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为知己者死


“春秋时晋国(约公元前六世纪)人,与晋卿赵盾子赵朔友善,司寇屠岸贾杀赵氏全家,追捕孤儿赵武。赵氏门客程婴与公孙杵臼设计救孤,抚养成人,终报仇雪恨。”
我叫赵武,我就是那名孤儿。我的诞生从一开始就被打上了血的烙印。
是义士程婴不惜牺牲亲生儿子,换下了我的性命。公孙杵臼又用他那伟大的生命,换取了我的平安无恙。如果这其中出现些微的差错,我这脆弱的生命就得扼杀于摇篮之中。所以,从刚懂事开始,就知道我的是一生被注定是不平凡的。
一切源于我那个家族的一脉单传,源于十几年前那场罪恶的大屠杀。屠岸贾的狼子野心已是路人皆知。唯一不明白的,是那个坐在宝殿上的,昏庸的晋灵公。
我从小就与母亲庄姬公主异地而居。程婴也从来不带我出去,只是投靠了屠岸贾,做了他的门客。他对我说,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所以从小,我就是一个沉默的孩子。
十岁开始,我的梦里面就老是出现一滩一滩的血污,然后我看见那个人的背影。他身形高大,长衫里透着一股正气。我看不清他的面容,但是我能感应到他的忧愁。
后来我才知道,那个人就是我素未蒙面的父亲。我也在心里感叹,只有这样的人才能让他的仆人如此的死心塌地。
我的父亲叫赵盾,就是他的直言进谏得罪了当时正受宠幸的司寇屠岸贾。于是,那个心狠手辣的屠岸贾秘密地谋杀我们赵氏家族。如果不是程婴从襁褓中将我救出,可能这桩阴谋就永远没有雪耻之日了。
所以,我是为复仇而诞生的。
我每天在程婴的调教下习武练字,不敢有丝毫怠慢。因为我始终无法忘记程婴跟我说起公孙杵臼舍生忘死时的一脸悲痛。我也无法忘记时常在我梦里面浮现的那个身影。我告诉自己,我是宰相的儿子,总有一天,我要为我的家族复仇。
程婴一直把我关在房里,因为我的越来越酷似父亲赵盾的脸。他给我请来最好的老师,每日询问我的功课。他一直是严肃的,所以我在他面前不敢有丝毫的造次。
当我长到十五岁的时候,晋灵公驾崩,新主登基。老将军魏绎班师回朝,并不知道程婴是为避免不测,才做了屠岸贾的门客,忍辱十五年。所以他听闻此事以后,十分生气,假邀程婴到府饮宴,执鞭痛笞他。程婴知道魏绎是个忠臣,便说出了隐情,与其共商除奸大计。
老将军魏绎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我在他脸上看到了惊讶和赞赏。程婴从那一天起,开始让我参与大事。
当我终于在魏绎的帮助下,铲除了罪恶滔天的屠岸贾,与我的母亲团圆的时候,程婴从那扇门里走了出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十五年来,他好象永远是背负着一个使命,所以他从来没有笑过。我突然想起父亲在梦里的声音,他说:
程婴,我们赵家的希望就交给你了。
那时候,扮草医入宫的义仆程婴在即将去世的父亲面前许下了承诺。就为了那一句承诺,他付出了所有属于自己的幸福。
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力量支撑着他忍辱负重这么多年。公孙杵臼当年说,一时的舍生取义的容易的,一辈子的忍辱负重是艰难的。然而程婴用他的行动证明了一切,从此,我相信士为知己者死,绝不仅仅是一句虚言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