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时报:中日安大线之争中国重占上风


亚洲时报在线John Helmer撰文/尽管日本政府和其石油进口商不断施压,俄罗斯国家石油运输公司(Transneft)一位高级官员近日宣布,在拟建的远东石油管道完工后,将优先输送原油到中国,其次才是日本。但原油会通过铁路输往中国,而非北京提议的石油管道。

两年多来,这条日输送量预计为160万桶原油的新石油管道如何走向,让俄罗斯政府一直苦恼不已:是支持中国提出的安大线(从俄罗斯伊尔库茨克州的安加尔斯克油田,向南进入布里亚特共和国,绕过贝加尔湖后,一路向东进入中国的大庆),还是赞成日本倡导的安纳线(从俄罗斯伊尔库茨克州的安加尔斯克油田,转向东西伯利亚,经过远东地区到濒临日本海的俄罗斯远东港口纳霍德卡的石油管道)。

起初,俄罗斯看好安大线。在中俄两国政府的积极努力下,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和俄罗斯尤科斯石油公司(Yukos)、俄罗斯国家石油运输公司于2001 年签署了原则协议,决定共同开展铺设“安大线”。实际上,早在2003年中石油就开始铺设安大线中国境内的800公里管道了。

然而,在经营石油管道问题上,俄罗斯国家石油运输公司与俄罗斯首富米哈伊尔·霍多尔科夫斯基(Mikhail Khodorkovsky)掌管的尤科斯之间存在着分歧。俄罗斯政府不愿看到商业运营的管道影响国家的原油出口计划,导致无节制的油田开采,于是提出通过国营公司与尤科斯共同经营的方式,分享输出石油所带来的利润。但尤科斯则不愿与克里姆林宫妥协,以至于安大线一拖再拖。因此,俄罗斯政府对尤科斯一手掌控石油管道的意图日益不满。

2003年夏天,尤科斯在与俄“西伯利亚”石油公司达成合并协议,并拟向美国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Exxon-Mobil)出售新公司("尤科斯-西伯利亚")40%的股权。俄当局对此异常敏感和担心。石油是俄罗斯的重要战略资源,是带动俄经济增长的主要依靠。尤科斯的石油产量占全俄的20-30%,俄国家预算收入的10-15%也依仗尤科斯。俄罗斯虽然力求吸引外资,却不愿失去对石油资源的控制权,也不会放手让美国财团来控制本国的经济命脉,从而对俄的经济和政治进程形成牵制。

同年10月,尤科斯石油公司前总裁霍多尔科夫斯基被捕。莫斯科地方法院将原定于今年4月27日对霍多尔科夫斯基和尤科斯公司另一重要股东列别杰夫的宣判推迟到5月16日进行。俄政府突然向尤科斯催收270亿美元的巨额税款,直接导致该公司面临崩溃;在强制拍卖尤科斯最大的子公司尤甘斯克,俄政府已成功将其核心资产收归国有。

就在安大线有条不紊地进行时,俄罗斯国家石油运输公司突然抛出了“远东方案”:在安纳线上建设一条到中国大庆的支线,其中到中国的管道线路将优先开工。而日本以承担大部分管道建设成本、协助开发东西伯利亚新油田、提供无息贷款以及技术支援等为诱饵,积极游说俄罗斯优先修建有利于日本的安纳线;另由于西伯利亚的石油储量不够同时供应安大线和安纳线,如果安大线先开工,就意味着安纳线无限期地推迟,所以日本不计代价地争取安纳线项目。在日本成功的“金元外交” 努力下,俄内阁部长们开始支持安纳线,而俄罗斯国家石油运输公司依然赞成中国优先。

日本经济产业大臣中川昭一(Shoichi Nakagawa)则威胁道,“如果俄罗斯政府计划首先建造一条至中国的石油管道支线,日本政府将收回为价值115亿美元的石油管道专案提供融资的提议。”然而,俄罗斯国家石油运输公司并不理会日本这一套。其副总裁谢尔盖·格里高利耶夫(Sergei Grigoriyev)多次表示,日本的资金支持并不是免费的;俄罗斯将不得不保证供应大量原油给日本,而且是优惠价格,以冲抵日本垫付的建设费用。

1月份,日本媒体以为,俄罗斯更希望把安纳线的终点设在纳霍德卡,而非离纳霍德卡港口不远的别列沃兹纳亚湾(Perevoznaya);现在看来,这只是日本的一厢情愿。在魏因施托克与总统普京的1月会面后,俄罗斯国家石油运输公司宣布,已经开始展开远东地区输油管道的设计工作,而这个输油管线将包括一支通往中国的支线。而且即使最终采纳安纳线,仍将优先向中国提供原油。

但俄罗斯国家石油运输公司官员始终没有证实该消息。该公司曾宣称中国支线预计每年输送3,000万吨原油(即每天58.4万桶),而输往纳霍德卡的东线每年将输送5,000万吨原油(每天97.2万桶)。去年12月,俄总理米哈伊尔·弗拉德科夫(Mikhail Fradkov)却提议东线的最终输送量为每年8,000万吨(每天160万桶)。

对于安纳线,俄罗斯国家石油运输公司不抱有热情:因为东西伯利亚地区还没有已开发的油田,而且西伯利亚地区的原油储量都仍在地质勘探中。面对中日两国的游说,俄总统普京在过去4个月里也不知如何是好。3月30日,俄罗斯自然资源部部长特鲁特涅夫(Yury Trutnev)公开表示,反对由俄罗斯国家石油运输公司来经营这几条将建的石油管线,特别是安纳线,并建议在新的联邦政策下重组经营权。

格里高利耶夫回应道,这种说法很荒唐,暗示政治越来越个人化。有资料显示,特鲁特涅夫本人在上任前就有石油背景,与卢克(LUKoil)等石油公司关系密切。去年,卢克石油公司跟俄罗斯国家石油运输公司展开正面竞争,两家公司都向政府游说特鲁涅夫三月提出的方案。为此,特鲁特涅夫被指有“内鬼”之嫌。他甚至命令他的发言人拒绝回答记者问题。

4月19日,在日本参加日俄政府间经贸合作委员会例会的俄产业能源部长赫里斯坚科(Khristenko)透露,将在通向日本延至太平洋沿岸的管线完成前,优先修建一条通向中国的输油管支线。谢尔盖·格里高利耶夫表示:“我们在自己领土上建设石油管道,而不是为中国或日本修建管道。没有人能代替我们决定谁将首先获得该管道的石油。”

“泰纳线”是由俄罗斯国家石油运输公司对“安纳线”修改而来的方案,它从东西伯利亚的泰舍特(Taishet)出发,绕经贝加尔湖北部150多公里,然后沿着贝阿大铁路和西伯利亚大铁路,一直通往纳霍德卡。俄罗斯政府已签署一项命令,要求在2008年底之前,投入65亿美元铺设第一阶段的管道,即从泰舍特至阿穆斯克(Amursk)地区的斯科沃罗季诺(Skovorodino)。在斯科沃罗季诺,石油将通过火车转运至2000公里外的太平洋口岸。通往纳霍德卡的输油管将在该专案第二阶段铺设。

格里高利耶夫说,石油管道的走向是由政治,而非地理来决定的。“中日两国的较量将决定该管线的最终走向。然后,我们再修建从斯科沃罗季诺到纳霍德卡的管道。”斯科沃罗季诺镇距离中俄边境仅69公里。俄罗斯国家石油运输公司总裁魏因施托克表示,“只要政府采取决策,我们是会修建到中国的支线的。”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