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毛骨悚然的洞房酷刑

2005-10-13 20:55 作者: 风雨同舟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表弟结婚时请我回去喝喜酒,我坚决不去。我一直认为,请一个大龄青年参加结婚喜宴是一种曲线羞辱。几年前我还在南宁当记者的时候,时常有校友请我喝结婚酒,这群鸟人平时鬼影都不见,我都快记不得他们长什么模样了,有一天忽然有一颗陌生的脑袋从我的办公桌前浮起来,傲然拍出一张罚款单,我觉得他们真是人渣。

  当然我的表弟不是人渣,所以我给他打了个很壮实的红包,他一激动,就托我妈捎了一张结婚光碟,说是请表哥多多指教。我心想有什么好指教的,我又没有结婚经验,三十多岁了还对外号称老处男。

  说到光碟,我还以为是璩美凤那种碟。后来一看才知道不是,该碟画面显示,我那可怜的表弟喝得醉醺醺的,正待扑入洞房享受千金一刻的春宵--所谓一刻值千金,也就是4000元一个钟。但他的一群同事居然闯了进来,手上持各式道具,宛如东厂的锦衣卫,口里嚷着要上刑。新郎新娘苦着脸,大义凛然地受刑。先是新娘要拿一颗鸡蛋从新郎裤腿塞入,推着蛋长驱直入,翻山越岭,从另一条裤管出来。看官莫以为那滋味好受,这鸡蛋穿越国境时会下档一凉--古代的太监被阉那一刹的感觉,也是下身一凉。对这种滋味感触最深的人当属一个日本著名歌手,那厮叫飞鸟凉,单听名字,就隐含着许多去势的悲伤。

  接下来的节目是新郎新娘合力用嘴将一根塞进酒瓶的筷子衔起来。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萧。可怜一对新人没搞过军事演习,直到筋疲力尽,口吐白沫,两根舌头才合力将那筷子绞出来。但节目还没结束。他们又将筷子拴在新郎屁股上,命他背对酒瓶,将筷子放入瓶子里。新娘则可以指挥其旋转臀部,前后左右,九浅一深,历尽千辛万苦,那筷子终于笔直地找到组织。

  看完光碟后我的第一印象就是这帮家伙实在不是好鸟,这么龌龊的玩意都想得出来。表弟是教师,他的同事自然也是,我一直认为他们是无师自通的,后来我上网查了一下,才发现这些招数全是从网上剽窃而来。中国人闹洞房的习俗由来已久,从来不乏经典范本。北方一些农村至今仍流行叠罗汉,一大帮青壮年涌进新房--绝大部分是饥渴得不行的,把新郎新娘压得跟烙饼似的,不少人轮番伸出魔爪一通胡摸,闹完之后新娘的衣服会少了几件。那新郎也发不得怒,因为他没结婚前也没少摸别人的娘子,礼尚往来(针对这一陋习,我国著名武术家黄药师先生颇有先见之明--他给女儿黄蓉订制了一件软猬甲,谁敢乱摸,嘿嘿,你倒摸一个榴莲试试)。

  在闹洞房这件事上,我比较推崇另一种文明的方式:在农村,有一种游戏叫听房,新婚之夜,一群人潜入新房倾听搏斗的声音,新郎经常要在床底、衣柜等地方展开地毯式搜索,否则第二天靡靡之音就会在村里的大广播上播放。我个人认为,听房属于动耳不动手的范畴,乐而不淫,是君子之为。如果许多年后戴着助听器的我被人揪着白胡子从床底拖出来,你一定要将我奉为道德标兵。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