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教官因地主身份遭歧视半世纪 安徽技术师范学院知错不纠延续迫害


(大纪元记者冯长乐采访报导)50年代中共为维持巩固专制独裁暴政,打着“人民民主专政”的幌子,在全中国大张旗鼓的展开了“肃清反革命”血腥清洗(杀人运动),祸及无数中国人造成无数破碎的家庭。大纪元社论《九评共产党》中指出:在肃反运动中,有2万1千3百余人被判死刑,4千3百余人自杀或失踪。50年前张陪初这个军队高才生因家庭成份是地主遭共产党残酷清洗,莫须有的罪名强加于身,使他无辜的遭受了近半个世纪的迫害、祸及全家。

“肃反”高才生一夜间成反革命特务

现年76岁的张陪初老人,因听力障碍由他的老伴胡美英代他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胡美英女士当知道是海外的媒体记者采访时,欲语泪先流,哭了一阵后,才开口说话。她告诉记者:她是在1958年跟张陪初先生成婚的,由此坎坷、不幸伴随他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她是这样介绍他的先生的。

张陪初祖居广州,1947年考取海南大学农艺系,49年10月参加解放军132师。由于表现出色任396团三营教官,参加解放广州,剿匪,平叛等战役。建功,受嘉奖。1952年被国防部选派到中国人民解放军俄文专科学校第1期4连学习。由于精通英,俄两国语言。55年3月奉令到第二炮兵司令部,参加接管旅顺地区军事工作。历时半年,55年8月经国家考试毕业,分配到第二炮兵司令部。不幸的是在55年“肃反”中,因出身地主,以莫须有的罪名“潜入革命军队的反革命特务”而被开除团籍,受审查,被批斗,监禁,最后开除军籍下放地方,分配到安徽白湖劳改农场后又转到凤阳农校“现安徽技术师范学院”农场监管,由校方强制劳动。

“成份论”下的牺牲品

胡女士:1979年中国平反工作开始,很多冤假错案在那个时候得到了解决。我老伴的这个案子也是被人栽赃陷害的,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当时共产党讲“成份论”,他是这个“成份论”的牺牲品。带这反革命特务的这顶沉重的帽子,使我们成为末等公民,受歧视遭迫害数十年,不仅使我们身心受到极大摧残,而且影响到我们的子女的前途。

院方心虚擅自扣压藏匿平反文件

1979年开始,我们多次找到院方提出平反问题,院方不予理睬。1981年我上诉中央军委。同年军委多次派人到校内查外调,查清事实,决定为我们平反,但均受到来自院方的无理抵制。

1982年5月中央军委就平反工作专门下文到学校,可是却被学院扣压没有下达也没有即时通知我们。2001年我们才知道平反文件早就下达了。他们想以此瞒天过海,推卸一切责任,不承担任何赔偿和继续维持对我们的迫害。

“我宁愿辞职不干,也不能给你平反”

记者:为什么院方拒绝平反?他们不是说有错必纠吗?

胡女士:平反就意味着要给我们恢复名誉,提高生活待遇,补发几十年工资、按离休干部解决生活待遇问题,张陪初是解放前参加革命的,是共产党文件中规定的享有特殊待遇的离休干部,可他现在一直跟工人一个等级,拿着普通退休工人的工资。院方至今都不按政策落实,就是不愿意承担这个责任。再者张陪初的“问题”发生在军方,后转到地方了。对与这个历史遗留问题,地方不接受,不予以解决。抵制问题的解决。因为牵扯的面比较大,问题也比较多。就象省政府工作人员讲的,要赔偿损失、解决待遇等诸多问题。至今张陪初还戴着50年代反革命特务的帽子,太荒唐了。这个问题得不到解决,还牵连到妻子,子女,比如下放农村、上学、招工,参军等问题,均受到不公正的对待。校主任纪委书记曾经扬言:“我宁愿辞职不干,也不能给你平反”!

延续迫害 胡女士断腿

张陪初先生在他的申诉中写到:在2001年11月27日我们意外的知道中央军委在82年5月为我平反就已下文后,我便和老伴胡美英到院长办公室寻问。为什么中央军委给我平反的文件,发到学院你们不通知我,不公开,不落实平反政策,我们要求知道,为什么你们不按党中央平反政策进行落实。

对于我们的质问,现院党委书记汪元宏(副厅级,82年组织部干事0550--6732007)恼羞成怒,讲我是无理闹事,并叫来保卫人员,将我及老伴连推带踢的赶出门。老伴胡美英被保卫余德峰踢断左腿,他们却连医疗费也不付。

胡女士告诉记者:我老头子憋屈了一辈子了,好不容易盼到了平反,可是这个紧箍咒他们还不给摘,不落实政策,太欺负人了,他们以权代法,我为老伴申冤讲理却被他们殴打,刚被打的时候都走不了路,要架着拐,现在好一些了,但还要贴膏药止痛。

儿子张宏伟险被拘留

2002 年1月15日经凤阳县公证处,我委讬儿子张宏伟和学院协商解决此事,没成想因此给张宏伟带来一张拘留证,2002年安徽省政府申主任出面,有省教育厅人事处齐处长,学院办公室主任蒋德勤。组织部长张道成,老干处长苏汉洪,及我和老伴胡美英进行调解。申主任从事实和人道方面提出5点解决方案,蒋德勤当场反对,讲没有要解决的。申主任讲既然都解决了,你们复印一份平反文件给张陪初,不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吗?

张陪初腰椎错位胡女士昏死

关于学院对他们身心的迫害,张先生写到:在2003年2月21日我和家属胡美英找领导,要求解决平反政策落实问题,院方又叫保安人员将我从2楼拖打到1楼,把我肋部打伤连衣服也被拖丢,腰椎受损错位造成瘫痪。妻子见我被拖打的情景,高血压,心脏病当时发作,昏死过去,他们见死不救,反叫四人将我妻子拖行近 300米到无人处一丢,不予抢救,路过的学生看到此情,说有理讲理,不能如此对待老人,你们也是有父母的,施暴者威胁说:“不关你们的事,你们不要找事。”

拖延:官官相护

2003年安徽省委许主任电话(0551-2607412)说:“12月10号省教育厅去学院解决你的问题。”12月省教育厅郝运福厅长,人事处齐处长,信访办杨主任电话(0551-2832808),凤阳县公安部公安局治安科李科长,洪武派出所孙贵红,学院沈太基,余在岁,蒋德勤(0550-6732005),张道成,苏汉洪我及老伴胡美英在学院小会议室看到平反文件原件,郝运福厅长看后说:“回去向组织反映。”

“叫你永世不能翻身,又能怎样”?

2004年2月24日下午4时由学院请的人员哄骗胡美英,以解决问题为由骗走,进行拘留,校方诬告胡美英到教学区吵闹,并请凤阳公安部门入驻学院。对我进行威胁,并扬言“只要有我们在位一天,想怎么样都行,有中央军委下发平反文件,专门来人又怎样呢?现在是什么年代,还想平反,中央军委没有好人,张陪初没有什么问题,不存在平反政策落实问题,中央军委给张陪初下发平反文件是故意夸大事实,是闹事,所以坚决反对抵制。嚣张的说中央军委在北京呢,有本事上北京去。到那都不行,解决问题还是在我学校一句话,我就是辞职不当领导,文件也不能公开宣布,也不能按政策落实。就是叫你永世不能翻身,又能怎样?”

生不如死

胡女士说:既然他们不给予平反,我就把平反文件自己写出来,让打家看,让大家知道有这个文件,校方不能容忍我的行为,叫来临时工充当打手,县公安局下达拘捕令,我被关押在凤阳拘留所中,我老伴找公安局局长要求放人,对他们这样肆意抓人非法拘留提出强烈抗议。我在拘留所寻死觅活的,想到我这一辈子跟着老伴受尽冤屈折磨,原本也在这所学校工作,60年代我被迫跟着老伴到农村劳改农场,丢了工作,没了饭碗。一去就是28年,到88年才有机会回到凤阳,5个孩子,到今天3个孩子还在农村当农民,在身边的两个孩子因父亲的问题,一个是临时工一个无业。张陪初一个学有专长的知识份子由于政治上的迫害,使他一生中都受到不公正待遇,受歧视。50年来从事的“工作”竟是喂猪、喂牛、种地!而79年以来,安徽技术师范学院领导阴奉阳违、知错不改,擅自扣压上级下达的有关平反文件,不仅不给恢复名誉,而且是变本加厉继续迫害,我们据理力争却被学校雇佣的打手殴打成腰主椎错位,目前已经成为半瘫之人,我和儿子则被风阳县公安非法拘留,这个冤该向何处伸呀?!这些年我们上访申诉却被打被关押,有理无处诉,感到生不如死。就是从拘留所出来也没有脸见人了,死了算了。

至今还在推诿

2004年我和家属到省教育厅询问问题怎么解决,省教育厅说:“由于学院的态度我们没有办法,这是你和学院的事,你和学院自己解决,我们不敢也不会拿一字一句意见,要是出了什么事,有文件按文件,有政策按政策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还我们做人的尊严

记者:您觉得还有希望平反昭雪吗?

胡女士:我们原想到北京上访可是年龄大了,也不方便。再说我们听说上访也无济于事,有人还被截回来、被打、被劳教,所以我们也不想去北京了。上下都搞不通,受压制,他们还搞政治迫害陷害我们全家,我想在互联网上救助,呼吁一下,让媒体给与关注,揭露一下这个问题。我会用我们的方式坚持下去直到彻底平反,还我们做人的尊严。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