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锦涛----红场上的异类

2005-05-12 07:46 作者: 作者:老康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各国政要云集莫斯科,红场上举行了盛大的阅兵式。当年分别横扫东、西线的两大主力战胜国,俄、美两国的领袖普京和布什自然是万众瞩目的中心,舆论的焦点。战前,俄、美原本一邪一正,势不两立。俄国和德国倒是邪气相投,通过秘密协定瓜分了波兰和波罗的海沿岸国家。由于英吉利海峡的阻隔和对高加索资源的迫切需求,加之同类更相知的原因,德国才放弃登陆英伦而东进俄罗斯,将俄国逼到了同盟国一边。然而正、邪终究无法相容,战后,热战的硝烟还未散尽,冷战的寒风又已吹起。一道铁幕将世界划分为自由和专制两大部分。铁幕西边,美国在人类战争史上首次做到了没有为自身的巨大牺牲向战败国索取丝毫的赔偿,反而向战时的敌国及时提供了大量有效的援助,使德、意、日三国迅速医治好战争的创伤,从废墟中重新站了起来。更重要的是,为了使历史不再重演,美国帮助这些前法西斯国家建立了坚实可靠的民主制度,从根本上断绝了专制制度复辟的可能。铁幕东边,前苏联控制了远比战前与德国秘密划定的势力范围大得多的地域。在经过洗劫般的强行索赔后,把共产专制制度移植到了这些地区。使刚刚摆脱了法西斯梦寐的人民又生活在了集权专制的阴影之下。俄、美对峙半个世纪后,正昌邪衰,自由民主不战而屈人之兵,集权专制自内而溃,土崩瓦解。民主正气已成浩然之势,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在自由的旗帜下,美、俄、德、日、英、法、意……这些热战中的敌人和冷战中的对手,已然是真正的伙伴。今天莫斯科红场上庆典的意义,已不仅仅是纪念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而是人类对自由民主战胜专制独裁的庆祝。如果将历史的镜头闪回到20年或30周年前红场上的庆典,人们会发现观礼台上站着全世界大大小小的独裁者们。对比今天民主国家领导人云集,专制领袖胡锦涛形单影只的情景,人们可以深切的感知世界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和中国未来必将发生的变化。

此次庆典的基调可以用“以史为鉴”来概括。各国领导人都表示要牢记历史的教训,使悲剧不再重演。但庆典前后一些不和谐的声音,反映出人们对“二战”,特别是战后历史的认识还存在着差别。正是由于这些差别的存在,使得独联体的一些国家和前苏联的某些盟国未出席此次庆典。这些弱小国家的人民除了不能忘记法西斯的暴行外,对前苏联加在他们头上,长达近半个世纪集权统治更是记忆犹新。这些国家要求俄国对这段历史深刻反省,并为此道歉。这和亚洲人民对日本的同类要求一样,都是正义和无可厚非的。普京对此默然可能是心理上还放不下大俄罗斯的身段。民主制度可以在一夕之间建立,而民族集体心理意识的转变恐怕要到经过一、两代人才能做到。不过,既然俄罗斯已经走上了民主的不归路,东欧国家重温旧日噩梦的可能也就不复存在。加以时日,民主自由的俄罗斯终究会对此作出深刻地反省。战后的日本也曾以暧昧的态度对待战争的责任。但美国人的高明之处就在于它并不在乎口头和形式上认罪和道歉,而是以坚实的民主制度为保证,使日本再也无法重回军国主义的老路。美国对自己帮助日本建立的民主制度是如此自信,以至保留了天皇,并可以容忍有着战犯头衔的岸信介出任首相。同样,今天的美国可以和出身KGB的民选总统打交道也是出于对民主制度的自信,而不时对俄施加压力则表现出对俄罗斯民主制度还不十分巩固的担心。毕竟当初帮助日本、德国建立民主制度是以美国在这两个国家的军事存在为保证的。而对依然保有庞大核武库的俄国,美国只能谨慎地施加影响,帮助其巩固民主制度。布什此次绝口不谈美国对二次大战胜利的巨大贡献和付出的惨痛牺牲。而是对战后初期,美国姑息斯大林帝国吞并东欧和波罗的海国家做出了深刻反省,并由此指出:“我们不容许其他世代重蹈覆辙,姑息或原谅专制暴政。牺牲自由谋求稳定,不但得不到稳定反而贻害无穷。”布什此番言论,首先是想给俄国做出表率,助其反省,以达巩固俄国民主制度之目的。同时也是射向依然固守专制的独裁者们的锥心之箭。

在九日云集莫斯科红场上的政要之中,胡锦涛可能是唯一没有资格站在那里的异类。以中国人民反抗日本军国主义的贡献,在这样的庆典中,理应有中国人民的一席之地。但随便从大街上拉一位贩夫走卒来也比胡总书记更有资格代表中国人民。胡锦涛虽也顶着国家主席的头衔,但这个主席仅仅是党内职务总书记的附属品。而正是胡现在领导的那个党,在中华民族最危急的关头,发动叛乱割据一方,破坏了即将完成的全国统一,使日寇得以乘虚而入。抗战开始后,在全中国人民与日寇浴血奋战的时候,这个党属下的八路军、新四军,拒不接受中央政府的统一指挥,处处制造摩擦制肘国军。同时还主动与日、伪勾结,划定地盘互不相扰。中共就是这样靠出卖民族利益发展起来的。历史学者谢幼田在其著作《中共壮大之迷》中对此有翔实的论证。讽刺的是,其中很多铁证如山的史料就来自胡锦涛的身后红场旁的红墙之内。正因为有了日本的侵略,才有了中共的今天,为此中共前主席毛泽东不止一次地对日本的侵略表示过感谢。而毛却对组织了八路军唯一一次稍具规模的对日作战的彭德怀元帅耿耿于怀,时隔15年后,在庐山会议上还为此对彭老总大发淫威。中共的三大作风中有“实事求是”一条,可从来就是骗人的幌子,唯独老毛对待日本军国主义倒是货真价实的来了一次“实事求是”。

实事求是地说,胡锦涛这一代本来无需为毛泽东那一代的中共领导背负卖国的罪责,但前提是胡这一代必须向战后德国历届首脑对待纳粹的罪行一样,对中共这一段罪恶的历史作出深刻反省,并为此向全中国和全世界人民认罪道歉。首先要做的就是拆除毛泽东的坟墓,并焚尸扬灰。当这位对外卖国,对内残害人民的大汉奸、大魔头依然被供奉在天安门广场,被顶礼膜拜时,中共又有什么资格要求日本首相停止参拜靖国神社呢!如果胡锦涛还有一点点羞耻之心,那么在红场上,在战胜国的领袖中间,他就应当为中共背负的历史罪责而感到无地自容。由于中共至今拒不认罪,胡就是在施罗德、小泉、贝卢斯科尼这些对二战已有深刻反省的战败国领袖面前也应当感到羞愧难当。普京没有对前苏联的强权压迫向被压迫国道歉,对这些国家的人民确实有失公道,但却免除了胡锦涛的又一尴尬。试想,如果俄国承认战后在东欧建立共产专制制度是历史的错误并为此道歉,那么同样在苏联的支持下建立起来的包括中国在内的东亚共产专制政权也就成了历史的错误。如果俄国也为此道歉的话,依然还在顽固坚持这一罪恶制度的胡锦涛又将如何应对?|不过人们倒不必为胡锦涛的心理承受能力担心,在中共党内的逆向淘汰机制下,如果锦涛同志“厚黑学”的功底没有达到炉火纯青、出神入化的水平,他又怎么能在残酷的党内竞争中一步步达到君临天下的地位呢?胡锦涛倒是可以以独裁者的身份,鲜廉寡耻的站再各国民选领袖中间,但他绝对不能代表中国人民!凡是知道了历史真相并有良知的中国人,都会为红场上神情麻木的这个异类而感到羞愧。

诺大的红场,能使团干部出身的胡总书记感到慰籍的景物恐怕只有广场上的那座坟墓和躺在里面的那具僵尸了。而这座坟墓的阴影,恰恰是布什总统担忧俄罗斯民主能否巩固的根源所在。在国内提倡以“红色旅游 ”配合“保先”教育的胡锦涛,本应带个头,进墓朝拜一下祖师爷才对。本应为,而未为,是没有时间?还是心存忌惮?若是后者,说明胡锦涛还多少识些时务!(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