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劳务 吉林民工累死在俄罗斯车站


俄罗斯赤塔时间7月7日2时,吉林省九台市赴俄罗斯种菜农民曲忠海病死在俄罗斯一车站,尸体现被俄警方保存。

东亚经贸新闻消息,曲忠海的死亡诱因是工作太累。

7月初,因为有病,九台市沐石河镇居民姜连柱与曲忠海一同回国。

已病得很重的曲忠海被人搀扶着来到火车站,他瘦得皮包骨,肚大如鼓,脚肿得厉害。坐了几天火车后,俄罗斯赤塔时间7月7日2时,曲忠海出现昏迷。中途换车时,曲忠海死亡,俄警方将尸体保存。

姜连柱说,曲忠海曾说过自己原来不知道有病,但在俄期间活儿太累,加上没钱治疗,几个月时间内就演化为肝硬化、腹水晚期。

姜连柱说,他们工作的地点是伏尔加河边的杜勃卡市(音)的一片荒地。在那里,还有20多名这样的中国农民。

他们是在“老板”张某带领下出国劳务种菜的。“老板”张某和他表兄弟都是德惠市人,他们组织农民到俄种菜已经好几年了。

每年种菜期是8个月左右,一般一个人只给7000元,最多的也就是1万元。除护照由劳工本人申请外,往返车费、签证等都由“老板”负责,出国劳务拿的是“旅游签证”。

“老板”与劳工只是口头“协定”。

因为语言不通,有人想跑都没门路,很多工人知道自己拿的是非劳务护照后,害怕被俄警察扣留,即使病了也不敢去医院。

与姜连柱一起在俄种菜的农民给家打电话时说,他们每天从凌晨4时一直工作到22时,一天工作18小时。七八个人开垦、种植10坰地。每顿饭是几个馒头加一碗鸡蛋汤。在不到4个月的时间里,该农民瘦了七八公斤。

姜连柱说,这样干8个月后,“老板”才给开7000元工资。如果不是送用曲忠海回国,挣的血汗工资肯定也拿不到了,保个命就不错了。

能不能拿到钱全看老板仁不仁慈。一位知情者惋惜地说,“如果老板仁慈,还能给曲忠海家属点儿钱,要是对方不认账,曲忠海就白累死了!”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