈谈您的体验呢?

易蓉女士:刚开始炼“神通加持法”时,我打坐腿非常疼,记得有一次腿翘得很高,不能双盘,我心里一着急,就说,师父,我的腿翘这么高,怎么打坐啊?当时我闭着眼睛,却看见一道红光过来,非常亮的,我的腿瞬间就软下来了,当即就双盘上了,那晚打坐,腿一点都不疼,很快就入静,感觉非常美好。晚上又看到了许许多多飞旋的彩色法轮。

那天晚上,我记得很清楚,师父给我讲法,声音很清晰地传到我脑子里。此后,身体上再也没有任何的感觉。但这些对我都不重要,我通过不断地修炼,在实修中按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来要求自己,从心性上升华。这些都是我的真实体验,并非所谓的“迷信”。

记者:您接触的东西很广泛了,气功啊,宗教啊,最后决定修炼法轮功,一定是做过比较了,您觉得法轮功和其它的法门有什么不同呢?

易蓉女士:我以前虽然修了很多,但是修来修去,都没有找到究竟,人生的很多疑问没有得到解答,其实我从小就有很多疑问,不仅是对人生的疑问,对宇宙的探索,比如说:人从何处来,又到何处去,人为什么当人啦,命运是怎么回事等等,我在其它的宗教和修炼法门中都没有找到令我信服的答案,在其它的气功中,身心也没有得到一个很快的提升,我觉得还没有找到个究竟。

修炼法轮大法后,很快我就发现我所有对人生的疑惑,对宇宙的疑问,《转法轮》中都讲了,而且非常得简单明了,我明白了人生的意义就是为了修炼返本归真。

在强身健体方面,我体会到法轮功的效果非常明显。这是我以前练别的功达不到的。我以前的胃病、低血压、低血糖等身体疾病自修炼后,不药而愈,此后再也没有生过病。

正信的力量

记者:有些人觉得法轮功学员在反迫害、讲真相中,只是为了争取自己的权利,只关心自己。您怎么看呢?

易蓉女士:有人看到法轮功学员是在争取自由宽松的炼功环境这一点,但更重要的是,法轮功学员在反迫害的和平理性的抗争中,身体力行,承受巨大苦难,唤醒正义良知,把人向善的方向引导。而且在承受苦难的同时,救度众生,做着非常慈悲的事情。这正是信仰力量的源泉所在,越是无私越是善的,力量越大,是根本不可能被任何党派或强权镇压下去的。

其实,大纪元的《九评》也是大善的,慈悲的,也是在救度众生,值得所有中国人深思,并积极响应退出中共。

记者:共产党历史上想镇压谁,都是很容易很快的,连国家主席一夜间都能被打倒。据说江泽民曾经说要3个月把法轮功镇压下去。为什么将近6年了,法轮功却越发展越壮大呢?

易蓉女士:共产党镇压不了法轮功,这是必然的,因为邪不胜正。当初江与共产党互相利用迫害法轮功,以为掌握了一切国家资源,包括媒体、军警等就可以轻易镇压下去。这样严酷的镇压,一般的团体,的确可能几天、几个星期就被镇压下去了。过去共产党历史上整人的经验一直都是如此。

但这次完全错了!没想到法轮功是这样的深入人心,“真善忍”对社会好,教人向善做好人;对修炼人来讲,就是正信的力量。我从心里觉得好,身心受益,道德提升,我自己的亲身体验是这样的,我感受到了,经历了,他是真好,我为什么要放弃?所以法轮大法不可能被镇压的,共产党的暴行只能使其更快的走入坟墓。

大法弟子无愧于当代中国和平理性与非暴力反迫害的榜样。历经磨难,只为了说句“法轮大法好”,没有任何暴力的行为。几年来国际、国内都看到了。善的力量是巨大的,中共暴力是不可能战胜的。(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