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老师九土蛋:现在的孩子为何提前告别童年


“六一”儿童节前夕,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现当代文学研究所的部分教师和学生就当前中国的少年儿童成人化这一话题举行了座谈会。

b孩子提前告别了童年

谭五昌(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师、文学博士):中国的少年儿童在当下是一个庞大的社会群体,人数已近3亿。

他们在外表与心理上,都普遍出现了早熟现象。无论在现实生活中还是在文学书写中,他们都以成人化的面貌出现,表现出与他们的年龄不相称的成熟、精明乃至世故,过早地告别了他们本应具有的童真面目。许多成年人对这种现象表示惊讶与不可思议,老师和家长们对此种现象也深表忧虑。简言之,当今中国的少年儿童正在提前告别自己的童年。

苗卉(北京师范大学儿童文学专业硕士生):正如谭老师刚刚所提到的,随着社会时代的发展,现在中国的少年儿童,无论在身体上、行为上,还是思想上,都愈发的早熟。从身体上来说,与以前的少年儿童相比,青春期的提前到来,使许多孩子从十二三岁就开始了第二性征的发育和成人体态的出现。在行为上,他们已经提前告别了《让我们荡起双桨》的纯真童年,抛弃了和伙伴们共享快乐的儿童游戏,而是同成年人一样,哼唱着流传于街头巷尾的流行歌曲,在网络的虚拟空间内聊天交友,并被通俗的成人影视剧所深深吸引。年龄大些的孩子,则在肆无忌惮地谈论比较隐秘的两性话题。年龄较小的孩子,也喜欢从恐怖暴力片中寻找刺激,校园暴力时有发生。极具讽刺性的“灰色童谣”、“灰色歌曲”在中小学生中流传甚广。现在已经是“80后”写手的蒋方舟,12岁时发表的充满了性话语的处女作《正在发育》,曾引起中国文坛和文化界的特别关注……这一切,都显示着现在孩子身上儿童本真的逐渐失去。

孟睿瑞(北京师范大学儿童文学专业硕士生):现在,学生们为了能够取得好的成绩,学校里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作弊行为,代写作业,代家长在成绩单上签字,成了学生中间一种商业交换行为。孩子的思维已经越来越成人化和世俗化。

灰色童谣的大量涌现就是这一现象的具体体现。我们从不同年代童谣的内容可以看到孩子思维的变化。

上世纪50年代:“大头、大头,下雨不愁,人家有伞,我有大头。”

60年代:“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

70年代:“分、分,学生的命根;考、考,老师的法宝。”

80年代:“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

90年代:“上学最早的,是我;回家最晚的,是我;玩得最少的,作业最多的,睡觉最迟的,最累最困的,是我是我还是我。”

今天的童谣又是另外一种内容:“今天的阳光多么灿烂,我们的学校破破烂烂。一百个同学,九十九个笨蛋;十个老师,九个土蛋。”

孩子们用熟悉的内容形式,加上很多调侃因素,追求好玩、搞笑、流行、时髦。这些不再是童年时期的无忧无虑,而是成人式的世俗和玩世不恭。

谭五昌:还有一个就是儿童的失语现象,儿童缺失自己的语言,这实际上是中国的少年儿童普遍模仿、挪用成人话语的一个事实。很大程度上,中国少年儿童的语言处于被成人话语“人为遮蔽”的状态。最明显的例子是,每逢媒体记者或外国代表团去国内的某所小学采访小学生时,让他们谈谈对学校生活的感受,小学生们说出的话几乎都千篇一律,像背台词,而且思想正确,语调沉稳,俨然一名小大人的样子。其实背后完全被教师们规范性的话语所操控了。

王丽清(北京师范大学儿童文学专业硕士生):少年儿童童年的提前告别在一定意义上是童年生存空间的受压缩。很多属于儿童的天性在今天的儿童身上渐渐地散失了。比如,游戏对于儿童来说是一种最正当而且是最必不可少的活动。然而游戏需要一定的时间、空间,还需要游戏的伙伴,今天的儿童,尤其是城市儿童可能拥有很多的玩具,然而很难说他一个人在堆满玩具的屋子里玩就能享受到真正的快乐。青少年所沉溺的网络游戏看似一种游戏,然而其中充斥的暴力色彩、物质诱惑,更多地造成了对儿童生理、心理的摧残。另外,在今天激烈的社会竞争面前,无论是学校教育还是家庭教育都变得越来越功利。除了学校的正规课程、补习课程,很多孩子还要参加各种学习班、兴趣班,孩子的生活像上紧的发条,变得十分单一、枯燥,童年生活失去了它本来应有的丰富性。还有一方面的体现就是,儿童自身思维方式的丧失。当你在向一个四五岁的儿童讲述嫦娥奔月的故事时,他很可能会告诉你,月亮是地球的卫星,上面不能居住人类。面对这样的情况,我们成人究竟是应该感到欣喜还是感到悲哀呢?

高锐(北京师范大学当代文学专业硕士生):现今的娱乐媒体如此发达,孩子很小就知道追星、名牌、赶时尚。问一个简单的历史问题可能他不会很快回答上来,但要问一个流行歌星的事情他却能倒背如流。某学校出的历史选择题之一如下:南美独立运动的领导人是:A、乔丹;B、杰克逊;C、贝克汉姆;D、玻利维尔。虽然搞笑但却很能说明问题。有的孩子受影视媒介的影响过早谈恋爱,网上有一则消息称,某城市从小学到高中学生有异性伙伴的人数占到10%-20%左右,并且年龄越小,伙伴越多。有些小孩盲目模仿影视行为,甚至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不仅提前告别了童年,而且给自己以后的生活也造成了不良影响。还有,近年来青少年自杀现象呈上升趋势,且出现低龄化特征。深圳健康教育研究所的数据则表明,13%的中小学生存在心理障碍。这两方面也算是提前告别童年的表现吧。

陈苗苗(北京师范大学儿童文学专业博士生):今天的图书市场上,你会发现很多“儿童成功励志书”非常畅销,比如什么《5天就长大》,《让儿童成功的99个方略》……“成功与名利”这些原本是成年世界的东西,现在已经逐渐渗透到儿童世界中来。今天的很多儿童,只是生理意义上的儿童,他们的世界观正加速滑向成人圈,过早地去给自己制订人生的计划,制订成功的目标,制订自己的人际网络圈子,制订自己必须要克服的“童年缺陷”……

王媛媛(北京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本科生):说起当下的童年消失现象,我最有感触的就是对儿童歌曲、儿童动画片的回忆:我们可以想一下,现在年年不管出来什么晚会,涉及到儿童的必定是 “回忆”!儿童歌曲大联唱、儿童动画片回放全是《大闹天宫》、《黑猫警长》等等。电视节目的模仿秀里常常可以看到一个小孩子鬼灵精怪地学大人的样子。我们在一笑之余,有几人想到在这个过程中这些孩子失去了什么呢?我曾经在高校论坛上看到一个真实的笑话,说一个幼儿园小孩摸着一个到家里串门的阿姨穿着短裙的腿说:“我最喜欢女人的大白腿了。”乍听之下还觉童言无忌,可是清醒之后简直觉得恐怖!再把年龄放大一点去看,初中生在大街上俨然一副成年人的样子,一对对亲密地走在一起,公然做着许多成年情侣都不好意思在公共场合做的亲密举动……

b我们的教育出了什么问题

谭五昌:我个人认为,从学校教育这个层面看,我们的一些中小学教师,尤其是小学教师的教学和教育理念相对滞后,他们基本上还是应试教育的思维模式,在相当大的程度上,仍然忽视素质教育,只注重书本知识的灌输。从家庭教育这个层面来看,家长们普遍对孩子期望值过高,给他们加上了种种不切实际的培养目标。让孩子们过早在一种成才的恐惧中战战兢兢地成长,其结果是他们的言行与思维被成人化了。

孟睿瑞:现行的语文教材中,所选的课文孩子不喜欢,讲课的程序基本固定不变,选文最注重的不是文学性,而是教育性和意识形态。教师讲课基本遵循“字词、分段、主要内容、课文分析、中心思想” 这样的模式进行。语文课本来应该是生动活泼的,给人美的享受的教学,但现行的应试教育体制下,教师不得不用模式化的教学方式,帮助学生获取高分,束缚了儿童的想象以及情感能力的培养。儿童的世界中不再有快乐可言,以至于孩子在写作文《最快乐的一件事》时,竟然说“我没有快乐的事情”。这是一种可悲而且可怕的事。还有,儿童和教师、家长之间缺少必要的交流。成人社会用强迫的手段将自己的意志加于儿童之上。所以,备受压抑的童年就不再是美好的,无忧无虑的,他们多了成年人的忧郁和沉重。

苗卉:以高考为指挥棒的应试教育所存在的问题,占据了少年儿童正常的娱乐和课外阅读的时间,更为重要的是,在分数就是一切的理念中,生存的压力已经从社会渗透到学校。千军万马挤独木桥的 “盛况”,使孩子们过早地看到了竞争的残酷,被迫迅速成长起来,为自己的成人阶段进行准备。与此同时,有些教师以成绩的好坏对学生进行优劣的划分,也将成人的等级观念带进了儿童世界之中。

刘兰芳(北京师范大学现代文学专业硕士生):在家庭教育中,父母对孩子的期望普遍过高,童年的一个重要特征应该是玩耍,但是中国的家长们总是有着强烈的望女成凤、望子成龙的愿望,他们不惜一切代价要给自己的孩子提供最好的教育,却不知这种教育可能并不符合孩子的年龄特征,也对孩子今后的发展有害无利。让孩子去读那么多强制性的辅导班,根本就是扼杀了孩子的天性,让他们过早地告别了自己的童年时代。

高锐:说到教育,似乎抨击者居多。中国教育的一个特点就是高考选拔制度。分数决定了一部分人上好大学,一部分人上一般大学,一部分人上不了大学。因为这不仅仅是教育的问题,说到底是和中国当前的国情联系在一起的。人口太多,社会提供的资源有限,所以干什么都是优中选优,上学自然也是如此,社会不能提供那么多的大学容纳所有的学生。因此孩子从小就得为分数而努力,压力的提前到来也会缩短他们的童年时间。

b当前的社会文化环境扮演了何种角色

王丽清:在谈到儿童的生存环境时,“童年生态危机”是一个频繁被使用的词汇,它向我们昭示了一种类似自然生态环境恶化一样的儿童自身的生存状况。童年的生态危机,我认为既有“文化污染”的因素,也有当前社会正确儿童观念匮乏的因素。所谓的“文化污染”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商业文化所包含的功利主义、物质至上主义对于少年儿童思想观念的侵蚀。就拿近几年来文化市场上火爆的“低龄化写作”来说,它的一个重要特点就在于尚未进入文坛,率先进入市场。青少年的早熟被当作热点拿来炒作,这加速了他们写作方向的迷失与才华的迅速流逝。“文化污染”同时还来自于网络、影视媒体所宣扬的暴力、凶杀、阴谋、不健康的情爱等内容对于少年儿童身心的损害,这使儿童的生存状况显示出一种空前的危机。

孟睿瑞:如今,传媒文化越来越发达和便利。少年儿童在便利的文化环境中能够接触到各种各样的庞杂的信息,但他们缺乏正确选择和判断的能力。

在网络上、电视、电影等等媒体中到处都充斥着暴力、色情等不健康的信息,孩子的世界已经被这些东西所包围。社会上对少年儿童本不应该开放的东西,现在也是全不设防。网吧、录像厅、酒吧、夜总会、书摊、盗版光盘,这些都在无形中毒害着少年儿童。这些信息无孔不入,家长、老师防不胜防。正像美国学者尼尔·波兹曼在《童年的消逝》中所说的那样,电视文化、娱乐文化以及商业文化,给儿童的精神世界所造成的伤害是巨大的,童年的概念正在消逝。

更进一步说,儿童还受到了来自家长和其他成人的间接影响。成人在社会文化环境中,被功利主义、物质主义所影响和左右,并进一步灌输给他们的孩子。孩子的学习成绩成了家长之间攀比的话题。孩子成了成人社会人与人之间的竞争资本。在这种情况下,缺乏稳定的世界观的少年儿童难免被这种环境所左右、所支配。他们不再是自然生长的花朵,而是在成人社会中艰难生长的小草,成人用拔苗助长的方法促使他们早早地“成熟”。

由于社会文化环境的恶化,未成年人犯罪率的提高和犯罪年龄的下降成了一个触目惊心的社会现象。我们真的是需要对我们目前的社会文化环境开展一个大规模的“清污”工程!

刘兰芳:社会对于成功的定义与以前有了很大的不同,评价一个人是否成功,有时候不是看他教育出了多少学生,也不是看他创造了多少财富和多少有益于社会人生的艺术作品等,而是他拥有多少金钱、权力和地位,这样的社会大背景当然也会使作为社会重要组成部分的孩子们过早地丧失理想、信念、追求,而变得世故、精明、刻薄。

苗卉:在少年儿童提前告别童年的问题上,大众媒体的影响是不可忽视的。在当今网络和影视传媒如此发达的情况下,向儿童保守一些秘密,是相当困难的事情,同时,出于商业化的考虑,某些媒体也并不会甚至并不想去保守这些秘密。于是,有关色情和暴力等不健康元素通过影视和网络冲击着少年儿童的心灵。

b还有一个现象值得关注,就是“低龄化”

已经成为媒体和市场炒作的热点和焦点。在影视剧中,许多“少年偶像”被隆重推出,而成人的娱乐节目里,少年儿童的参与率也相当惊人。舞台上的孩子就像主持人手中的道具,穿着不属于他们年龄的服饰,说着刻意模仿成人而并非真情实感的语言,被要求做各种各样娱乐观众的动作。这种年龄和行为的反差往往成为节目吸引观众眼球、满足他们欣赏趣味的卖点。而且,参加节目的孩子,也越来越呈现低龄化的趋势,年龄最小的孩子甚至是被父母抱上舞台的。出现在电视广告上的儿童也成为了某种商业化的符号。

高锐:我曾与一两个小学生在网上聊天,感觉他们根本不像小孩儿,他们对于网络流行的东西驾轻就熟,甚至还给我发一些本不该他们看的短信和笑话。我问他们是不是现在的小孩儿懂得特别多,他们就笑,好像我什么都不知道似的。

大量含有暴力色情内容的动漫对学生的影响也不容忽视。儿童文化工作者也许能创造出一些贴近儿童生活的作品,但许多作品经过一些中间程序处理后都会发生变化。比如拍成影视,就要改变一些情节。我记得有部电视连续剧叫《七岁县太爷》,里面让七岁的小孩儿和一个大人成亲,并且一个劲儿的叫她坏老婆,实在看着别扭,类似的情节在一些儿童类作品中时有所见。

浅野法子(北京师范大学儿童文学专业博士生):在当前的日本社会,也存在前面同学提到的这些问题。随着网络的普及,日本小孩子之间现实中的交流减少了,随之出现了一些问题。现在日本小孩子们的心理问题都比较严重。

此外还有漫画的问题。我个人认为不是所有的漫画都是有害的,漫画具有特殊的表达方式,夸张的表现手法,好坏分明的价值判断准则,对儿童和青少年的吸引力很大。但是里面充斥的暴力和色情描写也会对少年儿童的健康成长带来不良影响。此外,我觉得漫画的缺点是没有给读者留下思考的空间,而把所有好的坏的东西统统塞给了读者。

谭五昌:现在的影视、网络等大众传媒在加速地将少年儿童推入一个粗暴或粗鄙的成人世界。前一阵子媒体上报道几位小学生模仿影视的暴力行为绑架一名同班同学,他们并不认为这是在犯罪,相反,他们认为自己在从事一件英雄的壮举。少年儿童潜意识中存在一种英雄情结,并以成人的言行作为仿效对象,但他们误把成人的暴力行为当成英雄行为了。实际上,少年儿童的英雄情结被当下在成人世界里流行的暴力行为错误利用,他们成了拙劣的模仿者和牺牲品,因为少年儿童的是非观念与法律观念还不够健全与成熟,是我们的成人在误导他们。现在的社会文化环境中有太多的东西不利于少年儿童的健康成长,对此,政府和全社会要引起重视。

苗卉:著名的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老师曾经说过:“儿童文学作家是未来民族性格的塑造者。”少年儿童身上所体现的,是未来民族的性格。今天的少年儿童,是明天中国的国民和建设者,他们是否能够健康成长,是否拥有较高的素质和健全的人格,对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意义,是不言而喻的。

谭五昌:当今中国的少年儿童提前告别童年的现象应提升到一个空前的思想高度来认识。少年儿童的思想与情感状态关系到整个民族精神品质的优劣问题。从理论上来说,儿童身上的精神品质是最为可贵的,他们往往为过于世俗化的成人世界树立了一种人格的榜样,英国大诗人弥尔顿如此评价儿童:“儿童引导成人,如同晨光引导白昼”;另一位英国大诗人华兹华斯则发表这样的宣言:“儿童乃是成人的父亲”,由此彰显出童年所具有的极其可贵的精神价值。因此,我们强烈地呼吁中国的少年儿童早些回归童年,让他们因过于早熟而显得苍老乃至沧桑的心灵回归单纯与童真,如此,我们整个民族的心灵与灵魂才可能延缓衰老,保持其应有的活力。假如我们中国少年儿童的心灵都集体性地提前衰老,我们这个民族还有美好的发展前景吗?

我们必须发出“救救孩子”的强烈呼吁了!我想,全社会应当对当前的少年儿童提前告别童年的严峻现实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并有积极的应对策略。我们的广大教师、家长以及社会有识之士都应积极行动起来,为了下一代的健康成长与成才,为了我们民族的未来,群策群力,努力为中国的少年儿童创造一个良好的社会生态环境,让他们在21世纪的阳光下真正快乐、自由、健康地成长起来!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