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豪感觉坐奔驰枯燥乏味 骑马巡视工地(组图)






“怪老板”不坐奔驰骑骏马




“怪老板”不坐奔驰骑骏马

嫌轿车坐起枯燥乏味,把180万的“大奔”让马夫坐,自己却骑在马背上颠簸着“过瘾”。黄田坝一带的村民们说:“这个老板怪得很,不会享福!”可是他却说:“爱好要健康,生活要刺激!”昨(27)日,记者在黄田坝见到了这位“喜欢在马背上寻求刺激的老板”--冯昌德。

  “怪老板”不坐奔驰骑骏马  

  “嘚,驾!”中午1时许,黄田坝马家场森林公园附近的水泥路上,一名身穿黑色T恤的男子伏身在一匹褐色的高头骏马上,回手一抽马鞭,马儿撒开四蹄,在河堤岸边的杨柳树荫下肆意撒欢,骑手更是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那感觉仿佛像个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

  虽然是在三环路外,但成都市的大路上竟然跑起了“骑兵”,还是很难得一见的。最让人意外的是,“得得”的马蹄后面,竟然还跟着一辆黑色的奔驰轿车。马跑得快,它就跟得快;马儿慢行,它也歇下脚步。

  有人告诉记者,骑马的人叫冯昌德,放着豪华舒适的轿车不坐,偏偏要骑淘神费力的马,“硬是怪得很!”

  千万富翁偏爱马

  光看冯昌德,是个憨厚敦实的汉子,根本不觉得他有“酷”或者“帅”的打头。但在马家场一问冯昌德,却是几乎人人都晓得的知名人士。有人朝路口一指:“那就是冯老板新修的度假村,占地20多亩,投资600多万元!据称,冯昌德的轿车还不止一辆,公司的家当也是个巨大的数字。

  跑马的瘾过足了,冯昌德跳下骏马,拍拍马脑袋以示褒奖,早已候在一旁的马夫从后面车上跑过来,接过缰绳牵马吃草休息。

  “你问我为什么会喜欢上骑马?”满身大汗的冯昌德说,他是做建筑工程的,今年43岁,感到坐奔驰轿车太乏味了,没有新意,也不刺激。当有了这两匹马后,他一下子来了劲。“全成都没有几个骑马的老板。坐在马背上,我感觉自己像个将军,可以鞭梢一指,千军万马就掩杀过去!”

  像介绍自己的亲人一样,冯老板将他的两匹马儿介绍给记者。“这是‘黑龙’,这叫‘白龙’,两匹都是儿马。”“黑龙”是新疆纯种的伊犁马,身价 2.4万元,今年7岁,身高1.75米,体长2米,生性桀骜不逊,除了他和马夫,谁的账都不买(包括冯的妻子)。“白龙”是一匹小川马,身价8千元,今年 4岁;浑身雪白,性格特别温顺,主要让妻子和娃娃骑着玩。冯老板说,当一家人骑着马在河边散步时,其乐融融,是他感觉最放松最惬意的时刻,两匹马已经成了他们一家人的组成部分。

  养马月消耗3000元

  养马要有马棚,遛马要有场地。为了养好马,冯昌德的度假村还没修好,马儿的马厩先已准备妥当。草坪上搭起了钉马掌的拴马桩,度假村设计就是一个环形的跑道,不出门马儿就可以“飚马”。

  虽然是乡下人出身,但冯昌德家里过去穷得连猪都喂不起,更别说牛马了。现在为了喂马,冯老板请来了曾经当过骑兵的老侯当他的马倌。每天一匹马要吃20块钱的精饲料,再加上人工费等,两匹马一个月要消费3000多元。但他觉得值。

  骑马身体越来越好

  他说,以前爱跟人打牌,输赢钱都既伤身体又伤感情,没什么意思。自从爱上骑马后,精神和身体都越来越好,每天抖一两个小时,连按摩都不用了;现在不在马上“颠”一下骨头,他整天都觉得难受。“我以前重200斤,肚子像罗汉,现在瘦了30多斤,苗条多了!”冯老板伸手在自己微微还有点“将军”的肚子上比划着,得意地嘿嘿笑了。

  休息足了,冯昌德自己拿毛刷给马儿梳理好毛,再跃上马背,从鞍下扯出马鞭,“嘚……驾”一声吆喝,又闹腾开了。

  妻子:犟脾气“毒”亲“害”友

  冯昌德的妻子何佳栩说,老冯以前从来没有骑过马,这两匹马来了后,他学骑马都痴迷了,成天“赖”在马背上,去巡视工地,他骑马在前面跑,司机开着奔驰车搭起马夫在后面跟。到他感觉骑累了才罢休。去年大年初五,他一时兴起,非要和一个朋友比赛马,结果马失前蹄,一脚踏进凹坑,他从马背上掀下地来,动弹不得,送到骨科医院检查,幸好只是软组织挫伤,住了10天的医院,订好的旅行团也“黄”了。那段时间所有的朋友都劝他,“别放着好日子不过,贱巴巴地受罪。”可他倒好,好了伤疤忘了疼,从医院里一出来,一屁股又坐上去了。没办法,只好随他去。

  几个月下来,老冯居然把骑术练好了,而且还把身边的亲朋好友招成了“骑兵”。现在他们10岁的儿子已经可以骑马任意驰骋了。而两个朋友更是在他的蛊惑下,“脑袋一热”,不仅爱上了骑马,而且还买了马,城里没地方养,就寄养在双流的一个马场,每周末全家开车前去过瘾。何佳栩边笑边摇头:“我原来反对得最凶,现在三天两头就跟他往这边跑,只好认‘栽’了。”如今,冯昌德夫妻二人在此策马比肩而行,已经成了一道风景线。

  员工:方式健康有意思

  冯昌德骑马上瘾成痴是大家都知道的,专门负责给冯昌德开奔驰轿车的司机兰牧告诉记者,冯昌德经常骑马去工地巡视,最远骑到过郫县。有一次,他在苏坡桥一带遛马,结果被警察拦下了,警察盯了马半天,终于深吸一口气:“嘿,这家伙安逸!”由于他只在乡村路上和偏僻公路上跑马,所以警察也拿他的“交通工具”奈何不得。

  兰牧说,这辆奔驰车价钱高达180万,跑起来的最高时速可达256码,跑100码简直不费吹灰之力。但老板骑马时,他只能用自行车的速度 “挪”。附近很多的村民都对冯弃坐豪华轿车,偏偏要在马背上颠簸受苦表示“稀罕”。但兰牧说,老板的这种消遣方式很健康,也很经济(相对打牌来说)。他觉得非常有意思。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