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灏年:中国统一的原则、道路和时机 辛灏年芝加哥演讲:从“九评”、《反分裂法》与陈水扁之变说起


一.中国统一的原则、道路和时机

中国统一要有原则

我今天讲的这个东西,其实有很多朋友都讲过了,都有很多的真知斟见。但我今天还想讲一讲。在海外我们中国人都非常的关心自己祖国的统一。在一定程度上,特别是海外华人对中国统一的关心,甚至于远远超过了对中国大陆民主进步的关心,这不奇怪。因为离开了自己的国土,统一对自己的精神心态和愿望,都是休戚相关的。但是我想说一说统一不是无原则的,我们回顾人类发展的历史,回顾世界发展的历史,和我们自己的历史。特别是一九一一年之后,这将近一百年的历史,我们发现,我们如果不加任何条件的,没有任何原则的来谈统一,我们很可能被人利用,我们很可能不但统不成还遭遇到相反的状况。所以我要讲的,一个国家,特别今天我们的中国要追求统一,海外华人非常希望追求统一,它有一个前提--就是原则。

什么原则?如果这个统一能够使我们的国家进步了,这个统一就是我们要追求的,就是我们所需要的。而近现代,不论西方和东方,一个国家在追求统一的过程当中,一定有一个东西,是必须经过的,是甩也甩不开的。那就是什么?那就是民主与共和。在近代和现代讲一个民族和国家统一,却置民主与共和于不顾,根本不考虑共和和民主的问题,根本不考虑这个国家的人民生活的状况,我想这样的统一是不讲原则的统一。

我们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什么是有原则的统一呢?

比如说,美国的南北战争使美国维护了统一,并且从那以后美国成了世界上民主的模范,统一的一个强国。那就因为南北战争当中,林肯总统解放了南方的黑奴,使美国更加的民主了,使美国的《独立宣言》更加的普及到了每一个美国人的头上。黑人的权利得到了解放,人权得到了普遍的认同。美国不但没有分裂,在此基础上统一起来了,成了今天整个世界的一个超强大国。这样的统一应该是有原则的统一,这个原则就是人权的普世价值,它在美国得以真正的实现。这样的统一,美国人民是欢迎的;美国人民是感到骄傲的。在华盛顿林肯纪念堂,他的座位下面写着的,就是他维护了美国的统一和进步。

第二、看看中国在近一百年哪一次追求统一是进步的-北伐。辛亥之后十七年革命与复辟的反复较量,袁世凯复辟帝制,张勋复辟满清,北洋军阀和国内的大小军阀,发动混战企图以其武力统一中国都失败了。可是北伐统一成功了,使得中华民国在一九一二年元月创建之后,终于初步的走向了和平和统一这样的一个境界。为什么说它是进步的呢?因为,第一它使得国内不再混战了,人民不再民不聊生。第二, 这个进步本身是新中国-大中华民国的一个进步的统一。它在统一之后,开始从军政走向训政,准备宪政。一九二八年东北易帜,大中华民国走上初步的和平统一之后,到一九三七年,这十年期间是中国现代历史上的黄金时代。大家随便去翻一翻历史书吧,看一看伟大的作家是诞生在哪一个时代,就是这个时代。看一看中西文化交流融合,变成合一的一个,具有中国特色那一种世界进步文化的东西,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取得成就的?就是这个时代。如果没有这个时代,后来的八年抗战是不可以想像能够获得成功的。正是这十年,由于北伐统一了中国,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大中华民国,虽然仍然面临着外患内忧。外有日本的侵略和俄国的蓄意颠覆,内有少数残余军阀的叛乱,和中国共产党受俄命要颠覆中华民国。可是,它还是在思想、政治、经济和文化等各个方面,获得了极大的进步。甚至于它当时所产生的成就,都不是今天我们所能想像,所有相比的。这就是有原则的统一啊。前者将人权普及到全美国,后者将进步让每一个中国人享受到了。

那什么是无原则的统一呢?大家想一想,一九一七年二月俄国爆发革命,诞生了俄罗斯共和国。用高尔基的话来说:“一百多年来俄罗斯人民,在睡梦中都用鲜血奋斗的这一天终于到来了。”俄罗斯进步了,俄罗斯从没有民主有了民主,没有共和有了共和,俄罗斯的三色旗在俄国的大地上飘起来了。可是短短的八个月之后,列宁的十月背叛,就推翻了二月民主革命所创建的俄罗斯共和国。列宁不但推翻了这个共和政权,共和国家,而且统一了俄罗斯;而且把俄罗斯周边的一些国家都统进去了,成了所谓苏维埃社会主义加盟共和国联盟。结果是什么?结果是七十四年的腥风血雨啊!七十四年列宁、史达林杀掉了多少知识分子,埋葬了多少优秀的俄罗斯的儿女?这就是列宁给俄罗斯统一带来的悲惨的后果。大家知道,叶利钦先生在结束了苏联之后,他说过一句什么话吗?他说:“二十世纪的俄罗斯,是俄罗斯有史以来,最令俄罗斯民族感到羞耻的时代。”可是这个时代恰恰是苏联大一统的时代。可见列宁和史达林的统一不是进步的,而是丧失了进步原则的统一,因为它是一场专制复辟。打着革命的名义,所实现的一场共产专制复辟。

另外一个例子,虽然今天中国还没有统一在共产党之下,可是一九四九年之后,毛泽东确确实实把最广大的中国大陆地区统一了,没有统一的台湾毕竟只是一个东边的小岛啊。可是在他统一了的广大的中国大陆地区,结果是什么呢?不用多说了。“九评”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许许多多的民运人士,包括我们这些“反动学者”们也都说得很清楚了。八千万条生命啊!无辜生命为毛泽东统一中国大陆付出了血腥的代价,史无前例的代价!这就是没有原则的统一。

所以我们讲统一,-- 我本人也是一个祖国统一论者,坚定的捍卫我们中国的未来的统一的发展。但是我还是认识到统一要有原则,没有原则的统一害了国家、害了民族、害了人民。统一要有原则,这个原则就是对国家好、民族好、人民好。

中国统一的道路

我刚才讲了,我们所处的时代-近现代,是世界从专制向共和迈进的时代,在这个时代里面,我们讲到统一的问题的时候,就不能不想到,民主进步是统一的一个重要推动力量,甚至也是统一的一个追求的目标。那么,统一的道路是什么呢?就我们对东西方近、现代的了解来说,民主就是我们统一的一条道路。在近现代任何一个民族和国家的人民,要想走向统一的道路,那么最佳的选择是什么呢?那就是民主的道路嘛,民主让人民有了人权嘛,让人民有了民权嘛,人民有了权利,然后再来选择自己的统一大业,再来推动自己的统一大业,这将是何等之好啊!

我举两个简单的例子。大家看一看,东德在一九九零年灭亡了,一九八九年,东德政府好不容易在西方的压力下,打开了柏林墻,三天之内,四百万东德人从东德逃亡向西德。第二年,东德垮了,然后德国统一了。怎么统一的?民主统一了嘛,民主的西德统一了专制的东德嘛!东德垮了嘛!今天德意志统一了,统一在什么之下?统一在民主制度之下。什么样的统一,进步的统一嘛!什么进步的统一?民主嘛!

我们再想一想,在我们上个世纪的七十年代,北越打过了南越,越南统一了,统一在共产党的统治之下。结果是什么呢?结果是北美洲,美国、加拿大多了那么多的越南难民嘛。结果是在大海上漂浮着无数具越南人民逃离自己祖国家园的尸首嘛!这样的统一,它的道路不对嘛!什么道路不对?它是专制一统,不是民主统一嘛。

所以统一不仅要有原则,原则就是对国家人民好,在近现代,还要有道路,什么道路?就是民主共和的道路。如果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人民只讲统一,不讲民主共和,其后果就拿越南来作为我们的例证吧。如果一个国家讲民主统一,那就拿东德被西德所统,形成今天德意志的统一来做我们进步的例证吧。

中国统一的时机

当然,统一这个问题,不是我们随便说说就可以的。也不是几个人的一厢情愿。要有原则,要有道路,还得看时机呀。没有时机,你有原则,有道路也未必就能统得成啊。什么样的时机呢?

我举两个例子。公元一六四一年,英国爆发清教徒革命,清教徒革命导致了共和革命的发生。英国从而产生了一个英吉利共和国,短短的十一年,我今天来不及讲这个共和国,我只是说一个问题,一六四一年爆发共和革命,一六四九年的五月创建的英吉利共和国,共和国立足未稳,只有三个月,就是因为在英国爆发共和革命的过程当中,爱尔兰宣布独立,脱离英国,脱离英格兰,结果克伦威尔发兵去打爱尔兰。他这边刚刚带兵去打爱尔兰,那边呢?被推翻的斯图亚特王朝-查理一世的儿子就联合苏格兰,企图卷土重来,复辟斯图亚特王朝。

马克思曾经有过一句话,我们不因人废言。“如果说英吉利共和国失败了,她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没有看准时机的,过早的盲动的去争取英国的统一。而给这个共和国的被颠覆创造了一个不应有的时机” 。这个话是对的,就是不讲时机,不讲条件,在共和立足未稳的时候,为了统一而不顾一切,其结果是非常麻烦的。德国统一就是有时机的嘛,东德垮了,时机来了,西德搞民主搞的比东德好。时机给你准备好了,所以两德统一啦。

所以我说,我们今天要讲中国统一的原则、道路和时机,这三者是缺一不可的。我之所以先吊一些书袋子,说一说统一的原则、道路和时机,我的目的不在说这个。因为泛论统一的原则,统一的道路,统一的时机也没有多大的意思。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我现在讲,为什么我讲的统一的原则、道路和时机问题会和“九评”;会和中国共产党的《反分裂法》;会和阿扁之变有关系呢?好,我今天先讲第一个问题,讲九评和中国现在统一的关系,好像这个题目有点不搭界,但是大家听我慢慢道来。

“九评”与中国统一的关系

不久前,我在宾州大学有一场九评研讨会的讲演。对九评研讨会来迟,我是姗姗来迟,但是我在这个九评研讨会上,说了我自己对九评的一些看法。什么看法?第一,我曾经讲过,九评证明了中国共产党二十五年的专制改良此路不通。我已经说过了,今天不加详说。因为专制改良就是要维护一个政权统治的改良,为了这个政权能够永远长治久安的改良。可是,改来改去,改了二十五年之后,忽然出现了一个“九评”,彻底的反对共产党,长治久安的目的不能达到,那你说你这个专制改良这个路还通吗?所以九评的第一个意义,我在宾州大学讲的时候就说了,它证明了专制改良此路不通,证明了这个世界自有专制改良以来,任何国家的专制改良都不通,中国共产党的同样不通。谁来证明的?当然,我们这些人都曾经想证明过,但是“九评”证明得比较彻底。

第二,通过“九评”证明了革命的一个真理。革命不是要革就革得起来的,革命是逼上梁山的嘛。人只要有一碗饭吃,没那个那么躁动不安的。可是把人逼得没办法走的时候,那革命就来了。孙中山先生说的很清楚:革命是什么?革命是被逼出来的嘛。《水浒传》说的更清楚,就是逼上梁山嘛。法轮功的朋友今天可能也有在座的。即便不是法轮功的朋友,大家也知道,反共不从法轮功开始,但是法轮功的一些朋友们、学员们,他们不但走向了反江的道路,直到今天终于走上了全面反共的道路,发表了九篇讨共产党檄文。逼出来的,逼上梁山。这两个问题因为我讲过了,所以我不多讲了。

我今天想补充说明的是,九评它证明了一个问题,希望所有的非法轮功的朋友一定要注意。它绝不仅仅是这个信仰团体的觉醒,也不仅仅是这个信仰团体的一些人的觉醒。它实际上是代表了当今中国大陆十三亿民心的基本觉醒和彻底觉醒。如果大家把“九评”对共产党的反,对共产专制统治的觉醒只看成是法轮功朋友的觉醒,那就大错特错了。

“九评 ”没有发表之前,去年一年,2004年,中国大陆伍万八千起人民的示威、游行,占领县乡政府。去年一年,在中国大陆的农民当中,成立了两万个各种各样名称的农民革命政府,农民民主政府,农民联合民主政府。请大家去翻一翻去年中共中央中宣部的一个对内文件。那说明什么,说明大陆的民心已经觉醒了。我们的觉醒是慢慢的,是被迫的,可是到了今天,终于全民觉醒了。它的标志是什么?它的标志是许许多多反共人士,反共知识分子的率先觉醒。它的更大的标志是这个拥有一个强大的信仰团体,它今天公开地向共产党挑战了。法轮功的觉醒反共,是十三亿人民觉醒的一个标志,它说明时候到了。所以我想,明白了这个东西以后,我们就会想一想,中国大陆今天正在面临着一个社会动荡的开始。一个号称有上亿人的信仰团体,他的媒体发出了“九评 ”,就是打出了革命的旗号了。虽然这个革命怎么革,他们并没有想,也没有想去做,但你不能说“九评 ”不具有革命的意义。

第四个我想说的,“九评 ”预告了中国有可能爆发革命。世界上的事情都是物极必反,否极泰来。任何一个社会的变化,任何一个社会状况和现象的变化,都是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它才会发生一个根本的转变。“九评 ”告诉大家,共产党是个什么样的。“九评 ”告诉了我们这些读者,这个党不能要了!“九评 ”告诉了最广大的中国普通民众,难道我们还要在这样一个邪教政权、流氓政党的统治下,继续的苟活下去吗?

中共喊统一,时机不当!原则不对,道路不通

所以,我现在再把我的四点的看法和中国统一的原则、道路和时机连接起来,我们看一看。中国大陆已经走向了一个民心全面觉醒,一个反共的、一个革命的动荡时期就将来临(的时候)。中共所高喊的统一在时机上是正确的吗?当然它不是中国今天实行统一的时机嘛!

什么叫统一?统一是要人心有一个整体的趋向,现在中国大陆的民心首先想的是怎样解决共产党。别以为我们中国大陆的一些同胞没水平。我们大陆的很多同胞今天非常赞成共产党打台湾。我告诉你。表面上,个个都在赞成共产党统一中国,一个是民族感情;另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大家别忘了,只有打台湾,在他心里来想,共产党就要垮了,人民就会造反,机会就来了,这个问题我后面还会讲。所以现在中共声嘶力竭的,动不动在海外举着所谓的民族主义的大旗喊统一,是时机吗?不是时机。它也知道不是时机。它只能蒙骗那些不知道大陆实际的那些朋友们。

第二,不仅时机不当,而且道路不对呀!中共是个专制统治者啊!中共的北京政权是中共的邪教专制政权啊!这样的一个政权统一了台湾以后,法轮功在台湾的学员还能练法轮功吗?法轮功的学员在台湾不能练法轮功,那请问,我们的信仰自由在台湾这个宝岛上不也就没有了吗?我们的言论自由也没有了吗?我们的新闻舆论、出版自由不都没有了吗?

上个礼拜,香港凤凰电视台湾分公司的一个摄制小组来向我采访, 我跟他们讲的很彻底,很明确,他们也很感动,甚至流眼泪. 最后告诉我:对你的采访在凤凰电视根本不能放,台湾也不能放。大家想一想,如果中共统一了台湾,统一了全中国,把香港台湾全统进去了,将来再把美国统进去了,我们还有说话的地方吗?原则不对嘛!因为它不是民主统一嘛,它今天要统一就是专制一统嘛!是倒退嘛!所以,别以为“九评”只有我们很多朋友所想的那个反共的意义。它不仅证明了中共所讲的统一,所喊的统一的时机不对,而且原则不对。

第三个,中共只讲和平统一,它从来不在和平统一里加一个民主和平统一。它没有路统一嘛!它的路是专制一统,不是民主统一,所以道路也不通嘛!

九评发表以后,各种各样的舆论评价,好评如潮。我本人是非常非常后的才来参加这个评论的。因为我只是一个独立的知识分子,我跟任何侨团,政党、政府没有任何关系。我要讲的话是我自己的话。所以我现在还想说一句自己的话。不要小看了九评这一个非常重要的主客观意义。那就是讲统一,“九评”在告诉我们,时机不当!原则不对,道路不通!大家认真的读一读“九评”,读一读它对共产党的判断,它对今天中国社会的了解,你就发现,现在中共喊统一,纯属统战,而不是统一。

二.《反分裂法》与陈水扁之变

《反分裂法》就是不统一法

我要讲的第二个问题,是大家这两天最关心的《反分裂法》。我大概也是对《反分裂法》最先表态的一个,但是我没有公开表态,因为当反分裂法刚刚传出来的时候,纽约的几个记者就找到我,我只跟他们说了三句话,那个时候我没有多想,我就说,什么反分裂法呀,我说这个反分裂法叫做:“以攻为守,以进为退,以威胁代替妥协”。这是我当时对反分裂法的看法。因为我想,我的大陆的同胞们很多人会跟我看法一样。我们和共产党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后来很多朋友都跟我谈这个问题,我就想了,这个《反分裂法》到底是个什么法呢?我们总得给那些关心祖国的命运,关心我们大陆人民命运,特别是关心我们中国未来统一的的这些华侨的朋友们,同胞们有个解释呀。而且特别是看到半个多月以来,甚至二十多天了,你看海内海外,包括美国政府,法国政府,俄国政府都在闹腾这个中国共产党的《反分裂法》,共产党睡在梦里都笑醒了,目的达到了。好,不开玩笑。

我对反分裂法进行三句评价。第一,反分裂法就是不统一法,如果跟共产党说的客气点,或者我们再讲得科学一点,反分裂法就是共产党拿出来的一个暂不统一法。为什么?

第一,大家想一想,一九九六年,台湾大选中共已经放了空弹头的飞弹,打在台湾岛的几个角上。记好,八年前就把飞弹放出去了,不过那是空的。现在是八年之后了,都不止八年了,在这八年当中,只要台湾有大选,不论是什么大选,共产党不是调兵就是遣将;就是把粮食从东北运到福建前线;就是把五百七十六颗飞弹;或者七百五十六颗飞弹排在台湾海峡对面。直到去年台湾大选的时候,共产党发表社论说“台独就意味着战争”,“阿扁上台就是台独”。并且已经乱到什么程度?乱到承认“二二八”是它亲自指挥领导的。说明二二八跟台独没有关系。可是漫长的八年过去了,先打空弹头;后讲台独就意味着战争;阿扁上台就意味着台独。军队也调好了,粮食也储备好了飞弹也对准了,怎么办,阿扁上台了,阿扁又被选上了,怎么办?是打还是不打?能打吗?不能打又怎么办?它处在一个非常慌乱的状况下,你们知道吗? 打, 我待会儿再说,他不敢打。不打? 不打下不来台了。

因为“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在纽约,已经正式更名为“中国统一促进会”。纽约那些爱国的亲共侨领,已经喊出了,哪怕是武装打台湾,我们也要统一它了。在华侨的世界里面,在这个世界有海水的地方,一些人是真爱国,可是不知不觉把爱国等同爱共的这些华侨们,他们在逼迫共产党打台湾啊,你知道吗?他们不了解共产党心里的苦衷啊!你不是飞弹都放过了吗?空弹都放过了吗?你不是说台独就意味着战争吗?阿扁上台就意味着台独吗?那你怎么还不打呢?可是它能打的吗?

不能打怎么办?不能打只好想个点子了,怎样化解海外华侨祖国统一的崇高愿望?怎样解决大陆人民逼它打台湾的那样一个战略思想?怎样解决这上不上、下不下,打又不是,不打也不是的这么一个状况?特别是叫它头疼的是,被它养大的台独势力,我讲的台独势力,是反华台独势力,它的前期是共产革命台独势力,它的中期是社会主义势力,现在是反华分裂势力。这一批人不听它的话,今天叫去中国化,明天要走出中国,今天改教科书,明天要把英文定成台湾的官方语言,闹得不亦乐乎,共产党这张脸下不来呀。所以,殚精竭虑,好在共产党里面能人也很多,它想到一个点子-立法!立法有什么好处呢?第一我表态了,我搞个《反分裂法》说明我是要统一的。

第二,我现在才立法呀,立完法,法起了作用以后,才能看情况决定打不打台湾啊。你看,时间拖下去了。第一稿出现的时候说,二十年以后再打。反分裂法先发出来,二十年以后再打。大家记不记得,八九年邓小平先生说过一句话:杀二十万保二十年。现在胡锦涛也要定个反分裂法,先保二十年再说。是不是啊?所以反分裂法对于中共来讲,是金蝉脱壳之计呀!是不统一法,是暂不统一法,但是又不能示弱。它是绝对不会公开讲,那我们暂且就不讲统一嘛,你们也别把台独闹得太快,海外华侨你们也别逼我。共产党它又掉不下这个架呀,怎么办?来个反分裂法,表面上看,告诉你,我要统一台湾,统一中国,以攻为守;表面上看,我是要打的,只要你是实质性台独--大家记好,它这反分裂法里面有个“实质性台独”,这个实质性是掌握在共产党手里面,只要我认为你是实质性台独,我就打。哪怕你再台独,我认为还不是实质性台独,我就可以不打。这叫以进为退嘛!话讲得很狠啊,心收得很紧啊。

第三,以威胁代替妥协。好在中国大陆大嘛,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嘛,飞弹几千颗嘛,军队有三百万嘛,威胁威胁你这个小岛有什么了不起啊,可是这个威胁的结果是什么?目的是什么?是妥协嘛,是不敢打嘛!

所以反分裂法,我以为它首先就是一个不统一法,客气点说,叫暂不统一法。它无计可施了,只好弄个法出来的。即可以吓阻台独,又可以宽慰海外爱国华侨,更能够缓解那个对它怀着贰心的中国大陆人民。一举三得。


《反分裂法》是反统一法

《反分裂法》不仅仅是一个不统一法,《反分裂法》还是一个反统一法,为什么说它的反分裂法是反统一法呢?我们先随便举个例子。我对我自己的孩子从小就很严厉,可是我对他无计可施,我只要发现了毛病,我只要打他一顿,他就逃跑一次,我打他两顿,他逃跑两次,最后他跑得让我找三天三夜都找不到他回家。有人告诉我,你不能再打了,再打这儿子就没了。他真要跑到外地去,你就等于没有儿子了嘛!所以当一个父亲管教孩子的时候,他的前提是什么?他的前提是要这个孩子好,要这个孩子跟他亲,要这个孩子认他这个爸爸,承认这个家是他的。他管教孩子的目的,绝对不是要把这个孩子给吓跑,把这个孩子给弄走,让这个孩子永远在他的眼前消失掉。所以大家想一想啊,这些年来台湾只要一有选举,这边就放飞弹;再有选举,大骂台独。可每一次大喊大叫的结果是什么,是台独更台独了!是台独越走越远了!是台独再也好像回不了头了的味道了。大家想一想,共产党是傻子吗?我心里其实是很爱他的,我威胁他只不过是想让他不理我,还继续爱我,我威胁一次,他就多跑了一尺远,我威胁两次,再多跑一尺远, 我威胁三次,他干脆跑得不见我了,那你说你这样的威胁,你不明白是什么道理吗? 难道你还不改弦更张吗?不!它在继续威胁。所以继续威胁的结果是什么呢?那是不是要统一呢?那是反统一了,怎么统得起来呢?你每威胁一次,台独就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你每威胁一次,他反华的那种本领和言语就嚣张一次......你看昨天又开始了3.26大游行,媒体报道一百万,泛蓝说只有二十七点五万,那也二十七点五万啊。

所以客观上来说,中共的反分裂法,实际上,就是一个反统一法。没有一个人这么蠢,中共也没有那么蠢,它明明知道,它发作一次,台独就更加嚣张一回,可是它还要这样发作。那么从客观的意义来说,不是说主观上,你不是在要统一嘛?你是在要分裂嘛,你怎么还搞个什么《反分裂法》呢?

《反分裂法》是非法之法

《反分裂法》很科学的讲,它是个非法之法。

第一,大家想想看,《反分裂法》没有历史的合法性嘛。因为辛亥革命之后,任何一个混战的军阀,都没有说要另外建立一个国家来分裂我们的大中华民国,任何一个军阀,他无非是割据称雄而已,他仍然承认一个中国,他没有搞出过第二个中国来,唯有共产党在苏联的命令和指挥下,第一,不承认中华民国;第二,它没有祖国;第三,它在一九三一年,日本侵略中国两个月以后,在苏联的命令下,创建了伪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是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分裂中国的祖宗啊!在抗战胜利以后,它把中华民国的大好河山变成了两半,被它取名为一个叫国统区,一个叫解放区。所谓国统区就是挂着孙中山先生的画像,飘扬着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唱着“三民主义我党所宗”的国歌,所谓解放区呢,是挂着马恩列斯的画像,挂着镰刀斧头的苏联党旗,唱的是“英特纳雄那尔一定要实现”的没有祖国也不要祖国,甚至敢于出卖祖国的《国际歌》。一个分裂了中国的祖宗,一个没有它,中国就不可能出现分裂的这么一个党,它有什么资格来订什么分裂法呢?我们从历史学者的一个良心的角度,认真地问一问这个问题,中国共产党它制定反分裂法,有历史的合法性吗?你如果说孙中山订反分裂法,蒋介石订反分裂法,蒋经国订反分裂法,都有历史的合法性,而恰恰就是中国共产党没有合法性!所以我要讲的第一点,它是非法之法,那是因为它没有历史的合法性。

第二,它没有现实的合理性。为什么?在座的都是关心国事的朋友,它在去年还把中国北方的大片领土,拱手相让给它那个已经死掉的社会主义祖国--前苏联的后人们。并且把领土送出去的公报,它到今天都不敢公布出来。几个月前当日本的自卫队,已经上了钓鱼台岛的时候,已经宣布钓鱼台是日本的领土的时候,它只派几个学者说,钓鱼台从来就是中国的,政府军队无一人敢表态。一个左手在出卖国土,让出国土的一个政权,为什么把只有三万多平方公里的台湾岛揣在心里,今天想解放它,明天想统一它,可是另外一只手在不断的在把自己的国土在送出去...你知道老沙皇俄国和新沙皇俄国一共侵占了我们多少土地吗?五百六十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啊,是多少个台湾啊!你们可曾听过中国共产党叫过一声吗?说都没有说过一声啊!所以,它在现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搞出一个《反分裂法》专门对付台湾,我想问一问,它有现实的合理性吗?没有合理性,你一边还在卖国嘛,你一边又装出一副要统一中国的样子。今天的中国老百姓可不是几十年前了,大家都会看得很清楚。

第三,《反分裂法》没有一个正当的立法的法源。共产党说,《反分裂法》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制定的。凡是在座的大陆的朋友都会知道什么叫《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这个法对我们起过作用吗?这个法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以中国共产党为领导的核心力量。这个《宪法》到今天还把“四个坚持”写在上面。这个《宪法》还把自由信仰,民主舆论的自由全部写在上面,说我们中国人都拥有这样一个自由。如果都拥有的话,今天这个地方不会有这个研讨会。我在大陆生活了四十七年,我就从来没有享受过言论自由,我就没有享受过我自己的信仰自由嘛。号称一亿的法轮功学员,如果在中国大陆有这个信仰自由,让他去练功的话--共产党遵照这个《宪法》,他就应该有这个权利,可是没有嘛!才跑到海外来办媒体的嘛!这是不是事实嘛!这个《宪法》是个假法嘛!是个伪法嘛!是个从来只订了,从来不打算去兑现的《宪法》,所谓“根本大法”嘛!根据这个虚假的《宪法》,一个从来不想实现的,一个只用来禁锢人民、压迫人民、统治人民的《宪法》;一个随时可以变的《宪法》,所制定出来的《反分裂法》,它有合理的正当的法源吗?它没有嘛!它的来路就不正嘛。

第四,没有执法的可信根据。我刚才已经讲了一点了,我现在要重申的是,一九四九年以后到今天的中国,在漫长的毛泽东时代是无法可依,毛泽东自己讲的,“我就是秃子打伞无法无天”。在改革开放的二十五年里面,制订了无数的法,可以说是法律之多之广,今天世界是很少有国家相比的。可是它有法不依呀!我这话可不是笑话,在我被共产党作为统战对象,也给我一个人民代表、人大常委当的时候,我就曾经写过一个建议:“不要有法不依”嘛。如果它有法而依的话,今天中国大陆满中国到处都是上访的人群吗?北京还要派出那么多的武警在任何火车站、汽车站阻止那些来上访的平民百姓吗?那些来上访的百姓能够在中南海对面的高墙上往下跳,去自杀吗?一个无法可依,有法不依的政权所立的一个《反分裂法》,我们全世界都把它当成一个真正的法来欢呼、来支持、来反对、来抗议、来控诉,本身不就是一场笑话嘛!它是假的嘛!它是水中月嘛,是镜中花嘛。它既没有历史的合法根据,又没有现实的合理的道理;它既没有立法的正当法源,又没有执法的可信依据。制法的中国共产党从来就不是一个好好的能够执法的党嘛!

所以总结一下我们对《反分裂法》的看法。它是一个不统一法,它是一个反统一法,它是一个非法之法。所以在时机上,不用说,中国喊统一都是假的,这个时机当然是不对的了。第二,反分裂法闭口不提民主,只谈和平统一,“和”非和平手段。所以道路不通嘛!反分裂法有原则吗?没有原则嘛!原则掌握在中国共产党的手上,你看它那十条,那么一小段文字,它就是想怎么解释,就可以怎么解释嘛。原则不对、道路不通、时机不当,《反分裂法》是什么“为了中国的民族统一,为了中国的统一”那不是一句笑话嘛!

共产党死也不敢打台湾

共产党为什么在近十年来,不断地挥舞着民族主义的大旗,在海外大喊统一,在国内高喊要统掉台湾。可是,飞弹空的放过去了,实的也布置好了。军队未行,粮草也已经先行了,可就是不敢打台湾。就是在台独愈加猖狂的今天,它却动都不敢动,只拿出一张纸来,在纸上用威胁代替妥协呢?它有一个根本道理,这个根本道理说白了就是三个字,“不敢打”。再说得详细一点,那就是三句话,“共产党死也不敢打,要死了才有可能打,打了就死!”大家不要以为我今天即兴发明了这三句话,我这三句话是八年前和一批美国的中共问题专家,和一批华裔学者,和一批著名的民运人士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大家都认为马上就要打台湾了,我说了这三句话。纽约的一个记者叫蓝丽小姐她可以证明,她每年都问我这个问题,我每年都坚持这样说,我为什么这样说,不是我聪明,是因为我比较了解共产党。和我大陆的许多同胞一样,和在座的许多大陆留学生一样, 我们了解它,它不敢打,它死也不敢打。

你知道吗?邓小平死的时候,北京一个工人拿着一个花圈要送到天安门广场去纪念他,我们不管他真的假的,五个武警一下扑上去,按在地上,铐上带了就走。纪念邓小平,送一只花圈都会影响这个党国的稳定。三年前,北京大学一个女孩子,在北京东郊被几个小流氓强奸致死,她的同班同学要为这个可怜的女同学开一个追悼会,教育部根据中央精神,发下一个文件给北大,不准开追悼会,不利于稳定。稳定压倒一切呀!一个小小的,一个班级的追悼会都能影响到大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稳定。一只哀悼中华人民共和国共产党的领袖邓小平的花圈都能使它心惊胆战!它还敢把一九四九年打赢了,五十多年搁浅了的这一场台海战争重新挑起来打吗?敢吗?不敢的!“稳定压倒一切!”孙中山在“走向共和”里说过一句话,“稳稳稳,稳到袁世凯复辟帝制”。共产党也是“稳稳稳,稳到绝对不敢打台湾”!所以呀,它死都不敢打。因为打台湾就会造成不稳定,还有什么东西,什么原因比打台湾,发动一场内战,更能造成中国共产党当前的政治不稳定呢!?

共产党要死了才有可能打台湾

可是我为什么说“要死了才有可能打呢”?反分裂法另外一面,比较可怕的一面就是“要死了才有可能打”。为什么这么说,它不敢打是为了维护它的生命啊,是为了保护这个政权,使这个政权、这个社会不出问题呀。共产党不会给人民一个机会,让人民在打台湾的时候揭竿造反而起呀!可是大陆人民对于民主的追求,对共产党的反抗,五十多年来其实从来没有停止过,现在是越反越烈而已啊。人民不会因为你不打台湾他就不反共啊!你们看看“九评”嘛,我刚才说了,改革开放二十五年的结果是出现了一个强大的信仰团体,他的媒体发表了九篇声讨共产党的檄文。那就是说,人民反对共产党,要结束共产专制统治,要推倒这个共产专制的复辟,已经是快到时候了。

八九年之后,那么多的共产党的大小官员带着我们从海外投进去的美元,跑到美国和海外来,买房子,置地产,想想看,都在留后路。在这种情况下,当它感到最后实在是顶不住了,杀二十万,保二十年。现在已经十五年了,只有五年可保了,它有可能会打台湾,为什么?打台湾,东边去打台湾,西边用军事独裁统治的办法实行军管,控制大陆人民,采取非常时期的方法来对付大陆人民,重归毛泽东时代。所以大家要明白一个道理,要死了,真的是有可能打。

共产党要打台湾 打了就死

但是,无论是“死也不敢打”,还是“要死了才有可能打”,打了就死!为什么?机会嘛。中国大陆人民今天少的是什么?机会嘛。对一场推翻专制统治的人民民主运动,或者叫民主革命,天时、地利、人和,地利有了,人和有了,现在就差一个天时了。何况,“天听自我明听,天视自我明视”。人民是天啊,三千年前,我们老祖宗就说过这句话:“人民是天”啊。人民要变革天命啊。

海外近半个多月来,在中国共产党的《反分裂法》颁布的前后,所掀起的一股又一股的各种各样的声浪,说白了,都是上了它的当啊!有必要吗?有必要同一个嘴巴狠狠,心里根本不敢打的人,你跟它较什么真儿嘛?!你越较真儿,它就越得意啊!这就是它的目的呀!

第一,你害怕了吧!你不害怕就不上街抗议了--你害怕了;

第二,爱国的华侨更来劲了吧,你看最近一些华侨侨团闹腾得多厉害!是不是?还有我们的很多很多的朋友,是否应该从这当中看到一点什么,看到了我们今天在台湾的问题上,一定要慎重!不要上当;不要上它愚弄人民的圈套。要把心贴在大陆人民的心上,听听大陆人民怎么讲,不要跟着共产党的那个假的、统一的旗号去起哄。这一点太重要了, 这一点也是我多年来感受最深的地方。

第三个大问题,这个问题可能会引起大家的一些想法。也很可能引起一些泛蓝朋友,国民党朋友的不同看法。但是我想告诉你,我是一个中国人,在我的心里,我认宗的是那个大中华民国。如同今天中国大陆好几代的中青年知识分子一样。

什么叫大中华民国,那就是包括内蒙古在内的,一九一一年由孙中山先生所创建的那个亚洲的第一民主共和国。我认宗的是这个,我认宗这个大中华民国,我自然爱我自己的这个大中国。我也正因为爱自己的这个大中国。所以我们不论在对中国的统一和分裂的问题上,持什么样的看法,抱什么样的态度,我们的一个信念,那就是中国大陆绝大多数人民的一个信念,一个不要去碰它也不要敢去碰它的一个信念,那就是中国必将要走向民族统一。也就是我刚才说的那样,中国一定要在原则、道路和时机上选择好,选对了,走向民主统一。

所以,了解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是个反独很厉害的人,特别是反对共产革命台独,反对社会主义台独,反对当前的反华分裂台独。我同情绝大多数台湾人民不愿意为中共所专制一统,但是我对那些诬衊中华民族,诬衊中华民国,谩骂中国人民,否定中国和中华民族一切的极端台独分子,我和他们没有任何的共同语言。然而,即便如此,我说,我和我们这一些中国知识分子,我们爱我们的国家,我们反对台独为了什么?我们反对台独不是要把台湾反出去。我们反对台独是要把台湾反回来呀!反成我大中华民国的一个部分呐!

假如阿扁说的是真的

基于这样一个基本的理念,我现在想说的是什么呢?希望大家都重视一个问题,那就是善变的阿扁最近说了一句变了的话。不管他明天会不会变回去,后天会不会变回来,反正他在变来变去的过程当中,说了这些话。 那就是台湾立委选举失败之后,他终于在失败的教训当中说出了一句话,叫“中国应该是一国一制,先民主,后统一”。我下面所有的讲话,都是建立在“假如他是真的”这个前提之下。 在座的媒体朋友一定要记住我这句话,“假如他说的是真的”。中国大陆八十年代有一位作家写了一个戏剧,叫“假如他是真的”。我现在就用这句话。假如阿扁说的是真的,那么我认为他有以下三个意义。

第一个意义,假如他是真的,那他开始想到,或者意识到,台独恐怕是一个永远实现不了的破碎的梦,恐怕是不可能的,他信心动摇了。所以他才会讲出“先民主,后统一”。假如他说的是真的,我们要重视他说的这两个字-民主。 这两个字在我们的嘴巴里不值钱,在他的嘴巴里值钱呐!因为这是台独梦幻破灭的一个意识、一个表现。

第二,他想到了民主牌。台湾在海外跟中共抗争,特别是台独政府和中共抗争,并不是没有想过民主牌。他拉拢民运,腐蚀民运中的一些人;收买一些所谓的民运人士。 其目的就是为了打民主牌。可是公开的有陈水扁这样的台独领袖人物,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叫“一国一制,先民主,后统一”。这还是第一次。当我看到报纸,还没有看到是谁说的时候,我心里曾有一个冲动, 啊,台湾国民党终于说出这句话了。再一看,陈水扁说的!不是国民党说的,我好失望!因为,自从李登辉上台之后,他说的都是“自由、民主、均富”,他不包括“民族”的,更不会讲什么“先民主,后统一”的。中国国民党到今天为止都没有说过一句“先民主,后统一,一国一制”。连战先生曾经说过一句好话,叫做“一国两制”。可是后面这一句“先民主,后统一”,他现在胆子小了,不敢说了。陈水扁说出来了。我心中就在想他为什么会说出这个话呢?除了刚才的原因以外,我意识到,他在打民主牌了。他已经意识到,你跟我讲统一,我就跟你讲民主,而且我讲“先民主后统一”。我起码能够达到一个目的,就是拖延你的统一战略。他会这样想啊。

我刚才有一句前提,假如他说是真的。好!我们还在他假如是真的前提下,我们来剖析陈水扁的这一情况。如果它当真是真的,它有哪些意义是值得我们改变他呢?是值得我们要把它弄假成真,是值得我们把它从假变成真不说,而且要变成一个真正的真。我的第一句话是想说,今天陈水扁的身上共有三个条件:

第一个条件:“继民国的大业”,他是最有条件的!不论你怎么说,在我的心中的大中华民国是如何的美好。今天那个叫中华民国的政治实体,在这个实体里面他叫总统啊,他是中华民国的第十一任总统啊。所以继民国之大业,继承孙中山的大中华民国的革命民主建国道路或者路线。他是最有条件。如果他今天真的是讲了真话,假如他讲的是真话!那民国的大业今天在陈水扁先生那个地方,是最容易被牵动、被推动、被扩张开来的。

大家不要忘记,一九二二年陈炯明叛变的时候,中山先生只剩下一艘中山舰了,可是中山先生护国护法的决心,护大中华民国的共和国统;护大中华民国的共和法统这一个决心,非但没有变,而且一往无前。这才可能造成蒋介石领导北伐,打倒军阀,重建中华民国南京政权,统一了中国。今天的台湾,何只是一艘中山舰啊?!那多大的一艘中山舰啊!如果这艘中山舰的舰长说:我们还是要真正继承民国之大业。台湾还有泛蓝泛绿之争吗?更何况,今天中国大陆经过二十年的历史反思,千千万万比我有学问,比我懂得历史的中国大陆的学者、专家、知识分子和年轻的一代。他们正在二十年的痛苦历史反思中,认识到了中华民国才是共和的第一个新中国。孙中山才是中国革命共和壮举的第一人,三民主义才是中国开创共和的革命理论,如果这两相结合;如果这个大中山舰能够把这两股力量结合起来,何愁民国之业无人继承去开拓?假如他说的是真的。

第二、“垂共和之正统”,也阿扁是最有条件的。因为首先不论怎么说,台湾毕竟是从专制走向了共和了。不论最近的台独方向、台独路线、台独的种种行为,已经何等的弱化了台湾的民主品质。但是,今天的台湾,你不能不说它基本上还是维持了一个民主的制度,虽然这个制度太不完善,虽然这个民主制度的法制还很跟不上。另外一面,中国大陆人民的痛苦民主追求,也就是从中山先生开始这一百年的共和追求,今天正处在最困难也最显光明的时刻。所以陈水扁,阿扁,他如果说的是真的,他是最有条件来代表两岸人民“垂共和之正统”的,什么正统?大中华民国的正统,孙中山先生的正统。

第三、如果陈水扁讲的是真的,他就可能最有条件“将台湾的民主进步模式推广到全中国”。大家想一想了,如果他说的是真的,并且他也想真干了,那么台湾民进党是不是有可能变成“中国的民进党”。如果台湾的民进党能够有胸怀、有智慧、有远见变成中国的民进党,那个还没有成立的、还没有变成的台湾国民党,是不是还没有生就死掉了呢?是不是那个已经丢掉很多自己的党魂、主义、理念的中国国民党,将死未成却复生发展了呢?因为台湾的模式,从一九一一年到现在这个模式,起码在格局上、在道路上、在形式上是和中山先生的中华民国的大一统的共和国统、法统相一致的;起码是和孙、蒋两代、三代领袖的追求是一脉相承的。如果把台湾泛蓝阵营,把台湾中国国民党里真正热爱中华民国的这些朋友们,和中国大陆人民对于民主共和的追求结合起来。如果台湾的民进党真的成“中国的民进党”,台湾的中国国民党不再想做台湾的国民党了,那么“中国国民党”、“中国民进党”的两党制的模式,是不是中国今天最好的一个未来模式呢?

你们要知道这两个党 - 第一个中国国民党带着何等光荣的理念和历史。台湾民进党倘若变成“中国民进党”,它将吸引多少真正追求民主共和的大陆人士。如果这两个党真的共同担负起了,大中华民国最终走向共和的历史伟任的话。大家想一想,这里的山头,那里的山头都没了......今天共产党还没垮,海外民运人士只有百把来人,可是你们知道吗?现在已经有七、八个国家,十多个总统,上百个领袖了。如果明天共产党一垮中国大陆十三亿人里面,该出现多少个争权夺利、企图割据称雄的人物、人士啊?辛亥革命时候,中国民间政党三天之内创建两百多个。民政部合法注册的八十五个,共产党垮台以后在今天民主大潮之下、民主意识之下,中国大陆会出现多多少少的民主政党啊。你们知道一九八九海外民运组织多少个?三百六十五个!你们知道芝加哥的侨团都有三百多个,旧金山有九百多个,纽约有一千多啊。如果各行其事的话,不要说中国的民主统一,就是海外华侨团结一心都很难做到。

所以假如陈水扁讲的是真的,那他就最有条件继民国之大业;如果他讲的是真的,他最有条件垂共和之正统;如果他讲的是真的,他就最有可能使得台湾的民主共和的进步模式推展到全中国。反过来,如果他讲的都是假的,他都变回去了,它却给了我们一个启示,什么启示?海峡两岸的人民还是要一齐来,继民国之大业,垂共和之正统,将一个共和的大中华民国的最后护国护法的成功,推向胜利的明天!

谢谢!(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