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钟:请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


本文标题借用《讨武曌氏檄》中的结束语,传说武则天看完这篇檄文,惊出一身冷汗,她很欣赏檄文作者:被汉族文学史家评为“初唐四杰”:与王勃、杨炯、芦照邻并列的诗人骆宾王。

难为江绵恒作嫁衣

中共五中收场,胡锦涛并不愉快,敏感的记者不仅发现神六升空,中共大肆炒作(江绵恒是总指挥),胡氏却未出席酒泉发射现场作秀,而且在屏幕前遥望“壮观”景象时却高兴不起来。大概他也在琢磨千年前初唐诗人这个经典警句。

过去中共对国民党有“蒋家的天下,陈家的党”之说法,有些夸张,不过是国民党创始人之一陈其美两子陈立夫、陈果夫在国民党内有深厚的根基。

但中共对别人这种说法却隐藏一个事实,即中共总是某一派特权小集团的工具,并不属于全体党员,尤其不可能让任何人一登上领袖地位便可拿来“为我所用”。

今天中共五中全会初见真章,即胡氏面临这个中共能否“为胡所用”的问题。

胡氏招牌江家党

胡先生当初可能以为这个中共党象架机器,如装甲车、坦克、战斗机一样,一旦坐上驾驶台便可以自主操作。他想换掉陈良宇,插足上海滩,但江泽民想让长子江绵恒当上海市长,在科学界、政界积累政治资源,取代胡、曾继承江氏家天下大统。

江氏以计较名誉地位之个性屈尊去当中央警卫局第一政委,无论网特怎样为他辩解,其实就是为把中央大员,尤其胡、温、曾的身家性命捏在手中。过去朱镕基、李瑞环等人一再拒绝调换警卫等身边人员,江氏第一政委干脆来了个警卫部队大换班,不换也得换。

四人帮倒台,也因为江青跋扈到大内总管汪东兴头上,发誓与江青作对,由他率警卫部队,逮捕了四人帮。

《反分裂法》及朱成虎出台都要由中央政策决策小组审定,组长是江泽民。军国大事涉及战争的如:朱成虎、迟浩田二人讲话,要由国家战争战备委员会(过去叫国家战争、战备总指挥部)决策,而第一把手是江泽民;涉及台湾与美国的,要由反台独、反外国军事干涉领导工作指挥部决定,而这个指挥部的总指挥更是江泽民;涉及外交的如朱成虎言论的影响,还有中央外交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是谁?不用说读者也会猜到。这不奇怪,如中央文革小组及直接听于命江氏的610办公室等,超越一切权力,操纵公民生死,中共与黑社会一样老大在后台操控一切。

放虎出柙暗含杀机

从外表也可看出蛛丝马迹,中共在网上故意长期留传老军头军内讲话中有“即使毛泽东同志这个有魄力的民族英雄,他也只敢举‘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旗帜,而不敢把民族复兴的口号喊得最响”,迟把毛从“世界革命导师”下降到“民族英雄”,还不如江氏敢喊“民族复兴”,正于虎氏崇拜毛泽东针锋相对。这里显然捧江而贬毛,实际上针对胡;又如对比希特勒说“注重的只是元首的个人权力,却忽视中央班子的集体领导”,这指的是江与曾庆红安排的现在中央班子,而不是过去有李瑞环、尉建行、朱镕基在内的中央班子,若江氏在位时,这位迟某人决不敢强调中央班子“集体”领导,去得罪江“核心”。胡氏接任军委主席后,被军中普遍看好。迟某人说:“你一旦承认了谁是圣人,当然你就要由他来领导你,而不是由你来监督和挑选他!”江氏如不退位,迟某人绝不敢这样讲,而针对胡氏,则包含着“监督和挑选”的杀机;如果江氏继续在位代表中共,朱成虎再长几个头,也不敢叫喊消灭美国200个城市,江氏决不允破坏他借着与美国总统平起平坐抬起来的“国际”地位,江氏煽动民众反美,他自己却对美国放风:“我不怕当最大的亲美派”,似乎江在中共中央是被反美派包围的孤立的亲美派,以骗取美国支持,巩固地位;江只许自己访美“风光”作秀,决不允许胡氏仿效。胡氏访美果然吃了闷棍。

胡氏“国事访问”遭拒,应该明白,一个国家怎能为宣布要毁灭自己二百个城市的国家领袖抬高国际地位,胡氏或许被党文化熏陶久了,以为任何国家政府都不把杀死自己人民当一回事。

江氏在位时历届公报都会把国际地位空前提高,往江氏脸上贴金。江氏一去,公报再无“国际地位”四字,不准媒体给胡氏增光。

其实江氏在交出总书记职时就放下一句话:“今后中央不设核心”,胡氏唯唯诺诺地回答:“您的核心地位永远不变”,不知轻重,以为奉承一下,无关大局。

共产党内约定俗成,只有“伟大领袖”才能发展马列主义,共运史上只有三人:列宁、斯大林、毛泽东,连邓小平也不敢放肆。

胡氏以为“三个代表”或可“为我所用”,认同入宪法、上党章作为江氏退位的交换条件,犯了意识形态大忌,尤其在人事安排上,政常会七比二,军委会8比1,京、广、沪、深各路要津,早已布好江家棋子,就连胡氏斥巨资安排干部出国培训,江氏也早有卡位:实为高干之预备班的中央党校荣誉校长是江,校长是曾。

尤其江、曾联盟,不仅从意识形态、人事组织上,而且在重大罪行上把事情做到绝处而不可改变,否则中共便一起垮台,如无偿献俄领土,谁也不敢提出公布卖土条约内容,秘密镇压虐杀几万信仰自由人氏,涉及国际法犯罪,更成为中共烫手山芋。

《韩非子》与“法家”毛泽东

1966年文革之前,刘少奇、邓小平、周恩来党政系统已盘据各路要津,包括全党各大分局,准备在中央全会摊牌,公布毛所有错误。毛说:“准备粉身碎骨”,千钧一发之际,毛之所以没被搞掉就在于明白判断这个党已不能“为毛所用”,二来是毛先下手为强,得占先机,刘少奇暗示“拥护毛主席,打倒共产党”是反革命口号,但毛拉住林彪及军队,决然断然利用红卫兵与造反派把中共各级领导班子全部取消,粉碎“走资”党,另起炉灶,另立“造反”党。

今日胡之处境类似,《韩非子》提出“权、术、势”,适用于今日“胡氏招牌江家党”,江氏掌权八年中由江氏之权、曾氏之术造成江家党之势,已不可能为胡所用,胡氏只能迁就、屈服或者出局。在现实政治角力中,犹如电磁学中的“场”,在江、曾营造的磁场中,胡氏被围在其中,“以民为本”之类都只能走向反面,变成镇压为本;提出“和谐社会”,而实为警察国家;尊重党章宪法本身就是尊重“三个代表”,除非你同流合污,彻底认同“民族社会主义”,象金正日那样残酷镇压人民,与人民为敌到底,在挽救江家党中被踢出或共亡。这是江家党的内部原因决定的。“江泽民从内部打倒了中共……现在中共已经坏得不可救药,就像一颗烂透了的枯树,无需风吹草动,自己就会倒塌。任何妄想挽救共产党的企图到头来只是逆历史潮流而动,不仅劳而无功,而且将毁了自己的前程。”(《九评共产党之五》)

妥协掩盖了对立

上世纪中共反“修”,批判过“没有赫鲁晓夫的赫鲁晓夫路线”,其实,当时的俄共酋伯列日涅夫是反赫鲁晓夫改革的。由理论家苏斯洛夫策划,赫鲁晓夫出访归国,一下飞机就被克格勃装入小卧车带走,比逮捕四人帮还方便,江、曾也可能策划这类结局,等待胡氏民望荡尽,才能出师有名。

胡氏可能设想,先利用江氏人马解燃眉之急,镇压退党潮流,铁腕粉碎全国各地暴动,待将来大换班后,再展“宏图”,先对人民“打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是非颠倒。

现在没有毛的杀人红卫兵,倒有散兵游勇式的社会民族主义愤青,这些人摇旗呐喊,只想让民众去死,组不成纳粹的冲锋队与党卫军。胡氏要“打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是自毁长城,为江、曾声讨自己而积累罪状,实为资敌而自戕。

曾有那么多中国与世界的民众对胡氏寄予期待,反而视之为敌,蠢之极矣!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客观上保卫懵懂胡氏之干城,使江与曾不敢轻举妄动。

汹涌澎湃的500万直逼千万退党大潮不可遏止,正在瓦解“江家党”,天赐机缘,惜无世事洞明的眼光与“事到万难须放胆”的魄力。

金蝉脱壳与困坐愁城

《三国演义》里《公子刘琦三求计》一回中,诸葛亮说:“申生在内而亡,重耳在外而安”。这正是孔夫子“危邦不入,乱邦不居”的传统智慧。

叶立钦宣布解散莫斯科共产党,金蝉脱壳而生,戈尔巴乔夫囿于党内改革,坐困愁城而危,若无叶立钦站在坦克上号召士兵反正,放胆一搏,粉碎政变,戈尔巴乔夫会被处决。

中共党文化“改造”历史,弄得自己也迷迷糊糊,还在中南海总结“大国兴亡教训”,成了一撮利令智昏的糊涂虫。

在舞台上传统剧目《捉放操》中有段对白:

“曹操:有道是先下手的为强。

陈宫:那后下手的呢?

曹操:遭哇殃!”

(看中国首发 欢迎转载)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