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录:“真善忍”国际美展作品介绍:《蒙难在中原》 ─李园访谈录

2005-04-23 08:16 作者: 作者:朱清明 根据访谈录音整理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问:您是怎么开始画画的?

答:我妈妈家族的人都喜欢画画,画的都很好。我小舅舅成为职业画家,是山东艺术学院油画系的教授。我从小就通过小舅舅接触到画画,我小的时候是个很安静的孩子,总是默默的看着他画,我还经常看到他教他的学生,到周末的时候很多学生都会来,来了以后每个人都拿出自己的画来,我舅舅就给每个人评画。我要求画画是想了很长时间以后正式提出来的,给我舅舅讲我想以他为师,请他正式教我,他就接受了。他给我做了一个本子,在第一堂课,他拿笔在本子第一页上写了一句话,我至今记忆犹新的一句话,“持之以恒”。

我画画的历程不是特别顺利,遇到很多困难,几乎让我放弃,我总是回忆起这句话,坚持走下去了。我后来坚实的基本功和后来的创作,都和他的勉励有很大的关系。我那时9岁,跟他学到20岁。20岁以后,我就感觉到老师自身的弱点,我就想超越突破这种东西,所以20岁之后我就开始尝试自己走出一条路,我开始自己创作,参加了几次画展。

问:您怎么走进大法修炼的呢?

答:1996年我经历了一个大的转折。我是93年到的日本,到那里之后一直在画画,参加美展,接受画商的订画。96年我开始感觉到文化艺术的没落和末日,我画画就开始少了,看书看的多了,关于人类历史,进化,前途,那时各种各样学说特别多,我觉得必须思考这个问题了,我看了很多的书,我感到如果人类按照现在的方向发展的话,是没有出路的,是个死胡同。但是应该怎么发展,我找不到,就很苦恼。我看了很多的书以后,就认为肯定有一条相反的路,是真正的路。

我开始看一些东方文化的深层的东西,发现东方文化玄学的那部份都是修炼,我就看越来越接近修炼的东西。在日本这种东西不系统。我那时就相信人类之上肯定有更高生命的存在,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去接近寻找他们。

一次我去日本的一个旅游观光点,一个皇家故居,在那里我感觉到我在那里生活过,一种从来没有的体验,屋子里的东西我都知道在哪儿,我非常纳闷为什么我有这种感受。后来我的一个学生说,“你有这种感受一定有它的原因。”于是他专程又和我去了一次。我坐在那个屋子里,我让他随便给我拍照,当他回去洗出照片来后,发现一张很独特的照片,就是在我坐着的右手臂边有一个白色的球。

那个球是浮动的,在地面上还有投影。当时我知道这不是照片的问题,是有一个悬浮物在动,我不知道他是什么东西,但是我感受他是一种宇宙的能量。我就想到气功,当时我知道一点气功皮毛的知识,也学过一点祛病健身的道家功,我就想试一下,我练了两次,都发生了奇特的现象。一次我能够起空,意识加强的话,还能移动。

我因为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就打住了。第二次尝试的时候,我听到一种非常慈祥的声音,我问“我想得到打开生命世界的钥匙”,这个声音告诉我“当你看不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我说我听不懂,他就换了一个角度回答,还是这句话的意思,但是我还是听不懂。然后这个声音就消失了。

我觉得我必须找到答案。于是我决定回中国去寻找,因为我的根在中国。回中国以后,我给自己拟定了二个月的计划,来解开这个谜。我想把气功、佛教、道教、特异功能现象,都摸个水落石出。在中国我按计划走了一圈,在各处都对我有点化,我很兴奋,知道我越来越靠近他。走了一圈,还是没有找到。于是我把当时有关修炼的书全买了,回到日本,一本本看,看到接近一半的时候,就看到《转法轮》。

我看完这本书以后,感到非常的吃惊,我所有关于人生真谛要问的问题,这本书全回答了,感到很激动。这之前我虽然也看过一些气功和宗教的书,它们都没有回答透我想问的东西,这本书就完全回答透了。当我看第二遍的时候,我好像是看一本新书一样,我想我的记忆再差,也不会有这种感觉,我看任何一本书都没有这种感觉。我决定就学这个。这样我就进入大法修炼中了。

问:修炼以后有什么变化?

答:我看书以后一周之内身体就得到调整。我那时还没怎么炼功,只是看书,当我看到“看书起同样作用”那句话时,我感到我的胃在疼。我过去生活没规律,胃经常难受,比较弱,我看到那个地方的时候就胃疼,我说:“哎哟,这本书太灵了!”看到这儿就给我调理,我知道师父在给我调理身体了。我觉得特别高兴。

另外,因为长期画画,我手腕关节经常痛。开始修炼以后不久,在炼第二套功法抱轮时,我感到法轮在绕着我的手腕旋转。那之后我的手腕再也没有痛过。我过去还有多年的失眠症。修炼了一周左右,这些毛病全都没了。

修炼以后,我对宇宙的认识完全是新的了,过去对宇宙和生命的思考都是不系统的,找不到根源的,我每看一次书,就有一层新的认识,感到这本书的博大精深。

问:请您谈谈对于传统古典油画的观点,和修炼前后的不同?

答:在修炼以前,我认为古典传统绘画只是一个派别,是历史的一个阶段性的东西。现代艺术家有画现代派的,有画古典派的。有很多派别。虽然感觉古典绘画很好,但是和自己有一段距离。现在的看法完全不一样了。

现在觉得那是人类应该有的东西。人是神造的,宇宙万物都是神造的,我们要画美好的,那肯定应该画神。现代派画家画人,就是把人肢解了,画的面目皆非,用自己的那一套理念去画,这对神是非常不敬了,因为人是神按照自己的形象造的。

画人也好,画神也好,去把他们变形,按照自己的观点去衡量美,那就是非常不对的了。绘画最基本的一点是要真实。更好的是能够把对宇宙的精神和神的深层的理的认识通过形象的方式表达出来,那是艺术家应该努力做的。

问:请谈谈您参展作品《蒙难在中原》的创作过程?

答:我觉得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不是简单的酷刑,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人数早已逾千了,而这个数字远低于真实数字。所以我觉得应该从更深层去表达这场迫害,不应该只是简单的平述,而是把它提炼出来,把深层的精神体现出来。我从小对死亡这个题材就非常敏感,我觉得人类最重大的是死亡,是悲剧里面最重大的题材。


李圆,《蒙难在中原》,油画,36英寸 x 46英寸 (2004年)

这么多的学员被迫害致死,对我触动很大,作为一个画家得把这个事情揭开。作品要一目了然,触动人心,就应该是这个题材。所以我就决定画死亡这个题材。我画的时候,有个想法,我想表现死亡是个很沉痛的东西,让它和美有个对比,使作品能够打动人心。这是悲剧用的一个原理,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毁在你的面前。

所以主体是表现一个年轻女子的痛苦,背景是她的丈夫,一位大法弟子的死亡。我采用了“十”字构图,把女子放在中间,死亡的学员在后面的水平线上。“十”字构图用好了会很有力度,因为它代表一个永恒性。迫害是在一个阴暗压抑的氛围里面,所以画面的基调比较沉重。

问:一幅好画的特点是什么?

答:一幅好画有二个特点,这和一个巨匠的素质是一样的。一个掌握娴熟技能的画家,他还不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只是一个工匠;如果他有深厚的文化修养,对宇宙人生有深刻的认识,非常有智慧,但不具有艺术家高超的技能,也还不能称为艺术家。如果这两点都具备,就会是一个成功的艺术家。

一个好的画也存在这两个方面。有的画家很强调个人的素养,但是对传统的技巧艺术不重视,认为只要状态好就能创作出好的画来。我个人认为必须具备两方面。过去的大艺术家都叫做巨匠,有“匠”的部份,有他的才华的一部份,这两点结合起来才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

问:你是说一个真正的艺术家技巧要好,同时还得有思想。

答:对。

问:大法修炼对于你的艺术创作有怎样的影响?

答:大法修炼里有对宇宙、生命的认识,这在修炼中才能得到。随着修炼中心性的升华,就能认识到这些深层的东西。有了深层的认识,再做事就比较简单,因为是从上往下看,看事物感觉非常简单,做事也非常的快。我从自己绘画技能的提高来具体谈。古典绘画技法我以前也学了,可是没有一直用下去,后来就走现代派的路了。

因为很久没有用古典技法,修炼以后再回来画,也是有很大一段距离。过去掌握的技能离现在的要求还差的远,因为原来的认识是很表层的。我体会最深的一点是在画的过程中,一是向古人去学,另外是要在技艺上提高,很大程度取决于对视觉艺术的认识。举个例子,我从师父讲法中理解到事物越细腻越微观,就越逼真。

我体会到这个道理以后发现,如果我们不断将画画的更细腻,其细腻的程度能够超越照片,当超越照片的时候,我回头看那画就更加生动,更加实在、感人。我觉得我抓住了古典绘画的精髓。

过去可能要绕很多圈子,需要几年的时间,才能得到这个认识,现在一下就明白了。我在画的过程中,我读法,读的很多,师父也通过法来点化我到哪一步应该怎么办。《洪吟(二)》里有一篇“行中”,我连续两天都翻到这篇文章,我很纳闷:为什么连续两天一打开书就是这一篇呢?我每天读两遍,就是看不懂。

后来我妻子对我说:“你读十遍。”我就读了十遍,突然感觉到明白里面的涵义了,我是说师父点给我的那部份涵义。我悟到虽然艺术没有边际,但是在一点突破就能成功,就像诗里说的“神仙何处寻 对面不识仙”,前面两句“天涯何处险 一览峡中天”,我体会到上面两句和下面两句都是说一件事情,是从不同角度在讲。

当时我画画其实遇到个情况,师父在点我,我悟到我可以一步迈过去。当时那幅画我不想再往上画了,想就那样了。我悟到了以后,就按师父的要求再往深层画,尽管当时心里挺不愿往里走,有个障碍,不愿往里画,因为我一画,整个画面都要重新再画一遍,那是很痛苦很慢的过程。

我就要求自己像个修炼人一样,像古人做事一样,怎么好怎么做,而不能像现在人做事情那样实用主义。当我按照师父的点化做,一遍又一遍的画的时候,我就发现我的画变化就非常大。我知道是法一直在领着我在走,不是自己的力量或者是自己过去的基本功怎么样,基本功起一定作用,但是后面法理的指导是最关键的。

问:听你这么说,绘画过程就是个修炼过程。

答:对。

问:请谈谈你对现代艺术的看法?

答:关于现代艺术,我谈谈我的一点感觉。当初我学毕加索的东西,刚开始是看不懂的,我是让自己硬看懂的,我告诉自己说:世界上的人包括知名的的艺术家都承认它是一流的东西,是最现代、最权威的东西,为什么我不放弃自己的观念,也去认可它呢?我就试着接受它,看了很多他们的理论,然后再回头看那些画,慢慢看懂了。修炼以后,把后天的东西扔掉了,人变得更纯净,再看那些画,就觉得很古怪,就像看一堆垃圾一样。

问:您下一批画的创作方向和构思?

答:我想画一些有神的绘画,像文艺复兴时期的那些画一样,有神和另外空间,我感受也很深。因为现在大法学员在中国受迫害,我目前还是想多创作一些关于迫害的题材的作品。我一般是从自己能感受到的角度来切入画面,我希望画面出现有神的形象,不是简单的迫害场景。

(正见网)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